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那个姓夏的到来前都这般传言,而那澹台明月每日得意万分,看到就讨厌。

    想着这些越是不甘,她穆念诗的身份地位和才情都在那里,她才是最适合穿那裙子之人。

    于是,她开口朗声道:“八万两。”

    全场再次哗然,这又是一次性加两万的,啧啧,女人果真比男人有钱啊,压根不怕烧钱的。

    穆念诗眸光看向夏子妍,见她没什么反应,心中得意,眸光移开看向那澹台明月,见对方阴沉着脸瞪着自己,不由越发得意挑衅看着澹台明月,我就抢了,你能怎样?

    有本事你再加啊!

    然而,穆念诗身边两名男子却是面色难看起来,刚刚见她沉默一下,以为她认识到荒谬了,不会再哼声了,所以自己看向别处,哪知她却突然开口了。

    两男人心中气愤,简直恨不得狠狠掌掴她几巴掌的。

    眼下,若没人再加价,那么他们家必须掏出八万两买下。

    当初娶她,只因她是左相之女,自己要这关系和利益...

    心中再多不满也只能狠狠憋在心中。

    只希望有人再加价,然后在她要继续出声前阻止她。

    那边澹台明月触及穆念诗的挑衅,心中气愤,当下要出声再次加价,家中护卫过来,在她耳边道:“小姐,你这次来是要把手镯买回来的,我们带来的银子不多,若全花在这边,那手镯就买不回来了。”

    澹台明月一听,面色越发阴沉难看,心中纠结万分,万般不甘,终究还是闭嘴了。

    于是,等了两个呼吸也没人再加价,拍卖会主持人,那位老人微微一笑,眸光环视全场一圈,这才询问:“可有人再加价的?”

    全场安静,等了两个呼吸亦没人再加价的意思,高台上主持的老人高声道:“八万两一次。”

    他说完顿了顿,看向全场,等了两秒又重复一次,“八万两第二次。”

    他眸光看着大家一会儿,尤其多看了夏子妍这边一下,再重复一句:“八万两三次。”

    顿了两秒,确定没人再加价,这才拿起木锤敲了一下桌子,一锤定音,高声道:“成交,金蝉丝裙乃是那位小姐的了,请晚些叫人拿银子或银票到指定地点交钱换取拍买之物。”

    穆念诗心情大好,显得很是激动,不由得意挑衅看了下夏子妍,澹台明月,柳如常等。

    我就知道裙子属于我。

    她在这边激动得意着,却不清楚身边两名夫君心中多么不悦,简直是一口气憋在心中,极其难受。

    那边澹台明月和柳如常皆不甘心瞪着得意万分的穆念诗,心中气愤,该死,居然被那女人得到了。

    全场不少人的眸光这会儿都好奇看向夏子妍,想看看她是否不甘心,是否不高兴了,然而,叫大家惊讶的是,她脸上不见半点生气不满。

    反而气定神闲,并无半点不甘。

    果真她比较不同啊。

    穆念诗的两位夫君心中叹息,果真云泥之别,自己怎的就没那个命,拥有那样的美人。

    这一场拍卖带来的骚动还是不小的,一件裙子拍出了八万天价,这也算是这些年来拍卖行卖的最贵的裙子了。

    人群骚动了会儿,那高台上的主持人才微笑着高声道:“诸位,现在我们来看看第三件拍品,男子一定感兴趣。”

    ···

    ···

    接下来的拍卖继续持续,不过拍买的皆是男人,女人对男人的武器可都不感兴趣的。

    不过,那件男子的防护天蚕衣倒是也引起了骚动,天蚕防护衣比女子的天禅裙防护能力好多了,尤其男子出门在外,更容易遇到危险。

    所以,天蚕衣才更能体现其价值。

    夏子妍倒是也参与了加价,几位夫君刚刚想拍买那件裙子给她,让她有更多防护之物,她又如何不是呢?

    男人敌对的圈子才是更危险的。

    不过,拍卖之人实在不少,几乎每个包间的男人皆出价了,哪怕她把价格飙到十万,别人还是一层层往上加价,最后,那天蚕衣却是被南月国八皇子以十五万得了。

    果真皇子有钱啊,尤其是本国皇子!

    夏子妍也清楚南月国八皇子在本国的实力,加上他母族那边势力不小,就好比天启国七皇子般,拥有最优渥的条件傍身。

    没能拍到那天蚕衣,夏子妍心中多少有些失落,倒是几位夫君反而一个个来安慰她。

    欧阳临轩几人心中感动,妍儿为何想拍那天蚕衣他们都清楚。

    不过,心中也是好奇,天蚕衣只有一件,若拍到手,妍儿会送给谁?

    心中不止好奇,也有期待又怕失落,反正就是纠结。

    暗暗松了一口气,没拍到也好,不然她不是送给自己,而是给那几个男人呢?那自己肯定妒忌死。

    接下来主持拍卖的老人朝众人微微一笑,这才出声一句,“接下来的拍卖品是一只玉镯,据我们调查,此手镯曾是北冥国皇宫之物,后来是赏赐给了某些人,这中途周转间,就出现我们拍卖行来拍卖了。

    在场的公子若喜欢了哪家小姐,可拍卖回去送给心上人,在场的小姐们若看上了,记得为自己拍买下来,想象一下你手中带着一漂亮手镯,你周边的朋友该多羡慕你,带你手中绝对能添加几分魅力。”

    夏子妍听了主持人的话语,垂眸勾唇低笑,拍卖行就是拍卖行啊,挺会说话的,这后面一段完全是说给那些攀比心的女人听的,只为引起她们的攀比妒忌心理来,那么她们会更卖力出钱!

