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苦笑,妍儿,我真的恨不得把你藏起来,任何人都不能靠近你!

    没多久段逸辰和宫默离回来,这两人回来时都带了一些护卫和一些下人过来,立马就感觉府邸安保就好了不少,主院的下人全部给换了。

    新下人和护卫到了主院,跟几位主子认识了一番,见到少夫人时一个个惊艳连连,各个惊呆。

    此时,宫默离蹙眉,朝一行人齐喝,“府中主子都认清楚了没有。”

    顿时,大家回神,齐声道:“认清楚了。”

    宫默离冷声道:“现在,各自收拾屋子妥当,接下来由总管安排你们各自岗位,轮班制度。”

    “是。”众人再次齐声道。

    “总管带人离开,去下人院安排吧。”当下,宫默离朝那老人道。

    “是。”老人立马恭敬道,继而示意大家跟他离开。

    由于都不熟悉这府邸,便有前两日新来的护卫带他们过去。

    因为凌一航的原因,夏子妍以前每晚到几个男人院子,这会儿变成今晚轮到哪个男人陪,就哪个男人过来她院子。

    因为小孩子睡觉的地方搬来搬去不方便,小孩子更容易认床,睡前又舍不得离开自己,孩子睡着后抱太远回房也不方便。

    所以也就这样安排了。

    几个男人倒是无所谓,反正她的院子,又不是去那几个男人院子就好,不过轮到自己去时,床上被套什么的必须换!

    绝对不想床榻有别的男人的味道!

    晚上是夏子妍夫妻和凌一航三人一起吃饭,饭后,三人都会在院子走一走,夏子妍会陪着孩子在院中玩一玩,直到玩累了,就去大厅坐下休息喝几杯茶。

    然后,就到了小孩子的冲洗时间。

    睡前,夏子妍把孩子哄睡了,由自家男人抱出去给六叔。

    此时,莫少泽从护卫手中接到邀请信函,询问传讯的是何人。

    护卫道:“对方自称是夏家之人,说他们少夫人叫他送信一定要交到少主手中。”

    莫少泽下意识心中一颤,姓夏,女子···是她吗?

    不由的,他看向信封,字迹无比熟悉,他眼中一亮,果真是她的字迹,他当下打开信封,拿出信件展开,看了起来。

    一开始,他脸上是欣喜激动之意,只是后面却微微蹙眉,请大家一起吃饭,这次她跟她几位夫君都来了。

    所以,明日会见到她夫君吗?

    心中苦涩,有她夫君陪着,恐怕更难靠近她了。

    隔日中午,楚云谦和段逸辰一起陪着夏子妍去酒楼与南宫瑾众人吃饭。

    宫默离性子冷酷疏离,而且真正身份还是越隐秘越好,所以夏子妍不让他跟来。

    欧阳临轩是昨日约了人看店铺看山庄,不好临时改了时间,也因为身边没有护卫只得自己亲自处理。

    有楚云谦和段逸辰两人陪着,欧阳临轩和宫默离倒是比较安心的。

    而且有几位护卫陪着,再来,妍儿如今也能自保。

    段逸辰也是生意人,遇到南宫瑾几位亦是从小家中做生意的,自然有话题,也同样言语中该狡猾该圆滑的地方,都必备。

    比如一切攸关妻子的问题,他可防备心相当足,绝对不让南宫瑾,莫少泽几人有想靠近的机会。

    再来,楚云谦不是话最多的,但却不代表他老实,内里可精明得不得了。

    有她身边两名防备心极强的夫君在,南宫瑾几人心思再多,也不好表露出来。

    再加上有一个神助攻的凌一航在,南宫瑾几人自然只能把心思憋着。

    一餐饭后,夫妻几人带着孩子又在街上闲逛一番,主要是孩子和女人喜欢,两位做夫君的自然宠着,陪同在一起。

    莫少泽也离开了酒楼,走到外面,看着那边不远处夫妻几人的身影,心中黯然,他真的羡慕那两个男人!

    楼上阳台处,南宫瑾,周子昂几人看着大街上的几个身影,各自心中羡慕。

    她的几位夫君,是真的幸运,尤其她的大夫君,他们都想见见了!

    传言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把一切荣耀都给了他,尤其叫人佩服的是,当初是被休的身份,居然还能找到她这般完美的女子,这才是真叫人佩服万分!

    所以,那男人应该才是最有心计,最难对付的吧。

    南宫瑾微眯着双眼,突然想起昨天看到的那个男人!

    会是他吗?

