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是夫妻两跟南宫家主和三位长老一起吃的,并无更多人,算是普通的家庭聚餐,不过,今夜倒是多了个小妍妍。

    南宫家主已然清楚小妍妍身份的,长老们不知,南宫瑾便借口说是夏子妍大哥的孩子,以前她家中出事,孩子刚出生由一下人带着生活,前阵子才找到。

    南宫家几位长老点头,直呼原来如此。

    小妍妍手拿勺子吃着东西,菜都有南宫瑾夹到她碗里,长辈问了她她会很乖巧回答,但更多注意力全都在吃方面。

    嘴边饭菜或油腻黏在嘴边了,南宫瑾就跟她擦干净,简直照顾的无微不至。

    简直做起了奶爸。

    翌日,夏子妍单独传送回天启国京城,而后跟楚云谦去送年,晚些跟欧阳临轩一起去右相府送年。

    右相很是开心,这就证明这丫头放下一些事情了,原谅他们父子了,这一晚,也是在右相府吃饭。

    晚些只有三人在屋内喝茶时,夏子妍把孩子带出空间,也是让右相看看自己的孙子,右相抱着孩子很是开心,大了不少了,孩子可是真喜人可爱的。

    右相抱着孩子真是舍不得撒手的,端是满脸笑容,一逗孩子就逗了两个多小时。

    虽说他也不是没有孙儿,大儿子前年就有了一个儿子了,算是大孙子,虽说两个都是自己的孙子,应该要一碗水端平,可上次生辰之事,对怀中这孙子是心中难免多了一丝愧疚,下意识就想更疼爱他。

    晚些,夫妻两回到夏家,夏子妍就进了空间,跟几名机器人一起帮孩子冲洗一番。

    外面的气温已然很低,早有下几场雪,零下不知道多少度的,太冷的天气帮孩子冲洗,怕会让孩子染了风寒。

    而空间这里,依然温度在二十至二十二度左右,相当适宜。

    帮孩子冲洗完毕亦喂了奶,哄着一番,等孩子睡着夏子妍这才松了一口气,往浴室去,泡在浴缸舒缓一下疲劳。

    带孩子,可真不算是闲差啊!

    等她冲洗一番,穿着睡裙,长发微湿出来,就见前面欧阳临轩站在那里,她愣了一下,这才想到前两天已经再次给他进出空间。

    “妍儿,我跟你弄干头发来。”欧阳临轩也刚冲洗了一番,这会儿身上也穿着睡衣过来。

    夏子妍走到厨房外,拿出一瓶冰冻可乐和一包薯片和花生出来,走回大厅沙发上坐下,开启电影看。

    这会儿总算可以好好享受一番,好好休息一下。

    欧阳临轩走到她身后,帮她弄干了长发,道:“妍儿,今日谢谢你。”还以为她今年不会去右相府送年。

    “送年应该做的而已。”夏子妍吃着零食看着影片。

    “妍儿,不管怎么说,谢谢你。”他柔声道。

    夏子妍便没再说什么,手中一闪多了一件外套,就随便为自己披上。

    欧阳临轩走到她身边坐下,“妍儿,你今日也累了,我帮你按按。”

    夏子妍摇头,“你困了就回房睡吧,不用陪我。”

    “妍儿,我们一起回房···”他希翼看着她。

    “我晚些会回自己的房间,你要不自己回房,要不就睡外面自己院子。”夏子妍看都没看他一眼,继续看着电影吃着东西。

    欧阳临轩哪能听不明白她的拒绝,她···还是拒绝与自己同房!

    心中失落亦相当无奈,他定会表现良好,让妍儿彻底原谅自己,不再···这般惩罚自己!

