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那我们卓家就无路可选了吗?”卓琅生焦急看着自家父亲,他不甘心自己被当成挡箭牌,更不愿意看到家族因为自己陪葬!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或许我们找其他皇子试试。”卓锦山蹙眉,孙家老狐狸若坚持把危机带来卓家,那就休怪他不顾往日情面。

    这些年他们之间的合作源于利益挂钩,那孙家老狐狸做事谨慎,暗地会留一手,他卓锦山同样留有他们合作期间利益捆绑的信件和钱庄过账往来。

    虽然东西弄出去,自己也免不了落狱甚至斩首,可孙家那老狐狸绝对更惨,为官知法犯法,甚至他所得的盈利比自己多了好几成,他更是贪污水利上的主谋!

    “爹,可是我们只是一商家,没有谁人引荐很难见到某位皇子。”卓琅明自然知道敌人的敌人或许可帮他们,可不是一等一势力的商家之人,很难约见到某位皇子。

    “如今朝中最有势力的几位皇子便是太子,三皇子,五皇子,六皇子和九皇子,这几人中尤为叫人看好的便是太子,六皇子和九皇子,太子是皇位最近之人,六皇子和九皇子不管自身实力还是母族都不可小觑。

    而眼下九皇子出使他国还未归来,只能找太子或六皇子更好,可以尝试投诚。”卓家要去投诚,为表诚意必定会送上大半身家,实在是无可奈何之下只能把他和孙家老狐狸的来往信件拿出来,相信太子或六皇子看到更愿意帮忙,这可是搬倒三皇子一条来财臂膀的好机会!

    “父亲分析的是,我们最好选择他们两中一人,只是太子性子比较难接触,席家又是太子最大的助力,凭借这一点太子不会多看我们一眼,六皇子为人和睦一些,孙家和席家亦不是他一派之人。”卓琅明想了想点头,觉得六皇子更好。

    “你错了,六皇子表面谦和易相处而已,背后手段可是相当铁血无情,但你说的也没错,我们如今也只能找他做个依靠。”卓锦山摇了摇头,缓缓出声道。

    “那···我们该如何做?找何人引荐?”卓琅明看着自家父亲,他这些年虽跟在父亲身上学了一些东西,可看来与父亲相比,自己还远远不及。

    “如今我们府中最近的引荐人只有‘东院’那位,他一直被孙家老狐狸官压一头,虽然表面与孙家老狐狸相处不错,可心中早有不满,据我的调查,他正是六皇子一党,而我平日虽与孙家老狐狸走近,可也并未与东院那位有过交恶,还好为父这些年做事留一线,宁吃点小亏也不去得罪人。”卓锦山心中不由为往日的自己感叹一句,还好脚下的路没有走绝。

    卓琅生脸上一喜,激动道:“父亲,儿现在就去请东院那位过来。”

    “不,应该我们带着礼物过去才算诚意。”卓朗明出声道。

    “明儿,你快吩咐人准备最好的补药,玉品,砚台等,我们要送一份厚礼。”他们卓家出一点血没关系,如今最重要的就是搭上这条线。

    “是,孩儿这就去安排。”卓琅明立马回应,转身离开。

    卓锦山见到自家小儿子满脸焦急失去了冷静模样就越发心烦,喝了句,“还不去换身衣服,晚些一起去东院。”

    “是,孩儿这就下去。”卓琅生恭恭敬敬道,这才退开几步,转身离去。

    当孙家当家人孙智淼到了三皇子府邸,卓家父子三人也到了同府邸东院那边,跟守门下人禀告一番,这才在下人的带领下进入里面。

    郭翔云站在屋檐下看着卓家父子前来,身后几位家奴带了不少东西,虽心中门清他们为何而来,可面上却装出一副没看出来的模样,这会儿见他们到达面前,面带微笑看着父子三人,“哎呀,今日是什么风啊,把卓家父子三人吹来了,稀客稀客啊。”

    卓家父亲卓锦山在前,身后两名儿子站在那里,齐齐弯腰作揖一番,“跟‘御史大夫’大人见礼了。”

    ‘郭翔云’乃北冥国从三品‘御史大夫’,而孙智淼为正三品‘水监司’,一个副三品,一个正三品,后者一直便官压前者一头。

    “卓家几位可别跟郭某这般客气,如今自家中见面,何须这般客套多礼。”郭翔云哈哈大笑,今日心情极其的好,不但看到孙家面临危机,给自己算是出了一口气,再来,平日这卓家几人在孙家围绕着,活似讨好主人的哈巴狗一番,没想到也会来他郭祥云面前摇尾乞怜的。

    “不不不,郭兄好歹是官身,我们只是区区商贾之家,这行李还是应该的。”卓锦山舔着嘴微笑道,言语恭维。

    郭翔云又哈哈大笑了几声,这才询问,“卓家平日里看着日理万机,从不来我院中,今日何故让你等愿登我这小院门了?”

