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念诗面色阴沉看向本国几位女子,尤其那三大美人,胸口气闷难耐,亦是讥讽一句,“好,你们就比吧,我很期待你们成为全京城的‘名人’!”

    然,她的反话听在那些女子耳中,就以为是字面上之意,一个个越发得意,简直嚣张如开屏孔雀。

    南月国左相看了眼自家女儿,突然心有安慰,去一次天启国,如今至少能成长那么一点了,也算有些收获。

    夏子妍之前言语,稍挑衅打击那些女子一番,其实也是暗中看看皇帝的态度,之前皇帝那句对自己的褒奖,明显有煽风点火让自己成为女子中众矢之的感,她心中存疑,便试探一番。

    如今,皇帝压根不哼声,甚至一直似笑非笑看着场中女子起哄,哪怕那些女子言代表本国比试,他面色依然如泰山般不变。

    这就让夏子妍心中再次深思了,莫非皇帝真是想看看自己的才情,也其实是利用自己来敲打敲打那些女人,或利用自己搓搓那些女子盲目的自信?

    为何?

    不由的,夏子妍再次揣测起来。

    场中热闹无比,主要是那些女人如菜市场般叽叽喳喳交流出场比赛之事。

    此时,上桌皇帝终于出声了,只见他依然面带微笑,朗声道:“这样吧,暂时中场休息,各家女子商量好准备出场表演的节目,也好叫人登记,一刻钟后诸位再次回来欣赏女子才情。”

    全场众人起身,皆施礼,恭敬道:“是。”

    而后,就见皇帝从坐位起身,往坐位后不远处一侧台阶走下去···

    见皇帝离开,众人才各自坐回坐位,夏子妍觉得肚子有些撑,吃得比较饱,便跟自家夫君道:“我出去一下。”

    拓跋硕自然猜测出自家妻子准备去哪儿,出声道:“我跟你去吧。”

    夏子妍点头,于是,夫妻两从坐位起身,踏步往宫殿外走去。

    现场也不仅仅是夏子妍夫妻离席,还有不少人先后离席出去。

    一般吃喝完毕,中场休息时间,大家自会解决三急问题。

    待大家回到场中,显然那些女子已准备好表演了。

    皇帝面带微笑看着夏子妍,期待道:“夏夫人,可是参与比试?”

    “既如此,那就玩玩吧,是抽签决定出场还是如何?”夏子妍看着南月国皇帝嫣然一笑,不由询问一句。

    “不如夏夫人也把表演节目登记上去,按着登记册顺序来便可。”南月国皇帝呵呵一笑。

    夏子妍听言点头,人家都这般说了,那就依着皇帝的要求来,不过这样一来,她出场就轮到最后面了。

    拓跋硕此时却是出声了,他看着皇帝,俊脸满带笑意,咧着嘴相当不客气道:“皇帝舅舅,这女子间的比试可有彩头?我家王妃表演可不常给人看的。”

    皇帝听言哈哈大笑,朗声道:“十三啊,倒是会为自家王妃谋福利啊。”

    拓跋硕不但不尴尬脸红,反而笑嘻嘻甚为得意,“那是,自家王妃自己宠嘛,我可不想自家王妃累死累活什么好处都捞不到。”

    南月国皇帝哈哈大笑,倒也宠拓跋硕这个外甥,便金口一开道:“夺得前三名次者,朕会赏赐几样东西,当然,夺第一者,赏赐礼物自当更贵重。”

    “皇帝舅舅,我建议那些有自信的女子可自我拿出名贵之物当赌资,输得给赢的一方,怎么样?”拓跋硕咧着嘴,厚着脸皮再次一句。

    皇帝挑眉,些许好笑,“你倒是很看好自家王妃啊。”

    “那是。”拓跋硕哈哈大笑。

    皇帝笑笑,没第一时间点头,倒是看着场中那些女子,道:“比试的女子觉得如何?选择权在于你们。”

    话刚落,北冥国‘澹台明月’便是第一个出口赞成,只听她高声道:“我赞成,皇上,我这手镯可是北冥国独一无二的,当初可是我国皇上赏赐,就拿这个做赌资。”

    说完,她把手腕上的手镯拿下来,可见她对此次比赛多么有信心。

    而后,一个个女子也表示愿意自我出赌资,因北冥国澹台明月率先出手,拿出那般贵重之物,一个个攀比似的把今夜带在身上最贵重的首饰给取了下来。

    夏子妍见此,嘴角微勾,让自家夫君帮自己把脖间珍珠玛瑙项坠取下。

    而后,一名太监拿着托盘过来,把每一位女子出手的首饰收集起来,放于宫殿前方一角。

    而后,便是各家女子出场比试,看了十几名女子比试后,有些男子真有些昏昏欲睡,毕竟女子的比试向来没什么好看的。

    等那二十名女子比试完毕,还有十名女子未比,皇帝宣布再次中场休息一刻钟,而后离开。

    就连他,都快要被睡神召唤了!

    夏子妍哈欠连连起身准备离开,这会儿南宫瑾从坐位站起,走到自家妻子身边,嘴角勾起,柔声道:“妍儿,走吧,为夫带你去走走。”

    看自家妻子就知她困意袭来,她想去外面洗个脸,清醒清醒。

    夏子妍点头,跟着六夫君踏步离开,这会儿也不管场中不少眸光看着自己,连连手掩小嘴哈欠不停。

    一些男子见此,眼底划过笑意,他们男子困意袭来,好歹做做样子,至少叫人不容易看出,她倒是半点不掩饰的。

    再看看场中那些女子,一个个却是精神的很,有些认为自己表演水准压人一筹,有些是不甘心的瞪着压自己一头的女子。

    剩下还未表演的,除天启国十三王妃外,还有北冥国澹台明月和另外一女子,南月国三位排行美人,还有小国几位。

    天启国跟团来的那三名女人已表演完毕,目前来看倒是能得头筹!

