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子妍去鬼市时顺手也买了些零食随身带去,乘坐马车半个小时便到达目的地。

    下马车一看,前方有个大门,周围可都是围墙砌的,想要进去,必须通过大门,且进门还得收那么点费用。

    鬼市的主人,可真会赚钱啊!

    她带着一白色面具,跟着大家给了几十纹进门费,这才踏步进去。

    进入里面倒是一条道路直通,两边可看出本是林木花园,只是天气问题,已经凋谢,倒不影响今夜大家逛鬼市的热情。

    一路上都有些灯笼点缀,照亮大家所行路段,夏子妍没想到这鬼市居然那么多人来,据传这鬼市一个月才开一次。

    走了一段路,前方灯火更加通明,点缀得艳光万丈,让这一条街道都添上一股暖意,好似减少了一分寒冬的冷意。

    终于看到前面两排售卖各物件的小贩,那桌上摆放的东西各种各样的,什么玉石,首饰,字画,花盆等···

    反正什么都有,嘴里嚷着这些都是什么古玩,什么玉质,什么人亲笔的字画,什么难得的宝贝。

    她来这边几年,字画古玩这些如何鉴别真假,倒是从几位夫君身上学了点。

    以前她只是靠自己的灵气来鉴别玉好不好,有没有灵气。其他东西,比如字画古玩,她只能看表面好不好看,但真假什么的她真无法鉴别。

    如今的她,倒是懂了不少,家中也有夫君收藏的一些东西平日观看,对古玩字画等玩意就越发了解了。

    后面陆续有人进入鬼市,使得整条街人头攒动热闹不凡。

    后面人群内,有几位带着面具进场之人,那一身穿着上等,气质难掩,绝非一般人物。

    其中一边几人踏步在街上行走,也是看着这夜市热闹而感叹。

    “主子,今夜还是挺热闹的。”

    “自然了,哪一次不热闹的?”

    “这些来来往往的人群中,还是我们最引入注目,尤其主子,哪怕带上面具也无法遮挡与生俱来的气质。”

    “那当然了,我们主子是谁啊。”几位随从跟随前面的主子一路往前,看着来来往往闲逛的人群,嘴里比较着。

    夏子妍看了两个摊档,这会儿走到另外一个小贩摊前,拿了一个玉镯看着,顺口询问了句,“你这镯子卖多少钱?”

    刚走到摊档的几人中,一人听到旁边摊档传出的声音,当下眸光朝旁边摊档看来,他脸上带着一面具,无法看清长相,身上披着一件立领深蓝色保暖斗篷,衣领两边是雪白毛绒,斗篷上绣了一雄鹰图案,以金线所绣,更添贵气,看这身形和气质绝对是一名年轻贵公子。

    旁边摊位,小贩面带微笑回答夏子妍,“小公子,这镯子可是上等玉品所制,还是从南月国官家传出来的,你看这玉色,可不是凡品,五千两不二价。”

    夏子妍心中好笑,这小贩可真狮子大开口的,当她年纪小好骗?

    她只是笑笑,并未跟人家还价,倒是把镯子放回桌上,玉饰什么的她一堆,比这贵重得多,灵气得多呢,刚刚随口问了句,也是想听听小贩口中的价格。

    见她放下手镯,小贩当下道:“小公子,你若看上了,我们之间的价格还可以再谈谈的。”

    夏子妍却是又拿了其他东西看了看,最终跟小贩摇头,没有买一件。

    她继续前行,一路走走看看,发现一条街上的东西都不是最好的。

    走了一段路,夏子妍发现视野宽阔了,那边还有一排店铺,不由踏步进去。

    不远处几人一直跟随着她的身影而来,见她进入一家店铺,不由跟随而至。

    几名随从看着自家公子眸光一直不离那名小公子的身影,显得尤为积极,心中惊讶,也不知主子为何那么注意对方。

    难不成主子认识对方?可又为何不上去打个招呼。

    夏子妍走到店铺内,便看到几张桌子上成列不少东西,瓷器一桌,玉饰一桌,字画一张桌等。

    字画什么的她还是爱看自家大夫君的,瓷器什么的自家也有不少好看的,她也对瓷器收藏没什么兴趣,倒是玉饰什么的有些兴趣。

    一眼她就看上了一笛子,伸手拿起仔细观察,通体乳白玉石打造,小巧精致,她拿在手便能感觉到玉上的灵气,可谓是真正让她上眼的不可多得乐器。

    仔细检查一番,保存很好,并无磕碰的痕迹。她真是想买下来,虽说自己并非没有笛子,可千金难买心头好,这通体白玉的笛子她还没有。

    于是,便是询问店家价格,“这个是什么价格?”

