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子妍嘴角勾起,当下明白对方没认出自己来,心中玩味面上不显,当作不认识对方,回道:“在下便是,阁下是?”

    “在下‘百里懿宸’,听闻贾公子年纪轻轻,才情不俗,这次特来想与贾公子认识一番。”百里懿宸微微一笑,自我介绍一番。

    夏子妍挑眉,玩味道:“哦?六皇子屈尊来见我这一位区区商贾之流,可真抬举在下了。”而后,示意对方入座,“请。”

    百里懿宸挑眉了下,心道这人明知道他的身份也不见站起见礼,可见其心气高傲。

    百里懿宸的随从却是蹙眉了,正想张嘴叱喝一句,却被自家主子眼角一扫,把到嘴的话吞回肚中。

    百里懿宸坐在夏子妍对面座位,这才出声道:“还未请假,贾公子何方人士,听口音并非京城这边。”

    夏子妍微微一笑,回了句,“四处为家的一闲人。”

    百里懿宸淡淡一笑,心下开始评估对方来。

    夏子妍出声了,看着百里懿宸询问,“六皇子这次来找我,不单单是想看看我这人那么简单吧,可是有何事相商?”

    “实不相瞒,认识贾公子为其一,其二是想问个我想不明白的问题。”百里懿宸自称我,并非用本殿下,示意了自己的诚意。

    “请问。”

    “贾公子既是孙家的敌人,当初得到证据何不直接投递,找我或他人皆可,这些信件直接就可叫人捉拿查办孙家,何须还兜转一圈,又来个抄家?”

    “你当我觉得好玩便可,有时看着敌人惊慌失措到处奔走忙碌的神态举止,不也很有趣吗?”

    百里懿宸一愣,继而好笑,“贾公子真是随心所欲啊。”若真如对方所言,便可说对方是一名极度自负之人,好听点是相当自信之人。

    这言语有几分真几分假,还有待考验。

    “在下做事向来如此,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夏子妍挑眉,此时,门口敲门声响起,门开后便是酒楼小二过来,托盘上是酒水零食。

    “听闻贾公子才情,今日难得一见,可有雅兴与我棋中博弈一番?”等小二离开,百里懿宸微笑看着她询问。

    夏子妍很清楚,对方这会儿是试探,文人间试探彼此才情很多时候其中一项便是棋局对弈,在棋局中交锋。

    她微笑了句,“你若有带棋,那对弈一局有何不可。”

    “正巧我身边之人有带。”百里懿宸微笑道,继而示意一下,屋内随从点头,出去了下很快又回到房内。

    “贾公子是第一次来京?”这会儿他跟她继续聊了起来。

    “非也,以前来过。”

    “这次贾公子之事处理完了,可有打算京城久呆?”

    “在下独爱游玩各地,京城虽好却留不住在下。”

    “看来贾公子是位爱自由之人,不过你这般年纪喜欢游遍天下也不奇怪。”

    “让六皇子见笑了。”

    “非也非也,人之常情。”他微微一笑,喝了一杯茶后,又道:“贾公子家中做何生意?”

    “茶叶,布料,成衣等都有。”她笑笑,心中明白这人闲聊间想探出跟她相关的更多消息。

    “看来贾公子家生意做得不小。”

    “还行吧。”

    “我有些好奇,贾公子当时怎么选卓家帮你做事。”

    夏子妍玩味看着他,跳跃性突然回来啊,“就是想怎么做便怎么做,我做事可没那么多为什么。”

    “那么,席家与孙家卓家之间的冲突,是贾公子设计的吧。”百里懿宸紧盯着她,眉眼间带着丝丝笑意。

    夏子妍轻笑一声反问,“六皇子怀疑也不奇怪,但你认为他们会对我这陌生人言听计从,我让他们射人他们便射?那我应该是皇帝才能命令得了他们。”

    果真,他在怀疑。

    不过,怀疑又如何?证据呢?

    而且也的确有意外成份,原定计划还没老天相帮更完美。

    “看来,的确是意外了。”百里懿宸面带微笑,信了几分也只有他自己清楚。

    这时外面有人带棋盘等过来,在夏子妍和百里懿宸中间桌子上摆上,把黑白棋各方一方,摆棋人这才离开,继续外面守候。

    “贾公子选何种颜色?”

    “都行。”

    双方选好黑白棋便开始下起来,边聊着边下棋,一心二用。

    言语间的话题越发深入,从个人对人生规划到一些政治话题,再转入论辩题。

    这越发考验一个人的镇定和反应力,一旦太专注棋局就怕回答问题时出了差错,反之下错一步棋。

    一时间从话题到棋艺,双方火花四射,这是从言语到棋弈的搏杀。

    棋弈下到后面,双方越发对彼此有好感,至少是难得的对手。

    最后,夏子妍棋弈赢了百里懿宸几步。

    一局完毕,百里懿宸心中是惊讶的,甚少有人能在棋局中赢他,可面前这位年纪轻轻之人却做到了,可见对方的确值得自己高看!

