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傅大人,我今日敢骂你,我就有准备这次事件也必须要惩治你一番,你就当我因你女儿之事把气撒在你身上就是了,谁叫你纵容出一个杀我孩儿的人来,挑衅了我的底线,我不会那么好说话的,待会儿‘特殊证人’就会出现!”

    然后,夏子妍气势顿时逼人起来,额间印记浮现,冷然睥睨看着全场文武官员,冷酷警告,“再来,我这次在这里也告诉大家,以后不管什么原因,任何人敢动我的孩子,我不会让他们好过。

    不管你们是利用别人在幕后操作还是在人前,一旦敢动我的孩子我只要算一算,就会知道人前幕后何人在搞鬼,阴谋我从来不参与,可你们触碰我的底线,我可不管你们什么身份什么势力!

    我或许不想杀人弄脏我的手,但我可以尝试在某些人府中,家族墓地等地方动动手脚,以后祖宗八代倒霉,子孙后代全部身体抱恙,甚至家族直系一个个人生际遇生不如死,相信我,我有这个能力。

    而且到那时,你们也不用想找一空大师那些得道者,第一,他们能力不如我。第二,我下个诅咒改个风水而已,我不会弄死人,在不会死人前提,他们也不会多管闲事!”

    此时,全场震惊!

    她这般超然姿态,睥睨一切的气势已经叫人心惊,她额间印记突然出现,这传言看来是真的,她真是仙身!

    此时,越发给人尊贵高洁神秘,美得越发惊人!

    六皇子等皇子惊艳连连!

    朝中年轻的官员也惊艳连连!

    第一次见到夏夫人这般姿态!

    就是皇上,也是震惊,果真,墓穴传言是真的!

    就在此时,只见她手中光茫一闪,突然就出现了一把匕首,就见那匕首闪了闪,而后直朝赵雪儿和林月娇闪去,就见她打了个手势,瞬间匕首快得叫人难以看清,只闻赵雪儿和林月娇尖叫声。

    再一眨眼,匕首瞬间消失不见了!

    而赵雪儿,林月娇两人面上被划了几刀,手脚筋络已被挑断,鲜血如注,两人甚至还在大殿痛得打滚!

    太傅震惊,当下要说什么,却是被自家儿子急忙拉住!

    此时,夏子妍眸光凉薄看着太傅,“怎么?不服气?还是要以官身压人?”

    太傅身子颤着紧盯着夏子妍,不知是气的还是怕的。

    大家再次见到震惊一幕,瞬间她身影消失,瞬间她又出现太傅面前,她睥睨看着他,“你就是想杀我,你也杀不了,自从我历练雷劫,凡人杀不了我。有些事情,我对你会略施惩罚,我现在就可以让你们父子父女看看‘特殊证人’的身影,证明我并非没有证据。

    以免吓到场中别人,我会让林月娇和赵雪儿两家人能看到‘特殊证人’,至于‘特殊证人’的供词,怎么死的,我也只让你们听到,也不逼你们到绝路,当然,若你们不服气,我可以让它们说的话,全场听得到!”

    不逼你们到绝路,但是这些天会暗中收集你们平日一些罪证,私下交给皇上,什么时候皇帝要处决时,你们府中就会什么时候动荡。

    如今不动你们,是因为自己这边也正在成长,而你太傅和工部尚书身后在朝中不少党羽,光右相对付起来,多少还有些吃力麻烦,左相那边绝对不会出手,乐得一边隔岸观火,到时若两败俱伤,那么反而给他捞了好处。

    还有最主要的一点,两家主事人身上她算出跟那两个女人一样的结果,所以,今日必须退一步,只为···

    所以,如今有些事情记着,利息先拿了,有些时候不是不算,而是不到时候。

    她这一世真不喜欢勾心斗角的日子,可是果真环境和有些事情逼着自己成长,逼着自己耍心机。

    夏子妍说完,身影再次消失回到场中,就见她看向大殿外,“你们进来。”

    大家什么也没看到,可很快太傅父子,工部大人父子和赵雪儿,林月娇面色大变,两个女人吓得尖叫连连,忘记了身上疼痛爬着身子后退。

    “说说你们怎么死的,什么名字,恐怕太傅大人不记得你们了···”

    太傅颤着身子后退,此时哪有半点之前的威严!

