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锦山连连道谢一声,走到自家儿子身边,低声道:“记住在牢中可别屈打成招,记得紧咬牙关挺着,为父会在外面走动关系。”

    卓琅生泪流下来,连连点头,“孩儿明白。”一旦自己被逼认罪,才真是没有退路了。“爹,是孩儿不好,因为我给家中惹来那么大麻烦。”

    卓锦山眼红了,哽咽道:“是为父不够强大,才会让别人欺辱。”

    “不,是孩儿的错,连累了卓家。”卓琅生哽咽着,突然朝自家父亲跪下,磕了三个响头,道:“父亲,此去牢狱儿知命运多舛,若儿有个万一···下辈子孩儿还做你的儿子孝顺你。”

    卓锦山弯腰把自己儿子牵起,再也忍不住流下老泪来,嘴里却是责备,“你胡说什么呢,别尽说丧气话,你一定会好好的。”

    卓琅生扑在自家父亲怀中大哭,此去或他就丢了性命,让他就放肆一次,在父亲怀中哭泣,感受父亲的气息和温度,至少面对死亡的来临也没太多遗憾,“父亲,若我以后不在你身边了,你和哥哥一定要好好的。”

    卓锦山泪流满面,拍拍自家儿子的后背,安慰道:“我们一家都会好好的,爹和你大哥一定会尽力让你出来。”

    那边,大理寺护卫高喝,“行了,行了,到时间离开了。”

    另外一边,孙家父子也说完了话语,让大理寺的护卫带着人离开,看着大理寺带着人离开后,卓琅明走向自家父亲身边,神情亦是悲伤,父子两往府邸大门去,碰巧孙家孙智淼父子也踏步进门,双方父子紧盯彼此,卓家父子面上愤怒,孙家父子心情也不是很好,但面对卓家父子可说是一如既往的高傲。

    “怎么,卓兄这眼神好似要吃了人啊,这些年把你们父子养肥了,胆子见涨啊。”孙智淼沉下了脸,看着卓锦山讥讽一句。

    “我卓家生意可不是平白得来的,也是彼此互利,若我自己没努力,你孙智淼怎会需要我,可不正因为我卓家有利用价值!我卓家的衷心可不是要无故让自己儿子的性命去替你孙家挡明枪暗箭!”卓锦山也懒得再忍气吞声,亦是面上沉沉,冷声讥讽。

    “那就看看,你卓家没有我孙家能走多远。”孙智淼冷哼一句,拂袖而去。

    两家,算是彻底决裂,已经不再装模做样!

    卓家父子回到院中,凳子都还没来得及坐热,这宅院内的女主人,也是几个男人的女人来了,她身边还带着一名二十四五岁模样的女子,是另外一个男人的女儿。

    “你们卓家今夜就搬出去吧,这是我的休书,从今往后我们之间不再有任何关系,你卓家有何事可别连累了我们。”女人四十多岁,在大家眼中所见的女人中,面相算是中上等的了,但此时她的脸上却满满嫌弃,毫无半点夫妻情份,就连对自己的儿子‘卓琅明’也没太多不舍!

    卓锦山紧盯着自家妻子,怒及反笑,“我卓锦山从不奢望你有夫妻情份可言,可对自己的儿子你至少有点母子情吧。”并非不愿搬出去,与孙家决裂,这宅院以前是孙家买的,他们也正准备搬出去,可没想到这女人来了,亲自送上所谓的休书,哼,他本也对她没夫妻情份,谈不上伤心,可却为自家儿子伤感,终归是母子关系。

    这女人这时候来,或是孙家那位催动的,拿着休书来就是想侮辱他,看他的笑话。

    女人却骄傲的扬起头来,“本夫人最后悔的便是嫁给你,帮你生了两个儿子,本夫人不缺儿女,少一两位无所谓。”

    卓锦山面上愤怒,喝道:“你这女人还是不是人,猛兽尚且还有护犊之心,你连畜牲都不如。”

    卓琅明面上沉沉看着自家母亲和所谓的姐姐,看她们两高昂的下巴,讥讽不已,“我卓琅明也没有你这样的母亲,往后余生老死不相往来,滚!”

    女人冷哼一声,不见半点悲伤,反而一句,“今晚就给我们搬出去!”

    而后,带着自己的女儿转身离去。

    卓锦山看向自家儿子,但见他双拳紧握,胸脯起伏,心中一叹,女人无情,可男人有情,做儿子的到底对母亲有那么点母子情份的,今晚自家母亲这般无情,怎不叫他心中起伏难过?

    “明儿,为父这有一封信,你看看。”卓锦山拿出那封信,转移自家儿子的注意力。

    卓郎明看完,实在想不出来谁会来帮卓家,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署名却清楚的告知,对方是孙家或席家的对手。“父亲,你说对方还会书信给我们吗?”

    “不清楚,毕竟我们不知他的身份,若他真有那个意思,必定会想法子联系我们。”卓锦山叹息一声。

    “父亲,今夜你跟六皇子见面,不知六皇子那边如何说?”

    “明儿,先吩咐人准备搬家,搬去卓家老宅,隔墙有耳,到老宅再说。”

    ···

    ···

    夏子妍在空间与三夫君用了晚餐,坐在沙发喝茶闲聊,今日轮到他,对于北冥国之事,宫墨离已然知道,不由好奇道:“妍儿,说说你是怎么让席家那位‘意外致死’的?”

