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文和小密探雀跃不已,

    “我这就去剁馅儿包饺子。”小密探眉开眼笑搓着手,“炸肉炸虾,打年糕。把咱们神机司的拿手菜全都摆上桌。”

    池太医赶紧阻拦,“裴神机使就算醒了也不能吃炸肉炸虾。饺子也不行。”

    “没事儿。”小密探笑得眼睛弯弯,“裴神机使不能吃咱们吃呗。这些日子提心吊胆的吃啥都不香。”

    云海月给池太医使个眼色,“阿发领班想包饺子就包嘛。您也可以饱饱口福。”

    就这么着吧。他也想吃饺子了。池太医手捻胡须点点头,“不知有没有素三鲜馅儿的?”

    老文笑眯眯的回道:“有,有。您想吃什么馅儿就有什么馅儿。”话锋一转,“我们裴神机使什么时候能醒?”

    “这个嘛……”池太医面露难色,“说不准呐。”

    小密探脸上的笑容立刻僵住,“说不准?”

    阿发领班生气了。素馅饺子没得吃了。池太医暗暗哀叹,强打起精神说道:“虽然裴神机使体内邪气尽除,但……什么时候醒真说不准。”

    小密探紧抿唇角,眼风横扫,咦了一声,“你们看,裴神机使嘴巴又动了。”说着,三步并作两步奔到床边,手紧紧抓住帐幔,嘤嘤的哭了起来,“裴神机使您别着急,小的这就去炸肉,您不能吃,闻闻味儿也成啊。”

    馋成这样了?啧啧,可怜的紧。池太医连连摇头。

    老文轻拍小密探肩头,压低声音,“发啊,快别说了。给裴神机使留点脸吧。”

    哎呀!他怎么忘了云道长和池太医也在呢。小密探抬手掩住嘴唇。

    “老文,你说留点啥?”裴锦瑶打了个呵欠,“好吃的还是好喝的?”

    “醒了,醒了!”小密探乐得一蹦三尺高,老文掏出纤尘不染的白帕子擦拭眼角,哽咽道:“您想吃什么就有什么。小的这就给您做去。”

    他跟小密探围在床前,把池太医云海月挡在后头。池太医踮起脚尖,抻长脖子,“阿发领班,您往后稍稍,让我给裴神机使诊诊脉。”

    视线越过老文和小密探,裴锦瑶朝池太医笑了笑,“池太医什么时候到钧州的。诶?我怎么瞧着您气色不大好。”

    “可不是嘛。”老文给池太医腾出地方,池太医上前两步,“昨儿夜里泻肚。”

    裴锦瑶眉眼弯弯,“池太医,我好了。您快歇着去。晚上咱们涮锅子。”

    池太医连连摆手,“不可,不可。”手指搭在裴锦瑶手腕,“脾胃虚弱,饮食清淡才行。您肩上的伤口结痂,也需要忌口。”

    老文袖着手,“您听话。等身子大好了再吃。咱们不差这几天。”

    裴锦瑶苦着脸,“真是的。早知道我在先生那儿吃点肉再回来。”

    “您说什么?”小密探拧起眉头,“先生是谁啊?”

    裴锦瑶摆摆手,“没谁。”

    池太医诊完脉就该轮到他了吧?他要问点正事。云海月两手扒着池太医肩头,“原本我打算给您做法,但您现在醒了,就用不着我了。我想去禹城,裴二老爷中了祝梦神符。”

    裴锦瑶腾地坐起身,“你说什么?我爹怎么会在禹城?是谁给他下的祝梦神符?”

    小密探横了云海月一眼。云道长真不懂事。裴神机司刚醒,糟心事等会儿再说也不迟。再说她现在没了法术,想帮忙也帮不上,把她急坏了怎么办?

    老文赶紧给裴锦瑶披上薄斗篷,“您别着急,小的慢慢跟您说。”

    ……

    裴锦瑶苏醒的消息很快传遍整个衙署。燕凰玉悬了多日的心总算放下。他跟刘俭不便进去探望,便一同回到居处。

    刘俭大咧咧坐下,“裴三醒是醒了,也不是她到底有没有法术。若是没有……”撇撇嘴,轻蔑道:“还不如不醒。”

    燕凰玉面无表情瞥了瞥刘俭,“殿下慎言。小心隔墙有耳。”

    刘俭嘁了一声,打趣道:“谁敢来听东厂督主的墙角,不要命了?”

    燕凰玉淡淡笑了默然不语。

    “小茶,我说的不对?”刘俭收起玩笑的神情,“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父亲对裴三大不如前。她要是没了法术就跟废人没什么区别。再加上七十二道观那群虎视眈眈的臭道士,裴三甚至裴家都没好日子过。与其眼睁睁看着家人受苦,倒不如死了省心。”

    “裴三和裴家都不会有事。”燕凰玉声音淡淡,听不出喜怒。

    “小茶,我劝你别掺和裴三的事。对你没好处。”刘俭四下望望,轻声道:“平时看你挺精明的,怎么就不明白呐?父亲赐了那幅字给裴三就是对她动了杀意。但是父亲忌惮裴三的法术,所以才拖到现在。我当你是自家兄弟才跟你说实话,你可别四处张扬。”

    燕凰玉嗯了声,点着头道:“多谢殿下提点。”

    “小茶,道谢就外道了。”刘俭面露不悦,“你没拿我当自己人。”

    燕凰玉唇角微弯,“臣岂敢高攀殿下。”

    “哪里高攀了?”刘俭瞪大眼睛,“你比我那几个亲兄弟强多了。他们一个个巴不得我死。”自嘲一笑,继续说道:“我也巴不得他们死。他们死了就没人跟我争了。”

    燕凰玉无奈摇头,“殿下,慎言。”

    “在京城我有所顾忌不敢说话。”刘俭拿起茶壶倒了杯茶抿了一口,“这里山高皇帝远,发发牢骚没事的。”

    燕凰玉也不再劝。反正刘俭就是给嘴巴过年,说完就完了。

    ……

    裴锦瑶听老文说完裴庭武为何离京又如何在禹城被九真道人下了祝梦神符咬着牙斥道:“姓九的胆子肥了,敢在我小裴头上拉屎?!”

    老文眼眶湿润。裴神机使真的好了。

    小密探声音哽咽,“您想怎么着,尽管吩咐。”

    “你们不行!这事儿得我自己来。”裴锦瑶掀开被子,沉着脸吩咐,“老文把我底子最厚的靴子拿来,阿发,给我净面梳头。咱们架着毯子去禹城。先把姓九的收拾了再说。”

    “您……能行吗?”小密探小心翼翼斟酌着说辞,“您怕是忘了,那个……您被老虎咬之前就没了法术。”

    喜欢妆宦请大家收藏:()妆宦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妆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万莲生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万莲生香并收藏妆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