    工部大人也吓得后退不已,因为有魂魄朝他过来,尖锐着声音说他们怎么杀死它们,它们怎么冤死的。

    太傅几人也是面临这样的情况!

    大堂内众人鸡皮疙瘩,虽然没有见到什么东西,可现在这场面已经叫他们心中发虚!

    立马人群散开,离太傅和工部大人几人远远的。

    赵雪儿和林月娇吓得尖叫,大家亲眼见到突然两个女人脸上和脖子上多了血淋淋的痕迹,众人大惊失色,越发感觉恐惧从头到脚而过,果真有···冤死鬼啊!

    “我说,太傅大人和工部大人··要不要让它们口里说的话让大家听听,让皇上听听?”夏子妍凉凉一句。

    此时,太傅和工部大人都已经吓得心跳要出来了,哪还有心思听夏子妍的话。

    当下,两人的儿子和赵雪儿,林月娇在朝中的夫君朝夏子妍服软,“还请夏夫人早日帮它们超度投胎···”若是它们的话全场听到,那么这一次皇上降罪,府中得脱一层皮,官位怕也会有影响,甚至他们直接会打入牢内审问等!

    虽然这些冤魂只是家中下人和护卫,他们不会知道更多府中重要的事情。

    只是,无辜弄死人,让人冤死,这会儿大殿上爆出来,对府中声誉和官位也是会影响的。

    家中最近所有不光彩之事,全部会被曝光,到时府中大家也没有脸面了。

    “你们在教我做事?”夏子妍挑眉。

    “不,是求夏夫人。”几人立马道。

    “那么,两个女人杀我儿子,我教训一番,你们可服气,可甘心?”

    “是我家妹妹/姐姐有错在先,教训是应该的。”他们知道如今这样说话,场中大家都已经清楚,府中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

    可总比让它们现身真说给大家听来得好。

    如今,哪还有选择?再不出来说话,这些鬼魂恐怕都要来索大家的命了。

    夏子妍看着他们会儿,才点头,道:“那么对它们,你们有什么要做的?”

    当下几人跪下,跟那些魂魄道歉求原谅,说它们的家人府中一定补偿,以后也不敢管着自己姐姐/妹妹再次作恶了。

    夏子妍听着两家人的话,最终才答应条件。

    而后,夏子妍拿出一个袋子,跟魂魄体道:“进来乾坤袋里,等他们做到了答应你们的要求,我就送你们投胎去。”

    而后,大家就见夏子妍把小袋子绑了,拿在手上,太傅和工部大人等人面色才好些,至于赵雪儿两人早被吓晕了过去。

    现场文武大臣冷汗连连,感觉全身发软,头一次,他们发现惧怕了一个女人!

    在场文武大臣府中,说白了,哪位家中没有点冤案?尤其她不但能找冤魂回来,还能让人看见,让那些魂魄去报复,这样才更恐怖的。

    夏子妍走到右相夫人面前,面上冷然,“我看在右相和你儿子的份上,无论你言语多次针对我讥讽我,我都从未计较。

    而你却是枪口对内,间接害了自己的孙子,有没想过这也是你家血脉。”说完,夏子妍直接在她脸上就是大力甩了两巴掌,可半点都没留手的。

    “以前认你是欧阳临轩的母亲,我当你是我婆婆,今日开始,你不再是,下次再敢怎么针对我,碰我儿子,别怪我不客气。

    甚至我送你们去义庄跟死人一起相处几天,只要你想,你下次尽管再针对我和我孩子,我很高兴送你去一些有趣的地方,见识见识更广阔的世界。”

    右相夫人和小姐早在看到夏子妍对赵雪儿和林月娇出手,弄得浑身染红,伤痕累累就对夏子妍恐惧了。

    后来再看到赵雪儿和太傅他们的状态,更是怕的颤抖,全身发虚。

    这会儿夏子妍眸光犀利冷酷无情模样也让她们恐惧,第一次见到她这般恐怖的模样。

    右相夫人和小姐哪儿敢有平日的嚣张?

