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泥两三天时间就能弄出来,这水泥若是改善一些道路,以后下雨天不怕路滑,常年下雨造成坑坑洼洼的泥沼地段处,若是专门用来弄一条水泥路直通官道来往之地,以后不管来往的商旅还是各行业忙碌之人,赶路时间到目的地会更快不少。

    臣妇愿意把水泥方子的利润给皇家三成,只换一个条件,这阵子赵雪儿,林月娇交给我处理,在不会要了她们小命的前提,我只是惩罚她们一下,让她们好好长点记性。”

    大家震惊她一口气说出两种听都没听过的东西,若是真如她说得那般,那么···皇上可真得到了莫大好处,白白送上门的!

    不过,她这轻飘飘的不置赵雪儿两人死罪,会留她们一口气去贫苦之地,这赤裸裸的就是告诉大家,她会用尽手段折磨她们!

    有时候,活着比死还来得折磨难受!

    尤其从小没受过苦头的女人,面对折磨和去苦寒之地,那对她们来说就是比死还极度残忍之事。

    就是朝中大臣心中也惊了下,以前一直觉得她好说话,今日大家看得清楚,那是以前没触及她的底线而已!

    “诸位大臣认为如何?”皇上看向朝中各位大臣,出声询问。

    诸位大臣不傻,皇帝怎么可能不接受这样送上来的好事,这会儿他们若说应该拒绝,那就是自己在皇上面前找没趣!

    当下一干大臣说可以答应,再说,夏夫人也不是要赵雪儿两人的性命。

    大家一番说完,皇上便答应了。

    然后,夏子妍拿出一张写好的打造钢筋技术的方子出来,交给太监,太监再传给皇上。

    皇上拿着看了看,对夏子妍点头道:“这些日子朕会命人尝试打造,不管结果如何,夏夫人今日无偿送方子之事,让朕甚喜,不知夏夫人可要什么奖励,朕会着重考虑。”

    “皇上,不知能否让京中各大家族官商妻女今日天黑时聚集太傅府邸外那条街‘看热闹’,再来,今日在大殿这里,我能否先跟赵雪儿几人讨一点利息先?”夏子妍看着皇上询问。

    “既然朕先说过奖励夏夫人,自然会有奖励,这本就不是什么无理之事,朕允了。”而后,他看向朝中各位大臣,“各位大臣可是听到了,回去通知你们家中妻女今晚都聚在太傅府邸前那条街‘看热闹’,至于通知商家女,李德全,晚些下朝后就让人通知去。”

    “臣遵旨。”各大臣齐声道,心中也担忧,难不成夏夫人是想着以前很多女子跟她作对,这次一次想把场子找回来?

    那她会不会对自己的妻女动手?

    “是,皇上,奴家晚些就把事情吩咐下去。”皇上身旁不远处李公公立马道。

    “夏夫人,你这利息怎么讨,就有你自己决定了。”皇上微微一笑,反正他现在心情不错,白白得了不少好处!

    夏子妍点头,而后转身看向大殿上的文武百官大声道:“各位大人不如都退开一些,毕竟我不想‘一不小心’失手,碰伤了你们。”

    文武百官听言,纷纷后退两边,把场中空间拉大一些,心中不由好笑,她还怕伤了他们?

    就她?

    夏子妍此时看回赵雪儿和林月娇几人,最后看向赵雪儿和林月娇,“我自问从来没有无缘无故招惹你们,就是几次冲突,也是你们无理在先,就是这样,我也从未拿我这位二品贤夫人的身份来压你们一头。

    可是偏偏你们就是这样,我懒得跟你们计较,不予理会,你们当我好欺负,我无视,你们当我真怕你们,仗着你们父亲身份作威作福也就算了,居然还对我孩子下毒手,置于死地。

    你们倒是真有本事,挑战了我的底线,既然这样,这些日子,我就让你们体会体会什么叫生不如死,什么叫做惹了不该招惹之人。”

    “哼,你这个贱人,不过就是一个乡野来得贱人,凭什么所有的风头都被你抢走了,凭什么我的男人被你抢走了!”赵雪儿站起,狰狞着眸光咆哮道。

    林月娇站起,“就是,还不是你这个狐狸精勾引男人,一次次跟我们作对。”

    欧阳临轩阴沉着脸,“简直叫人反胃恶心,我家妻子何时抢你的男人了?”

    赵雪儿看向欧阳临轩,面上就激动欣喜起来,道:“就是你啊,都是这个贱人抢走了你,要不是她的出现,你就是我的。”

    全场官员无语至极,甚至讥笑不已,这个赵雪儿可真叫人恶心的,明明以前自己先跟左相之子勾搭上了,把右相之子未婚先休了,把人家名声尽毁,甚至成为整个天启国的笑话!

    她如今还好意思说夏夫人抢她的男人?

