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哪了?

    他真不知道!完了,完了要是说不出个子丑寅卯,裴三再哭起来怎么办?

    燕凰玉吞了吞口水,“这个嘛……一切都以裴神机使说的为准。”

    燕六茫然无措的样子有种我见犹怜的美态。

    裴锦瑶别开脸不看他,多看一眼都会中了他的美男计。

    两人顿时陷入诡异的寂静之中。

    燕凰玉端起茶盏啜了一小口,偷偷看向裴锦瑶。

    小姑娘眼帘微垂,不知在想些什么。

    “裴神机使?”燕凰玉轻声唤她。

    小姑娘眼皮动了动,紧紧咬住下唇,默然不语。她的面色仍旧苍白,嘴唇也没有以前红润。整个人看起来像是被雨水淋过的桃花,失了颜色却又楚楚动人。

    燕凰玉暗暗叹息。

    他不该说她无理取闹。

    她就是想黏着他,跟他玩而已。

    “要不这样。为了弥补我的过失,我请你吃席面。”燕凰玉柔声哄着,“地方任你挑,好不好?”

    “不好。”小姑娘倔强的绷着脸,“你吼我,不能吃顿席面就算了。”

    燕凰玉失笑,“我这就吩咐白英去定雅间,陪你看皮影。你带上贵哥儿,小耗子,阿发和老文热热闹闹的,怎么样?”

    裴锦瑶抿着嘴偷笑,“你本来就欠我一场皮影儿。两相抵消,你还欠我一场。”

    燕凰玉霎时间没弄明白裴三这笔账是怎么算的。不过,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那我一起换给你。”

    裴锦瑶认真的掰着手指,“连本带利的话,你得请我看三场,不是不是,十场皮影,一个月席面。还有漂亮石头。”

    燕凰玉无奈的笑了,“都听你的。”

    “不许反悔!”裴锦瑶竖起小指,“咱俩拉钩。你要是再像上回那样,你就是小狗。”

    小姑娘的手指纤细修长,指甲粉粉嫩嫩,又美又精致。燕凰玉不禁想起昨天裴锦瑶握着他的手,依依不舍的眼神。

    她心里也是有他的吗?所以,她才会介意云春,介意他是不是阉人……

    燕凰玉醍醐灌顶般瞬间通透了。

    但是……小姑娘张口闭口都是叫他陪她玩,似乎全然不知情为何物。

    还真是傻傻的可爱呀。

    “燕督主,你跟不跟我拉钩?”裴锦瑶等了半天不见燕凰玉伸手,有点着急。难不成燕六又想变卦?

    燕六要是敢变卦,她就扒他裤子!

    燕凰玉用小指勾住裴锦瑶的,“一个月席面,十场皮影儿,绝不反悔。”

    两人拇指相对,裴锦瑶心满意足的笑弯了眼,“反悔是小狗。”

    燕凰玉颔首,“不会反悔。”

    “今晚就去吗?”裴锦瑶捏了颗蜜饯丢进嘴里,“我不是催着您,就是小耗子总念叨没长兴楼的手巾板儿。我真是拿它没办法。”

    “好,就今晚。先去仙歌楼吃席面再去看皮影儿。”燕凰玉拿起锦盒递给裴锦瑶,“这块玉石还请裴神机使先收下。雕成把件或是玉佩都成,随你心意就是。”

    裴锦瑶接过来,矜持道:“多谢燕督主。散衙之后在东华门等,不见不散。”

    ……

    回到神机司,裴锦瑶解下斗篷递给老文,“明天再包饺子,今晚燕督主请咱们去仙歌楼吃席面。”

    面和了,肉剁了,酸菜切了。然后裴神机司说,不包饺子了?鼻尖上沾着面粉的山鼠精颓然的垂下肩头。

    “吃完席面去看皮影儿。”裴锦瑶伸手在山鼠精鼻尖上抹了一下,“你不是喜欢长兴楼的手巾板儿吗?”

    山鼠精咧开嘴笑了。

    “给贵哥儿穿上那件新做的猩猩绒小斗篷。再拿一包小鱼干给它磨牙。看皮影儿没有零嘴可不行。”

    山鼠精咧开的嘴立马合上。

    它怕猫!

    裴神机使现在不拿它当耗子了……嘤嘤嘤……

    一个破手巾板儿就打发了。没出息的妖精!小密探暗暗摇头,“裴神机使,小的多嘴劝您一句,眼下不要跟燕督主过从甚密。”

    “过从甚密?”裴锦瑶掏出锦盒跟炒豆放在桌上,“我跟燕督主吃席面看皮影儿碍着谁了?怎么就过从甚密了?”

    小密探给老文递个眼色。

    老文掏出纤尘不染的白帕子印印额角,“您方才去东厂的时候,我们收到风声,坊间传您和督主的闲话。”

    “燕督主和我的闲话?什么闲话?”裴锦瑶不解的蹙起眉头。她跟燕凰玉是好邻居,没事凑在一处吃吃饭不是很平常的事吗?

    小密探抿了抿唇,“那些话难听的很……”

    裴锦瑶面沉似水,“再难听我都要听!说!”

    老文双手捧着热腾腾的香茶送到裴锦瑶面前,“您先坐下喝口水。”

    她还真渴了。

    裴锦瑶接过茶盏,小口抿着。还是家里的茶香。东厂的骚气。

    燕六可是天天跟那个婢女待在一处。他长得那么好看,云春把持不住怎么办?

    不行,不行。不能让燕六跟那个婢女做春宫图上的事。

    裴锦瑶真想捶自己一拳。

    干嘛跟燕六要十场皮影一个月席面。她应该把云春要来才是正经!

    要来之后转天儿发卖了,永绝后患。

    完蛋!这事办砸了!

    都怪燕六太俊。色迷心窍啊!

    裴锦瑶懊恼的皱起眉头。

    小密探凑到老文耳边,压低声音,“咱们什么都没说呢,裴神机使怎么就愁上了?”

    老文摇头轻叹,“谁知道了。”

    山鼠精眨巴眨巴眼,“裴神机使想去看皮影儿。您拦着她不让去,心里肯定不痛快。”

    小密探横它一眼,“你又懂了。”

    它当然懂。

    想玩又不能去,这叫扫兴。

    小密探不理山鼠精,笑眯眯的唤道:“裴神机使?”

    “嗯?”裴锦瑶收回思绪,“你说,我听着呢。”

    小密探深吸口气,“外边传,督主为了您硬生生受了徐静怡一鞭。你俩一定有私情,督主才英雄救美。”

    英雄救美?

    燕六是英雄,她是美人儿?

    裴锦瑶哈哈大笑,摆摆手,“也没有很美啦。都是大伙儿抬爱。啊怎么担的起呀!”

    这是重点吗?

    老文上前一步,“裴神机使,有人存心坏您名节。您放心,小的们已经散出人手去查,务必将幕后之人揪出来。”

    名节?从她当上神机使那天就不在乎什么名节了。

    山鼠精食指搓搓下巴,“肯定是徐二。裴神机使比她漂亮,她妒忌。”

    喜欢妆宦请大家收藏:()妆宦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妆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万莲生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万莲生香并收藏妆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