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接着又是连接拍卖了几种物品后,只剩今晚最后两样物品还没露面。

    眼下,全场众人相当期待,因为,大部分人是对‘金丹’势在必得,要知道制作金丹可不是简单之事,首先金丹里面需要的名贵药材就多些,甚至有那么几样成分是世间极其难寻的药材所炼。

    金丹对练武者或修法者皆可用,可用于治内伤外,还辅助修复元气精气,效果比普通药材好太多了,也因内含难得的几种药材,所以极难凑齐材料,尤其物以稀为贵和它功效上,其价格才越发贵。

    坊间有个传言,金丹好似生死回旋丹一般,吊着一口气状态下,它或有六七成把握救回伤者。

    所以,金丹这东西本在几国就极少,普通人极难得到,一般都掌握在大家族势力某些人手中。

    夏子妍看到场中不少人翘首以盼的眸光,也期待起来,不难想象,待会儿又会是一场价格之战!

    那是属于男人之间的价格大战。

    拓跋硕几人若是以前肯定会有些心动,也加入开价拍金丹行列中,不过,自认识自家妻子以来,他们就见识了不少,也经常能用那灵泉水。

    就是家人,他们回去时都会带几瓶水给家人喝的,至少能调养身子,长久下去家人的身体自会比同龄人好些。

    今夜,他们只是坐着看戏,看那些人因金丹而疯抢的一幕,就不知金丹会拍出什么样的天价来。

    等了等,终于拍卖行人员拿着一个小盒子到了主持人那边,把小盒子双手奉上,主持人接过小盒子后,那人才离开。

    这会儿,主持人面带微笑环视全场,唇微勾,朗声道:“大家也看到了,我这手中一个小盒子,不用我说,想必大家已知盒子内是何物了吧。”

    他看着大家,顿了两秒,这才继续道:“没错,正是极其难得的金丹,金丹的好处想必无需老朽继续多言,老朽在此保证,此金丹还是一名医师刚炼制不到十日的,相当新鲜,要知道越新鲜出品效果越佳。”

    话落,就见场中一些男子面上越发激动。

    那主持人把小盒子打开,拿起一个特小的木钳子把小盒子内金丹夹起,让大家亲眼看看。

    色泽光润饱满,足有十四五岁女子拇指大小体积。

    “大家请看,这金丹色泽和饱满度,想必都能看出相当新鲜光润,这金丹还由我们拍卖行几位大夫监察过,绝无虚假,今夜谁若对金丹感兴趣的,可参与拍价,一千两起拍价,每次至少加五十两增幅。”主持人说完,这才夹着金丹放回小盒子内,再合上盒子。

    等他把小盒子轻放桌面后,这才抬眸看回人群,道:“现在,金丹拍卖开始,感兴趣的朋友可别错过了。”

    话落,很快大堂处就有男人高举牌子,高声道:“一千零五十两。”

    “一千一百两。”当即,立马有人举起牌子往上加价。

    “一千一百五十两。”

    “一千一百六十两。”

    ···

    ···

    金丹拍卖价,一开始喊价就显得相当热闹,相当多人参与,很快,价格就直飙到五千两,这还是光大堂之人的竞争,二三楼包间还没加入价格之战中。

    可见,金丹对大家的吸引力多么之高。

    夏子妍想起当初刚来南月国金陵镇时,那次初见缘真大师时,饭前他回来面色就比桃花林见面时苍白不少,后面她用灵力帮他修复,之后他拿出金丹准备给自己服用。

    当时她就知金丹的贵重,不过今晚在拍卖行更直观感受到了金丹对大家的诱惑和价格。

    心思不由动了起来,这阵子他们夫妻已叫人开始制作丹药,等囤了一定量便可上市卖了,绝对能轰动几国市场。

    不过,他们夫妻却没想过要炼制‘金丹’这特殊的丹药,今晚这场景一看,这也是暴利啊,看来她得打听打听炼制金丹所需药材,看自己空间药材缺少什么,到时再去找寻种于空间中。

    等培育一些特殊难寻药材更多了,到时便可大量制作金丹。

    待金丹价格飙到八千两时,二三楼包间那些男人才先后开价了。

    “九千两。”二楼铜铃声响起,紧接着便是一声洪亮男声响起,众人看去,此人一身江湖人士打扮,年约四五荀,块头较大,给人很是阳刚之感。

    江湖中自然也有大家族的,比如什么门派,比如什么山庄,但凡能进来这里,家族实力绝对不错。

    他话刚落,紧隔两间包间方位,一名清秀男人摇起铜铃声吸引大家注意,这才道:“九千零五十两。”

    “九千一百两。”

    “九千一百五十两。”

    “九千二百两。”

