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一航父亲听言,倒是想推辞,但又考虑到自家儿子身体只能收下,心中感觉,果真她拿出来的东西,都比外面的好些。

    这会儿他出声道:“厨子马上就送上午餐,希望夏姑娘喜欢家中菜色。”

    夏子妍展颜一笑,道:“无碍,我虽挑食,但不至于太挑,你们随便准备就好,晚些你们炖些···”她报了一种滋补汤水,告诉他用什么药材,大概放多少两就好。

    “这是滋补调理的汤,晚些我再写几个汤水,到时你们偶尔叫人炖给孩子喝。”夏子妍接着道。

    凌一航父亲点头,满是感激,“是,待会儿我就交代下去,那就多谢夏姑娘多写几个方子。”

    “不用客气,这两晚我就跟一航睡了,不用跟我另外安排院子。”

    “这···那好吧,委屈夏姑娘了,怕是一航晚上闹腾得厉害。”凌一航的父亲看着自家儿子欣喜模样,微微一笑,反正昨晚都跟自家儿子睡了,她不介意就好。

    “没有,昨晚他很乖,不闹腾。”夏子妍微微一笑。

    凌一航父亲惊讶了下,但立马想到,以前自家儿子晚上闹腾几乎都是邪物引发,昨晚没闹腾就不奇怪了。

    心中依然后怕,狠狠松了一口气。

    这会儿,夏子妍看向身边坐位的凌一航,取笑道:“一航,你爹爹说你晚上闹腾,是不是你以前晚上还尿床啊?”

    凌一航脸一红,立马摇头,“没有没有。”不过,那眼睛到处瞄却不敢看她,明显心虚。

    夏子妍噗嗤一笑,这小表情不就是不打自招吗?

    凌一航父亲嘴角勾起,不过,触及她的微笑,绝美的脸上更美的惊人,他的心间狠狠一跳,心跳越发快了起来。

    顿时,他回神,出声道:“我先去跟厨子打招呼,你们先休息,待会儿吃饭就叫你们。”

    夏子妍点头,“好,有劳了。”

    他点个头,踏步离开,只有他心中清楚,他不敢多呆,不敢多看她,以免更加无法克制。

    他,此生已没机会拥有这般完美的女子,所以,不能让自己陷太进去。

    午餐后,夏子妍跟凌一航午休了一个小时,然后在府中闲逛,整个府邸都知道了,小主子认了一个干娘,原来,那小公子是女扮男装,居然长得真那般好看。

    晚些时候,夏子妍跟凌一航回到院子休息,夏子妍开始教他一段口诀,让他背熟。

    当然,也给他喝了几杯灵泉水搭配。

    这口诀,正是当时下墓穴时,曾经教过大家的驱邪口诀。

    这两天是凌一航最开心的,第二天下午,夏子妍还跟他一起去大街上逛街,拉着他的手在大街上看,买他喜欢的东西。

    不过,第三天下午分别的日子来临,凌一航哭得撕心裂肺的,夏子妍也看着心酸,一再哄他,过些日子她就回来看他,一定回来,现在她有事要去做,她不会骗他的。

    好说歹说,哄了足足一个小时,凌一航才停下哭声,只是眼睛都哭肿了,一抽一抽说,她要早点回来。

    老太傅父子两看着孩子,很是心酸,老太傅心中苦涩,若她真是孩子的母亲,该有多好,孩子也不会这般难过,也不会跟孩子分开。

    这两天来,航儿已感受到了母亲的好,其实她这样,但凡是孩子都舍不得她吧,若是她跟外面的女子一样讨厌孩子,动不动打骂孩子,嫌弃孩子,那么航儿此刻绝不会这般不舍。

    哎···

    夏子妍点头,柔柔他的头,轻声道:“我一定会回来的,请一航相信我,到时给你带一些好吃的和好玩的,好不好?”

    凌一航点头,瘪着小嘴,泪眼汪汪道:“那娘你一定要快点回来,给一航带好玩的和好吃的。”

    夏子妍点头,声音软软哄着他,“好,我一定记得。”

