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更了解了彼此,看了一些科技世界的东西,又围着阵法圈走了一遭,轩辕景烨便去找柴了。

    他可自由进出阵法,所以趁找柴火机会,也去涉猎一番,猎物清理干净后,才带着进入阵法内。

    晚些,她把肉类弄进空间,让育初处理。

    轩辕景烨已经明白,她有个小空间,里面有现代别墅和一应俱全的东西,就如那记录中的普通人家的生活一样,有什么自动做饭机器和洗碗机等。

    也明白了昨夜吃的东西并非她亲自所做,也没什么失望的,倒是今日涨了不少见识!

    一餐饭吃完,喝了茶后四处走了走,也临天黑了。

    夏子妍想到那边人群,道:“不知道徐陌寒他们得知我们离开的消息,会不会派人来找我们,我们消失太久的话,那里的人会不会多想什么。”

    “找与不找没关系,他们还是会回到那个地方等待,一个月后,还有一些人应该也会聚集那里去,就算有人没跟来,或许也找‘玄真道长’他们去了,那些法师和道长兴许还会有法子找到出口。”

    夏子妍听言点头。

    到了小溪处,两人停下了脚步,她看着他道:“你这边洗吧,我···去下游。”

    他认真看着她,眼中满带深情和期待,声音稍显干哑,“一起洗···好不好?”

    夏子妍心间一跳,脸微红,游泳一起过,还不知道多少次了,可即使昨夜与他发生了关系,却还是让她尴尬,一起洗会发生什么,她很清楚!

    见她一时没回应,轩辕景烨俊脸微黯然,眼底带上丝丝苦涩,状态无比可怜。

    夏子妍见此,心中愧意再生,想起有可能出去就不记得这里之事,想起他之前说这个月当他是自己的夫君来弥补···

    她最终点头了,却是脸颊更红了些许。

    轩辕景烨却是欣喜无比,也隐约明白了,其实她在某方面很心软。

    两人下了水,他深情看着她,搂在她声音沙哑,“我帮你脱···”

    她感觉脸颊更红,却是轻轻点头,任由他帮自己除去衣物,她能清楚的听到他呼吸变化,感觉到他身体的滚烫。

    当彼此除去衣物浸泡水中,他搂着她,拿着毛巾帮她擦洗,每一次碰触她的肌肤就越发的感觉一团火在身上燃烧,每一次碰到女性特殊地带,他的呼吸便越发急促。

    夏子妍有心弥补他,这一刻也决心这个月把他当自己的夫君,于是等他帮自己擦洗后,也拿着毛巾帮他擦洗身子。

    轩辕景烨柔情似水看着她,从小到大还是第一个女人这般帮自己搓洗身子,这般近的接触彼此,他的眼中越发深情,也越发炙热。

    夏子妍搓洗到他腿间,触及早昂扬的巨蘑菇,尴尬移开眼,把毛巾塞到他手中,“剩下你自己洗。”而后,趁机离开,潜入水中不远处游着。

    轩辕景烨低笑了下,三两下搓了下,把毛巾随手洗了下。拧干就扔到岸边草此,游着追赶过去,很快便追到了她,他紧搂着她便是疯狂的亲吻,“妍儿···我想要。”他如何忘记得了昨晚那种与她结合的欢愉?

    他甚至想一直那样天荒地老下去!

    夏子妍紧搂着他没再抗拒,任由他疯狂亲吻,很快,她体内也有了反应。

    她承认刚刚怕尴尬,潜入水中拉开距离游着,也喝了两口水,想着昨夜那种感觉,她也就不会再尴尬,而且,这水真能辅助情趣。

    但见她酡红醉人的绝美容颜,眉眼间染上了风情无比的媚意,轩辕景烨呼吸越发急促,紧搂着她闪到岸边草地,以天为被草地为席,疯狂的探寻她身体每一处。

    月亮很圆,漫天繁星,草地一对身影清晰可见,却又有种黑暗的朦胧美感,只见彼此紧搂,放开一切束缚疯狂缠绵,阵阵粗.喘和娇.吟持续不断!

    轩辕景烨感觉自己恨不得在这欢愉中醉生梦死下去。

    他的每一次海浪般的冲击,便带着一句深情爱语,“妍儿···我爱你···”

    她紧搂着他,眼神迷茫,低低喊着。“烨···”

    她每一次娇声喊着他,他的心便越发的激昂喜悦,感觉浑身力气用不完一般,只想疯狂的侵略她。

    等彼此安静下来,他抱着她不撒手,不时在她脸颊偷香,声音沙哑呢喃,“妍儿,我很幸福,我想一直这样下去。”他甚至产生了不想出去阵法的想法,他甚至觉得永远与她生活在阵法内也好,这一刻他甚至觉得不回去家中也好。

    这一刻,他只想永远停留在这般美好的生活中。

    她越发靠在他怀中,没说什么,心中却告诉自己,这一个月一定会给他美好回忆,至少能给他很好的幸福的回忆。

    晚些,他抱着她重新下水冲洗,当然,洗着洗着自然又变味了,哪怕在水中他也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相当疯狂,水中不时荡起水花。

    夏子妍很清楚,初尝禁果的男人精力是可怕的,不到半夜绝对不会休息!

