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裴府,父女俩径直去荣泰院向裴老夫人回话。

    裴老夫人眉头深锁,忧心忡忡的说道:“此事看似是冲着沈阁老去的,实则是对瑶瑶的不满更多。”

    闻言,韦氏捏着帕子捂住胸口,先是一惊继而愤愤,“那……到底是谁这般黑心?”

    裴锦瑶忙向她投去安抚的眼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娘,我不会有事。”

    裴老夫人捏着肥仙鹤帕子印印唇角,喟叹道:“瑶瑶一个小小的孩子,而今却能常常面圣,有人看不惯,有人眼热妒忌,这些都是在所难免的。也不能说他们黑心,只不过是为私为己罢了。”

    韦氏缓缓吐口浊气,点点头,默不作声。

    身为母亲,她不求子女建功立业,只求他们能够健康顺遂。可是,既然裴锦瑶已然成为神机使,就注定会面对许多意料不到的事。

    受伤只是伤皮肉,这次被人算计却是身心受累。更加令韦氏难过的是,不能在外面替裴锦瑶遮风挡雨,好些事只能靠她自己扛。

    “要不……辞官吧。”韦氏心疼的望着裴锦瑶,“娘再给你几间铺子,你在家闲得慌就办花宴……反正,随便什么宴都成。”

    裴老夫人直摇头,“韦氏,现在不是瑶瑶想辞官就能辞官。在这节骨眼儿上只能硬挺着。否则,是会传出闲话的。”

    虽然她没说重话,可韦氏还是涨红了脸。这其中的道理,韦氏又何尝不知。她只是不想自己的女儿受委屈。

    裴庭武清清喉咙,道:“娘,惠姑不是不晓事,她就是心疼瑶瑶。”

    她又没有责备的意思。就事论事而已。裴老夫人不耐烦的甩甩肥仙鹤帕子,闷闷哼了哼。

    韦氏脸更红了,嗔怪的瞪了瞪裴庭武,低下头不做声。裴庭武装模作样端起茶盏小口啜着。

    没人说话,屋里顿时落针可闻。

    裴锦瑶暗暗摇头。

    她这个爹哪哪儿都好,就是护媳妇护的太紧。他也不打声招呼扬手就给老太太喂一大口山西老陈醋,还得她当女儿的帮忙找补。

    上衙已经很累了,家里大人又都不省心。

    裴锦瑶搓搓脸,露出甜甜的笑容,用甜甜的声音唤道:“祖母,明天早上喝馄饨呐?”

    裴老夫人面色和缓下来,柔声问她:“好,瑶瑶想吃什么馅的?”

    裴锦瑶颠颠跑去裴老夫人身边坐下,抱着她的胳臂,“祖母,燕督主说要做样子给外人看,所以从明天起,咱们家周围有探子盯梢。我跟燕督主要了两个卖馄饨和糖葫芦的。家里厨子的手艺吃腻了,换换口味。”

    裴老夫人眸光一沉,“瑶瑶,东厂督主的话可不能尽心。他说是做给外人看,谁知道是不是糊弄你。”转而将目光投向裴庭武,“你去东厂,燕督主都问你什么了?”

    “我跟燕督主下了盘棋。下棋的时候,他说毒是下在酒菜里的。至于是何种毒,他没说。但是,东厂在仙歌楼和厨子活计的住处都没找到毒药。所以,他认为此事与仙歌楼无关。让我宽心,不要害怕。”裴庭武回想片刻,又道:“娘,我觉得燕督主不似作伪。”

    裴老夫人言道:“宦臣为爬上高位不择手段。燕督主更是亲手毒死明匡才换来今日权势。想他未及弱冠就已是天子近臣,又岂是泛泛之辈。”

    裴锦瑶舔舔嘴唇想要反驳,裴庭武却率先说道:“是我思虑不周。”

    说来说去都怪燕督主长了一张好人脸,尤其笑起来的样子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亲近信赖。以至于他根本想不起坊间传扬的那些燕督主所做的“恶事”。

    毒死义父,还将义兄弟送去采玉。

    裴庭武目光投向裴锦瑶,“瑶瑶,你祖母说的很对。燕督主对你有求必应,又对我礼遇有加,想来一定怀有目的。”

    不是!燕六就是单纯的对她好而已。他毒死明匡并不是无缘无故的。至于那几个义兄弟……若是留在东厂,燕六肯定会被他们啃的骨头渣都不剩。

    “祖母,您没见过燕督主才会对他有所误会。他这个人不坏。”裴锦瑶正色道:“您看老文和阿发就知道了,他俩可都是燕督主的心腹。”

    裴老夫人把裴锦瑶搂在怀里,“瑶瑶,老文和阿发好,并不等于燕督主好。总之你在官场上与人结交,就要多留心眼少说话。”

    裴锦瑶窝在裴老夫人肩头。她跟谁都能说两句。没来大夏之前,祖父还夸她活泼伶俐,是个行走江湖的好苗子。

    虽然……她那时什么都不会。可是祖父夸赞,还是很让人开心的。

    诶?好像话味儿不大对。祖父又不是不知道她画符看相样样不通,拿把拂尘行走江湖不不是自讨苦吃?

    呵呵,九成九是叫老头子忽悠了。

    裴锦瑶懊恼的扁扁嘴。她那会儿怎么就相信了呢?

    真够傻的!

    裴老夫人见她不语,低声道:“瑶瑶,你别嫌祖母絮叨。你年纪还小,太容易受人蛊惑。”

    裴庭武一个劲儿点头。说的太好了。

    苦口婆心这事儿,就得他娘出马,换别人都不行。

    裴锦瑶眼睛弯弯,“放心吧,祖母。您说的话我都记在心里。知道该怎么做。”

    裴老夫人眉头微松,回以一笑,“你明白祖母的苦心就好。”

    ……

    吃过饭,裴锦瑶换了身家常衣裳去到阿发他们住的小院。

    山鼠精和老文挑着灯笼一左一右陪着。

    老文满脸堆笑,“裴神机使,您可看出什么不妥?”

    裴锦瑶唇角抿成一字,缄口不语。

    就是因为没有不妥,所以才觉得不妥。据小耗子的说法,夜班出现只闻其声不见其影,许是鬼物。但……并不是厉鬼,恶鬼。裴锦瑶掏出张符纸烧成灰,顺手扬在风中。呼一下便吹散了。

    不是鬼物……

    那是什么呢?

    望着一脸凝重的裴神机使,老文后背冒出冷汗。

    早知道会把裴神机使招来,他就不给小耗子练胆了。

    裴锦瑶朝山鼠精略略颔首,“走,去你屋里看看。”

    山鼠精欢声应是,加快脚步走在前面。老文苦着脸紧随其后。

    裴神机使能不能不要这么认真?

    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裴锦瑶在屋外转了一圈,屋里转了一圈。仍旧没有发现鬼物或是邪物出没的迹象。

    喜欢妆宦请大家收藏:()妆宦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妆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万莲生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万莲生香并收藏妆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