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她把丹药收好,老人呵呵一笑,揉揉她的头,微笑道:“好了,丫头,好好过你的人生,爷爷要走了。”

    “不,爷爷,我不想你走。”当下,她拉住自己爷爷的手,哇的一声哭起来,心中焦急。

    老人轻轻一叹,宠声道:“丫头,爷爷的时间到了,不得不离开了,往后余生过好自己的日子,明白吗?”

    “我不要,不要···哇···”夏子妍搂着自家爷爷的手大哭不止,老人揉揉她的头,身形瞬间消失。

    夏子妍见自家爷爷消失,更是哭得撕心裂肺,欧阳临轩紧紧抱着她哄着,把她搂在怀中安慰着。

    几个男人的安慰她不是没有听到,可是她就是很难过。

    晚些楚云谦几人安排下人做饭,这才回到这边,段逸辰泡了茶,等凉了一些,欧阳临轩端起茶杯,给她喝完。

    此时夏子妍已哭累了,不过一抽一抽的,眼眶早已红,也是渴了,她没有拒绝递来的茶喝了几杯才罢休。

    见她情绪平复下来,几人才松了一口气。

    晚些,一家人聚在屋内吃饭,夏子妍情绪低迷胃口不大,只是吃了一点就离开了饭桌。

    如今她愿意吃喝他们递来的东西,他们也有了功法,又有她爷爷之前做说客,几人这会儿倒是放心很多,八成肯定她不会再离开。

    不过,说不担心还是担心的,她一离开,几个男人三两下吃饱就去她院中看她。

    等到了她院子,就见她站在屋檐看着星空,安安静静的。

    段逸辰闪来,拉着她的手,“妍儿,渴了没有,我跟你弄茶喝,晚上还有些冷,我们进屋吧。”他不敢再提起她爷爷来,免得她再次大哭不断。

    夏子妍没有出声,倒是眸光从星空中移开,她却靠在柱子上,眸光看着前方发呆。

    楚云谦心疼,柔声道:“妍儿,外面冷,我带你进去。”

    夏子妍没有给他们回应,只是看着某地发呆。

    宫默离直接把她抱起往屋内去,她也没有什么反应,没有说话。

    大家进了屋,坐在一起,都出声跟她说话,不过她都不给予回应,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宫默离腿上。

    见此,楚云谦几人开始跟说起,最近江南这边有何趣事,美食街有何吃的,还柔声道,不然明天再带她去美食街那边转转。

    夏子妍只是听着,没说话,时间就这样慢慢过去,直到她困意袭来昏昏欲睡。

    让人烧了冲洗的水,欧阳临轩从宫默离手中夺回妻子的所有权,意思很明显,很晚了,今晚妻子他陪着。

    若是平时宫默离肯定不爽,当下就会跟欧阳临轩驽起来,不过,今晚心中再不爽他也没有哼声。

    几个男人默契跟夏子妍道别,踏步离开。

    心中有了共识,恢复以前那般轮流跟她过夜。

    冲洗时,夏子妍终于有了反应,就是不让欧阳临轩跟她进冲洗室,等冲洗后赶他离开自己的房间,她要一个人睡。

    今日几次你追我赶的游戏,又是哭了几场,夏子妍以为今夜难眠,却不想很快沉睡了过去。

    而欧阳临轩便在隔壁睡房,自然不会那么早睡着,只想着自家妻子睡了没,怎样让她最快原谅自己,不再跟自己斗气。

    另外几个院子中,几个男人听到自家护卫的禀告,得知欧阳临轩被她赶出来,心中是爽,但也更加清楚她一时半会儿还没消气,到底要怎么能让她消气,让她更快原谅自己呢。

    夜色更暗,欧阳临轩从窗户闪入,进入室内就见自家妻子睡得香甜,他脱去外套轻手轻脚上了床,躺在她身边把她搂在怀中。

    重新抱着心爱的妻子睡觉,欧阳临轩心中一酸,无比满足,妍儿,你终于回到我身边了,没有你,这阵子我都不知自己怎么挺过来的。

    他忍不住吻上自家妻子的红唇,妍儿,这阵子我真的很想你,你终于回到我怀里了。

    沉睡中的夏子妍感觉到什么,下意识蹙眉,不过却习惯性往温暖源泉钻去。

    欧阳临轩嘴角微勾,抱着她,妍儿,在我怀中真好。

    沉睡中的夏子妍,突然感觉这股热源,她不是一个人吗?顿时她睁开眼,就见熟悉的一张脸,当下推他,“给我走开。”

    “妍儿,原谅我好不好,我受不了你的疏离,妍儿,我爱你,以后我们肯定不再打了。”欧阳临轩伸手把他重新搂在怀中,祈求道:“妍儿,我们还跟以前一样好不好,不要这样。”