    这分明是见欧阳临轩政绩好,人优秀,越发过得幸福,加上妒忌夏夫人,便梦呓了,居然这样的话都说得出来。

    太傅和赵雪儿在朝的两位夫君听着都觉得躁得慌!

    “闭嘴,还嫌不够丢人的。”太傅朝自家女儿怒喝!

    “爹,就是这女人抢了我的一切。”赵雪儿立马跟自家父亲道,而后想到什么,立马她指着那边的左相之子‘韩千承’急急跟欧阳临轩解释道:“都是他,当初要不是他勾引我,我就不可能跟你误会,让那个狐狸精找到机会勾引你,一切都是那个男人和这个狐狸精把我们分开了。”

    欧阳临轩面色更加难看,阴沉不已。

    韩千承和左相面色也阴沉下来,气得狠了,那女人这样一说,让大家怎么看左相府?

    韩千承气得恨不得杀了她,他忍着情绪,阴沉道:“分明你自己水性杨花,倒是把什么错都推到人家身上,若不然,怎么会传私生活脏乱,身上得病引起无法生育,我庆幸的是早离开了你这个女人。”

    那个女人让文武百官嘲笑自己,那么他又如何会嘴下留情?

    “要不是你当初说休了欧阳临轩,就跟我成婚,我怎么会跟你一起?我呸,你有什么好的,别说能力不行,就是那‘把’都不行,还真以为你的很大啊, 让我离不开啊。”赵雪儿大声看着韩千承讥讽,说出的话越发的···大胆直白!

    顿时,文武百官憋着笑,不由看向左相父子的脸色,这一次左相府可真丢人丢得彻底了。

    韩千承简直气得浑身发抖,这个女人,他真想去杀了她。

    夏子妍看了看,这会儿也没想继续看这场闹剧,平日里她会站在一边乐得看戏,但这次因自己孩子之事,她没耐心看这对男女的戏。

    她看着赵雪儿又道:“我抢了你的男人,这你也说得出口,恐怕如今不仅仅天启国都知道你当初先把欧阳临轩休了,一两年之后我们才遇到,怎么叫我抢人了?你真当天启国上下的百姓是白痴,还是当文武百官是一群‘是非不分’之人?

    你和林月娇口中所谓的抢了你们的风头,你们有什么风头的?不过是大家看你是女人,即使没才情不懂礼法也盲目违心讨好你们而已,说白了是讨好你家人而已,你们真当自己有何优点?只不过自以为是而已!

    当然,你们接下来的折磨或以后去贫苦之地之事,这一点除了因为你们自己自作孽不可活,你们还得怪你们家人,把你们当猪养。

    不,应该说猪都能分好与坏,是非对错,而你们这样的动物,除了吃睡和嚣张跋扈,仗势欺人,还会什么?这是你们家人从小惯坏了你们,养成这般没有灵魂。

    你们心中没有亲情,恩情,人情,甚至将来有了孩子也不会有什么母爱可言,动物尚且懂亲情,母爱,你们说说,这是不是你们家人的错,好好一个孩子,培养成这样,着实可怜。”夏子妍是既讥讽又可怜看着她们。

    “夏夫人,你这是何意,这般指桑骂槐。”太傅怒道。

    夏子妍眸光冷酷看着他,比他更犀利眼神以对,“太傅虽说教导几位皇子一些事情之人,可在教导女儿身上也的确不怎么样啊,难道我说错了?

    若不是从小你这个做父亲的溺爱纵然,她做了什么错事你就后面帮忙擦屁股,甚至杀了人还利用自己的身份压制,造成她这般没点人性,你这个做父亲的教导,可真‘成功’啊,我就想问问,你教导自己的女儿都如此失败,这教导别人真的有能力吗?”

    太傅气得呼吸起伏,面色难看,“夏夫人不要信口雌黄,乱污蔑朝中大臣,你说我用身份压制自己女儿杀人之事,你可有证据,若没有,休怪我告你一个污蔑朝中大臣之罪。”

    右相和欧阳临轩等站在夏子妍一边的人蹙眉,她这话就是明显把把柄给了人家···

    当下,右相父子就想出声···

    夏子妍却是咯咯直笑,看着太傅道:“我说太傅大人,你真认为我来就没一点准备?远的不说,就十天半月之事你们父女应该还记得,因你女儿一个心情不好,弄死多少下人或外面又找人发泄死了什么人。

    你们想着人死了就闭了嘴,把人暗中埋葬了,就没人能查出来是吧,毕竟死人身上即使有痕迹,未必能调查出来跟你们有关。

    可是太傅大人你是不是忘记了,我身份不同,我只要掐指算算就能知道你府中或你女儿府中最近又添了多少冤魂,我不必去叫人找它们的尸体,我昨晚亲自在附近收一收最近死的冤魂‘聊一聊’,就能直接清楚一切。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