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家的少主莫不是已经选定了女子,准备选他身边那位女子做妻子?南宫家少主身边除了曾站过他表妹,也就这个女子了。”又有人低声猜测。

    南宫瑾微微蹙眉,实在无奈,淡淡道:“表妹,我依然这句话,你会找到更适合你的人。”

    全场年轻男子憋笑,这一幕这几年都有上演,好似从南宫家少主满十八后,那女子就开始每年来一场示爱。

    这对表兄妹差距也就一岁,也算是同领段了。

    场中那女子看着南宫瑾满满的爱恋和期待,再一次被拒绝,心中难免再次失望一次,此时,看到自家表哥身边居然坐着一个女伴,立马指着夏子妍,“是不是因为你身边那个女人?”

    夏子妍差点被茶呛死,立马坐离南宫瑾一些,拉开彼此的距离,对着那边女人解释,“别误会别误会,我跟他就是刚认识的朋友而已,你别多想,那啥,你继续追你的,当我不存在就行。”

    本来全场就因为南宫瑾表妹的表白而安静下来,这会儿夏子妍的话一出来,先不客气扑哧一笑的就是莫三叔。

    而后,旁边几张桌子,叶家兄弟,莫少泽几人就低笑起来,君陌寒嘴角勾起。

    主要不完全因为她的话,是因为她反应相当快速,当下离南宫瑾远远的,这举动真有趣。

    南宫瑾看向坐得远些的夏子妍,心中也是好笑,也有些许失落,不过此时他没对她说什么,只是看回场中自家表妹,“这几年我永远这句话,跟他人无关。”

    场中‘关依云’听言,越发失望,忍不住道:“我哪里不好了?在金陵我要家世有家世,要才情有才情,我的容貌也是金陵数一数二的,绝对不会比京都四大美女差。”

    夏子妍一手撑着下巴打量那说话的女子,不由比较起来,南月当时去天启的几位女子,其中一位好似什么大官的女儿,当时说是冲着自家大夫君去的,虽然过了好一阵子了,但她还是能模糊记起那个女子···嗯,跟这个南宫瑾的表妹的确差不多。

    南宫瑾无奈回了一句,“表妹那么优秀,自然能找到比我更好的。”

    关依云立马道:“可我只喜欢你,表哥。”

    南宫瑾不再说话,无论她再说什么,眸光都不再看她。

    关依云眸光再次看向夏子妍,不悦道:“一定是你,表哥才拒绝我的,我要跟你挑战。”

    夏子妍原本还一手撑着下巴看好戏看得过瘾,这会儿见那女人突然把矛头转向自己,无语,“那位姑娘,你真搞错了,我跟他真的只是刚认识的朋友,他拒绝你跟我没半点关系好不好,往年我可没出现,你这结果就不同吗?”

    此时,大家眸光都看着夏子妍,听她说了两段话,突然惊讶了,这女子居然极力的撇清她和南宫少主的关系,要是别的女子,可是恨不得粘上去啊!

    而且,她动作举止和神态都不是作假,这就叫人不得不惊讶了。

    “反正我不管,我就是要跟你比一比,你有什么本事能赢我,凭什么坐在我表哥身边。”关依云可不听她的话,就是揪着她不放。

    夏子妍嘴角一抽,无语,“不用比了,你赢,你厉害,你样样厉害。”

    莫二叔和莫三叔此时忍不住笑了笑。

    缘真大师也忍不住面带笑意,这丫头什么本事,他可是亲自领教过的。

    莫少泽嘴角勾起,也是好笑不已。

    关依云冷哼,骄傲扬起下巴,“你就是认输也没用,我还是要当着全场的面,打败你。”

    夏子妍无语抚额,道:“不好意思,没读过什么书,没什么才艺可以拿出来的。”

    “我说呢,为何不敢上来,原来是穷山沟出来的贱人,也好意思来莫家山庄找存在感。”关依云嗤笑。

    夏子妍朝她翻个白眼,淡淡一句,“贱人说谁呢?”

    “贱人说你呢。”

    夏子妍咯咯一笑,“长那么大总能遇到自己说自己是贱人的。”

    全场男子瞬间就明白可个中意思,不过女子一时并未领悟,关依云蹙眉,朝夏子妍喝道:“你什么意思!”

    夏子妍摊摊手,“字面上的意思啊。”

    有不少人低垂掩饰笑意,关依云还是敏感的发现了现场的诡异,朝夏子妍怒道:“你这个没身份没地位没见识的丑女,要不是我表哥,你永远在社会底层,哪能出现这样的场合。”

    夏子妍无语,“行,你高尚你尊贵,宛如菜市场大妈在这样场合表演狼嚎以展示你的贵族风范,与你成功的典型相比,我简直太失败了。”

    顿时,有人扑哧一声,立马又憋着笑来。

    有人倒是不怕关依云家里什么身份,不客气的大笑起来,这一笑,全场就不少人朗笑出声。

    两个女子的交流,瞬间就高低立判!

