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会儿,那两女人身边的男人出列,看着夏子妍尴尬询问,“那个···夏夫人,家妹/内人口出恶言是不对,只是她们身上的是何物?这···能否让她们停下来?”

    “教训嘴巴不干净之人的东西,放心,两刻钟后她们就能停下,绝无副作用。”夏子妍眉眼带笑,红唇勾起,显得怡然自得,心情好了起来。

    果真,看着自我掌掴一幕,叫人心胸开怀啊。

    这会儿,小二已端来水盅,夏子妍伸手清洗一番,再拿干帕子擦了擦手,小二便把水盅端走。

    百里清扬再帮夏子妍倒了杯茶,朱唇轻勾,俊脸满是兴味,出声道:“没想到夏夫人果真能一再带给人惊喜。”

    夏子妍朝他挑眉,半点不谦虚,“那是。”

    百里清扬听言好笑,昨晚在大殿夜宴她可是相当谦虚的,怎么,这会儿不掩饰了?

    那边卡座,孙媛媛看着那两女人的惨样睁大双眼,下意识看了眼夏子妍,不由心颤一下,妈呀,原本以为自己对付那些女人最厉害了,没想到那女人更厉害的样子,她果真会邪术啊!

    孙逸博眼底一闪,传言她是修法的,修为可不比缘真大师差,那么会一点法术不奇怪。

    虽他也未见过缘真大师出手做比较玄之事,可听过别人说缘真大师的本事,亲眼见过缘真大师与异类对战。

    所以,楼下女人那般,其实可以想象绝对是玄术,也就是法术。

    这会儿大家回神,皆跟孙逸博心中所想一样,脸上之前的惊讶消失,只是看着那两女人的惨样甚觉有趣,这样好啊,有些女人大家早看不顺眼的,若自己也会法术多好,也给射出一道符纸教训教训那些嚣张跋扈,嘴巴不干净之人。

    楼下那两小队人听出了意思,这是不会停或她不想阻止,不过到了两刻钟后,自己会停下来。

    不过心中皆无不满,毕竟有时候身边的女人他们看得都牙痒痒,经常给他们找麻烦添堵,也该是时候让她们得一番教训了。

    只是,如今全场看着,一起来的女人这样也不易继续停留,只得带着人离开茶楼。

    真没想到,今日茶没喝到倒整出了这样之事。

    不过,倒没想到今日遇到了传说中的夏夫人。

    他们人离开,茶楼大堂处食客把一张张桌子移回原来位置,继续喝茶闲聊,哪怕桌上东西吃完,一时也不舍得离开。

    楼上卡座处,夏子妍吃着点的零食,感觉还行。

    不是第一次来南月国京城这边,不过这家茶楼却是她第一次来,点的几样零嘴也是之前没尝过的。

    尤其那两三样点心和糕点叫她惊讶了下,哎呦,古人这做生意的敏锐可真没得说了,怪不得说是新口味,原来是里面加了热带水果制作。

    她家那百果铺刚开业一两月,就有人利用起热带水果来,相法活跃之人,不怕赚不到钱。

    “看来你还挺满意这些食物味道的。”百里清扬嘴角微勾,调侃道,坊间传言她爱吃,尤其喜零食,看来的确如此。

    夏子妍没回他这一句,倒是突想起他是北冥国皇子,想起北冥国皇室与三夫君之间的仇恨,心中便有了计较,看看从百里清扬口中能否听到更多关于皇室成员之事。

    虽一些调查资料有显示,但也只是门面一些资料,能从这位货真价实的北冥国皇子口中听听别的,也是好的,或许有意外收获。

    她黛眉一挑,看着百里清扬询问,“几年前北冥国出使领头人是六皇子,久未与他见面,都快忘记他长相了。”

    百里清扬挑眉,饶有兴味看着夏子妍,眉眼带笑,“怎么,这么说你这次是希望他来这边出使,再见见他?”

    “并无多想,你们北冥国哪位皇子代表出使都跟我无关,只是当初你六哥来天启国出使,我们相谈甚欢,当初还在我新开业的酒楼聚餐,当时还有几国出使团的年轻人我都邀请了。”她朝他微微一笑,喝了一口茶,把茶杯轻放回桌上,继续道:“我跟他也算是朋友吧。”

    “哦?看来你对他印象还挺不错。”百里清扬轻挑眉,面色未变,声音温雅,那一双清亮的眸子紧盯着她,里面荡着笑意。

    “还行吧。”

    “那么,夏夫人觉得本皇子与他比起来如何?”百里清扬笑眯眯看着她,此时俊脸上越发给人一种妖娆风情,极度吸引人。

    夏子妍眼底惊艳一闪,这男人气质外貌惊人,绝对是各方面一等一的好。

    她也没掩饰对他外貌气质的欣赏,红唇一勾道:“九皇子风姿卓越,气质非凡,人中龙凤,我想很多女人都难抵挡你的风采吧。”她咯咯笑了两声,继而道:“你六皇兄亦是一位风姿优雅,气质上等之人,你们两各方面看着都差不多,这有何可比的?”