    于是,跟她聊起别的,夏子妍偶尔答了一两句,等电影看了大半,东西也吃完了。

    此时,听到房间传来孩子的哭声,夏子妍起身过去,走到房间哄着孩子,让育婴育才帮孩子换尿裤后,再帮孩子喂了点奶。

    看着她帮孩子喂母乳的画面,欧阳临轩眼底柔了起来,继而,呼吸急促起来,妍儿···身材越发火爆了,简直是天生勾引人的尤物。

    他移开眸光,踏步先离开房间,再呆下去···难受的只有他。

    等她给孩子喂了奶,哄他们睡着,夏子妍从屋里出来,选了个房间反锁,就去浴室随意冲了冲身体出来,在床上盘腿坐下,开始修炼巩固。

    欧阳临轩过来,站房外伸手想敲,又想起什么,还是停下了手,妍儿···早点睡。

    在门口站了会儿,这才踏步往隔壁房间去。

    屋内夏子妍从修炼中睁开眼睛,眸光看向门口,眼底划过一抹情绪。

    接下来过年的几天,夏子妍在江南和京城两边跑,再不然就去南月国金陵镇,过年时节跑几个地方看热闹的也就只有他们夫妻才有这样的能耐了。

    眨眼元宵佳节到来,这一天金陵湖边区域一带早早有不少人聚集,都听到了消息,南宫家少夫人会在南宫家花船上参加游湖!

    南宫家少夫人,众人都清楚,便是那位夏夫人!

    湖岸两边早已挤满了人,人头攒动,各自眸光朝某个方位眺望等待。

    而湖岸上那些商家店铺门口大红灯笼点缀,家家贴满对联,湖边那些树上也挂了彩带点缀,添加了一分节日气氛。

    大家等啊等,终于花船来了,翘首以盼等几艘花船过后,南宫家的花船总算出现了,瞬间,两边岸上和对面桥上众人激动万分。

    夏子妍和南宫瑾并肩站着,凌一航和小妍妍的小手互牵着,不过,前者害羞很多,后者却是完全相反,不时跟左右两边岸上的人挥手,还不时跟大家来个飞吻的。

    南宫瑾好笑,把小妍妍抱起,小妍妍任由他抱着,就跟一个小明星一般跟大家摆手飞吻的。

    夏子妍嘴角抽了抽,牵着凌一航的一只手,偶尔也跟岸边的人点点头,挥挥手。

    此时夏子妍心中情绪是:我去,搞得跟前世英国皇室出巡一般,要不是这时代没相机,估摸着早大家拿着手机和摄影器材对着他们夫妻了。

    岸边众人激动莫名,那些未婚男子很多激动得大喊夏夫人。

    夏夫人就是夏夫人,好美啊,前面几艘船的女子出场就是来踮脚的!

    只是,船上那小男孩和那么精致的小女孩到底是什么人物啊!

    简直就是金童玉女一对!

    男孩子长得精致,大家也不是很奇怪,可是,那小女孩穿着打扮是真的女娃娃的打扮啊,何时夏夫人身边有个这么精致的女娃娃了?

    夏夫人的闺女也才几个月大吧。

    远处岸边,周子昂,宋云昊几人倒是打听到有关女娃娃的消息,传说是夏夫人死去那位大哥留下里的闺女···但这个小道消息,也不知真不真实!

    但仔细看,小女娃面貌长得跟夏夫人简直像了七八成了!

    长大了绝对是个美人胚子!

    晚些,金陵这边夏子妍的成衣店衣物被抢购一空,小男孩小女孩的衣服款式,还有成年男女的款式,都被眨眼抢售一空。

    夏家的火锅店和南宫家的酒楼生意也爆满的很,都想着夏夫人他们或许会出现!

    ···

    ···

    时间匆匆而过,春天到了,孩子更大了,夏子妍会带孩子出来空间久一些,给他们见见更多人,在草丛玩玩,让他们自己探索他们好奇的东西。

    大子‘楚天赐’,二子‘宫天皓’,三子‘欧阳天泽’,四子‘段天睿’,女儿‘楚天琳’,如今他们都六七个月了,已经会爬了,也会咿咿呀呀说着他们自己才懂的语言。

    夏子妍会拿些东西给他们去抢,锻炼他们,与看护每日开始教他们一些简单的发音,虽然他们还不懂,但让他们看着口.唇,听着发音,慢慢熟悉一些也不错。

    自从五六个月开始,她就申令几个有孩子的男人,必须每天或隔天隔天看孩子,每天跟孩子相处至少两个小时才行,因为孩子已经开始认人,必须要好好建立父子父女关系。

    晚饭后一两个小时,看护哄着几个孩子睡着,才把孩子都放在大婴儿床上。

    等看护离开,夏子妍把孩子带入空间,自己便直接回房内泡澡冲洗,卫浴出来后,弄干全身,在床上坐了会儿困意袭来,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感觉身上有些搔痒,迷糊中看去,就见大夫君在自己身上,见她迷糊睁开眼,便吻住她的红唇,气息不稳道:“妍儿···给我好不好···”

