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他们两个大国都想跟天启和亲,若她选择另外一个大国,那我国···

    毕竟大家之前也只是口中说结盟针对天启,但天启选择了自己一边,他们自然愿意!

    天启国皇帝眼底深处闪过笑意,早知他们夫妻不会轻易被人威胁,就是她一个女子也是!

    最后,大家达成共识,这事情几国使臣还需传讯回他们的皇帝,看那边如何回应。

    于是,皇帝便让大家都退下,各自回去。

    很快,坊间就传遍了关于夏子妍对和亲的条件,参加找牌子的各国人要身家清白,无不良嗜好,年龄十八至二十六之间。

    几国年轻人都可参加,这倒是让一些天启国的未婚男子激动不已,虽然牌子只有七个,但大家都能试试不是?

    没准有运气呢?

    如今,就等使臣传讯回去看结果了,若真按照这样的形势来选,倒是对普通人公平!

    眨眼几天后,拓跋硕再次来夏家,两人少不得打闹起来,夏子妍飞身追赶着他打,这才刚飞了一会儿,突然感觉全身无力一般,她回落草地,顿时感觉天玄地转。

    拓跋硕感觉她人没跟来,正纳闷,不由转身看去,就见她一手扶着树干,低垂着头。

    “女人,怎么?就跑这么点路就嫌累了?”拓跋硕耻笑一句。

    哪知就见她捂了捂头,而后整个人就这么朝后面倒去。

    拓跋硕面色一变,飞身而去,“女人。”

    在她头快要碰到草地前,他抱起了她,见她面色发白,昏迷不醒,当下抱着她飞身回主院,一到主院,拓跋硕便大喝,“来人,快找大夫。”

    宫默离从书房出来,一见拓跋硕面色焦急抱着自家妻子,面色一变飞身而来把自家妻子抱在怀中,飞快跟自己的护卫交代一声,抱着她回屋内。

    等把她轻放床上,脱去鞋袜盖上被子,他才看向走进来的拓跋硕,面上阴沉紧盯拓跋硕,“怎么回事?”

    拓跋硕难得觉得自己理亏,对于对方质问的言语这才没没发飙,蹙眉道:“就是跟平时一样和她比轻功而已,哪知今日她就突然停下来,然后就昏倒了。”

    宫默离冷沉道:“妍儿要是出事,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我都不会罢休。”

    拓跋硕哼了一声,“我会怕你?”

    宫默离也不跟他多说什么,回到床边坐下摸摸自家妻子的额头,体温倒是正常的,就是面色发白的很。

    看着这苍白的脸蛋宫默离心疼不已,无比担忧,妍儿从没突然昏厥的情况!

    他蹙眉,怎么大夫还没到?

    偏偏今日楚云谦不在家!

    又等了等,终于大夫过来了,正要跟拓跋硕和宫默离行礼,就听两人同时道:“赶紧看看她/少夫人什么情况。”

    大夫立马点头,跑到桌前把医药箱放下便走到床边,此时宫默离从床边离开,站在一边看着。

    大夫就在床前仔细帮夏子妍把脉一番,一听脉象就有了底,这会儿生怕弄错,便是再次静心仔细听脉,得到肯定的把握,这才起身,朝宫默离双手作揖,道:“恭喜少主,贺喜少主,少夫人这是有喜了,这还未满一个月的身孕,恐是不知自己有孕,刚刚行走运动得剧烈了一些,少主放心,少夫人没大碍,属下这就先开一副安胎药,让少夫人先喝一副,应该半个多时辰后便能醒来。”

    “那快些开药方,叫人去煎了。”宫默离道。

    “是,属下这就开方子先。”大夫道,而后走到桌前,打开药箱,拿出纸笔···

    宫默离坐回床边,握着她的手,看着她苍白的面容,心疼不已,却也激动不已。

    以前从未想过要孩子,后来和离事件后,他就多了一层想法,也想要有个血脉联系,这样他的心安一些···

    这会儿听妍儿怀孕了,他真的很开心,相当欣喜。

    拓跋硕看了下床上那边,默默的退了出去,怀孕了,她居然怀孕了。

    也是,她已经成婚三年多···

    只不过今日突然听说她怀孕了,一时心中有些复杂,还有种说不出来的情绪。

    等夏子妍缓缓睁开眼之时,就见屋内几位夫君都在,大夫君正坐在床边温柔看着自己,她纳闷,“你们怎么都在我房里?我怎么睡着了?”

    说着,就想从床上坐起,欧阳临轩立马轻柔的搀扶她坐起,帮她身后塞了枕头,让她坐得更舒服一些。

    “你们怎么了?怎么都一直看着我不说话?”夏子妍纳闷了,他们几个今日看着自己的眸光,简直叫她感觉毛毛的,不由有些心虚,“我··我没做错事啊。”

    段逸辰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欧阳临轩几人面带微笑,他坐在床边拉着她的手在自己手中,柔声道:“妍儿,你怀孕了,孩子还未满一个月。”

    夏子妍震惊,而后愕然看着自家的夫君,见一个个夫君欣喜的模样,这才慢慢接受,不由掀开被子看看自己肚子,摸摸自己的肚子,喃喃道:“我怎么没一点感觉啊?”