    看着她娇笑连连,百里清扬眼中亦是毫不掩饰的惊艳,心中愉悦,只因这女人刚刚终于用惊艳欣赏的眸光看自己,不然他还真以为自己在这个女人面前就跟见到普通人没两样。

    不过,说他与他那个好皇兄各方面差不多,他可心有不爽。

    的确,他们各方面都差不多,就算能力和势力都相当,可他从小就听人拿自己和他比,听多了就感觉刺耳了。

    “这么说若我与夏夫人多相聚几日,我们也会成为朋友了?”

    “这得看彼此是否有共同话题。”夏子妍黛眉微扬,悠然一笑。

    百里清扬轻笑,自信道:“在我看来,我与夏夫人之间绝对有共同话题。”

    夏子妍玩味了,不由调侃,“九皇子果真好自信。”

    “这点自信还是有的。”百里清扬朱唇轻勾,心情不错,等熟悉点后成为了朋友,那或有可能成为更亲密关系。

    女人,本皇子期待你过阵子依然会独自逛街!

    接下来,夏子妍询问起北冥国有什么好玩的风景之地以及有趣的风俗来,百里清扬面带微笑一一推荐本国好玩之地,邀请她或许过几年去北冥国出使,他可带她到处走走,见识见识北冥国风土民情。

    那边孙逸博见两人相谈甚欢起来,眼底一闪,莫名感觉心有丝丝失落。

    也是,他们才是一个世界之人,地位相当。

    而自己只是一名江湖中人,御剑山庄虽然在江湖中名气不小,可如何能与一国王妃皇子等地位相媲美?

    想着想着,心中一惊,自己在乱想什么啊!

    等夏子妍桌上的东西吃得差不多时,门外进来五六名江湖人,一进来就朝茶楼小二大声嚷嚷,“小二,两刻钟前这里是否有什么小公子在欺负一个女人?”

    小二睁大双眼看着几人,一时有些懵逼,难不成是来找夏夫人报仇的?

    他还没哼声,不过这会儿茶楼上下众人眸光紧盯着进来的几人,而后齐刷刷看向夏子妍,期待她怎么回应。

    这整个茶楼上下众人眸光这般统一,刚进茶楼的几名江湖人顺着大家的眸光看向二楼卡座那边,定睛一看,那坐位两名男子,此时他们的眸光也朝自己这边看来。

    两人外貌气质皆上等,一人俊美妖娆却给人一种危险至极存在,一人俊美神秘,这种俊美更比前者来得阴柔一些,年纪更小。

    他们心中还在猜测中,倒是没想二楼卡座那年纪稍小的男子刷的打开白扇,朝大家挑眉,高声询问,“你们难不成是找本公子的?”

    “这么说,刚才我家表妹是被你小子给欺负了?还让她莫名打自己耳光?”几人中一名大块头的年轻男子踏步上前,抬眸看着二楼的夏子妍,面色难看。

    “两刻钟前的确有两个女人跟我有些摩擦,不过我不清楚她们是否便是你口中的表妹。”夏子妍挑眉,心中倒是惊讶,江湖人之间的兄妹或表兄妹情看着似乎比什么官商家族的兄妹情好啊。

    比如刚刚那御剑山庄一对兄妹,似乎感情就很好,这会儿又有男人特意找上来,为自家表妹出头的。

    大块头男人面色越发阴沉,他声音本就大,这会儿更是怒瞪夏子妍,拉着大嗓门喝道:“他奶奶的,你一个大男人居然欺负起一个女人来,你害不害臊啊,还是不是男人啊,有本事你跟我打啊,找女人出气算何本事。”

    “我才不管什么男女,谁招惹我,本公子可都不会忍着。”夏子妍朝大块头嗤之以鼻道,继而好似想起什么来,看着大块头面上满带揶揄,反问一句。“你表妹可有说我为何要收拾她?”

    男人一噎,之前他看到自家表妹脸上黑肿大哭,询问一番,她只是抽泣着说是被什么茶楼里自称小公子的人欺负了,然后他就怒了,转身就扛起大刀来了。

    一个男人欺负了女人,这就是错!

    他冷哼,扯开大嗓门道:“不管怎么说,反正你就是欺负了我表妹,男人欺负女人就是不对。”

    “我也不想欺负她们啊。”夏子妍很是无辜一句,继而大眼一转,眼带狡黠道:“最开始起冲突是因她们自己打架脱了衣服,非要我负责。”顿了顿,眸光依然看着楼下门口几人,兴味道:“怎么,莫不是你家表妹跟你们说她被我侮辱,差点失身了?”

    话落,全场爆笑。

    大块头男人见全场大笑,越是确定自家表妹在众目睽睽下出丑,不但被那楼上的小子打了,还被大家嘲笑了,哪能不哭?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