    卓锦山心中暗道老狐狸,明知故问!脸上却堆满诚意的微笑,道:“今日特带些礼物拜访,突来拜访还望郭兄海涵,这次来实在是有事相求。”

    “哦?是这样啊,诸位不如先进厅中坐下来,我们再喝茶详谈。”郭翔云有些意外的模样,便笑着邀请几人进屋。

    待屋内坐下,下人送上了茶水,郭翔云这才看向卓锦山,“卓家老爷可是有何事找上我?”

    卓锦山叹息一声,面上无奈,这才看着对方道:“想必郭兄已经听说今日年轻人涉猎之事。”

    “刚刚下朝之时的确听到外面几声流言,但并未过多在意,还以为众人瞎传,这会儿你们父子来,看来这事儿是真的了。”郭翔云面上也认真起来。

    卓锦山点头,道:“外面传是我儿杀死席家之子,这绝对是无中生有,我儿与孙家次子一同射箭击杀野猪,不料那席家之子突然骑马往箭支方向而来,而他躲过了我儿那支箭,分明是孙家次子的箭落在对方心口上,这会儿人死了,孙家人却想让我儿做替死鬼,我卓家实在无奈,不像孙家有三皇子和有一名贵妃庇护,只能寻求郭大人帮卓某引荐一下,卓某想寻求六皇子庇护一家挡灾。”

    “卓兄,不是我话不好听,但你也说了孙家有两大底牌庇护,自然无所顾忌把你儿子拉出去做替死鬼,而你家面临的可是席家的怒火,席家在朝中什么地位和势力想必你也清楚,六皇子何故要为了你们搅这一潭浑水,弄得左右不是。”郭翔云面上极其严肃道。

    “这个理我懂,我家愿意献出一半家财,只为求六皇子庇护,以后我们卓家甘愿对六皇子俯首称臣,马首是瞻。”卓锦山面上满满诚意和恭敬,言语很是认真。

    郭翔云却是摇头,道:“这不是你献不献家财的问题,席家乃一品大将家世,宫中又有贵妃在皇上耳边吹枕边风,哪怕你卓家献上一半身家算什么,六皇子为你们跟席家交恶,跟三皇子博弈,这是得罪两方,没有必胜把握他怎可能去做?”

    卓锦山也明白这点,六皇子若庇护他们,的确两边不讨好,不由紧蹙眉头,想了会儿,终于下定决心,道:“还请郭大人帮卓某引荐一番,卓某会再拿些东西与六皇子交换,但这事,卓某想与六皇子面谈。”

    “既然卓兄这般坚持,那待会老夫便书信过去,明日约六皇子与卓兄见面。”郭翔云眼底一闪,半点不惊讶卓锦山手上有那么点东西自保,毕竟跟孙家那位走近好些年,不可能没存点自保手段。

    就看他手中的东西够不够份量了!

    “郭大人,能否安排让卓某今晚与殿下见面?我这边实在无法等待,孙家已经去打通皇宫,也可能去找三皇子了,我怕今晚就有大批官员来抓我家孩儿。”虽然席家不至于今晚杀自家孩儿,但绝对严刑少不了。

    这事情大家都在观望,席家必要走正常程序,要把自家儿子先带去大理寺审问,当然,哪怕最后结果自家孩子是清白,席家也不会放过他们,暗中肯定会做些什么,让他儿子悄无声息离开这世上。一旦来抓自家孩子,那么孙家那位必定也会一起被带走!

    席家交个大理寺调查,明里一套是做给世人看而已!

    之后就看两家怎么走关系了!

    他这边必须也加快脚步,以免万一!

    “这···我这边可以书信跟六殿下提一下,只是他怎么回复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郭翔云看着他认真道。

    卓翔云点头,“明白的。”

    在两家焦头烂额之际,京城一家僻静的院中,夫妻两慢悠悠下着围棋闲聊着。

    “妍儿这步棋倒是高,一石二鸟,彻底让孙家与卓家决裂,又让府中另外一位有了期待,反让卓家与其交好。”欧阳临轩谪仙容颜上带着宠溺的笑意。

    “不是说郭家那位常被孙家那位压一头嘛,既非同一战队又何来交情,今日倒是让郭家那位尝了甜头。”夏子妍把一黑棋轻放棋局中,悠然一句。

    “至少他非我们敌人,送点甜头没关系,倒是卓家势力单薄不少,必不能与孙家一斗,涉及断子之事,势必孤注一试,下,拿出点东西寻求庇护。”欧阳临轩淡淡一笑,持起一白棋放入棋盘中。

    “他手中若真有证据帮助到六皇子,或六皇子至少帮忙保下父子二人,至于那卓家次子未必能保下,这事情孙家一口咬定卓家,没证据下席家宁可错杀也不放过一人,卓家给不出自清证据,六皇子也无法保住卓家次子。”夏子妍接过自家夫君的话分析。

    “孙家哪怕走了关系,以席家那位的性子也绝不会放过孙家次子,即使孙家这次保住了他,席家暗中绝对会找机会击杀报复,为席家血脉填命。”欧阳临轩眉眼带笑,果真他们夫妻能想到一块去。

    “第一步棋完毕,我们看着要准备下第二步棋了。”夏子妍展颜一笑。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