    “这位小公子你可是太会选了,这可是上等白玉,做工精美,这上面雕刻的龙凤图案也非一般雕刻大师可做出,你看这上面图案栩栩如生,好似真要飞起来,这无论是翅膀,眼睛···”当下,店铺售卖的小贩夸夸其谈,声声称赞玉笛,简直滔滔不绝。

    夏子妍实在懒得再听他一堆废话,忍不住又问一句。“我只问你什么价?这外表如何我可以自己看。”

    小贩噎了一下,立马嘿嘿直笑,热情道:“一万两。”

    “一千两。”夏子妍心中肺腑,这小贩狮子大开口,不由自己说了一个价格。

    虽然,这笛子价格应该更高些,但人家开那么高价格宰人,她不得拉下价格来?

    “小公子,你这价格太低了,一千两是真买不了这笛子。”小贩微笑道。

    “那你怎不说自己给的价格过于夸张。”夏子妍挑眉。

    “小公子,你若有心买,八千两给你,这已经是最低价格了。”小贩笑看着她道。

    夏子妍也看着他,出声道:“两千两,最多了,再多一文钱我都不要!”这价格也算差不多了,这笛子算是上等品质,两千两真的不便宜了。

    “小公子,这价格还是太低了,我们来货价都不止这钱了。”小贩一副为难模样。

    夏子妍把笛子放回桌上,道:“行,既然双方价格不退让,那就不买了。”说完,转身要走。

    “小公子···我们再谈谈嘛。”小贩的话从身后传来。

    夏子妍不再理会,虽然喜欢,但价格太不公道她可以放手,并不一定要买。

    此时,小贩的声音再次传来,“小公子,笛子是你的了。”

    夏子妍转身回来,看向小贩,“两千两哦。”

    “不用银子,这笛子这位公子买下了,送给小公子你。”小贩咧嘴把笛子送到夏子妍手上,显得相当热情。

    夏子妍接过笛子,眸光却忍不住顺着小贩的眸光看去,她有些惊讶,小贩的意思是这笛子是面前这人买来送给自己?

    “这位公子,你确定买了送给我?”夏子妍好奇看着男子,她不记得她有这样的朋友,北冥国这边她真不算熟。

    “是,想跟这位公子交个朋友。”轩辕景烨微笑看着夏子妍,心中期待,若真是她,那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应该记得自己吧。

    夏子妍果真一听他的话瞬间感觉耳熟,顿了几秒便想起什么来,尤其对方的身形身高,越发确定是哪位。“是你?山上的那个人?”

    “嗯,是我,希望你喜欢笛子。”轩辕景烨顿时欣喜莫名,感觉心跳都快跳出来了,果然是她,这一日他四处找寻她,还以为再也见不到她了。

    他清楚她跟别的女人不一样,比如当时她看到自己,眼中没有半点痴迷,双眼如此纯粹干净之人,绝对不同!

    再来,刚刚一路跟随,她跟小贩闲聊讲价,言语不见半点嚣张跋扈,尤其,那些女人可不会掩饰自己的性别!

    “这位公子,无功不受禄,若你这边付了银子了,我再付回银子给你,这样可好?”夏子妍自然不会白收人家的东西,他们两根本不熟。

    “这没什么的,看你很喜欢这笛子,当作我们相识的礼物,可好?”轩辕景烨微笑看着她道。

    夏子妍却是摇头,看着他认真道:“我们不熟,我自然不能随便收这位公子的礼物,这位公子若也喜欢这笛子,我便不跟你抢,若你愿意把笛子让给我,我把买笛子的银子还给你。”

    轩辕景烨再次心中讶异了下,却更清楚她跟别的女人的不同,最终微微一笑,“那好,你拿一千两给我便好。”

    夏子妍惊讶看着他,“不是两千两吗?”不由看向小贩。

    小贩看了眼轩辕景烨,再次看回夏子妍,微笑道:“的确一千两,这位公子是我们这边的常客,所以给他打了折。”

    刚刚这公子的随从是拿两千两出来的,但人家跟那小公子说一千两,他自然不会打人家的脸,对方这么做看着是真想把东西送人的。

    听言,夏子妍才没过多纠结,从自己身上拿出一张千两的银票给轩辕景烨,后者把银子接过,顺手拿给身旁随从,随口问道:“不知···小公子如何称呼?”

    “在下姓贾。”自我介绍后,突然想到这男人知道自己的性别,不过又想着,对方听到姓贾会不会想到她这个姓的意思,那就看他的了。

    “在下‘轩辕景烨’,很高兴认识贾公子。”他嘴角勾起,眼底划过兴味,自我介绍道。

    夏子妍点头,“轩辕公子好。”

    “贾公子还要在这店里买别的东西吗?”轩辕景烨询问。

    夏子妍摇头,“没了。”

    “你是第一次来?”

    她点头,“是啊。”

    “这边我来过几次,不如我带你前面走走,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问我。”他嘴角勾起,面具下的眼紧盯着她。

    夏子妍想想,忍不住道:“不好麻烦你们吧。”

    “不麻烦,碰巧我们也要在这边逛逛的。”当下,轩辕景烨微笑道。

    夏子妍这才点头。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