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俊美的容颜一时有些黯然,眉头紧蹙,的确,地域问题难倒人,可他真的不想错过她!

    只是,现实条件真的折磨人,她长期天启国呆着,他也不可能去天启国!

    夏子妍见他神色,没想这个话题多聊,微笑道:“叫你百里景烨还是不习惯,我还是喊你轩辕景烨吧。”

    他柔声道:“好。”

    一时间,两人有那么瞬间的静默。

    夏子妍挥手间再次弄出两杯冰冻柠檬水,一杯给他,自己喝了两口,便把杯子放回小桌上,继续闲适躺回去。

    他喝了一口水,也躺在一边,心中有些失落和烦闷,他看了下湛蓝的天空,询问一句,“传说···你家中水难,你大夫君把你从水上救下来,然后才打动你的心,你因为感激这才嫁给了他。”据说,她当时还没修炼成仙。

    夏子妍听言却是噗嗤一笑,侧头看着他兴味道:“当时北冥国百姓就是这样传的?”果真流言一个个传下去,越传越奇怪,有时候越加荒诞。

    “看来,有些流言传得有误。”他微笑看着她,她的长发披散,这么随风摇曳,趁得她带笑的脸越发绝美动人,让人心间狠狠跳动起来。

    心中苦笑,他在她面前毫无定力。

    下一秒,又想到地域问题,心中苦涩,人生中第一次感觉心痛如刀绞,刺痛难耐!

    为什么老天那么残忍,难得遇到喜欢的女子,可却诸多阻碍。

    他这一次,清楚的察觉到从天堂到地域的感觉。

    刚刚意外让两人那般靠近,彼此唇相触,他感觉无比兴奋和震惊,血液沸腾。

    可眼下,得知两人不可能一起,苦涩无边的痛苦,让他尝尽蚀骨痛苦与不甘!

    原来,爱而不得这般叫人痛彻心扉!

    夏子妍舒服的躺着,闭着眼一句,“躺着睡一觉,吹着微风,很不错的,你也试试。”

    轩辕景烨点头,“好。”

    两人这般安静的闭着眼,夏子妍是真的全身放松,吹着微风进入空明状态,慢慢等待周公召唤。

    轩辕景烨却是不同,虽闭着眼睛,可大脑却高速运转,想了很多,好半响,他突然睁开双眼,激动坐起,看向她,“不对,你在找借口拒绝我。”

    夏子妍刚要睡着,突然被他一个激动言语惊醒,也坐了起来,拍了拍胸口,语气就不爽了,“我说轩辕景烨,你想吓死人啊,我刚要睡着就被你惊醒,还让不让我睡了。”

    轩辕景烨尴尬,俊脸微红,又触及她拍着自己心口处,而她穿得极少,隐约间能清楚看到雪白弧度,俊脸更红,尴尬移开眼,轻咳一声,“我不知道你短时间真会睡着。”

    夏子妍没好气朝他翻个白眼。

    轩辕景烨看着她,继续刚刚的话题,认真道:“你之前一番言语完全是借口,并无什么地域问题!”

    夏子妍继续朝他翻个白眼,这才再次躺回去,懒洋洋道:“你怎么就确定是借口?”

    “我之前调查过南月国和天启国使臣队伍的人员,而当时我得到的消息是你们夫妻的确也在其中,你在南月国皇宫献艺战败几国女子,之后我国的澹台明月手镯被你弄去拍卖。

    而在我们第一次相遇前,你却已出现在京城,曾与我那堂兄六皇子见过,南月国即使最快速度赶来北冥国,也没那么快到京城。

    还有,去年我去过一次南月国,碰巧的就听到有商旅聊过你,当时有人说收到朋友信息你在天启那边跟他朋友谈合作事宜,可他收到朋友信件才几天,你却出现在南月国那边了,对方很肯定见到你真在南月国出现。”

    他紧盯着她,所以,联想她的身份,她肯定可以几天时间可以在两国出现!

    夏子妍转头看向他,黛眉微挑,也没反驳,慵懒一句,“即使没有地域问题,我还是跟你不可能,我已够夫君了,我也答应过他们,不会再找别的男人。”

    轩辕景烨心中苦涩,人生中第一次表白一名女子,却被拒绝了,这心情真不好受!

    明明他身份外貌以及能力不比人差,别的女人恨不得扑过来,可这些东西却没能打动她。

    他明白,她跟别的女人不同,不看外在东西,可这一刻他恨不得她也跟那些女人一样,至少这样能吸引她注意力!

    她的男人是真的幸运的很,她真的就答应他们不再找男人,身边没有侍从等。

    可这样,却让他更加不甘心,他想得到她的注意力,想成为她的男人,她能这般爱和尊重自己的夫君,必能便同样对待自己。

    她跟别人不同的便是,懂得爱人,回报感情,懂得珍惜彼此,维护家庭温暖。

    正因为这东西别的女人身上没有,才异常吸引男人,想拥有她。

    他,这一刻真的妒忌她的几位夫君!