    “我们在调查孙家身边来往人资料看,发现孙家次子和卓家次子很多时候算形影不离,而我们也得到消息,他们要去涉猎,北冥国年轻人的涉猎一般不喜身边跟着随从,这便给了我们有机可乘的机会,至于选席家那位,对方平日便风行不好,欺压百姓,私下不知多少无辜者死在他手中,他的家世更是我们做文章的利器。

    我们原本的计划是在席家那位的马上做点手脚,只要喂马儿吃加了料的几颗冰糖,而后林子中弄伤几头大型一点的猎物,在猎物带伤地方洒了点药物,再把它们驱赶去席家那位涉猎的区域便可,马儿吃的加料东西没遇到那带伤的猎物,不会激起什么反应。

    遇到后,猎物身上血腥味带着某种药性,动物鼻子敏感,席家那位的马儿便会受到刺激一般,有那么瞬间会稍显兴奋不听令,那么马儿或可能冲过去,席家那位或被甩下马背,我方暗中隐藏之人趁机动手,用孙卓两家的箭支刺入对方心脏。

    再引孙卓两家两人过去,那么别人后面出现,看到的便是孙卓两家公子在,死者胸口也是两家的箭支,自然第一时间怀疑两人,两家找不到证据证明清白,只能吃暗亏,无奈之下势必让一人出来顶罪,那么两家在这事情上必定闹翻,毕竟都是自家孩子,谁愿意把自家儿子送上断头台。

    只是没想到连老天都帮我们,我们的人只是把野兽驱赶那边,却先让孙卓两家遇上,这追逐间野猪的叫声引来席家那位,他性子本就不可一世,遇到猛兽可不管谁先看到,便驱马追赶,身后那两位射野猪的箭原本往偏左方去,就在此时席家那位的马儿兴奋起来,加快速度往左边去,欲要追逐野猪。

    因身后两人的惊叫,席家那位扭头并紧拉缰绳,马儿急停无法追赶,他也被箭射中,于此之间,那猎物也趁机跑了,没了猎物身上的药物刺激,马儿自然不会异动,不会叫人生疑。即使事后有人检查马儿,那绝对检查不出什么来,马儿身上药性很小,又没东西刺激,加上一个时辰内体内的刺激药物早随粪便拉出,遇空气而挥发,无法找寻任何线索。”夏子妍微笑着解答自家夫君。

    宫墨离眉眼带笑,宠溺道:“妍儿好计策,甚至无法叫人找到证据,难发现第三者手笔。”

    夏子妍叹息一声,无奈道:“本不想设计人,可偏偏有人碰了我的底线,作为母亲,不做点什么心中总觉堵着一口气。”

    宫墨离把自家妻子搂在怀中,柔色道:“妍儿,你没错,是有人自己找死,招惹了我们。”心中却是暖意连连,妍儿嘴里没说,可他清楚,妍儿选席家那位做引案之人,还有一个原因,那便因为他和席家的关系。

    妍儿在用她的方式为自己拿些利息。

    这样的妻子,如何能不爱。

    夏子妍点点头,靠在他怀中,让心安定下来。

    “妍儿,你这些日子选择待在这边,我派些人暗中保护你,听你指挥。”妍儿要做什么,还得有人手。

    “轩这边也有一些人,我怕你的人出来,引起龙座那位的关注,反而不好。”

    “不会的,他虽知道我有人在北冥国,可只是知道一些,我还有别的势力是他不知道的,派几位辅助你的,会是生面孔,不会叫他怀疑。”

    夏子妍想了想,大夫君在这边的人也的确不算多,便是点头,“好。”

    “妍儿下一步决定怎么做?”

    夏子妍便跟他说了一下,宫墨离听着,知道如今她的自保能力,也有他的人暗中保护,倒是由着她来。

    “妍儿准备何时与卓家那位见面?”

    “我明日看看,再观望观望。”等卓家奔波几日,感觉束手无策之际她再出现,这在他们眼里便算雪中送炭。

    “妍儿,晚些为夫带你去北冥国别的地方走走,多熟悉熟悉这边。”

    “好啊,最好再带我去几个好吃的地方转转。”

    “如今是晚上,晚些可带你去尝尝夜宵,至于其他美食,妍儿便留着你的肚子,明日夫君带你多走些地方。”宫墨离嘴角勾起,俊美异常的脸上满满柔情。

    夏子妍点头,心情甚好“行啊,晚些吃夜宵,明日再多走走。”

    “妍儿在空间这一日得先好好喂饱为夫。”他满脸暧昧,凑近她红唇挑逗起来,声色沙哑了些许。

    “别闹,刚吃饱饭呢。”夏子妍推了推他,没好气道。

    “妍儿,隔好几日才轮到我,为夫可是精力正旺盛的年纪,你就那么忍心···”宫墨离俊脸换上一抹可怜,活似委屈的哈巴狗般。

    夏子妍无语,这男人也学起扮可怜了,“但每次轮到你们,在空间可是一个星期的,还不够喂饱你们啊。”

    “不够,谁叫妍儿叫人这般欲罢不能。”他暧昧不已,但还是听了她的话,想着再等半个时辰,那也算消食了,“妍儿,我们外面转悠一圈吧,再看看孩子。”然后,就属于独处时间了。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