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华仰倒在车厢里,汩汩鲜血从他口中冒出。

    “荣华!”岑禄流着眼泪唤他,手指哆哆嗦嗦的触到贯穿他前胸的羽箭上,箭杆上沾了冰冷的雨水还有尚存有余温的血珠,“你这又是何苦。”

    岑禄后悔自己方才没能拦阻荣华。他不愿束手就擒,心存侥幸的想要拼出一条血路。然而,明匡那狗东西既布下罗网又怎会让他逃脱。

    “督主,快……跑……”

    秋雨寒凉,荣华眼眸里却充满了温暖与希冀。他耗尽所有精力说完便吐出最后一口气。

    跑……

    岑禄悲从中来。

    他终归没能越得过明匡那狗东西。

    有人勒住缰绳,马车停了下来。

    “岑督主。”明匡的声音跟雨声交汇在一处,听起来锋锐的好似利刃,“请岑督主下车。”

    岑禄放下贵哥儿,缓缓走了出来,两柄泛着寒光的钢刀架在岑禄颈间。

    不消片刻,他就被雨水淋的如同落汤鸡一般。而明匡立在大大的油纸伞下朝他笑道:“虽说你我多年的情分,可陛下下了手谕,我也很为难呐。”

    岑禄悔不当初。他认为仪风帝还有用得到他的地方就不会过河拆桥。但他忘了,只要仪风帝还在龙椅上坐着,就有数不清的阉人为他做事。

    此番,他跟明匡都堕入了仪风帝设下的死局之中。不、应该说他们从始至终都身在局中。雨水打在脸上割肉一样痛。

    岑禄的心更痛。

    回想前生,梦一般混沌不清。将死时,忽然就醒过来了。

    明匡笑得得意,笑得畅快。

    然而,注定他不会是笑到最后的那个人。

    岑禄直视明匡,神情轻快,眼神亦平和,“鸟尽弓藏。你……好自为之。”

    话音未落,一道血线自岑禄脖颈喷射而出。

    他竟然抹了脖子。

    “督主!小人……是他自己把脖子往前送,小人来不及撤刀……”属下惊慌的跪在地上,血水合着雨水汇成一片在他膝下涌动。

    血腥中还带着丝清润。

    明匡看也不看到在地上的岑禄,转身而去。

    ……

    这是个不眠夜。

    裴锦瑶背着手凝望着滂沱而下的大雨,长长的吐了口浊气。

    岑禄进到东厂昭狱必不能活着出来。

    东西两厂注定要争个头破血流。或许,这就是岑禄和明匡的宿命。

    裴锦瑶心情很沉重。

    读史书时,她觉得岑禄死的好,明匡死的也好。同为祸国殃民的大宦臣,不值得人可怜。

    但与岑禄相处的这段时日,裴锦瑶对他又实在恨不起来。

    “裴神机使,喝完姜茶吧。”老文端着热腾腾的红枣姜茶,“您回屋歇歇,外边有阿发听信儿,误不了事。”

    “刚才你听到刀剑声没有?”裴锦瑶接过姜茶暖手,“是东厂杀入西厂了吗?”

    东厂行事十分利落,没有闹出太大的动静。

    “是。”老文没有隐瞒,离的这样近也瞒不了,“弟兄们早有准备,费不了多少事。要不小的陪您下棋解闷?”

    说是下棋实际是想让裴锦瑶不去想那些可怖的场面。

    “不用。我没那么娇气。”裴锦瑶啜了口姜茶,甘甜中带点辣,“你喝了没有?”

    “喝了。”老文点头。

    “给阿发留一碗。要是有多的就给六爷和白英也送一碗过去。下这么大的雨,喝点姜茶驱寒又暖胃。”

    “是,小的特意多煮了一些。”老文笑眯眯的说道。

    看来裴神机使真拿他们六爷当好兄弟。这样才好。两相帮扶着互补不足。

    老文办事非常稳妥。裴锦瑶满意的扭脸看着他,“别看咱们神机司不大,却是个卧虎藏龙的地儿。”

    神机司一共就仨人。不过老文觉得这话没毛病。

    “您抬举。”

    “好就是好,不用谦虚。”

    一碗姜茶落肚,裴锦瑶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院外忽然传来撕心裂肺的喊声,听着像是“荣华”?

    明匡动手了。

    裴锦瑶心下一沉,面上不动声色。

    “您不要担心。有白英护着六也不会有事。”

    裴锦瑶想说“我没担心”,在舌尖打个转又咽了回去。

    “六爷也算是立了功吧?”裴锦瑶状似无意的问道。

    “这都是托您的福。”老文真心感谢裴锦瑶。

    裴锦瑶默然不语。要不是燕凰玉果断,及时禀报明匡,也不会这么快拿下西厂。

    可追根究底,还是因为她让燕凰玉去抓南宫瑾,又由南宫瑾引出之后的事。

    倘若她没有多嘴劝服南宫瑾,又或者南宫瑾咬死不说,审到明天又会是怎样的光景?

    裴锦瑶一路深想下去,觉得还是你死我活的下场。

    “裴神机使。”小密探撑着伞,噗嗤噗嗤踩着水大步向她走来,“岑禄自尽了。”

    “什么时候的事?”裴锦瑶喉咙有些酸涩。

    小密探上了台阶站在裴锦瑶面前,拢在他怀里的贵哥儿露出脸来,“这猫养得太精细,放外边一准儿没命了。”

    裴锦瑶叹息道:“留下吧。”

    老文赞许的点着头,“罪不及妻儿。”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裴锦瑶一下子被他逗乐了。笑过才发觉老文是故意的。

    裴锦瑶心里生出一股暖意。

    三人进了书房,小密探仔仔细细向裴锦瑶禀报:“督主没有降罪。横竖也是岑禄自己寻死,怨不得旁人。这会儿督主正跟六爷密谈呢。”

    最近明督主对六爷的态度有点淡。而且重用五爷。小密探为此担忧不已。现在好了,雨过天晴。六爷又得了督主的欢心。

    裴锦瑶不大关心明匡跟燕六的事,转而问道:“岑禄死前说了什么没有?”

    “小的离得远,听不太清。”小密探没说谎。不下雨兴许能听见只言片语。

    裴锦瑶不再追问,“明儿兵分两路。阿发去找南宫瑾医治的病患。我带人上街巡视。老文留在神机司等云道长他们。能救一个是一个。”

    “陛下已经知道这事儿了。处置不得当的话,裴神机使要受埋怨。说白了这活儿出力不讨好。难为您还得收拾岑禄留下的乱摊子。他死了倒是一了百了。”小密探瞟了眼蔫蔫的贵哥儿,“算了,死者为大。不说他了。”

    西厂是东厂的手下败将,他总得拿出点气度,不能跌份儿。

    天蒙蒙亮,裴锦瑶身负桃木剑出了神机司,身后跟着五六个青城观的道士。

    她没穿官服,一副道姑打扮,远远望去飘逸出尘。离近了看,粉雕玉琢瓷娃娃一般可人。

    喜欢妆宦请大家收藏:()妆宦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妆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万莲生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万莲生香并收藏妆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