    说完,夏子妍也不客气大力打了欧阳府小姐两巴掌,“记住,我平日可不是怕你们,只是懒得计较,下次再敢犯我,今日赵雪儿两人的教训就是你们以后的教训。”

    两人跌倒在地,面色发白,脸颊两边红肿起来。

    紧盯她们会儿,夏子妍看向右相和欧阳临轩,以及右相夫人的四夫君,也就是这个欧阳小姐的亲爹。

    虽然他不是官身,但这案情关系自家女儿,所以作为家属他今日也在大殿内。

    她直视他们道:“若是觉得我打了她们,你们有意见,可以说出来,我其实不介意跟右相府断了关系,毕竟我从不仰仗右相府过日子。”

    欧阳临轩心中一惊,立马走出来,拉住自己妻子的手,“妍儿,说什么傻话,你是我妻子,是右相儿媳妇不会变。”

    夏子妍紧盯着他,她看得出来他眼底深处的害怕恐惧,他在不安,怕她说出和离两字来。

    她认真看着他会儿,把他的手从自己手上拉开,没再看他。

    欧阳临轩心如遭冰窖,恐惧不已,他立马再次拉住她的手不放,就这么无声祈求看着自己的妻子。

    右相立马陪笑道:“夏丫头,这说什么傻话,她们这是该打,我们自然不会有意见。

    而后,右相看着自己的女人和名誉上的女儿道:“以后你们搬出右相府,欧阳元蕊不再是我欧阳永翰名义上的女儿,不要再挂欧阳姓氏。”

    而后看回欧阳元蕊的亲生父亲,“你可有意见?”

    立马的,欧阳元蕊亲生父亲说没意见,这已经是最好结果了,她只是打了自己女儿两巴掌,已经相当手下留情,仁至义尽了。

    “女人,照我说你就应该跟欧阳临轩和离了,就不会有那么多糟心事了。”这会儿拓跋硕出声了,走过来把夏子妍拉到身边,嗤之以鼻看着欧阳临轩。

    右相急着道:“十三皇子,我求你就别再凑一脚了。”这丫头看着就好似要说出什么来,你还在一边点火。

    “哼,我说得有错吗?我记得从她第一天去右相府拜访,就得到这两个女人的不屑,这些年她可不是一两次被她们讥讽了。”拓跋硕冷哼。

    而后,他看回身边的夏子妍,得瑟道:“女人,你现在是我未婚妻了,以后就是我的王妃了,哪个不长眼的女人敢欺负你,你就用王妃身份让她们跪一整天,让她们做一些别的事情,哪个女人敢反抗你打了再说,有什么事情你未婚夫我顶着。”

    皇帝嘴角可疑的抽了一下,这小子真是···

    但,他说的一点没错,那些女人敢顶撞王妃,就是有罪。

    夏子妍看着得瑟的拓跋硕,突然有些想笑,突然感觉这小子得瑟起来有点可爱。

    不过现在是严肃时间,还有事情没有解决。

    她看回欧阳临轩,他就一直这般祈求眸光看着自己,她移开眸光,没再看右相和他。

    她看向皇帝道:“皇上,刚刚之事希望皇上见谅,特殊证人我都收在乾坤袋装着,不会对皇宫造成影响。

    至于特殊证人和太傅几人的恩怨,他们双方暂时达成了协议,有些事情没让皇上听到,因为冤魂声音普通人听着难免觉得瘆人。

    我看在太傅好歹也是几位皇子和一些官家子弟的教导老师份上,不想皇上和几位皇子听了什么,让你们难做。

    对于朝中大臣,还要为天启国出力,这次我就不紧揪着不放,只针对赵雪儿两人我想带回去调教几日就好。”

    嘴里说得好听,只因他们是朝中大臣,要他们为国效力,可她自己心中清楚她其实想直接出手让两家生不如死,让他们得到深刻教训,可她如今只得忍着,孩子事件没那么简单。

    皇上听言,顿了顿,点头,“好,我让护卫把她们送到你府中。”

    “多谢皇上,那臣妇就先回去了。”夏子妍施礼道。

    皇上点头。

    ···

    ···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文武百官依然还在震惊和害怕,心中顿时明白,惹谁也别惹这个女人,挑衅了她的底线,后果与挑衅皇上不逞多让!

    她让人恐惧的地方不是她刚刚对赵雪儿两人出手多快,瞬间出现别人面前的速度多快,她叫人恐惧的是她的特殊能力,不但能找到鬼魂什么的吓人,甚至惹毛了她,看今日这架势,她绝对会在别人家族或家族墓穴之地动手,她不会让大家死,但会让祖祖辈辈以后都比死还难受!

    这简直比皇上震怒还恐怖!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