    他微笑看着她,出声道:“贾公子棋艺高明,在下认输。”

    “客气了。”夏子妍道。

    “小公子可想过四处游玩归来,进入仕途?”

    “你的意思是,想让我投入你名下?”

    “贾公子才情不俗,你若真对仕途感兴趣,想必很多人都想拉贾公子一把,我也不例外。”

    “想拉我投你的名下,就看你的诚意了。第一,找个风景优美的地方好酒好菜招待。第二,据说你六皇子琴艺不错,亲弹几曲给我听听。这第三嘛···暂时没想到。”

    “大胆,你当自己是谁。”六皇子身边的随从忍不住怒喝,这人以为自己是谁啊,好大的面子啊!

    胆子更大!

    把六皇子当她身边的卖艺人了?

    她哪来的自信?

    百里懿宸看着她,一听对方之言他的确有那么瞬间不悦,但想想他向来欣赏有才之士,这小子年纪轻到底有才,短短日子便能断三皇子一来钱臂膀···

    若投自己门下可是自己的一大助力,再来,向来有才之士都自负一些,看到自己的诚意才会应允吧。

    “行,能以琴会友也是我乐意之事,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在下安排,待会儿我们便移步风景还行的地方吃个饭?”百里懿宸微笑道。

    夏子妍朝他挑眉,玩味一句,“这大冬天的,六皇子哪儿找风景好的地段?”

    “虽冬日春景是难看到了,但正巧我有一院子特殊些,院内有温泉,地底较暖,所以这绿意还是有存留的,不知贾公子可愿去听曲把酒言欢?”百里懿宸呵呵一笑,兴味看着她。

    你有胆子就一个人来啊!

    “行啊,六皇子家的府邸普通老百姓难见识一次呢,这是个难得机会,在下自然得跟着去开开眼界不是?”夏子妍也玩味了,还真以为她不敢去?

    “贾公子说笑了,看贾公子气质学识出生自然不差,我那府邸也没什么不同的,只是冬日里来说是个赏景之地罢了。”

    “那在下就厚脸皮去府中吃个便饭了。”

    “不如,这会儿就坐车过去?”

    “等等,听说待会儿有热闹可看,一品大将军的迎亲礼可不是经常能看到的。”

    “没想到贾公子还有此雅兴,这样也好,那我便跟你这边一块看看热闹吧,倒是你可有特爱吃的菜,我这边交代下去准备好。”

    “你找个上等的厨子做最拿手的便好,若府中有什么御厨的那就更好了。”

    百里懿宸的随从看怪物一样看这夏子妍,心中肺腑,这人可真不知道哪来的自信,好大的口气,真把自己当皇上档次了!

    百里懿宸看着夏子妍,见她说这话时眼底分明划过狡黠,顿明了她在看他的反应,心中兴味,道:“尽量安排。”不知为何,这人总给他一种熟悉感,却一时想不出哪儿见过。

    随从心道,也就主子由着这自大的主,这般自以为是之人,有何可招募的?这样之人真能做什么大事?

    可他到底是做奴才的,哪能说主子的不是,再来,他能看出来的主子自然能看出来,可他还是要用此人,或主子有自己的用意。

    两人在屋内又聊了会儿,街道中传来喜庆的敲打声,等迎亲队伍快到时,夏子妍走了出去站在阳台上看热闹,就见不远处一长龙般的迎亲队伍往这边方位来,迎亲队中间一段可见彩礼不少,那抬箱子之人都排了好一段路。

    最前面两排骑马男子一个个身材精壮,满身阳刚之气,穿着也喜庆的很,但相比起来,却没有前面一名新郎官来的喜庆,看着年约五荀了,可一身大红喜服穿在身,大红花绑在胸口,身材健壮,这看着更添喜庆。

    夏子妍摸着下巴看着前面马上满面笑容的席苍重,不由啧啧两声。

    “怎么?贾公子对席将军有什么想法?”身旁百里懿宸玩味问了一句。

    “只是佩服啊,刚死了儿子还没多久,这就忘却伤悲又逢喜事啊。”夏子妍打趣了句。

    “在席家目前的局势来,再娶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总得趁年轻赌一赌,或这几年还能有自己的血脉继承家业。”百里懿宸看了眼街道上走过的迎亲队伍,嘴角轻勾回了句。

    夏子妍笑笑,并没在这话题多言下去,等热闹看完,两人下了楼,乘坐百里懿宸的马车离开。

    兜兜转转,光在马车上就一个小时的路程,这才到达目的地。

    百里懿宸带着她在府邸转悠一圈聊了聊,这才带她到一间雅致的厅内用餐,果真一桌子的美食,天上飞的水里游的陆地跑的加青菜汤水的,而且都不是普通食材,可真是花了心思。

    两人落座,百里懿宸示意她尝菜,夏子妍拿起筷子也不客气,夹了每一样菜都浅尝两口,不时点头夸赞,“不错不错,厨子这水准还行。”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