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是有你裴神机使帮忙,我岂能如愿以偿?”陈继麟眼中带着戏谑的笑意,“是你亲手将大夏百姓推入万丈深渊。细究起来,我们算是盟友。”

    裴锦瑶抿着唇,抬起眼帘,“陈继麟,你以为凭几句似是而非的说辞,就能消磨我的意志?”

    “似是而非?”陈继麟伸出食指轻轻戳在裴锦瑶眉心,“裴神机使,你只管睁大眼睛看着好了。”

    指尖冰凉的触感激的裴锦瑶打了个抖。她本能的想要拂开陈继麟的手,陈继麟却已在数步开外。

    “你不是口口声声说什么斩妖除魔吗?这世间人人皆可成魔,包括你。”浑厚磁性的男声好似一柄长矛刺入裴锦瑶心窝,痛得她呕出一大口鲜血。身上所有的力气都被抽空似的,扑通一声仰倒在地。

    冰冷的空气随即涌入,幕布般厚重的夜空稀稀疏疏的点缀着几粒星子。

    陈继麟走了……接下来,他一定会将大夏拖入灭亡的深渊。

    一行热泪自裴锦瑶眼角滚落。

    ……

    高高矗立的墙面倏地不见了。小密探连滚带爬扑进院子里,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躺在地上的裴锦瑶。

    “裴神机使!你、你没事吧。”他的眼睛肿的像桃子似的,说话时鼻音很重。

    山鼠精拽开木门,带着哭腔,语无伦次的说道:“那人破了裴神机使的结界!方才我就像是被关进攒盒里似的,漆黑一片。”

    它都要吓死了。

    小密探尝试着打横抱起裴锦瑶,“快!去请大夫。裴神机使吐血了。”

    山鼠精急得跳脚。没有裴神机使带着,它连神机司的大门都不敢出!阿发领班让它去请大夫,不是难为妖精吗?

    “你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小密探怒喝道。

    话音刚落,老文拎着酱菜脚步匆匆跑过来,“刚才是不是鬼打墙?”低头瞧见嘴角沾着血迹,面色苍白倚在小密探臂弯的裴锦瑶,惊的他丢下酱菜,高声嚷着:“这、这、谁把裴神机使伤成这样?”

    “是……是陈……”裴锦瑶艰难的吐出几个字便痛苦的闭上眼睛。以她现在的状况实在很难说清楚整件事。

    神机司里一通忙乱之后终于重归宁静。

    池太医一手搭脉,另一只手捋顺着胡须。

    谢天谢地,裴神机使这次是真的病了。这趟没白跑。

    “裴神机使与陈继麟鏖战耗损真元,尚未来得及调养又受了刺激,以至于血气上涌……”

    山鼠精咬住手背呜呜的直哭。

    难道说,裴神机使小小年纪就要夭折了吗?平时她总是开玩笑说什么夭折夭折,到底是把自己说夭折了。

    可怜它一个外地来的小妖精,无亲无故只有裴神机使可以依仗。倘若裴神机使有个三长两短,叫它如何是好?

    黄豆大的泪珠不要钱似的从山鼠精眼睛里啪嗒啪嗒掉下来。

    池太医一愣,“这位小哥,你不要难过。裴神机使吃几贴药就没事了。”

    裴神机使不会夭折?

    太好了!山鼠精咧开嘴笑的开心极了。

    小密探瞪它一眼,“快把你那两条鼻涕虫擦了去。”

    不过,别看这妖精心眼多,倒也算是有良心。不枉裴神机使对它那么好。

    “你去灶间打水洗脸,我有面药,一会儿借给你。”小密探拍拍山鼠精肩头,语气和缓,“你顺便把米泡上,空着肚子吃药可不行。”

    阿发领班的面药是二太太赏的,平时他自己都省着用呢。山鼠精美滋滋的点头应是。

    ……

    池太医的药有安神的作用。裴锦瑶吃了便沉沉睡去。

    小密探和老文还有香喷喷的山鼠精团团围坐在小厅。

    “我跟池太医说好了,他不会把陈继麟逃走的事宣扬出去。”小密探扬起眉梢,看向老文,“老文叔,佘御使那边……”裴神机使跟他大致讲了一遍经过。以他东厂探子的经验来看,这事儿不好收场。

    “我压根连东华门都没出。没去到佘府,佘御使自然不会参徐二。”

    山鼠精单手拄着下巴,看看老文,再看看小密探。

    外边的事它不懂,之所以跟着掺和就是为了凑数。

    小密探点点头,“幸好还没向陛下禀报裴神机使活捉陈继麟。”

    “这也不是瞒的事。”老文摇头轻叹。

    山鼠精赶紧双手捧着茶盏递给他,“老文叔喝茶。”

    老文接过来,满意的点点头,“嗯,小耗子出息了。”

    山鼠精抿嘴笑笑,给小密探也递了一盏。

    小密探难得没有嫌弃,还和颜悦色的道了声谢。

    山鼠精精神为之一振,壮着胆子问道:“老文叔,阿发领班你们到底愁什么呀?陈继麟跑了也不能怪裴神机使。两军阵前还有输有赢呢。皇帝陛下也得讲理不是?”

    “人是从神机司跑的。光是靠嘴巴说说就能推得一干二净?”老文努起嘴唇吹散茶汤上的热气。小密探接过话茬,“我们裴神机使是神机司唯一的神机使。要说风光那是肯定的,可要是出了事,连个背黑锅的都没有。早知道,就该把陈继麟送到东厂。这会儿咱们就不用愁了,随便找个人出来顶着就得了。”

    老文啧了声,怨怪道:“你别教坏小耗子!”

    “怕什么的。它也是个大妖精了。”小密探笑眯眯的望着山鼠精,“小耗子,你要不要学些人情世故?”

    山鼠精想也不想,斩钉截铁答道:“要的。”人情世故是什么它不知道,但是多学点东西没坏处。难得阿发领班肯教,它不能不给阿发领班面子。

    “瞧!它愿意!”

    老文无奈摇头,“你就糊弄它吧。”

    小密探捧着茶盏呵呵地笑了两声,很快就颦起眉头,“陈继麟杀了妍美人,陛下恨之入骨。裴神机使抓他的时候闹出那么大动静。只怕明天一早就会传遍整个京城。这……这不是骑虎难下了吗?”

    山鼠精连忙摆手,“阿发领班,裴神机使骑马不骑虎。再说神机司没养老虎,想骑也没有啊。”

    小密探板着脸丢给它一包炒豆,“你吃豆,别插嘴。”

    山鼠精可怜巴巴的捏了几颗炒豆放进嘴里,咯嘣咯嘣的嚼起来。

    老文啜口茶,舔了舔嘴唇,“那你说怎么办?”

    喜欢妆宦请大家收藏:()妆宦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妆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万莲生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万莲生香并收藏妆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