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丫头哭之时有个毛病,若扑在他胸膛哭,那便是鼻涕和眼泪都在他胸膛衣服上狠狠摩擦掉。

    这鼻子红红的,可见她刚刚窝在自己怀中多么用力的把鼻涕弄得自己衣服上。

    夏子妍把昨晚的不安,愧疚,害怕等情绪全部一股脑宣泄出来,哭得就如洪水决堤,一时停不下来。

    宫默离这般抱着她哄了好一会儿,这才让她的哭声慢慢停歇,外面的几位护卫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就说昨晚少爷和少夫人两人发生了什么,少夫人这次哭得可真凶啊,看着是从昨天一直积累着情绪。

    好半响,夏子妍在自家夫君怀中,一抽一抽的,不过哭声倒是停了,宫默离拿着帕子蹙眉,女人的泪水可真恐怖,帕子都全部打湿了。

    心中复杂,对她身边多了一个男人,生气归生气,可也就这傻丫头才会那么在意自己是否生气了,是否失望了,乱想一通,哭得这么凶。

    这也说明,这丫头对自己的情谊,也是这般的深。

    她对自己的在意,他该高兴不是吗?

    心中的不爽,只是针对那几个男人而已。

    他在她唇上印下一吻,柔声道:“你怎么出来了?不呆在院里。”

    “你都避着我···我找你。”她嘴一憋,再次眼圈内染上满满水汽,满是委屈。

    见此,宫默离立马转意话题,可不想让她再次大哭。“只是要离开了,我一早找几个店铺的掌柜说说年终店铺之事,交代一番。”

    她拿起他的手臂到自己面前,拉着他衣袖擦拭自己的眼泪,又才窝在他胸膛,双手圈在他怀中,继续一抽一顿,一抽一顿的。

    见此,宫默离眼底划过笑意,心中好笑,又无比宠溺。

    这丫头,知不知道这样子也很可爱?

    过了会儿,她肚子咕噜一声,她伸手拉着他衣袖,委屈看着他,“默···我饿了。”

    宫默离自然不是没听到那声音,蹙眉,“你没吃早餐?”

    她嘟着嘴,摇头,带着丝丝委屈,“刚刚没胃口。”

    宫默离眉头紧蹙,玉颜上满带心疼,“下次不能不吃早餐。”

    夏子妍点头,更委屈看着他,要不是他不理自己,她也不会心情不好,一心情不好就没了胃口。

    宫默离心中好笑,但亦有些自责,柔声道:“你想吃什么,我让人下单。”便是,把菜单拿给她看。

    夏子妍点了几个菜,他唤了护卫进来,让他去楼下跟小二点单。

    夏子妍就这般一直窝在自家夫君怀中,嘟着嘴委屈道:“以后不可以不理我突然走掉,不然以后我也不理你了。”

    宫默离俊颜带笑,柔声道:“好,为夫答应你。”

    夏子妍从他身上坐直,抱着他一只手臂,憋着嘴委屈道:“默···那你还生不生我的气,别生气了好不好。”

    宫默离敛下心神,凤目幽深的看着她,低哼,“想让我不生气也好,就看妍儿以后如何做了。”

    她委屈巴巴看着他,道:“那你要我怎么做嘛。”

    “第一,几个男人里面,你只能更爱我。第二,不准再给我找别的男人。第三,每晚都得那晚那般勾引我。第四,几个男人中,给我先诞下孩子,第五,···等想到了再说。”宫默离面上沉沉,紧盯着自家妻子。

    夏子妍紧咬下唇,委屈道:“可是,我也不想找···我还不足五夫,律法上还差一个。诞下孩子,先有谁的···这个天定缘份,我怎知先有谁的,说不定···我就生不出孩子呢,人家来这里三年了,肚子也没动静啊。”

    有一种法子,那就是要跟指定某个人生孩子,除非那段时间只跟他发生关系!

    但,在这里可能吗?

    怎么可能!

    另外几个夫君会没意见?真会憋着不动她?

    怎么可能?

    宫默离眉头紧锁,磨牙,沉声道:“第五个不许那么快,给我等几年再找,还要爷看得稍微顺眼的!还有,别胡说,谁说你不会生,就是你不会生亦没关系,我又不会抛弃你。”

    夏子妍心道,她也想再等几年找啊,可是很多时候很多意料之外的啊,比如跟他和四夫君成婚,都是意外,然后才一起。

    不过,这会儿她可不敢再说什么,没准又惹他生气,这会儿只能先打发他再说。

    她可不想好不容易融合的关系,再次给闹腾没了。

    只能委屈的‘哦’了一声。

    至于他说,即使她不会生也不分开,她心中感动不已。

    宫默离心情才好些,冷哼一声,“记住今天的话。”

    夏子妍委屈着,嘟着嘴看着他,点头。

    宫默离看着她这般,差点破功要笑出来,“好了,以后不能走路之时走神,你刚刚很危险知道吗?”

    夏子妍点头,委屈道:“人家刚刚又不是故意的。”

    宫默离也能猜出她为何走神,心疼抱着她,心中一叹,妍儿,若非你对我情深意重,便不会这般在乎我的情绪反应,亦不会因为我的情绪而干扰了你的。

    女人,我就知你跟我一样,爱着彼此,很爱很爱。

    因为这般爱,才会看到我的背部一些伤,哪怕早已结疤,却还哭得那般伤心。

    心中酸涩感动,越发紧抱着她,女人,我的傻女人。

    夏子妍窝在自己夫君怀中,享受这时刻的温馨。

    宫默离看着窝在自己怀中,这般脆弱这般慵懒如小猫的妻子,忍不住倾身,吻住她。

    夏子妍环住自家夫君的腰身,回应着他,此刻这般感受着自家夫君的温柔,她才能更加清楚感受到他的存在,这般,自己心中才安定,昨晚,她真以为他不再理自己了。

    感受到她的不安,他更是心疼怜惜,昨晚是他吓到妍儿了。

    他的吻,越发温柔似水。

    很快,就见自家妻子绝色脸上满带霞红,红唇被他吻得微肿,娇艳欲滴,她的眉眼间带着丝丝娇媚,这番只等他采摘的美艳之态,让他呼吸一窒,心中迷醉,越发疯狂吻住她。

    妍儿,你这个天生的妖精!

