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日赵雪儿两人到了牢房,夏子妍还特意让人‘送’欧阳夫人和小姐去牢房看看赵雪儿两人的状态,告知是她夏子妍的手笔,再次吓了她们一番。

    不光她们不敢提夏子妍,那些女人谁敢再招惹?

    夏子妍在他怀中挣扎了一番,他却紧搂着不放,今日他一定要让她原谅自己一些,哪怕一些也好。

    “妍儿,你若是还气我,你打我骂我都好,只要别再不理我。”欧阳临轩紧搂着她,继续道。

    夏子妍从他怀中挣扎离开,再坐回床上逗着几个孩子。

    欧阳临轩过来,把自己的孩子抱在怀中,心中喜悦,妍儿让他抱孩子了,是不是原谅自己一些了?

    怀中的孩子看着自己却是笑了,他心中一暖,毕竟是自己的孩子,是不是认出自己是他的父亲了?

    这就是血脉感应?

    (作者:孩子见谁都笑,你想多了)

    看到父子两的情况,夏子妍收回眸光,心中一叹,不再跟他冷战了,也惩罚的差不多了,以后会跟他说话,但,不会让他那么容易吃到肉,让他继续做和尚一段日子!

    倒是今日,欧阳临轩跟自家妻子说了孩子事件最新调查结果,道:“妍儿,我已经找到主谋,妍儿放心交给我去做,我会给孩子报仇的。”

    夏子妍看着他,询问一番,“何人?出于什么原因?你准备怎么报仇?何时出手?”关于孩子之事也是她的心病,她必须知道。

    “这边有一家商家,早十年前就从北冥国转入天启这边做生意,如今在天启已不少分店,我深入调查后发现,他是北冥国工部所属四司之一,北冥国‘市航司’,也就是水监机构尚书有密切联系之人。

    (市航司:古代在各海港设立的管理海上对外贸易的官府,相当于海关。)

    几个月前那商家迎接一名神秘人到京城,那神秘人便是主谋,是北冥国水监工部亲派之人,显然他是用那商家在这十年来的交际渠道与天启这边太傅他们取得联系,彼此认识···再深入调查他们的动机,唯一有可能涉及对方工部水监利益的便是年初之时我和父亲的人查出这边一名官员和两家商家与北冥国那边官员来往密切,涉及不仅仅偷税漏税问题,他们通过海运航道勾结谋得利益,做了些出卖天启利益之事。

    那两商家和一官员就是几个月前被抄家革职的几家,其中一商家的靠湖景区枫叶林院子,便是南宫瑾买下。”欧阳临轩看着自家妻子,缓缓解释,毫不隐瞒调查结果。

    说到这里,他特意顿了顿,看着自家妻子。

    夏子妍心中倒是惊讶一下,怪不得前阵子南宫瑾说他手中那院子是某商家被抄家后封了拍卖辗转到他手中的。

    欧阳临轩继续道:“那两商家和一官员判刑后,北冥国那边跟他们来往甚密的商家和水监部便无法再从天启这边谋利,彻底断了从天启国这边谋得巨大利益化之事,因此事,他们嫉恨父亲。

    这次过来的那人,主要想暗中动我父亲,可却无从下手,所以一面等待别的方式报复,一面暗中密切联系天启这边别的官员,想再找到‘可合作’对象,他们找过左相,只因他与父亲是敌对关系,试探一番后却不了了之,估摸着是被拒了,所以他们退而求其次找寻那太傅和工部尚书,目前只知道他们有接触,有没合作还没证据···。”

    话完,夏子妍便彻底明白了,“所以,你准备何时出手回击?”

    “妍儿,我准备等时机,先慢慢谋划,若只针对那商家和那人,杀了就杀了,但或许这事情北冥国工部水监主事者才是最后面的策划,我想把那人也彻底弄下马,妍儿,若这样,这其中布局和等待,还需时间,你···可有意见?”他紧盯着她,缓缓说出自己的意思,他怕自家妻子无法等待,想立马杀了那几人。

    若她想这般,他也定照做。

    夏子妍想了想,点头,“按你说的布局吧。”航运这一块是暴利,尤其外贸进出口一块,若后面贪污,除了给朝廷的一块,那些贪官绝对还能进账一大把的,一个月可不是几十万两私藏而已。

    如今北冥国水监部无法从天启得到绝对可观的利润,心中自然不满了,所以想暗中出手动一动右相等一派官员,可他们是北冥国之人,不可能大规模派人出击,免得反而被天启这边关注,反而全军覆没。

    所以只会派这边暗探等出手,然而没有机会下,他们就打起了曲线谋杀算盘,动右相血脉一族,想来想去也唯有孩子是最方便也最好出手的。

    这事情既然关系北冥国那边水监尚书处,她可不信那些人没参与,她不会放过任何一人!

    此时出手只会打草惊蛇!

    只杀了未必幕后策划之人,她不甘心。

    她等得起,她忍耐得了!

