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嘉敛去唇畔笑意,皱起眉头,犹犹豫豫的说道:“邵巡按假传陛下密旨,意图谋害裴神机使的事儿在坊间传的尽人皆知。”说罢,微微低下头掩饰住眸中喜色。

    那道密旨明明是真的,却让小裴传成假的。而且莲花落唱的明明白白,皇帝陛下大仁大义,绝不会做出杀害功臣的缺德事。如此一来,皇帝陛下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更绝的是,小裴抓了邵皋,张淼和罗子正帮她隐瞒。莲花落一路唱回京城,沿途大小官员有的不愿蹚浑水,有的认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的相信莲花落唱的是真的。还有的不敢得罪裴神机使。

    于是,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后天。就这么一天天拖到乞索儿进了京城。冯嘉认真想了想,这其中必定有燕督主的功劳。那群乞索儿里头就有东厂探子。要不然也不会如此顺利。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皇帝陛下猪油蒙了心才会给小裴找不痛快。

    “好个裴三!”仪风帝重重捶桌,恨声道:“速传燕六进宫见我!”

    冯嘉支吾以对,“陛下,再有四五天燕督主就进城了。派人传信,一来一回顶多提前两日……”撩起眼帘,偷偷看了看仪风帝神色,继续说道:“若是被有心人拿来做文章……就不好了。”

    “做文章?”仪风帝冷笑道:“我看谁敢?”

    冯嘉吞了吞口水,弓着身子满面惶恐。

    仪风帝睨他一眼,“算了,等燕六回京我再跟他好好算这笔账。至于裴三……”停顿片刻,忽地浅笑出声,“她接旨的时候站都站不稳,一路飞去辽东又得耗费心神。能不能全须全尾的回来都不一定。”

    冯嘉暗暗担心,小裴真就不中用了?

    不会吧?虽说她小个儿不高,却也不是风一吹就倒的病秧子。

    仪风帝喝下碗里的牛乳,长舒口气,“但等辽东风平浪静,就能睡个安稳觉了。”

    冯嘉原本想要规劝,沉默片刻,含笑道:“陛下所言甚是。”

    “裴三最好别那么快死。”仪风帝用巾子印印唇角,“我还指望她跟胡成宗一较高下呢。”说罢,哈哈大笑。

    冯嘉面上赔笑,心中担忧。小裴啊小裴,你那副小身板到底能不能撑得住啊。

    ……

    次日一早,京城下起了蒙蒙细雨。

    沈惟庸身穿常服,没坐轿子也没乘车,一个人撑着油纸伞溜溜达达到在仙歌楼门口。俞掌柜小跑着从里头迎出来,“沈阁老,您早啊。”

    “早,早。”沈惟庸停下脚步往里头望一眼。他来的属实太早,几个伙计都在用抹布擦拭桌椅板凳。

    “您快里边请。”俞掌柜张开手护着他,“您若是不嫌弃进来喝一碗小裴秘制大馅儿馄饨。”

    沈惟庸一听就来了兴致,“小裴秘制?”

    “是啊,薄皮大馅儿。包管您吃一碗想两碗。佘御史正在上头吃着呐。”

    沈惟庸惊讶,“善利也在?”抬脚跨过门槛,将油纸伞递给俞掌柜,“给我也来碗馄饨。”

    俞掌柜抖掉油纸伞的雨珠,将其杵在门边,“好勒。小的带您去雅间。”

    沈惟庸随他到在梅字号雅间,摆摆手,轻声道:“去帮我催催馄饨。”

    俞掌柜含笑点点头,扭脸下了楼梯。

    沈惟庸推开门,佘涪正端着碗吸溜馄饨汤,四目相触的刹那,两人都笑了。

    “善利,你今儿个休沐?”

    佘涪放下馄饨碗,起身相迎,“近来没什么事,出来喝完馄饨回去接着下棋。”

    “哟,挺清闲呐。”沈惟庸撩袍坐下,佘涪给他斟上热茶,“清闲日子不好过啊。心里头没着没落的。”

    沈惟庸挑起下巴,指了指对面的位子,“坐吧,你吃你的。我那碗很快就送上来了。”

    “您也要的小裴秘制馄饨?”

    沈惟庸端起茶盏抿一口,“说是秘制也不知道什么馅儿。”

    “小白菜、豆腐,香菇、金钩海米。”佘涪舔舔嘴唇,“鲜灵的很。”

    闻言,沈惟庸放了心,笑呵呵的说道:“是凡沾上小裴俩字肯定错不了。”

    “那是。裴神机使嘴巴刁的很。”佘涪给沈惟庸续上热茶,小心翼翼的发问,“邵皋的事儿,您听说了吧?”

    他早知道了。沈惟庸沉着脸淡淡嗯了声。闹出这么大动静,皇帝陛下灰头土脸,小裴倒是痛快了。

    佘涪见他面色不虞,话锋一转,“算算日子,裴神机使应该到辽东了。这回池太医有福了。能从禹城一路飞到辽东。真叫人艳羡。”

    沈惟庸心驰神往,“可不是嘛。在毯子上下下棋吃吃茶,优哉游哉,美啊。”

    佘涪颇为忧虑的说道:“据传辽东大行巫蛊之术。裴神机使势单力孤,不知能否抵挡得住。”

    沈惟庸眉梢轻挑,目中含笑,“传闻而已不可尽信。换句话说,如果没有此等传闻,岂不是没了调派裴神机使去辽东的借口?”

    佘涪将沈阁老所言在脑子里过了两遍,旋即恍然,“您是说……巫蛊之术是假的?”

    沈惟庸睨他一眼,“善利,我什么都没说,你什么都没听。”

    “是,是。我省得,我省得。”佘涪垂下眼帘盯着碗里吸饱汤水的馄饨,摇头慨叹,“裴神机使不容易啊。”

    “裴神机使不容易,皇帝陛下也不容易。”沈惟庸抿口茶,“咱们更不容易。”

    佘涪缓缓颔首,“都揣着明白装糊涂,都不容易。”

    话音刚落,俞掌柜在外轻轻叩门,“小的给您送馄饨来了。”

    沈惟庸嗯了声。俞掌柜推门而入。将热腾腾的馄饨并几个小菜摆上桌,道声:“您慢用。”躬身退出去。

    佘涪拿羹匙舀起一个馄饨放进嘴里。沈惟庸不急着吃,先啜了两口汤。

    果然鲜灵!

    沈惟庸胸中郁气顿时消散。吸溜吸溜一碗馄饨落肚,面颊浮起红晕,额头也冒出细汗。

    “真痛快。”沈惟庸长长舒口气,用手点指着空碗,“小裴秘制名不虚传!”

    佘涪挺直腰杆,面露得意,“可惜仙歌楼只有早上做馄饨。且只卖给裴神机使熟悉的同僚。”

    喜欢妆宦请大家收藏:()妆宦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妆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万莲生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万莲生香并收藏妆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