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密探顿时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千斤重,但是……“这话没法说啊。要不……给她买本书?”

    老文思量片刻,“可以。挑最贵最好的买。她那对眼睛又刁又毒,画工不精巧,她肯定不会看。”

    “我认识从宫里出来的画师。”小密探拍胸脯保证,“让他帮忙画一本就好了。”

    “画详细点。”老文回头望了一眼,哀叹道:“真是不省心呐。”

    小密探拍拍老文大腿,安慰道:“咱们就快离京了。没准儿裴神机使跟督主分开一段儿就把这事放下了。”

    老文把鞭子递给小密探,掏出纤尘不染的白帕子印印眼角,“但愿吧。”

    ……

    离京这天,城门外聚集许多前来送行的百姓。

    他们一看到骑着高头大马的裴锦瑶,立刻涌了过来,装着土产的篮子竞相递到她面前,“这几个煮鸡蛋给您路上吃。”

    “俺们家自己炒的野生葵花籽,您尝尝。”

    “这些腊肉您一定要收下。”

    裴锦瑶翻身下马,抱拳拱手,“多谢,多谢大伙儿抬爱。”

    刘俶眼睁睁看着老文接过煮鸡蛋、葵花籽还有香喷喷的腊肉,心里又酸又涩。虽说裴三收到的都是些不值钱的破玩意,可……为什么他没有。随行的小黄门见他面露不耐,清清喉咙催促道:“裴神机使,快快赶路吧。别误了时辰。”

    裴锦瑶干笑几声,跟百姓们道了别,翻身上马绝尘而去。将刘俶远远甩在后头。

    城墙上,燕凰玉拿着千里望望着裴锦瑶飒爽的背影,不由得轻笑出声,“真有她的。”

    白英缓缓挥手,不舍的说道:“老文叔和阿发走了,好久吃不到神机司涮锅子,小饺子,妖精手打年糕,焖羊肉了。”

    燕凰玉看都不看白英,“就知道吃。”

    白英缩缩肩头,往后撤了两步。他还以为经过上次那事,督主恼了裴神机使呢。

    没想到啊,没想到。督主竟然乐在其中。

    啧啧,这到底是什么孽缘?

    ……

    傍晚,一行人到在驿站。老文将百姓送的腊肉拎到灶间做了一大锅腊肉焖饭。

    端上桌,裴锦瑶一口接一口。刘俶见她吃的津津有味,忍不住尝了一口。香而不腻,齿颊留香。

    刘俶缓缓点头,沉声道:“尚可。”

    裴锦瑶恍若未闻,闷头吃不做声。

    侍立在侧的小黄门赶紧堆起笑脸,“殿下,您多吃一点。”

    刘俶碰了个软钉子,把碗一推,气呼呼的说道:“不吃了!”

    裴锦瑶朝老文使个眼色,老文将刘俶面前那碗饭端给裴锦瑶,裴锦瑶把饭倒进自己碗里,“您不吃正好,我一个人能吃三碗。”

    离京之前,裴三就不识抬举。离京之后,竟然还抢他的饭?刘俶气得七窍生烟。

    小黄门见刘俶面露不悦,大着胆子斥道:“放、放放放肆……”许是因为害怕,声音有点抖。

    裴锦瑶撩起眼帘睨着小黄门,冷冷哼了声。

    小黄门吓得肩膀一抖,情不自禁靠近刘俶。

    刘俶情不自禁瞟向隔壁桌的东厂探子。那是燕六从东厂千挑万选出来保护他的。刘俶心里有了底,腰板儿挺得笔直,“裴神机使好大的胆子。”

    裴锦瑶呵呵干笑,“胆子不大也不敢跟恶鬼打架!”说着,腾地站起身,“回房吃!”老文和小密探手脚麻利的端起饭菜,紧随裴锦瑶而去。

    刘俶手指颤颤指着裴锦瑶的背影,“她、你……”扬手重重拍在桌上,“岂有此理!”

    前次去宁夏,裴三不是这样的。刘俶互眉头紧蹙,她到底怎么回事?

    小密探跟他有着同样的疑问,“您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能吃太子殿下碗里的饭呢?”

    “一餐一饭来之不易。他不吃我吃有什么所谓?而且他只尝了一口,不脏。”裴锦瑶扒了几口饭,“老文做的多好吃。”

    小密探一个劲儿给老文使眼色,想让他帮着劝劝。可老文正袖着手,一脸欣慰的望着裴锦瑶。

    小密探急的哎呦一声,又道:“那可是太子啊!您就不怕他记恨?”

    “记恨怕什么?”裴锦瑶把碗里的饭吃完,拿起巾子擦擦嘴,“我堂堂神机司唯一神机使还怕他记恨?”

    神机使跟太子比到底哪个大?窝在墙角磨丹砂的山鼠精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了。

    老文笑眯眯的给裴锦瑶添了饭,“您再吃点。”

    裴锦瑶摇摇手,“不了。吃多了晚上出去不灵便。”

    “你要去哪?”小密探急了。他还想晚上把“书”塞到裴神机使枕头底下。等她发现问起的时候,他再不经意的给她讲解一二。

    “黑灯瞎火的您别乱跑。明儿一早咱们还得上路呢。”本来就紧赶慢赶的,再看会儿“书”,只能睡两三个时辰了。

    山鼠精一边磨丹砂,一边悠悠说道:“裴神机使要去破阵。”

    诶?小耗子怎么知道的?小密探和老文不约而同扭脸去看山鼠精。山鼠精一下一下磨丹砂磨的非常用心,“裴神机使特特选这条路走,就是为了破阵。”它扬起脸,邀功似的冲裴锦瑶笑了笑,“对吧,裴神机使?”

    裴锦瑶满意的点点头,“说得对。你是个好耗子。”

    得了夸奖的山鼠精乐得嘴角咧到耳根,磨丹砂磨的更起劲儿了。

    小密探和老文神情凝重,“危险不危险呐?”

    “要不要带着煎饺?”老文有些懊恼,“早知道小的就包饺子给您吃了。”

    “煎饺……”裴锦瑶摸摸滚圆的肚皮,“不用带了。今儿个你俩踏踏实实歇着,小耗子跟我去就好了。”

    小耗子?他行不行啊?小密探瞥了眼一脸傻笑的山鼠精。就它那副呆样儿,能跟裴神机使出去办差?

    山鼠精把磨好的丹砂收起来,“要不……我给您打点年糕拿着路上吃?”

    裴锦瑶哈哈的笑了,“瞧瞧,咱们神机司的妖精出息了。”

    “也没有太出息啦。”山鼠精学着裴锦瑶的样子,摇晃着手,“都是裴神机使,阿发领班和老文叔教的好。”

    老文睨了它一眼,闷不做声。

    小密探并着腿儿坐在裴锦瑶对面的凳子上,“这件事……您不打算告诉太子殿下?”

    喜欢妆宦请大家收藏:()妆宦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妆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万莲生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万莲生香并收藏妆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