    ···

    ···

    晚些,夏子妍推着婴儿车在走廊走着,让孩子接触一下外面世界。

    几个男人请的看护过来了,每日或隔日下午他们都能见到孩子,所以对孩子已相当熟悉,而且他们带的孩子也已经更认得他们了。

    在夏子妍的应允下,各自抱着自家主子的孩子逗着。

    每次见到宫默离找来的看护,尤其激动的,夏子妍明白这是为什么。

    宫默离来历不同,到了他这一代,只剩下大家力保下来的宫默离,如今主子多了一个后代,哪能不激动的。

    而后,几名看护就在大厅逗着孩子,孩子尿了,拉了什么的,全权处理。

    晚些,几个男人从外面回来了,有孩子的各自抱着自己的孩子逗着,大家聚在一起聊着。

    夏子妍过来,就跟几位夫君说明后几天去南月国送年,要去云霄族和南宫瑾家走走。

    云霄族特殊,也算跟自己有特别的关系,他们一族对自己也不错,所以今年会去拜年,顺便看看云霄族那边。

    楚云谦几人点头,“明白,有传送阵方便多了,如今妍儿是南宫家儿媳,也是云霄族开派祖师半个徒弟,年节送礼是应该的。”

    “那我明后日去云霄族,再过两日去南宫家,之后就去段家,到时再回来京城这边。”夏子妍把行程安排了下,几个男人点头,反正随时可以去找她。

    之所以先去云霄族而非南宫家,只因六夫君前面那两天还有一些事情忙,后面几天就空闲很多了。

    于是,隔日夏子妍就传送去云霄族附近了,然后云霄族的族人来接她,带她去不远的族内地带,至于南宫瑾便是直接传送去自家。

    见到圣女过来了,整个云霄族族人相当喜悦,夏子妍见识到了云霄族的热情,也是有些无奈的。

    跟云霄族族长和长老们坐着闲聊一番,晚些便由‘洛千尘’带着她在云霄族转悠熟悉一番。

    云霄族面积真正算起来也不小,有一个小小的城镇面积大,各方向面积各有分化,东边种植药田,青菜,水果等,西边有湖水养鱼,溪水浇花草等,还有山泉水直接流入,供应大家喝用,北面更多种植水稻。

    南面都是孩子学习的地方,有学医术的,诛邪术的,音控术的,还有修炼的地方,孩子玩的场地。

    当然,几个方位都有族人的房子和学习的空地,最中间就是族内族长他们住,而且族内大日子或有何大事,都在中间大广场说。

    当然族内也有族塔,里面供着族人的排位,还有书房以及炼丹室等。

    凌一航早在六月就送来了云霄族,这边云霄族的同龄孩子压根不会怕他比较容易吸引邪物,整个族内本就是修炼之人,跟外面的孩子自然不同,别人怕,他们却不怕。

    所以,孩子们不会排斥凌一航,很快就跟凌一航熟悉了起来,这几个月来凌一航已有一群好朋友,倒是今日见到自家娘亲过来,简直开心坏了。

    来这边照顾凌一航之人有几位,六叔和两名下人,一名厨师,还有两名护卫,仅此而已。

    毕竟这里是云霄族的地盘。

    他们也很快发现云霄族之人热情亲切,不会排斥他们,当时大家就狠狠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六叔和两名护卫发现,这边的族人即使知道自家小公子情况不一样,也没半点害怕,反而自家小公子很快交了一堆小朋友,几人也是开心。

    熟悉了十天八天后,凌一航就跟着族内的小伙伴去私塾上课,每日上午学习启蒙课,下午学习音控课或学习驱邪术入门。

    所以,眨眼几个月,凌一航就适应了这里,喜欢呆在这里跟很多朋友玩和学习。

    这一晚,夏子妍跟族长和长老们聚餐,晚些就休息在云霄族这边,算是陪凌一航的,再次抱着这小家伙一起睡觉。

    隔日上午夏子妍醒来吃了东西,洛千尘再次带着她四处转转,晚些回到院子,元婴就自己出来了,也要去玩,夏子妍在房间修炼,洛千尘便带着元婴在族内玩。

    很快,元婴引来云霄族大家的围观,都喜欢得紧,后面元婴就跟一群族内的孩子玩得疯狂起来,凌一航他们一干刚启蒙学习的孩子看元婴跟他们差不多大,就更快玩到一起了。

    看到元婴只是一个形体时,六叔他们还吓了一跳,毕竟以前见过邪物,也是形体的,还以为是邪物,不过,洛千尘过来跟他们解释一番,让他们放下了戒备心。

    六叔和两名护卫震惊不已,这是···夏夫人的元婴?元婴就是仙家的另外一个分身?这元婴才三岁样,就如三岁时的夏夫人的性子一样?

    而后,大家看一群孩子玩得疯狂,六叔睁大了双眼,我天啊,夏夫人小时候这么捣蛋皮实,但也机灵得很,这还时不时小大人般说出一番哭笑不得的话。

    得知元婴是仙身,靠近自家小公子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六叔自然乐得元婴跟小公子走进。

    心中不得不感叹,小时候的夏夫人看着也喜欢跟小公子一起玩啊,倒真是有缘!