    已经做了七八个月的和尚了···刚刚进来就见妍儿躺在床上睡得沉,可那薄薄的短短的睡裙更是把她火爆的身材勾勒出来,就这么躺在床上···

    他真的无法再忍耐。

    夏子妍推了推他,也没推开他,后面也就欲拒还迎,直到后面两人结合,疯狂无比。

    欧阳临轩疯狂而欣喜,紧搂着自己的妻子疯狂激吻,再也不要承受妍儿这般折磨,直接让他禁欲那么久。

    都快憋出病来了!

    等激情过去,他搂着自己的妻子,不时在她脸颊偷香,深情以对,万般柔意:“妍儿,往后余生我们好好的,不要再不理我好吗?我再也不想你躲着我,无声的冷战,若你生气,我更希望你直接骂我打我发泄。”

    她看着他,看出他眼底的不安和这阵子的苦涩,心中酸涩,她何尝想冷战?可是差点失去孩子,她才知道那种恐惧。

    她的神色并未掩饰,他看得明白,当下道歉道:“妍儿,对不起,这是是为夫的错,没有保护好孩子,不够谨慎。”

    终于,夏子妍说出了心声,也自责一句,“其实不完全是你的错,我也有错。”穿越后吃过好几次亏,遇过几次危险,这次祸及孩子,很多栽了跟头的教训,如今已经足够了,她已经从吃亏中成长了。

    往后,她不会轻易吃亏,绝对不会。

    任何人再敢犯她,她会直面教训回去,任何人要对自己孩子出手,她绝对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哪怕手染鲜血,杀人灭口,在所不辞!

    为母则刚,任何人想要她孩子的命,他们也要做好死的准备!

    以前她实力不行,如今她已经各方面成长,对战方面也不会差,再不济三昧真火就烧了人家,对有些人就不用再存善念!

    欧阳临轩紧抱着自家妻子,喉咙一酸道:“不,不是妍儿的问题,是为夫的错。”

    夏子妍不太想继续这个话题,就这样窝在他怀中,闷声道:“我们都有错,别再说了,以后我们小心一点。”

    他也怕再说下去她心中难过,再度勾起什么情绪来,也就没再说这话题,顿了顿,他道:“妍儿,我们改天去我们刚认识的那个城镇走走可好?”故地重游,他想和她再回忆一下当初的相遇,那是他一直庆幸的初见。

    夏子妍点头,轻嗯了一声。

    他心中一暖,忍不住再次低首吻上她的红唇,无比温柔缠绵。

    她微微仰头,紧搂着他回应,其实冷战期间她何尝好过,每次中午聚餐相见,她下意识避开与他对视,可不代表真没看见他难过的神色,她的心也跟着他的情绪酸涩。

    夫妻两紧搂彼此亲吻,越发急促起来,很快,他不再满足一个吻,那么久以来的禁.欲,如何一次能满足?

    很快,室内春色无边,缠绵无限。

    这两日,夫妻两就在空间相处,欧阳临轩更是想着法儿哄自家妻子开心,只要她开心了,自己就能更多福利,尤其,妍儿对自己的爱···消减的才会慢慢再回来。

    他一定会让妍儿恢复对自己的爱,恢复以往那样,他是她最爱的夫君!

    这不,两人坐在沙发看电影,他抱着她不放手,感受那种失而复得的珍惜,声音柔柔道:“妍儿,与你一见定情,是我今生最美丽的相遇。与你一诺相许,是我素色年华里最永恒的风景。只望再也不要离愁,唯愿与你白首不相离,生生世世不变。”

    她窝在他怀中,虽没哼声,却心道‘白首不相离,生生世世一起’。

    只愿以后不会再有因为家人而摩擦之事。

    至于他和他母亲的关系,以后她母亲性格好了,不会再做出没有底线之事,他们母子和好她不会说什么,不会去阻拦。

    只不过她跟他母亲之间是不太可能和好的,她也不是非要一个婆婆不可。

    夫妻两就这般窝在沙发,温馨甜蜜。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