    “走开,走开。”夏子妍推着他,忍不住就带上了哭腔,很快眼泪再次决堤。

    在外面自己再如何坚强,可面对他们却依然难以克制心情,面对他们就显得自己这般脆弱。

    欧阳临轩紧抱着她不放,心疼不已,帮她擦拭眼泪,“妍儿,别哭,为夫错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妍儿,我爱你。”他帮她擦着眼泪,一遍遍表白。

    忍不住的,他吻上她的红唇,疯狂起来,只有这样他才能感觉到她的存在,他不要再承受那种难过不安,不想再听她疏离的话,让自己再次感受锥心之痛。

    夏子妍一次次推都没能推开他,直到后面被他疯狂的动作诚服,心中酸痛被他转移,一股熟悉的空虚在体内升起。

    她,迷糊中被他带入情绪中,直到结合一刻她才回神,哭着推着他,欧阳临轩紧抱着她,连声哄着吻着她,直到无法再忍耐···

    半年分别之苦,又差点失去了她,再次拥有她,欧阳临轩便相当疯狂,只感觉这样他才能感觉到安全,妍儿真在自己身边,妍儿真正属于自己。

    等激情过去,他依然紧搂着她不放,夏子妍推着他,要离开他怀中,欧阳临轩却是紧搂不放,夏子妍眼泪又要落下,他心疼,吻着她,“妍儿,别哭,我们不会再惹你生气了,你若是还气,就咬我可好?只要别离开我。”

    夏子妍拍开他的手,双手大力捶在他身上,大哭,“你们继续杀了彼此啊,我有什么好担心的,我们都和离了,打死也不关我的事,你滚开。”

    他紧搂着她,心中一酸,“不准再说和离。”他吻住她一会儿,这才看着她柔声道:“妍儿,以后我们不会了,你可知那日你消失,我们多么害怕,妍儿,这辈子我也不想再承受一次。”

    那日她留下和离书消失,一直找不到她,他们都慌了,尤其她可能去了别的国家,想着以后真正失去了她,找不到她了,这阵子以来都在不安害怕中度过。

    就是今日,妍儿都一次次想离开,要不是后面她爷爷出现,恐怕他们是很难留下她的,即使今日留下了,她也总会找到他们不注意之时,传送离开。

    想到这些,他就忍不住再次搂紧了她,一遍遍跟她说对不起,当时他们都气疯了,一时打红了眼,忘记考虑她的心情。

    夏子妍哭着,好一会儿才停歇。

    欧阳临轩帮她擦了泪,再也忍不住继续吻上她,只有拥有她,他才能更加安心,感觉她完全属于自己。

    哭过闹过夏子妍这才算原谅了他。

    晚些他抱着她,她安静在他怀中,听着他说着这阵子的事情。

    “妍儿,你这阵子去哪儿了?”

    夏子妍紧盯着他,缓缓道:“我去了别的国家,我在那里认识了很重要之人,我答应过他,我会回去陪他,一定回去,我跟他同床共枕了几天。”

    听言,他面上笑意僵了一下,心中钝痛,酸涩不已,感觉喉间一股酸涩堵着,很是难受,他面上僵笑着:“妍儿,你这阵子··都跟他一起吗?”

    夏子妍紧盯着他,“是不是难以接受?是不是怪我?”

    “不···是我们的错,妍儿若···妍儿不再怪我们就好。”欧阳临轩心中难受至极,听着自己的女人说这样的话,他哪能没有别的情绪反应?

    只是,是他们当时逼走了她,眼下她能回到自己身边,对他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果,那个男人···到时见了再说。

    夏子妍看着他的反应,没再说话,心中冷哼,就自己难受吧,我就气死你们,谁让你们让我难受那么久,我的气还没消!

    “妍儿,晚饭没怎么吃,饿不饿?”他不敢再说这个话题,怕她想起那个男人,离开他们这边几人,又跑去那个国家。

    别国之人,那么妍儿会需要两边传送跑来跑去···不,他不想妍儿现在就离开自己,以后她要去,他跟着,不能让那个男人把妍儿的心全部吸引了。

    妍儿今日看他们,就疏离了不少,他不能再让她对自己疏离下去,这段时间他一定要让妍儿记起他们的美好记忆,不能让那男人取代自己,成为妍儿心中最在乎之人。

    夏子妍摇头,“不饿。”她说着,心中想起凌一航来,也不知那孩子怎么样了,是不是在念叨着自己,等着自己回去。

    今日爷爷要离开,她哭闹着,极其不舍,与那日自己和小一航分开时何其像,今日的自己就如那日的凌一航。

    想到这里,她就想那孩子了,虽然没有血缘,可她却真记挂着他。

    看着自己妻子心思瓢远,明显在想某个人,那嘴角勾起的笑容,让欧阳临轩心中无比刺痛难受,不,妍儿不能想那个男人,不能在自己怀中还想着他!

    他倾身,再次吻上她,过了会儿,屋内再次传来暧昧声响,久久···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