    而后,一群小屁孩玩累了,元婴飞到小桌子上,站在上面大姐大一般道:“以后你们都听我的,听我的话一起玩,有好吃的。”

    洛千尘嘴角勾起,圣女小时候可真是···

    六叔愕然,不由噗嗤一笑,跟洛千尘道:“实在是···夏夫人小时候叫人相当意外。”

    “你们今天只看到她玩耍的一面,当初她半夜出来吓人,整了一些女子尖叫连连。”洛千尘想到那次在墓穴地带时,莞尔道。

    六叔哈哈大笑。

    那边,就见元婴挥手间一堆水果弄出来,“呐,请你们吃水果。”

    六叔几人震惊,这凭空弄出东西···

    洛千尘想阻止也来不及了,就让那些孩子一人拿一个苹果,一定要吃了,然后找来元婴,“小妍妍,这是六叔,是一航的家人,你是不是还有水果请六叔吃啊。”

    小妍妍好奇看着六叔,而后手中多了几个水果,“六叔,请你吃水果,不能浪费噢。”

    六叔呵呵一笑,“好,好,多谢···小妍妍小姐。”

    “不客气。”小妍妍朝他咧嘴一笑,此时凌一航拿着一个苹果过来,眨巴着眼看着小妍妍,小妍妍飞身站在他面前,小大人般教育他道:“水果要吃了,不能浪费,这可是有灵气的水果,可不是外面的水果,知不知道。”

    洛千尘好笑不已,听圣女说过,元婴吃几口水果就扔了,换别的水果吃,也是吃几口就扔了。倒是没想到这会儿会有模有样的教起别人来,可真可爱。

    凌一航眨巴着眼,噢了一句。

    “乖噢。”小妍妍伸手摸摸他的头,六叔几人看着真是好笑,下一秒几人就愕然了。

    “真乖。”就见小妍妍在凌一航脸颊吻了一下。“以后谁欺负你,我帮你打他们。”

    顿时,凌一航小脸就红了,六叔和两名护卫瞪大了双眼。

    洛千尘也惊愕了一下,毕竟实在没想到元婴会···吻凌一航!

    不过又想一想,这么大的孩子懂什么?估摸着就是好玩。

    凌一航扑到六叔身后,害羞的看着小妍妍。

    小妍妍见此跑过去追他,凌一航跑着,很快两个小孩子又你追我赶打闹起来。

    而后玩累了,两人坐在草地上一个苹果你吃一口我吃一口的,这看着叫人好笑不已。

    夏子妍在屋内修炼了两个小时,又有了些小突破,心情不错。

    或许之前孩子出事,后面是心中原谅了大夫君,这期间体验过恐惧,悲伤,欢喜和心中疙瘩等,情绪从失控到消怨到恢复,或许让她成熟了一些。

    所以这阵子修炼累积,今日算是有了一些小突破。

    而后,她看看是什么奖励,检查一番,心情还是不错的,当下依照口诀默记几次,以后便不用再默记了。

    如今,她就是走在外面,那些易容再怎么高明之人,也别想隐瞒她的眼睛,她一看对方,就能直接看透对方,看到里面原本的那张脸。

    这对她来说,可是不错的!

    还有一个就是,元婴分身出去,也可以有实体出去,当然,这只是分身实体,可不是原体出去,就是分身受伤什么了,也不会威胁自己的生命。

    元婴本体可以一直在荷花池沉睡。

    这也不错啊,不然元婴偷偷出去,形体恐怕会吓到别人。

    由于快过年了,凌一航肯定也想家了,隔日,夏子妍便带着凌一航,六叔等人传送回金陵,当然,不是空间传送站那里传送,还是跟以前一样,自己预先在空间传送站选定了目的地,然后拿出几张符纸这般传送。

    反正上一次六叔和凌一航看到过她跟几位护卫传送的一瞬了,那次正好去帮缘真大师他们,也是差点被人家用斩仙刀给阴死。

    大家很快就传送到了金陵那边夏家。

    然后,夏家派出两辆马车送凌一航几人回凌家,马车半个小时左右的路程,凌家就到了。

    而夏子妍在这边呆了会儿,等六夫君南宫瑾乘马车过来,夏子妍便跟着他回南宫瑾家。

    南宫家主对她很是客气,夏子妍送上补药和水果,还给了一袋子米粮,南宫家主都叫人收下了,前两天自家儿子就回来了,跟他说了一些事情,自然是清楚她这拿出来送礼的东西,可都是跟外面的不同的。

    再说上次那林子遇到邪物,又见过冥界之人,他自然已知自家儿媳身份不同。

    一开始他儿子要去和亲,他的确有些顾忌,毕竟远离家乡,父子以后极少时间见面,他就一个儿子的。之后看自家儿子态度坚定,又想到那日遇到邪物事件,没了她出手相救,他们父子已经···

    后面,自家儿子跟她订亲和成婚,他都有些担忧的,这以后南宫家可就被南月国皇上盯着,有时要报告一些事情了,但也清楚自家儿子所说,这事情是两面性的,也有对南宫家有利之势。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