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震惊不已,这位居然就是几国传言的那位夏夫人,她居然还会诛邪?

    这么说,她是跟大家一样,都是凡人?

    心中虽然猜测不断,但如今都先压了下去,不管如何说,今日这样一手,已叫他们佩服不已。

    当下,一名年约六旬的老人双手作揖朝夏子妍微微鞠躬,满是感激,“今日,多谢夏夫人帮我们解围,老夫孙子才得以解脱邪物肆扰。”

    夏子妍摇头,微微一笑,“老人家不用客气,我们修炼之人遇到了这事情自然不会不管,不如我先看看小孩子的情况吧。”

    “多谢姑娘,还请姑娘帮忙看看我家孙子如今体内是否彻底驱除。”邪物两字,老人没有说下去,却是很激动看着她。

    夏子妍点头,走到昏迷的小孩子身边,小孩子此时是被一名约莫三十的男子抱着,此时她伸手在孩子胸口轻轻放着,慢慢的一股淡淡光晕出现,灵气缓缓度入孩子体内,趋使灵气在孩子体内清理一番,也因为孩子体内有之前的灵泉水,刚刚一阵子已经帮孩子滋养了一下之前损伤的身体。

    所以,这体内已经所剩不多的残余。

    过了会儿,夏子妍一手拿着孩子的手,一手趋势灵气把孩子体内残余物进入手臂,而后从手指逼出。

    几人就见孩子手中先是一道淡淡灰黑的烟雾出来,而后是一些黑水顺着手指流了出来。

    处理干净了孩子身体残余污秽,夏子妍才收了手,对几人道:“小孩子身上没事了,估摸着被附身了一阵子,这会儿清除后身体还有些虚弱,以后慢慢调养回来就好,过会儿孩子就能醒来了。”

    几人又是连连道谢。

    此时,‘了尘大师’忍不住询问,“夏姑娘,不知您刚刚驱使之火,可是三昧真火?”

    夏子妍点头。

    见她点头,‘了尘大师’面上显然有些激动,三昧真火,据他所知,可不是凡人能拥有,只有···

    夏子妍询问他,“是你算到带孩子来这边能遇到我?”

    “夏···仙师,贫僧修为尚浅,是家师一年前所算。”了尘大师立马恭敬道。

    不过,却是叫老太傅几人心中震惊,了尘大师称呼人家仙师,那···这夏夫人是真的仙身?

    袁敬明立马想到墓穴内的一切,然后墓穴那时遇到上仙,对方称她是什么天选之人,后面她驱走了魔物,让里面那个下诅咒的女人重新投胎,让墓穴所有的冤魂得以离开墓穴去投胎,然后天雷出现,当时那些和尚和道长几位大师说她在渡劫,后来天降祥瑞又赐福的···

    还有,那里面阻拦邪物出去外面祸害普通人的仙阵,把魔物镇压千年的仙家,是她的祖先!

    所以,那次渡劫,她算是仙了吗?

    想着,袁敬明心中越发敬畏,但也因之前自己尽然绑架她,更感觉尴尬后悔。

    “称呼我夏姑娘吧。”夏子妍微微一笑,继而询问,“你师傅?这边寺庙的和尚?”

    “回上仙,家师不在京城,此刻正在‘金陵镇’那边的‘栖云寺’,家师法号为‘缘真’。”了尘和尚双手合十,微微弯腰,回了一句。

    夏子妍咯咯一笑,顿觉有趣,“倒是巧啊,一个多月前倒是跟他相处了一阵子,也是跟你师傅一起过年的。”

    了尘大师惊讶不已,继而欣喜,“原来上仙已跟家师见过,不知家师是否在附近城镇?”

    “我离开之时他还在栖云寺。”夏子妍道。

    听言,了尘大师几人惊讶,金陵离这里可是隔着好些城镇,策马快些两个月左右才能到这里,她说一个多月前在金陵,那现在她又出现在这里···

    而且,将近一个月前,这里就传言她的出现,那么这速度··凡人再厉害,也不能十天半月就出现这里吧。

    “你师傅还算到什么?关于这孩子的。”她观了孩子面相,就感觉奇特了。

    并不是小孩子长得不好,实际上小孩子长得很好。

    了尘大师立马道:“家师说,这孩子天生不同,容易招惹···”邪物两字,他并未说出来。

    夏子妍看向孩子,又紧盯着他会儿,又以手算了算,这才对孩子的几位亲人,道:“今晚孩子住在我这边吧,孩子的一位亲人和了尘和尚可以跟我进去阵法内,晚些把孩子的生辰八字给我,我看看是何情况。”

    立马的,老太傅出声道:“那就让我跟孩子和了尘师傅进去。”她让孩子留下来,肯定是有什么原因。

    夏子妍点头,跟几人道:“先进去再说,至于其他人,要么先回去,要不附近找个地方住,晚些叫人送些你们几人吃的和被子什么的。”