    她身边的几个男人,教一个小鬼来转移她注意力,那么,他也可以想法子‘收买’那个孩子,让他为自己所用。

    隔日,夏子妍就无法再出去了,只因夏家府邸几个门都围了一大帮人,凌一航闹着想出去玩,也不明白为何大人说外面会围了好多人。

    段逸辰就抱着他去大门口看了看,低声告诉他,“那些人都是想抢走你干娘的,要是被人抢走了,她就没时间陪航儿了。”

    “不要,娘亲不要被抢走。”凌一航立马道。

    “所以,你娘亲现在不能出去,而且以后有别人靠近你娘亲,航儿就想办法让你娘亲只跟你说话,只跟你玩,不要那些人抢走。”

    凌一航点头,“航儿知道了。”

    于是,这一日不能出去,夏子妍就在家中找事情打发时间,带着凌一航做蛋糕,饼干果茶等等。

    搓面粉弄形状的时候,夏子妍把面粉抹了一些在小孩子脸上,而哈哈大笑,凌一航也学着她弄一点在她脸上,咯咯直笑。

    最后,弄饼干面包的,小孩子弄得形状奇特,又是让夏子妍好笑,便觉得捏一些动物造型来,当然,两人弄的动物造型,几乎都看不出形状,尤其小孩子弄的。

    晚些,两人终于做完,也不疯了,让下人弄去烤了,回去梳洗一番等待就行。

    晚些下人把出炉的食物带来,凌一航好奇的看着,夏子妍跟他指着哪些是他做的,因为他做的皆是四不像的神态。

    看到自己做的食物,凌一航无比开心,夏子妍叫人拿了两个小盒子,用夹子夹了面包,小蛋糕,饼干,曲奇放上去,让下人带给六叔,一盒六叔他们尝尝,一盒叫人送去凌府,特意交代有些是凌一航亲手做的,都尝尝。

    还带了奶茶和果茶送去搭配着喝。

    当六叔两人拿到盒子,打开一看,不用说也看得出来哪些是小孩子的手艺,不过,心中倒是温暖无比,立马让护卫亲自送凌府一盒。

    虽说男人不太喜欢吃这些,但夏夫人和小公子的手艺,可真是意义不同啊。

    凌一航听着会送给自家爷爷和父亲一起吃,尝尝他的手艺,很是开心。

    小家伙倒是挺喜欢喝奶茶和蛋糕的。

    果茶是冷的,夏子妍也叫他喝一些尝尝。

    晚些,段逸辰过来,就见自家妻子跟孩子在那里吃着东西。

    等他坐下旁边座位,夏子妍拿了一块曲奇送到他嘴里,自己嘴里还咬着一块。

    段逸辰柔情一笑,拿过她手中送来的饼,却是倾身到她面前吻上她的唇,夏子妍不由眼睛睁大。

    一旁的凌一航睁大了双眼,为何四干爹要咬娘的嘴。

    过了会儿,段逸辰离开她的红唇,眼带暧昧呵呵一笑,“好吃。”

    夏子妍俏脸顿时一红,忍不住一手锤了他胸脯一下,娇嗔一句,“干什么呢,没看到孩子在这里,教坏孩子。”

    “凌一航现在可以学学了,不是着急娶媳妇嘛,以后用得着。”他邪魅看着她,又在她脸颊偷香一个,妍儿这般面带红霞娇羞神态可真美得惊人,他真恨不得把她现在就抱入房中。

    这会儿,他看向一脸纳闷的凌一航,道:“一航,以后看到喜欢的女子,就这样做。”

    夏子妍没好气的一锤打在他身上,“你还教,别被你教坏了。”

    段逸辰无辜道:“娘子,我可是说真的啊,我这是教他。”继而,他看向凌一航,一本正经问道:“一航,学会了没有?”

    凌一航点头,“嗯,一航会咬嘴了。”

    噗嗤一声,夏子妍刚喝着果茶就这么被孩子无辜单纯的话给呛到,咳嗽不断。

    段逸辰轻轻拍着她的背,眼底划过笑意,又看向一航,再次一本正经的道:“嗯,学会了咬嘴就好。”

    凌一航点头,只是纳闷看着夏子妍,“娘亲你怎么了?是不是着凉了?”着凉才会一直咳,就跟他以前一样。

    “没事,你干娘待会儿再喝点水就好了。”段逸辰道。

    夏子妍终于停止了咳嗽,瞪着他。

    段逸辰立马嘿嘿一笑,在她脸颊又偷亲一下,“好了,是为夫的错,要不是我,妍儿就不会遭罪。”

    “本就是你。”夏子妍冷哼一声。

    “好了,是为夫的错,就罚为夫喂娘子吃蛋糕可好?”段逸辰宠溺一笑,拿起一块曲奇到她嘴中,“来,娘子张嘴。”

    夏子妍朝他翻个白眼,倒是张开嘴,咬住他递来的饼干。

    夫妻两,一直这般甜甜蜜蜜的。

    晚些,吃了东西的凌一航困倦了,六叔带着回去午休。

    夏子妍也有些困倦,这每晚被折腾半夜的,静下来没事做就容易犯困。

    段逸辰咧着嘴,抱着妻子回到屋内,原本只想搂着她睡觉,可一到床上,就忍不住心中欲念。

    不过,也不敢太折腾她,毕竟他也心疼她,想她多多休息。

    晚上睡觉前,凌一航说想爷爷和爹爹,夏子妍就答应他,明日带他回去看他爹爹和爷爷,凌一航开心不已。

    为了躲外面的人,隔日上午,夏子妍只能先让凌家之人带孩子先离开,她后面乔装一番偷偷出来。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