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春一时语结。

    她奉命保护少主,少主却把她送去神机司烧火做饭?

    这怎么可以?

    “督主!”云春眼眶微红,“婢是为了保护您而来。您将婢送去神机司,若是元大叔知道了,怕是会责怪婢没有尽心侍奉。”

    燕凰玉眸光一黯,“既如此,你就去仙歌楼伺候元松好了。”

    闻言,云春慌忙跪倒在地,“婢对少主一片忠心可昭日月,婢……”扬起脸,眼中似有水雾涌动。

    少女楚楚可怜的模样并没有勾起燕凰玉丝毫怜惜。他神情冷淡,语调更加冰冷,“属下如何忠心我向来不耐烦听,只会用眼睛看。同样的事换做阿发,他吭都不吭一声就照我吩咐去做。而你……”视线在云春脸上逡巡一霎,慢声道:“你诸多借口,无非是不把我当做主子。”

    云春连连摇头,“不不,婢岂敢对少主怀有丝毫异心。”

    “我不想再听废话。”燕凰玉摆摆手,“你且退下。”

    云春仍想为自己辩白,但又怕惹恼燕凰玉,重重叩首之后,躬身退出门外。

    寒风凛凛,云春紧攥双拳捂住胸口。在此之前,她以为少主只是不苟言笑,性情却温和。但是,少主方才的表现,令她很是惶惶。

    云春拧着眉加快脚步,行至转角,差点与迎面而来的白英撞个满怀。

    “你慌慌张张做什么?”白英嗔道,微微侧身,露出裴锦瑶凝肃的小脸儿,“还不快见过裴神机使。”

    云春垂下头,屈膝行礼,“裴神机使安好。”

    裴锦瑶略一颔首,脚步匆匆从云春面前走过。

    裴神机使看都没看她一眼。明天她要去神机司学规矩,也不知裴神机使会不会磋磨她。云春忐忑不安的抿着唇角。

    裴锦瑶迈步进到屋中,就见燕凰玉正在用饭。

    桌上放着简简单单两道菜一碗饭。

    省钱好养活,不错。裴锦瑶暗暗点头。

    燕凰玉搁下牙著,起身相迎,“裴神机使回来了,用过饭了吗?找到方小虎没有?”

    裴锦瑶没有答话。邱将离颓然摇头。云海月轻轻叹了口气。

    说错话了。燕凰玉尴尬笑笑,安慰道:“裴神机使莫急,一定会找到的。”说着,用眼神示意白英去灶间取些饭菜。

    不等白英出门,老文拎着食盒进来,“这些都是小耗子做的。它特特守在门口等着您,见您从天上直接落到东厂,怕您饿着就把饭菜装上。它看家,小的给您送过来。”小耗子不敢让他跑腿,是他争着抢着要来的。

    不过话说回来,小耗子的确不错,学东西快,做出的饭菜也能拿得出手。

    神机司的妖精真懂事。邱将离艳羡不已。

    小耗子越来越得用了。裴锦瑶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回头给它加个烤羊腿。”

    老文应是,“小的想去瞧瞧阿发。”明儿个云春就到神机司了,他得跟阿发商量商量。

    裴锦瑶嗯了声,“你去陪阿发说说话也好。他一个人怪闷的。”

    阿发闷不闷他不知道,反正他快被裴神机使折腾散架了。他得让阿发好好吃药好好养伤,快点痊愈快点回神机司,多个人分担能轻松些。

    老文脚底抹油,小跑着去了。裴锦瑶裴锦瑶心里存着事没什么胃口,随意用了点便放下碗,坐到一旁抽出软巾擦拭桃木剑。

    这柄剑迟早要插在妖星胸口!诶?也不对。妖星有胸吗?要不是附在人身上的话,是没有的吧。

    裴锦瑶情不自禁垂下头看看自己一马平川的小身板儿,惆怅的吐口浊气。吃了几天秘方也不见起色,究竟管不管用?

    ……

    小密探躺在床上无聊极了。

    刚睡醒就吃饭,吃完饭吃药,吃完药又是这个汤那个水的猛灌。

    都快撑死了。

    老文到在屋外,耳朵贴在门上听了片刻。里边静静的,没有声响。阿发是不是睡了?他轻轻推开门,蹑手蹑脚进到屋里,“阿发,你睡了吗?”

    小密探循声望去,“老文叔?”

    老文松口气,“哎呦,你没睡啊。吓得我不敢出声。”

    一肚子汤汤水水哪能睡得着。小密探垂下眼帘,哽咽道:“老文叔,我可是遭了大罪了。您能不能劝劝裴神机使,别让她再送药材来了。”

    老文拿起桌上的攒盒坐到床边锦杌上,“裴神机使也是一番好意。你让我怎么开口?”他从攒盒里挑了块蜜饯放进嘴里,“再说了,你就趁这机会把净身的亏空补回来。一举两得的事,多好。”

    小密探抿着唇。老文叔说的也对。净身的时候他还小,那会儿哪有什么像样的补汤。无非就是仗着年纪小伤口愈合的快。

    “你踏踏实实养着。裴神机使不会亏了你。”老文一块接一块的吃蜜饯,“阿发,你这处零嘴儿好吃。”

    小密探叹道:“喝完药用蜜饯过过嘴儿。”

    “伺候的人可还尽心?”

    “尽心。”小密探看老文吃得香甜,吞了吞口水,“老文叔我也想吃。”

    老文二话不说给他喂了一颗。两人你一个我一个吃了小半盒,老文才道明来意,“阿发啊,我想跟你说个事儿。”

    “您说。”小密探想了想,“是不是小耗子躲懒?不给它肉吃就老实了。您要是狠不下心,就让裴神机使治它,半天都不用就能管好。”

    他们裴神机使厉害着呢。

    老文摆手,“不是,不是。小耗子挺勤快的。”

    “那是什么事?”小密探眼珠儿一转,“老母鸡惹祸了?那就直接炖汤好了。”

    哪儿跟哪儿啊。

    老文放下攒盒,压低声音,“这事儿我只能跟你说,你别着急也别上火,帮我拿个主意。”

    神机司出事了?裴神机使来看他的时候好好的,不像出事的样子。小密探收起玩笑的神情,“老文叔,到底什么事?”

    老文搓搓手,为难的说道:“裴神机使让云春跟我学规矩。”

    小密探眼睛瞪得滚圆,“什么?大白菜跟您学规矩?”

    老文苦着脸,“是,就是我。裴神机司亲口说的。”

    “云春是督主的人,督主愿意?”小密探顿觉有使不完的力气,“这下咱们神机司可就热闹了。”

    他果然无聊过头了。听到这个消息,居然有些期待。

    喜欢妆宦请大家收藏:()妆宦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妆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万莲生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万莲生香并收藏妆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