    不错啊,拍得价格越高,她得到的银子自然就更多的,拍卖行出力是收三成利益的。

    认真来说,拍卖行真是做暴力生意的,完全不用出物品和钱去卖或买来,他们只需赚中间价,但这中间价可不算小数目,若物品卖得价格越高,他们得到的利益自然更多。

    他们只负责鉴定物品真假和主持拍卖,招待客人就好。

    这比酒楼茶楼什么的还容易赚啊。

    更有意思的是,拍卖行甚至坊间都清楚,前几天这镯子分明是北冥国那澹台明月输给她夏子妍的东西,手镯怎么转入拍卖行寄卖的,在场之人想必都清楚吧。

    拍卖行愣是说成手镯怎么来的他们不清楚,他们只是负责拍卖,再来,他们的‘据调查’一言也告知大家,手镯是真的,是他们检测过的,不会参假。

    全场众人心中门清,有些人不由看向夏子妍那边,又看了看澹台明月那边,前者面色不变,脸上自始至终带着丝丝微笑。

    后者就不同了,面色阴沉难看,死瞪着夏子妍,好似要把她千刀万剐一般。

    澹台明月正面色不好,心情不爽中,那边包间传来一道女声,大家看去,便见是包间一名女子。

    出声之人正是柳如常,只听她高声道:“我知道手镯怎么出现这里,那晚澹台明月才艺输给了人,所以赔上了手镯。”然而她却忘记了自己也输给了夏子妍。

    大家看向柳如常,见她面带得意,显然心情很好的样子,那一副‘我看大家都不清楚缘由,让我来告诉大家’的神态,叫人心中好笑。

    在场之人哪个不清楚的?大家不哼声不代表不清楚,再说了,那高台上主持人这般说,你以为他真不清楚?

    见大家看着自己,柳如常越发高傲得意起来,让大家知道那澹台明月输给那姓夏的也不错,谁叫那天她得个第二名,她澹台明月相当不服来着,还想抢自己的第二名!

    而后,柳如常看向澹台明月那边,见澹台明月整张脸黑沉下来,显得相当气愤看着自己,柳如常高抬下巴,越发得意挑衅看着她。

    这挑衅,看得那边的澹台明月越发气愤,气得胸口都发疼了!

    这贱人,谁让你多嘴在大庭广众下爆出来,让她在那么多人面前丢人!

    该死的贱人!

    然而,接下来又有几位包间的女人先后大声爆料,添油加醋说了一番,澹台明月的脸不仅仅黑了,不止气得胸口疼了,那简直是气得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憋在胸口积压着都要晕了!

    “是啊是啊,大家都不知道吧,那晚澹台明月把北冥国皇帝赏赐的手镯拿出来做筹码,要跟姓夏的比,结果输了。”

    “没错没错,她以为自己能赢呢,骄傲的很呐,可惜连北冥国皇帝赏赐的镯子都丢了。”这会儿穆念诗抓住机会,立马加上一句,狠狠踩上一脚!

    让你之前在南月国这边自以为是,还以为真能与我比,你比别人丢脸多了。

    紧接着又是几位女子叽叽喳喳跳出来落井下石,大家看着女人之间互踩的戏码,心中有趣极了。

    时不时的,有人的眸光看向夏子妍那边,她脸上没有半点骄傲得意,一直那般从容坐于那边,端着茶水喝着,好似没听到大家口中有提到她。

    当然,她亦没有出声落井下石一番,就好似她是一名局外人似的。

    心中再次感叹,她果真不同。

    那边,澹台明月却是气得呼吸急促,胸脯起伏越发大了,该死的,我恨那些女人!

    从小到大她就没这般丢脸过!

    柳如常,穆念诗,你们给我等着,别让我找到机会给你们一个教训!

    还有那个姓夏的贱人,要不是她抢了自己的第一,她怎么可能把手镯给她,一切都因为那个贱人!

    等着吧,找到机会一定会杀了你,不然难平我心口之怒,难咽我今日丢脸之恨!

    心中咒骂不断!

    等那些女人说得差不多了,拍卖行主持人示意了下,让众人停音,再次安静下来后,他微笑道:“原来还有这样一层故事啊,如今大家都知道了。”

    拍卖行众男人嘴角一抽,没想到那老人比大家还会装!

    夏子妍听言,嘴角一勾,心中好笑,说得好似真的才知道一般。

    紧接着,老人继续道:“那么,先请出这次的拍品。”

    而后,那边拍卖行人员便拿着一小盒子过去,等把东西放于台上后,这才转身离开。

    老人打开盒子,伸手把里面包着手镯的一块精美布料掀开,拿起手镯展示给全场看。

    这手镯,色泽均匀通透,釉色细腻光滑,绝对是上上等的帝王绿翡翠手镯,一看便价值不菲!

    顿时,场中那些女子眼底一亮,心思就起来了。

    皇帝赏赐之物果真不同,一眼看上去就相当吸引人,一定要得到那镯子!

    等大家看了一会儿后,那老人继续道:“这手镯如何,大家都看到了,相信不用我多说了,有兴趣的可以考虑拍卖啊,机会难得,没准镯子真属于你了。”

    话完,他看向全场,尤其多看了下那些女人的神色变化,这才继续道:“既然大家都知镯子不会有假,你们都可喊价拍下来,最低价三百两起步,每次加价五十两一次,现在拍卖开始。”

    于是,当下就有大厅之人高喊加价,不少人参与其中,尤其那些女人更是积极。

    瞬间,价格飙到五百两了。

    皇宫赏赐之物,果然珍贵好看,女子哪能不喜!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