    又是一番价格角逐,金丹价格飙到一万两。

    于是,有一名长相清秀的年轻人面上严肃,一副誓要把金丹拍下来的模样,高声道:“两万两。”金丹必须得到,对自己来说这是给家人救命之物。

    他一下子便把价格直飙到两万两,加了一倍,也是希望减少有人与他争抢,有人因这价格而不敢再往上开价。

    此时大厅内骚动无比,之前拍手镯和男人的天蚕衣之时,亦是有人一次性加一万两飙价的,眼下再次有人一瞬间加一万两,依然叫人唏嘘。

    也的确,那年轻人直接往上加一万两让大厅内一些宾客打退堂鼓,不敢再与之竞争。

    但,也只是小部份人不敢继续,现场依然反响热烈,不少人对于金丹势在必得。

    人群骚动一瞬而已,当即就有人出声道:“三万两。”

    话落,再次让全场哗然,我去,这又是一加加一万两的。

    有些人面上严肃,心中很清楚,今夜这金丹竞争激烈,恐怕很难拍下来,在这里,得银子说了算,就看各家谁舍得出巨款了!

    在这全场哗然声中,二楼一包间当下又有人举起牌子,朗声道:“四万两。”

    夏子妍看去,心中有趣了,那是君家族裔之人,看来君家那边有人也坚定要得到金丹。

    至于另外一间包间的和尚几人,之前加价中倒是高声喊价两次,但很快他们口中的价格被压在人群中,超过两万两后,他们便没再出声了。

    现场再次因上涨一万两变成四万两而唏嘘不已,各自眸光看去,看看那包间是何人,是否认识。

    然,四万两之音停顿没几秒,三楼包间一处响起铃铛声,众人看去,就见那阳台处一护卫打扮之人把一大红灯笼挂在阳台旁一角点缀,瞬间全场哗然,这次是真正的哗然,比之前骚动多了。

    不少人甚至撕了一口气,只感叹今夜自己是没机会拍金丹了。

    夏子妍饶有兴趣看着对面三楼那八皇子包间处,那大红灯笼面积比往常人家府邸大门的灯笼小一两号,但这里的大红灯笼装饰得异常秀美精致,最重要的是,在拍卖中点这样的灯笼,那是有规矩的。

    这当下点大红灯笼,在拍卖行的规矩叫‘点天灯’,但凡点了这灯笼,拍卖之物起步价便是十万两起步,而且接下来众人每次加价是一万两一万两的往上加。

    若你包间直接点了两盏天灯,那么你起步价便是二十万两起步,每一次加价便是两万两两万两往上加,也就是是但凡多加一盏天灯,起步价和参与开价都要翻倍。

    传说拍卖行最多加三盏天灯的机会,因为点上三盏天灯就表示三十万两起步,这样超高价比拼,更非一般人敢参与,这个起步价也是最上限了,再高起步价,怕也无人点灯了。

    所以,三楼包间八皇子那边点了一盏天灯后,在全场哗然中,八皇子身边一人高声道:“十万两。”

    这直接涨那么多倍的价格,顿时把不少开价者压下,不敢再继续开价,十万两可不是开玩笑,这已是不少银子。

    大厅那边,顿时无人敢再开价。

    人群骚动了会儿,二楼处一包间再次加价,“十一万两。”

    “十二万两。”

    “十三万两。”

    接下来竞争的,全是二三楼包间之人。

    等价格到达二十万两时,终于有人发现,三楼有一间包间内,自始至终没有出声加入这次开价中,相当安静,正因为就那个包间相当安静,大家才越发奇怪。

    不少人朝夏子妍夫妻包间那边看去,就见他们夫妻看着别人开价看得兴味,偶尔夫妻几人低声聊着什么。

    不免有人心中好奇,夏夫人夫妻对金丹不感兴趣?

    这会儿,三楼北冥国九皇子‘百里清扬’所在包间,他身后一名护卫高声道:“二十一万两。”

    这价格,俨然还在上升,可见金丹多么受欢愉,价格多么昂贵!

    夏子妍越发坚定以后也叫人制作金丹。

    那百里清扬的护卫喊完价格,场中依然骚动,但百里清扬这位当事人却对他人哗然声半点不感兴趣,倒是眸光看着夏子妍夫妻这边饶有兴味,他一手轻放茶座扶手上,习惯性用食指把玩着他拇指中玉制扳指。

    身后护卫见自家主子这习惯性动作,便清楚自家主子此时心中一定在思索何事。

    只是见自家主子眸光是看向那个方位的,心中不由好奇,主子是在想夏夫人夫妻太过安静另有蹊跷?

    还是别的?

    难不成那金丹的幕后之人是夏夫人他们,那金丹是他们拿来拍卖行卖?

    不,不可能,据调查那金丹可是来自南月国某位独行大师制作,跟夏夫人夫妻毫无半点关系。

    既不是他们拿出来拍卖,眼下他们夫妻表现得半点不感兴趣模样,是真觉得不需要金丹还是?

    其实他们看不上金丹?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