    楚云谦噗嗤一笑,柔声道:“妍儿,这才一个月左右,哪儿能摸到什么?自然没感觉,等胎儿大些,你就能感觉得到胎儿在你肚子中的动静了。”

    夏子妍摸着自己的肚子喃喃道:“我就是感觉···不可思议,一时觉得太过震惊了。”

    “妍儿,胎儿前三个月最需要小心,以后记得别再做剧烈运动,不能再跟拓跋硕比轻功了,要多些休息。”楚云谦柔声道。

    夏子妍点头,“嗯,知道了。”

    “妍儿,这几个月好好休息,每日再多喝些滋补的汤水,你店铺之事暂时你就不要理了,我们几个男人会帮你看着,你就好好呆在家中养胎,知道吗?”欧阳临轩柔声道。

    紧接着,段逸辰几个男人也先后劝说一番,夏子妍点头。

    接下来的日子,夏子妍是走到哪儿都有人在后面不远处跟着,因为她现在是孕妇,就怕她突然有晕倒,或脚下踩了石头滑了···

    几位夫君也是轮流每天陪同着她,怕她觉得每天呆在家中感觉闷了,也会想着各种法子哄她开心。

    所以,决定府中到时请些表演乐人,她闷了就叫人跳舞或者演奏给她看。

    几位夫君都找了自己信得过的大夫在府中呆着,以免什么时候有需要,也严格把控着她的饮食问题。

    右相和楚大夫甚至楚老夫人他们也先后几日来看了一下夏子妍,嘱咐她好好养胎,楚大夫更是细致告诉她,怀孕这会儿,有些海鲜不易吃等等。

    如今整个京城之人都知道夏夫人有孕了,又引起民众不少话题。

    使臣众人心中无奈,这还没太多进展,她又怀孕了,眼下刚怀孕,说是胎儿前几个月得好好安胎,最近不接待客人,希望大家见谅。

    京中那些成婚几年还没怀孕的女人又不爽了,什么都被那女人抢了先,怎么就是怀孕也被人抢了先!

    赵雪儿和林月娇已经成婚四五年,如今还未怀孕,前阵子成为街头后巷的笑话,这会儿又听外面很多人拿她们几人相比,传夏子妍成婚三年就怀孕了,可她们几个女人到现在还是不会下蛋的攻击。

    再次,赵雪儿和林月娇被气得在家中摔东西破骂。

    京中很快就传出一个八卦,说赵雪儿是无法生孩子的女人,顿时大家就惊讶不已,传言说前些日子赵雪儿胃痛找了几位大夫看病,当时那些大夫都知道。

    于是,这些八卦再次让赵雪儿怒火冲天,为证明自己,还特意去找大夫看看,让公众知道一切都是谣言。

    林月娇几人也找了大夫,看看她们有没有怀孕,赵雪儿和林月娇几人的确没怀孕,甚至大夫查出赵雪儿是真的今生都无法再怀孕,赵雪儿蒙圈了。

    太傅后面得知消息,找了一名家中大夫帮自家女儿检查,结果都一样,因赵雪儿私生活太混乱导致身体有些感染,可却没有好好修养自己。

    太傅让大夫绝对不能把这消息传出去,免得再次成为大家笑柄。

    没两日,京城上下就传出赵雪儿私生活太混乱,今生无法怀孕的八卦来,太傅面色阴沉,调查何人敢泄露出去。

    可是,却发现除了自家大夫帮自己女儿把脉过,她家中的大夫也看过,当时还有不少下人在,甚至她为证明自己还当着大家的面一起去检查,让大夫自己说出结果来,为证明自己。

    所以这事情压根就无法再隐瞒!

    尤其是,这七皇子府邸夜宴前几天,自家女儿在外面纸醉金迷喝得一塌糊涂,当时突然肠胃难受,就在外面找了大夫看病开药的。

    最初的流言,就是从那时开始。

    而且自己府中和她那边府中,肯定也有别人的暗线,这谣言散出去的也极有可能府中下人。

    赵雪儿最大的底牌算是没有了,因为很多男人找女人成婚,主要看中两点,利益和繁衍后代!

    至于女人的人品外貌什么的,在夏子妍出现前男人压根就觉得那些女人都一样,没什么让他们喜欢的特点。

    夏子妍出现后,男人有了期望和幻想,但找夏夫人看着就没多大可能了,只能心中幻想一个女神出来。

    现实中,就看利益和繁衍后代。

    女人们也正仗着这两点耀武扬威,眼下赵雪儿其中一个底牌彻底失去,也只能依仗自家父亲了。

    谣言证实后,京城八卦再次传出,无数人说当初右相二子欧阳临轩离开赵雪儿真是老天庇佑,不然才是真的被毁了,娶一名不但出轨给自己带绿帽的女人,还是一个不会生孩子的女人。

    真没想到太傅之女赵雪儿私生活这般混乱不检点,人前还装得多清高一般,她的那些夫君,侍夫们可是真倒霉了,这辈子跟着赵雪儿是没法子有后代了。

    左相府,韩千承听到外面沸沸扬扬的传言,讥讽不已,那个女人总自以为是,其实什么都不是的贱人。

    以前他们和离前,那女人勾引有妇之夫给自己戴绿帽子,就已经被全京城讥讽取笑一番了。

    当时连累得他左相府都被当成全京城的笑话。

    那女人看着果真好了伤疤忘了痛!

    以前自己脑中进水了,还自己抢了一个恶心的女人上门,把原本或许属于自己的缘份推开了。

    他眸光看向远方,喝着酒,心中恍惚,那个绝美的女子,她怀孕了···

    他从小喜欢跟欧阳临轩比,可如今他是彻彻底底输给了人家。

    人家如今官位比自己高一阶了,有如此才貌双全的美娇娘,还···

    人比人,果真气死人!

    眨眼一个月过去,几国使臣接到了来自本国皇帝的回复。

    天启国第二个建议反而让他们不敢再咄咄逼人,改成走缓和策略,只能选择答应第一个条件。

    不过因夏子妍怀孕的问题,几国使臣和天启国达成了协议,等夏夫人明年生产后,孩子满月后十天半月再举行缘份择婚之事。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