    孩子的父亲点头,“好的,明白。”

    而后,几人走到阵法前,夏子妍以手附在阵法处,很快,前面之前众人看不到的薄膜这会儿看到了,看着它打开了一道门的缺口,然后就见她走了进去。

    而后,老太傅抱着小孩子跟着‘了尘’进入,而后,阵法再次合上,大家无法再看到他们的身影。

    夏子妍让老太傅把孩子先带入她那个临时的房间休息,毕竟那里有被子和床垫,才不会让孩子着凉。

    然后,老太傅和了尘和尚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多了一张桌子和几张凳子,上面有一壶茶水。

    夏子妍坐在上面让两人跟着落坐,直接开口询问老太傅,“我观孩子的面相比较不同,老人家,说说孩子的八字看看。”

    老人家点头,便说了年月日出来。

    其实,心中已经有数,之前缘真道长就说过,自家孙儿生辰年月日都是阴,体质也是,所以比常人更容易招惹邪物,邪物···很爱靠近自家孙儿。

    夏子妍算了算,微微蹙眉,全阴子?

    爷爷的本子上有记载关于全阳子全阴子的事情,全阴子就好似唐僧,在妖怪眼里就是长生不老的滋补品,这性质是差不多的,也多亏缘真大师和这位了尘师傅帮忙镇压了邪物,才得以让孩子保命。

    夏子妍叹息一声,“你孙子是全阴子,阴年阴日阴月阴体,所以称之为全阴子,在邪祟眼中他就好比唐僧肉,若是你们去年十一月左右某一日在天启国江南地带,是对这孩子有大大的帮助,如今,只能两种方法,保孩子安全,避免以后邪祟再针对。”

    “夏姑娘,烦请告知老朽,如何保我家孙儿往后不再被邪物困扰。”立马的,老太傅从座位起身,双手作揖,就要下跪。

    突然,却感觉自己怎么也无法跪下,好似有一股力阻拦自己的身体动作。

    正惊愕着,就听她的声音传来,“老人家不用客气,而且我也不喜被人跪,坐下来说吧。”

    老人顿时明白,这股力量是她的,她,看来真是仙身吧。

    听言,他才重新坐下,紧盯着她,“夏姑娘,不知有何法子,让我家孙儿以后不再受到邪祟困扰?”

    夏子妍微微蹙眉,顿了两秒道:“第一,送他去特殊家族,比如本就修炼针对邪祟的门派,整个门派都是修炼之人,邪物也不会靠近,而且一但有邪物靠近,那些人都能感应到,不会让他们靠近孩子,最好能让他在那里学习驱邪法术到十八岁。

    在那样地方成长十几年,身上的阴气会掩盖不少,到时他自身也有一些自保本事,当然,真正有能力修炼者有一些和尚和道士,也有特殊门派,比如‘云霄族’。

    我也知有个族人姓‘君’的门派,但是他们那边如何,我不太清楚,我比较清楚的只是‘云霄族’和两位修为不错的和尚和一位道长。

    还有一个方法,找一个阳气很足的地方住下,最好找一个全阳子陪同长大,再大一点找一个师傅教一些护身的法术,十八岁后也就跟正常人一样了。”

    “云霄族?不知夏夫人怎知道云霄族?可是认识那里的人?外人可进去学法吗?”老太傅心中也算是有些激动和安慰的,只要他孙儿能安全就好,能学习一点法术,也是极好的。

    最起码以后他能自保!

    “我倒是跟云霄族有些渊源,若是你们决定把孩子送去,我可以留下一封信给你们,他们掌门看到会看我薄面特例一下,而且,他们本也是修炼之人,自然不会看到一个孩子被邪物困扰。”夏子妍道。

    “那不知还有两位和尚和道长几位大师,是何人?”老太傅想了下询问,他可以多选择选择。

    “缘真大师也是有些本事,若是他徒弟跟他一起常年在某个寺庙修炼,可以带一下你家孩子,还有是天启国的‘一空大师’和‘清虚道长’,其实他们跟缘真大师情况一样,徒弟虽有,但不常聚在一个寺庙修炼,也不是常年不离开,考虑到这样的情况,所以我才建议孩子去‘云霄族’。”夏子妍回答道。

    了尘师傅点头,“的确,我们这些做徒弟的,并非经常聚在一起时常到处走,孩子若跟着我们,哪怕我师傅,经常奔波也累。”

    老太傅点头,思索了会儿,若真只有这个方法了,那也只能把孩子送到云霄族了。

    几人又聊了会儿,里面传来孩子的哭声,老太傅起身,说声把孩子带出来。

    很快,老太傅牵着三四岁的孩童出来,走到这边,然后对着自家孙子柔声道:“一航,这是了尘师傅你认识了,爷爷帮你介绍一下这位姐姐,她是夏姐姐,今日夏姐姐可救了你。”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