    但,北冥国和南月国比较‘稍微’有‘才情’的几位还未出场,还不能说待会就能夺得前三。

    外面,夏子妍去了趟厕所,而后去洗了把脸,稍微补了下妆,这才跟着六夫君闲聊着回去。

    “妍儿准备比什么?”南宫瑾嘴角勾起,眉开眼笑看着自家妻子。

    “她们多半比琴艺,舞艺,那我也就选这两样了。”夏子妍耸耸肩道。

    南宫瑾俊脸满是柔情,嘴角勾起,揶揄,“妍儿跳舞,可要为夫伴奏?”

    夏子妍想了两秒,嫣然一笑,调侃自家夫君道:“好啊,就有劳夫君了。”

    南宫瑾眼底一闪,继而眼中一亮,心中一暖,语气轻柔道:“好,为夫给妍儿伴奏。”

    他明白,来这边好些天了,南月百姓有一些流言,八卦他和自家妻子,言他南宫瑾是夏家最不得宠的夫君。

    他刚刚只是揶揄一句,妍儿点头了,其实她是想让全场看看他们夫妻关系融洽,感情多么好,想跟大家说他在她心中跟那几个男人是一样地位,她同样在乎。

    夫妻两彼此一笑,手拉着手踏步往前面去。

    等到了场中,众人回落席位,接下来便是北冥国一名女子表演,她是跳了一支舞,倒是比之前的女子跳得好些。

    至少稍微柔软些,舞蹈动作多那么两个。

    舞毕,全场掌声响起,此女弯腰跟皇帝施礼,这才踏步离开,回到自己坐位,她面带高傲,显然这一舞让其满意,相当自信。

    紧接着,是南月国三名女子先后展露才情,两人选弹琴,一人跳舞,一番下来,几人回落坐位,一个个骄傲自信看向夏子妍。

    夏子妍也是好笑,这三人可都没当初的‘穆念诗’才艺好,她们怎么来的自信跟自己比?

    按理说,当初穆念诗在天启国输给自己,她们应听到消息,她们自己不如穆念诗的情况下,就能立马联想到自己亦未必能赢自己。

    可,她们依然如此自信!

    接下来小国几女子表演,倒是稍逊南月和北冥国几位一些。

    最后,便只剩夏子妍和澹台明月没出场,众人此时可谓相当期待,相当精神,而这,只为等那个女子出场。

    澹台明月此时走到场中,先跟皇帝施礼一番,这才转身过去坐落琴前,却先高傲挑衅的看了眼夏子妍,脸上满满的不屑,表明着一副‘你等着看我琴艺如何高超,让你无法比拟。’的表情。

    拓跋硕眼底划过笑意,很期待待会儿那女人的神色变化。

    欧阳临轩见此,嘴角一抽,总有女人这般自以为是。

    南宫瑾眼底闪过什么,一瞬而逝,心中却期待着什么。

    而后,大家就见澹台明月伸手抚摸琴弦,开始弹奏起来。

    这琴艺水准,倒的确比那些女子好些,也仅仅是好两成左右。

    场中男子听来,真没什么兴趣!

    倒是场中那些表演过的女子,尤其弹琴的那些,皆面色有些难看,脸上更显些许纠结。

    只因,看场中那些男人的神色便可知,他们觉得澹台明月弹奏的比她们好!

    如何让她们甘心!

    看着那些女人的神色变化,夏子妍心中好笑,看来那些女人不仅仅争对自己,但凡才艺比她们好的,她们都心有不爽罢了!

    所以,晚些自己弹奏时,可以想象会接收多少不甘的眼神。

    她眸光从那些女人身上移开,看回场中弹奏的澹台明月,碰巧她弹奏中看了自己一眼,那眼中满是得意和不屑,好似骄傲的孔雀般。

    夏子妍柳眉微挑,心中好笑。

    场中不少男人眸光本就注意夏子妍,此时当然看到了澹台明月与夏子妍眼神的互动,皆眼中划过笑意,越发期待待会儿她上场之时。

    高位上,皇帝自然清楚的看到各家女子神色反应,并未有更多神色变化,倒是那一身威严气势无人可忽视。

    那皇后和几位贵妃面色变化倒是容易看出来,虽面上没多变化,可那看着场下表演的眼神倒没法掩饰,不屑鄙夷!

    等场中澹台明月一曲毕,她从琴前起身,踏前两步对着高位上皇帝皇后众人施礼,表示已表演完毕,而后才转身往自己那坐位回去。

    等她落座,下巴高抬,眸光紧盯夏子妍,面上满是得意与骄傲,眼神中表露的神色没有掩饰,一副‘我就等你上场看看’的神态。

    事实上,此时全场眸光都看着夏子妍,男人满是期待,女子皆不屑看着她。

    高位上,皇帝呵呵一笑,出声道:“可是轮到天启十三王妃了?”

    拿着登记册的太监点头,恭敬回道:“是的,皇上。”

    皇帝点头,看向夏子妍道:“天启国十三王妃,不知你跟她们比哪种才情?”

    这上场表演的女子,都表演琴或舞的,就不知她到底比哪样的。

    夏子妍展颜一笑,回道:“我登记的是比琴,不过一曲完毕后,想与六夫君合作表演,我与六夫君是两国联姻代表,在此希望天启与南月两国皆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友谊长存。”

    夏子妍看了看穆念诗,心中有趣,当初对方在天启国大殿大刺刺跟自家大夫君示爱呢,如今几年过去,看着人比以前···至少沉稳一些了。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