    见全场笑声,关依云的面色就变了,简直黑白相间,相当精彩。

    当全场笑声停歇,关依云张嘴就要说什么,不过,比她更快的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传出,“那位姑娘,仗着一点小聪明这般诋毁人,这样好么?”

    夏子妍眸光看向那边说话的年轻男子,此时他面带微笑看着她,不过她却能看出来他对自己的敌意,这就是一个笑面虎。

    夏子妍同样微笑以对,“那位公子,我想满场都能见到谁先针对谁,我虽没读过多少书,却知道一句话叫‘辱人者人恒辱之’,莫不是这位公子不理解这句话还是刚刚眼神有问题?”

    “姑娘可真牙尖嘴利,可知‘井娃不可语海,夏虫不可语冰’,家妹有些话并未说错。”男子呵呵一笑,继续道。

    夏子妍挑眉,这男人这是讥讽自己井底之蛙没见识呢,说跟她这样没知识远见的,是对牛弹琴呢。

    南宫瑾正准备出声抵挡一句,她已经挑眉一笑,“公子莫不是没听过‘以小人之心覌人,则人尽皆小人’,‘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小人反是。’”

    对面男子面上微微僵了下,此时才认真打量起夏子妍来。

    众人惊讶不已,之前大家还觉得她比‘关依云’高一节的话,此时已经又高了几节,这女子能听懂关家公子‘关志杰’的意思,若是其她女子,如何能听懂那‘井娃不可语海,夏虫不可语冰’的意思。

    而且,她还讥讽回去了,她骂人家以小人之心度人,也骂人家关公子分明知道自家妹妹无礼先,还助长自己妹妹的恶行,这行为也是小人行为!

    关志杰知道,如今他不能再继续跟对方对峙下去,毕竟自己的确理亏,女子间的驽骂本就女子间来解决,男人很多时候是不能插入帮忙的,再来,也是自家妹子先无礼,这会儿众目睽睽,任何人都知道前因后果,他再说,众人也只会取笑自己!

    便是呵呵一笑,看着夏子妍,“这位姑娘,果真叫人印象深刻啊。”

    夏子妍也报以一笑,“彼此彼此。”

    有人扑哧一笑,有些人低低笑了出来。

    这女子可真半点不吃亏啊,她这个彼此彼此,就耐人寻味了,对他的印象深刻···是当他小人行为印象深刻啊!

    关志杰面上微热,心中不免有些尴尬和不甘!

    他也没想到,这女子真正的牙尖嘴利!

    肚中真的有那么一点墨水!

    南宫瑾眼底划过笑意,也是,她并非那些女子,什么都不懂!

    此时,那关依云也感觉到大家笑话的是他们兄妹,更是不甘,张嘴便要开骂,“你个贱....”

    “小妹,回你的坐位。”关志杰出声道,还说什么说,不显丢人?你也不是人家的对手!

    关依云话语被打断,相当不满,看向自家哥哥,忍不住道:“我不···”

    “回你的坐位。”此时,关志杰身边一位中年男人蹙眉,沉声道。

    此人,正是关家家主!

    关依云纵然再不甘,此时还是忍下来了。

    关家家主眸光不由多看了眼那边夏子妍,夏子妍眸光与他相交两秒,移开,那个人,不可能让自己忌惮!

    此时,那边高台的知府示意场中三名女子回去坐位,继而呵呵一笑,“倒没想到场中有这么一位叫人印象深刻的女子。”

    场中众人心中点头,是啊,没说太多话,但足以叫人留下深刻印象。

    莫家三叔在下面一排位置,此时听言哈哈一笑,“那是,今日就是南宫家那小子没邀请那丫头过来,我老头或缘真大师也会邀请她来参加,只可惜,那丫头相当低调,不然可以看看她表演才艺。”

    听言,大家惊讶不已,莫家人和缘真大师认识她?这么说她绝对身份不同,不然就是某些方面足以叫莫家和缘真大师高看。

    所以,即使南宫家的少主没带她来,她也照样能大大方方进来莫家山庄这里!

    关家关志杰顿时尴尬了,之前自家妹妹笑人家没见识,靠着表弟才能进来这个场合,他还跟着自家妹妹起哄,笑人家没见识没身份。

    感受到不少人看来的取笑眸光,关志杰垂眸,脸更热,恨不得钻入地缝。

    关家主眼中闪了闪。

    知府惊讶看向莫家三叔,“莫家三老爷这话,似乎很看好那丫头啊。”这说的,好似那个丫头出来表演才艺,能轻松赢那些女子一般。

    莫家三叔哈哈大笑,“能让缘真大师和我二哥真正夸赞的,我自然看好。”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