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怪,不怪。咱们下边有人。”裴锦瑶笑眯了眼,“您忘了,黑爷白爷跟咱们有交情。说不定,咱们到下边去还能混个差事呐。”

    清晨冷冽的寒风刮过,吹的冯嘉膝头发软。下边再好,他也不想去。

    “裴神机使,我在上边还没待够呢,就不急着去下边了。”冯嘉又从袖袋里抽出一条纤尘不染的白帕子轻轻擦拭额角,“您年纪还小,也不慌着去。得空请黑爷白爷吃顿饭说说话就好。他们都是通情达理的爷,肯定不会怨您。”

    “也是,那……我听您的。”裴锦瑶瞅瞅自己手里的白帕子再看看冯嘉手里那条,“您是个仔细人。”

    冯嘉呵呵干笑。跟裴神机使去了趟夕颜宫,他落下个爱出汗的毛病。晚上还总是做噩梦。

    裴锦瑶伫立在风中幽幽叹了口气,“冯寺人,别人不懂我,您是懂我的。”

    他……也不是太懂。冯嘉颦了颦眉,“裴神机使有话不妨直说。”

    “要说情分……”裴锦瑶意味深长的瞟了眼冯嘉。

    冯嘉心头一凛。天地良心,他跟裴神机使清清白白。若说情分那也是同僚的情分。

    裴锦瑶用胳膊肘碰碰冯嘉的胳臂,“要说情分,您陪伴陛下多年,陛下待您最是亲厚。”

    冯嘉赶紧挤出一丝笑容,“承蒙陛下抬爱。”

    裴锦瑶微怔。冯寺人怎么抢她的台词?算了,她大人有大量不计较。

    “待会儿进了宫,若是陛下怪罪……还望冯寺人能为我美言几句。”裴锦瑶向他一揖,“请冯寺人看在我为苍生为大夏差点夭折的份上,帮帮忙吧。”

    冯嘉虚扶裴锦瑶手肘,“裴神机使说这话就外道了。你我二人那可是一块捉妖的交情,别人不帮也得帮您。”

    “您的恩情,小裴没齿难忘。”裴锦瑶抻直腰杆,掩唇轻咳几声。咳完了,长叹道:“唉,差点夭折的人,身子不比从前了。”

    冯嘉立马接道:“待会儿我让小的们给您送些药材到神机司去。”

    裴锦瑶不装假,冯嘉敢给她就敢要,“多谢冯寺人。”

    两人一路走一路说,到在崇贤殿的时候,仪风帝已是望眼欲穿。不等裴锦瑶行礼,便急不可耐的怨怪道:“裴卿,你怎么才来?”

    冯嘉笑着解释,“是这么回事。裴神机使与陈继麟鏖战受了内伤。陛下您看裴神机使的脸色多苍白。”

    仪风帝捻须颔首,“的确不大好看。冯嘉,你去请太医来给裴神机使瞧瞧。”

    裴锦瑶躬身道:“臣没什么大碍。不过……陈继麟就……”

    “嗯?”仪风帝挑眉,“陈继麟如何?”

    裴三不会是直接杀了陈继麟吧?没想到她年纪不大,却是个心狠手毒的。

    裴锦瑶撩袍跪倒,“陈继麟从神机使逃走了。”

    “什么?”仪风帝拍案而起,怒喝,“裴三!你怎么能让他跑了?”

    “陛下息怒。”裴锦瑶额头贴着地面,“臣罪该万死。”

    “你的确该死。来人!”仪风帝气得胡子乱斗,手指着裴锦瑶,“把她给我拉下去砍了!”

    冯嘉忙阻拦道:“使不得,使不得啊,陛下。”

    “使不得?”仪风帝冷冷看向冯嘉,“君要臣死,怎么就使不得了?”

    “陛下!”冯嘉趋步到在仪风帝近前,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裴神机使只不过是一时疏忽才让陈继麟有机可乘。眼下能制得住陈继麟的,除裴神机使再没别人了。陛下何不让裴神机使戴罪立功?”

    仪风帝垂眸不语。

    冷静下来想想,冯嘉所言有理。

    “裴神机使是难得的人才。您慧眼识珠,成就一段佳话。要是杀了她……”冯嘉摇头兴叹,“怕是不大妥当。”

    仪风帝面皮抖了抖,重重的嗯了声。

    裴锦瑶眼眶泛红,“臣叩谢陛下。”

    诶?他还没说话呢。仪风帝瞟了眼冯嘉,冯嘉扭脸对裴锦瑶说道:“裴神机使,陛下英明不治你的罪,你可得速速捉住陈继麟,才不枉陛下对你的知遇之恩。”

    “是。臣定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裴锦瑶额头触地,“臣定当尽心竭力报答陛下。”

    “罢了,起来吧。”仪风帝淡淡说道。

    裴锦瑶双手撑着地面,踉踉跄跄站起来。

    冯嘉又对仪风帝道:“陛下,裴神机使对您可真是忠心耿耿。”

    话音刚落,一道亮光闪过,紧接着响起轰隆隆的雷声。

    冯嘉面露惊惧。他就是帮裴神机使说了两句好话,老天爷不会为了这个打雷劈他吧?

    冬日响雷,天降异象……

    仪风帝的恐慌并不比冯嘉少。难道说,他不该把佘涪关入天牢?

    “裴神机使……”仪风帝无比庆幸没有杀了裴三。单单关个御使就闹出这么大动静,要是杀个神机使,那他的崇贤殿就保不住了吧。

    “陛下无需惊慌。”裴锦瑶沉声道:“是陈继麟作祟。”

    闻言,仪风帝长舒口气不是天谴就好。

    冯嘉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原来是陈继麟,差点把他魂儿都吓掉了。

    “陈贼竟然这般厉害?”仪风帝面沉似水,“他是否也能呼风唤雨?”

    裴锦瑶略加思量,勾唇浅笑道:“回禀陛下。陈继麟乃是大巫,他所谓的呼风唤雨并非是与天地相通,而是耗损阴德达成目的。”

    仪风帝大为不解的哦了声,“耗损阴德?”

    “正是。”

    沉闷的雷声好似从陈继麟喉间发出的嘶吼,重重压在裴锦瑶心头。

    他没有食言。

    冬雷过后,京城就将迎来灾劫。

    裴锦瑶思量片刻,躬身道:“陛下,昨晚臣与陈继麟交手时,他亲口承认想要谋夺您的皇位……”

    仪风帝手掌拍在桌上,“岂有此理,陈继麟好大的胆子。裴卿,如此狂徒你定要取他首级。”

    “陛下宽心。臣就算拼上性命也不会叫他得逞。”裴锦瑶抿着唇直起腰背,“臣身为神机使当以斩妖除魔,护佑百姓为己任。”

    雷声过后,殿内陡然暗了下来。

    冯嘉命人掌灯。

    一盏盏灯亮起,衬的仪风帝脸色愈发难看。

    陈继麟好像比裴三更加厉害似的。

    一念及此,密集的雨点拍打着门窗上的明瓦。

    冯嘉用手掩着唇,惊呼,“下雨了?!”

    裴锦瑶大步走到窗前,推开窗户,一粒粒黄豆大小的晶莹冰珠争先恐后扑进来。

    喜欢妆宦请大家收藏:()妆宦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妆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万莲生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万莲生香并收藏妆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