    跟老太傅父子告别后离开凌府,晚些在无人偏僻地方,身形消失。

    她,出现在天启国某个地方,这是当初遇到段逸辰,那个初遇‘前四夫君’的靠海城镇,便是当初‘清虚道长’设了阵法的道观那个城镇——‘临水镇’。

    也是她被人绑架去江南前的那个城镇。

    她今日过来,只是开始在这边几个店铺看看生意情况,算一算账。

    这边三四间店铺,一个山庄一个田庄,都要检查一番账目的,估摸着至少要在这个城镇呆一个星期时间。

    于是,八天后夏子妍又出现一个城镇,这是江南一个城镇,是之前墓穴事件那城镇的临镇。

    她倒是听到了消息,这几个月,几个城镇有什么天启各地美食的美食节,这个城镇也有,不过等她处理完账目,再好好逛逛那美食节。

    这个城镇她的店铺也不多,三四间,两山庄,一些田产。

    一样是男装出现自家店铺,找到店长拿出令牌和一个印章给对方看,证明自己的身份,而后就不用更多话语了。

    她有暂时落脚的院子,让几间店铺和山庄的掌柜把账本送到她那院子,而后,她就在书房开始算账起来。

    三天后所有账目已清楚,夏子妍休息了一番,今夜已经太晚,就想着好好休息一番,明天去逛街。

    隔日下午,她再次女扮男装,正准备出去,迎面一个身影飞来,见到那熟悉的人影,夏子妍眼底一闪,蹙眉,当下转身飞走。

    不过,另外一个方向也飞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夏子妍知道自己压根无法躲,除非回到屋里,传送离开。

    她就站在那里,看着两人到了面前。

    欧阳临轩和楚云谦激动不已,欣喜无比,两人双双伸手抱她,夏子妍身形后退,面上淡然。

    欧阳临轩和楚云谦见此,心中一颤,清楚的看到她拒人于千里的表情,她这般淡漠疏离看着他们,还是第一次。

    “妍儿···”两人相继喊了她一声,紧盯着她,心酸无比,他真的受不了妍儿这般表情,好似不认识他们一般,如此疏离自己。

    前阵子就收到‘临水镇’的讯息,她出现那边看账目,自己当时很是激动,不过这边过去的话快马至少一个半月,到时她又离开了。

    心中就猜测她肯定会来江南这边几个城镇,于是,自己就索性等在墓穴所在那个城镇,想着她肯定会去那边看看,不过,几天前得知她出现这边,自己就快马加鞭赶来这里,心中着急,只想早点看到她。

    却在此刻,心中恐惧无比,妍儿疏离自己了,她眼中没有以前那种情了,不···不要!

    夏子妍蹙眉看着两人,声音淡漠,“欧阳公子,楚公子,这是私人住宅,是我夏家产业,两位不请自来似乎有失礼貌吧。”

    “妍儿···别这样···”欧阳临轩心中一酸,上前一步紧紧抱着她,“我错了,妍儿,不用这样对我。”

    他受不了她这样的神色对自己,不,他不要,他要以前的妍儿回来。

    夏子妍狠狠的把他推开,面上冷然,朝两人喝道:“两位,我们已没有任何关系,还请不要擅闯私宅,不然可不要怪我喊人赶你们离开。”

    欧阳临轩和楚云谦心中钝痛难受,酸涩不已,忍着这股锥心之痛,楚云谦认真道:“妍儿,我们错了,原谅我们好不好,妍儿,不要这样对我们。”

    夏子妍忍着心中情绪,愣是头一次把灵力用来压制心中情绪,不让自己表露出什么来,逼着自己要疏离他们,如对付陌生人一般。

    “前程往事就不要说了,如今我们已和离,各自过好自己的生活,不要打扰彼此就行,你们这次擅闯我宅院内,这次我可以不计较,烦请离开。”夏子妍蹙眉看着两人。

    两人心中再次钝痛,欧阳临轩上前一步,想要继续说什么,又两道身影飞来。

    宫默离和段逸辰停在她面前,段逸辰一喜,相当激动,就要上前把她抱入怀中,宫默离虽心中不爽,但眼底一闪,忍了,倒是看着她,压制心中情绪。

    夏子妍身形一闪避开了段逸辰,她蹙眉,面上冷冷,“几位公子,我们早已和离,如今你们这样是私闯民宅,烦请都离开,不然我要喊人来赶你们了。”

    “妍儿。”段逸辰停顿在那里,紧盯着她,终于看到她面上淡然疏离的情绪,心中一痛,不,他受不了她这般看自己。

    “女人···”宫默离蹙眉,紧盯着她。

    夏子妍依然淡漠看着几人,见他们没有动静,朝那边大喝,“来人,给我把他们‘请出’去,以后不要任由他们几位进来。”

    院内护卫惊讶,主子们和少夫人吵架了?前阵子一直在找少夫人,如今少夫人才回来,可是如今看着他们,看来是真的吵架了。

    “听到没有?”看到几名护卫迟迟不动,夏子妍蹙眉,心中极其不悦了,是啊,她都忘记了,她夏家几乎所有的护卫,都是他们的人。

    她蹙眉,转身进入屋子,一把把门反扣走到内室,心中一酸,她突然不知要如何跟他们相处,分手还是朋友吗?她还没做好重遇的准备。

    先离开吧,或许下次,下次再遇到几人,她已经知道跟他们怎么相处了,已经放下了!

    她手中多了一张符纸,慢慢的,手中多了一股乳白光晕。

    突然,窗户内几个身影闪来,伴随着几个男人惊呼,“不··”这一个单音,带着无限恐惧和害怕,带着强烈的不安。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