不知为何,老文脑子里浮现出“此时无声胜有声”这句话。

    唉,都是祖宗都不能得罪。

    可是……督主的事裴神机使不大明白吧?老文焦躁的不行。有心想跟裴锦瑶解释清楚,又实在张不开嘴。

    没法说啊。裴神机使还小呢。说多了把她吓坏了就不好了。

    这边厢老文左右为难,那边厢小密探觑了个空儿给裴锦瑶递上一方纤尘不染的白帕子。裴锦瑶收回视线接过帕子印了印额角。

    燕凰玉掩唇轻咳。

    小密探看看燕凰玉再瞅瞅裴锦瑶。猛然发觉自己递帕子递的不是时候。他搂紧贵哥儿讪讪的退到边上盘膝坐定。

    有个炸毛的小贵子垫底,不会显得他没眼色。

    杀完邪祟,山鼠精架着毯子在城外绕了一圈方才尽兴而归。

    ……

    “祖宗,祖宗!今儿个天儿可好啦!”山鼠精兴冲冲小跑进屋,打眼瞅见坐在桌旁剥瓜子仁的小密探。山鼠精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发问,“祖、祖宗呢?”

    “没在呗。”

    山鼠精扭转头循声望向窝在门边小杌子上绣花的老文,“没在?去哪儿了?”

    老文叔和阿发领班都在家,那裴神机使带谁出去的?

    “谁知道了。”小密探不咸不淡的回道:“祖宗的事儿我们不敢问。”

    老文拍拍身旁的小杌子,招呼山鼠精坐下,“你啊,别整天惦记杀邪祟。这都杀了小半个月了。城郊的邪祟都得着信儿了,忙活着搬家呢。”

    山鼠精吃惊的竖起眉眼,“老文叔,您听谁说的?”

    “还用说?”小密探白它一眼,“要是你家邻居一户一户被马贼灭门,你不搬家?”

    倒也是。山鼠精挨着老文坐定,自然而然的从他手里接过绣花绷子,“不出去就绣花吧。”

    ……

    正如山鼠精所说,今儿个的确是个好天儿。

    一片好似豆腐皮的薄毯悄然在京城上空划过。与往日不同的是,毯子上摆放着小几,几上有美酒有佳肴还有裴锦瑶吃惯了的零嘴。

    燕凰玉将盛着熏豆腐的碟子向前推了推,“你尝尝这个。”

    “好!”裴锦瑶脆生生答道,黑亮的大眼里满是欣喜。

    燕六准备的吃食,样样都合她口味。

    吃席从来不装假的裴锦瑶在燕凰玉面前一点不拘束。边吃边称赞这个好那个也不赖。

    燕凰玉自己不吃,只盯着她笑。

    裴锦瑶迎上燕凰玉的视线,“前儿个祖母问我有何打算来着。”

    裴三打定主意夭折。但不知她夭折之后会去哪里。燕凰玉垂下眼帘。去哪儿都好,他总能找到她。

    “待我挑个黄道吉日就死去。”裴锦瑶放下牙著,用巾子印印唇角,“已经铺排了好些日子,就算死也不会叫人觉得突兀。”

    燕凰玉点点头。

    见他不语,裴锦瑶话锋一转,问道:“燕督主还想做督主吗?”

    燕凰玉缓缓摇头。没有裴三的东华门冷清极了,也没意思极了。再说他以后是要追着裴三跑的。做督主耽误事。所以他回京之后就称病不出。裴三夭折他病故。正合适。

    喜欢妆宦请大家收藏:()妆宦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妆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万莲生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万莲生香并收藏妆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