    直到一切再次安静下来,两人冲洗了一番上了岸,往落脚点去。

    两人坐着喝了些水,夏子妍也给他喝了两杯灵泉水,就是想帮他恢复一下精气神,免得某事太过了对他身体真有影响。

    当然,她也清楚,喝了两杯灵泉水,对他也极快恢复精力和体力。

    还好她非凡人,自己体力也好,倒能扛得住刚食禁果如狮虎般的男人的精力!

    这一晚,帐篷里小桌子上有一盏小灯照亮,橙黄微光的趁得里面越发暧昧有气氛。

    轩辕景烨搂着她躺在床上,不时摸摸她身体各处,爱不释手,女子的皮肤怎的这般细滑如玉,简直跟婴儿的一般,跟男人的皮肤差多了。

    “妍儿,你额间花辨真好看。”他抚摸着她额间花辨,尤其在恩爱时,趁得她一张小脸越发的美颜,简直美得惊心动魄。

    她看着他,清楚的看到他眼中的痴迷和爱意,不由想着既然给他最美好的回忆,既然弥补他,那么她也会放开自己,用魅惑的那种心法辅助,让他体验一下。

    每次,几位夫君尤爱她那种风情万种,魅惑诱人的状态勾引他们!

    于是,晚些她趴他身上,坐落他腰身,从每个眼神动作,从一个柔弱无骨的扭摆,从魅惑到狂野,从性感到娇媚,她展现在他面前,轩辕景烨哪抵挡得了她的诱惑,按耐不住坐起,紧搂着她疯狂激吻,“妍儿···你会把我逼疯。”

    这一次他的动作粗鲁激烈不少,越发疯狂。

    而她坐落而入,彼此皆身形一颤,忍不住舒服得一声嘤咛,他吻着她丰.盈,呼吸急促,她搂着他脖间,身体忍不住紧靠而去,腰如水蛇般扭动,好似彩蝶般在他身上翩翩起舞,紧咬下唇,媚眼如丝。

    最终,他不再满足,调转身形附身而上,无比疯狂···

    “妍儿···今晚我不想睡。”他紧搂着她粗喘着,如雄狮般狂野!

    (作者的话:艾玛啊,我真尽力写给一些腐女看了,但能不能通过审核是个问题,不能再写下去了···)

    ···

    ···

    隔日中午两人醒来,夏子妍第一时间让‘育初’准备小份量一些的四菜一汤,两个人的饭量。

    而后跟轩辕景烨一起去水边冲洗一番回来。

    两人回到桌位坐下,夏子妍挥出两杯温水,“刚醒来,喝些水。”

    轩辕景烨伸手拿起杯子,喝完一杯水,便忍不住把她抱坐他腿间,他喜欢这样,两人才更亲密,他喜欢这样抱着她不撒手。

    夏子妍顺势靠在他怀中,说实话,她内心深处也是对自家夫君有些亏欠的,这算是她···出.轨了。

    她也亏欠这个男人,明知道没有结果,他却义无反顾,而她最终没能忍住···

    她,感觉自己真渣了。

    心中的复杂她自然不会讲给轩辕景烨听,但昨日下午她拿出日记和手机,想写点在秘境中的一切事情,若出去自己记不得了,至少可翻出东西来看,知道发生过什么。

    然而,等她再从空间拿出来时,日记本和手机上,电脑上记载的东西,居然神奇的消失,她尝试几次,结果依然如此,果真不给她半点记起的机会。

    她出去,八成真会忘记秘境,忘记这里发生的一切。

    她当时更加愧疚看着轩辕景烨,他反而安慰起她来,搂着她认真言,只要他记得就好。

    很快,东西做好了,夏子妍挥了出来,两人吃着东西,他不时帮她夹菜,她也不时帮他夹菜,也算吃得香。

    饭后两人附近走一圈消食,无聊的时候她弄出平板给他看一些电影或什么纪录片,她会在他专注电影中时走开一段距离,跟自家夫君聊会儿。

    这,心中满满做贼心虚感,她克制着不让自己表露半分。

    不然,她回去可没日子好过了。

    跟几位夫君聊了半个小时左右,这才结束通话,她走回那边坐位,看向轩辕景烨,“我那日是25号进来的,如今外面是29号,我进来才几天。”

    轩辕景烨是惊讶也不惊讶,毕竟之前她说过秘境和外面时间差距,他是比她早三天进来的,而徐家兄弟更早他两三天。

    两人聊着看着电影,一些不懂的词语他询问她,夏子妍便解释一番。

    当然,在电影中,有男女主暧昧床.戏,到这样桥段时,轩辕景烨看得尤为专心,虽然俊脸微红,但那双眼就是紧盯着,似乎要从里面学点什么。

    夏子妍反而比他尴尬了,移开眸光不再看,拿起瓜子啃起来,当自己在认真喝茶吃零食。

    轩辕景烨见此嘴角勾起,划过笑意。

    他发现爱死了她这般尴尬害羞姿态,越发的觉得她比那些女人可爱纯情多了。

    这样的女人才是女人,古书中记载的女子温婉娴淑,仪态万端,高贵典雅,娇羞时顾盼流转,楚楚动人···他在她身上都能看到。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