    他不会放弃的,他一定会在这秘境趁机跟她独处,趁机打动她。

    心中异常坚定,斗志满满!

    这会儿又想到关于她的传言,琴棋书画,医术,做生意,设计,似乎样样天赋惊人,据说上次在南月国大殿上一舞惊城,真想哪天能见见她的舞姿。

    他回到之前的话题,刚刚她说传言有误,却没说她跟她大夫君的相识过程,坊间传言她的大夫君是天下最幸运的那位,他是她第一个男人,得到她给予的荣耀,道:“很好奇你跟你大夫君如何认识过程。”

    或许听一听,也能更了解她那位夫君怎么打动她!

    还是以当初未婚被休,名声难听的情况下,得到她的侧目。

    夏子妍微微一笑,便开始讲起与自家大夫君认识到彼此交心的经过,这时间果真过得快,她与大夫君算是‘老夫老妻’了,都结婚好几年了。

    但,感情却并无消去,反而越发的珍惜彼此,更爱彼此。

    这一个下午,夏子妍心情不错跟他讲了不少,就是跟其他夫君认识到彼此喜欢,她都不介意讲一遍。

    这些事情,有心人只要调查一番不难查出的,说说无所谓。

    她回忆着跟几位夫君的相知相许,面上是满满幸福与柔情,偶尔还流露出女儿家的娇羞。

    轩辕景烨越听越羡慕妒忌那几个男人,尤其看着她此刻流露出的神色,心中越发的不甘和向往,她若能对自己流露出这般神态,该多好!

    他清楚,这会儿自己的期待就是奢望。

    晚些,两人跳下水畅游一番,你追我赶比速度,她即使身份不同,但不用法术的话,是真的没法追赶上他的,除了女子体力问题,手脚也比较短啊。

    畅游一阵子后,两人回到船上坐着,她弄出两杯冰水来,道:“晚些回去了。”

    “你刚刚是自己划船到这中间?”

    “划了一下,也没多少距离,然后让船自己走,我就下水游泳了,游了一圈它就跑中间来了。”

    轩辕景烨听言好笑不已,“行吧,待会儿我来划船就好。”

    “也不用的,我可以用法术控船,很快到岸边。”

    轩辕景烨惊讶,继而笑道:“不如待会儿就让我涨涨见识,长这么大从未见过法术控船的。”

    夏子妍挑眉,道:“行吧,休息下就回去。”

    晚些,轩辕景烨果真见到了神奇一幕,就见她打了一个手势,一道金光隐没船身,而后,就见船自动往岸边去,速度那可叫一个惊人,眨眼就到了岸边!

    这是多少人力滑行都赶不上的速度!

    两人下了船,夏子妍挥手间船已经消失。

    之后几日,夏子妍总爱独自去大海和湖中游一圈,然后在船上休息,随着船飘走。

    毕竟天气热越发热了,就喜欢下水消暑一番。

    轩辕景烨总会找到她,然后跟她独处,一起水中游玩嬉戏,两人有时候打打闹闹的,也是过得挺开心的。

    有那么一两次看到远处云晟承几人找来,游到这边,夏子妍便会在他们到达前上船,身上换好衣物,不再下水。

    几人倒是想趁机弄夏子妍下水,或者尝试推船甩她下来,可船身就是不动摇,她每每朝几人挑眉,极其鄙视看着他们。

    就凭你们还想推动船?

    老娘就料到你们会来这一招,在船身上弄了法术!

    每每看到她鄙视自己,云晟承两人就相当无语,感觉实在拿对方没办法,这小子就没什么弱点般,一点都赢不了他。

    眨眼又一个月过去,这一日下午天阴沉沉的,眼看着要下雨,而此时远处出现不少‘难民’朝这边来!

    说难民是真的很贴切,衣服残破的很,而且估摸着大热天赶路原因,这些人肤色被晒得古铜色,似乎一个个精神体力都比常人差了不少。

    等大家更走近了,这边众人围观而去,而过来的一行人却是一个个震惊看着夏子妍这边集合的一干人。

    这就形成一个搞笑的对立,一群穿戴整齐,吃穿不错的人看着对面一群衣物破烂,肤色偏古铜色,但脸上几乎都憔悴不少的人。

    夏子妍一看这些人当下明白,至少快半年缺盐的生活,精力体力问题就现虚弱了。

    而徐家几名护卫惊喜往人群那边闪去,最后出现一小批人身边,激动跟其中两人行礼,“少主,属下们终于等到你们了。”

    徐陌寒,徐子寒两人点头,也见到了不远处那边的夏子妍和轩辕景烨几人,自然心情甚好。

    夏子妍几人走来,都打量着一行人,尤其是徐家兄弟。

    她对着两人勾唇一笑,打趣一句,“啧啧,两位不仔细看可真没看出来啊,这得是深山生活多久了啊。”

    徐家兄弟面上尴尬,最不希望被她看到自己窘迫的一面,可却偏偏让她看到了!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