    就在此时,房门敲响。

    宫默离停下动作,紧紧抱着自家妻子,克制身上欲念,深深呼吸几次,压下情绪,这才朝外面沉声道:“进来。”

    话落,他一手衣袖遮挡怀中娇妻,她这番模样,自然不能被外面进来的人看了去!

    等小二把食物摆上桌再离开,夏子妍也已经清醒。

    宫默离抱着她坐好,拿起筷子夹了给她吃。

    夏子妍也饿了,张嘴吃着他夹来的菜,“夫君,你吃了没有?你也吃些。”

    “为夫自然吃过了。”看她吃得香,他眉眼带笑,也觉得有些胃口,便跟着吃了些。

    一餐饭后,他便带着她在热闹街道转悠一番,夫妻两郎才女貌,天仙组合,顿时吸引了大街上众人的注意。

    夏子妍已习惯了大家太过关注和炙热的目光,淡定的不去理会,就跟自家夫君开心的逛着,想要买什么,就抱着自家夫君的手撒娇。

    而后,就美美的吃着自家夫君买的美食,边吃边走。

    宫默离宠溺看着身边的妻子,嘴角微勾,这便是幸福,很简单,跟妍儿独处,看着她无忧无虑,开心愉快,没有什么事情干扰,这样时刻,这般幸福和温馨。

    忍不住的,他想到那个元婴,若是妍儿和他有对儿女,这会儿一家四口走在街上,就更圆满了。

    这一趟闲逛,夏子妍也买了很多这边的东西,想带些特产回去。

    晚些时候,夫妻两回到院中,吃了午饭,夏子妍冲洗一番,就去补眠。

    昨晚,没怎么睡好。

    宫默离可不想那么快放她去睡觉,之前酒楼的火,还得让她加倍偿还,这几天难得还有时间独处,若是以后回去,可就没什么时间与她独处了。

    很快,屋内传出暧昧声响,久久不散。

    晚些,他才放过她,看着她沉沉睡去,他心满意足离开,去书房处理事情。

    外面几名护卫见自家少主眉飞色舞的模样,就知少夫人又哄好了,夫妻两感情恢复了。

    下午,夏子妍得知宫默离要惩罚冷日月,因他们没保护好她,让她差点被马车撞了,这会儿冷日月就跪在前面地上,一声不哼。

    夏子妍一进来书房就见到这样一幕,立马拉着自家夫君撒娇求情,不让他惩罚冷日月,也告知是她心情不好,不让他们跟,而且他们还莫名被她骂了。

    被自家妻子一再求情撒娇,宫默离这才答应这次放过冷日月,冷日月恭敬多谢,“谢主子不罚之恩,谢少夫人求情。”

    夏子妍看着两人,当下诚恳道:“这次其实是我不对,只因我之前情绪起伏大,反而不分青红皂白骂了你们,对不起,希望你们能原谅我,千万别往心里去。”

    冷日月齐声道:“少夫人严重了,您千万别这样说,是属下多有冲突惹恼了少夫人才是。”

    “不,是我的错,你们无辜被我···”

    她还没说完,宫默离沉沉一句,“哪儿那么多废话,好了,你们出去吧。”

    在宫默离心中,属下就是属下,做主子骂一句又如何,这个世界等级就是这样分明!

    冷日月立马恭敬道:“是,属下告退。”继而起身,踏步离开,心中狠狠松了一口气,再说下去,他们都不好意思跟少夫人说什么了,少夫人这样跟他们道歉,他们还不好意思的。

    虽然,少夫人对他们道歉的态度上,还是让他们心中感动,不过他们是下属,被少夫人吼一句真没什么的。

    等他们离开,夏子妍看向自家夫君,翻个白眼,“怎不让我说完,本就是我的错。”

    “他们是属下,挨骂一句又如何?妍儿,这个世界等级就是分明,你说一句就行了,他们也就收到你的心意了,多说下去他们反而不适应。”宫默离叹息一句。

    夏子妍想想,护卫都比较不善言辞,习惯某一套了,她说太多或许他们是真的还纠结吧。

    行吧,只要听到了自己的道歉,她至少心中好受一些。

    晚上,在他‘提醒’她下午的承诺,夏子妍倒是真用媚术勾引他,宫默离无比疯狂,一次次的掠夺,食髓缠绵,欲罢不能!

    直到夏子妍再也无力求饶,窝在他怀中昏昏欲睡。

    宫默离心满意足,心情愉悦,抱着自家妻子去冲洗一番,这才美美的搂着她沉睡。

    两日后,宫默离喊来冷冰寒,冷日月还有几位暗卫,吩咐他们立马出发赶路去江南,一干属下不可思议,怎么主子把他们都调走,谁保护主子啊?

    可是,主子坚持,态度坚决,他们又不敢忤逆,只能先离开。

    最多,做个出发样子,再暗中回来保护主子。

    等一行人离开不到半个时辰,夫妻两身影消失。

    等冷日月他们回来,压根没看到自家主子两人,询问下人,下人也不清楚,内院几位倒茶水的下人言,一个时辰前主子让他们离开主院,而后就对主子和少夫人不知所踪了!

    冷日月等人分散各处也没找到自家主子和少夫人的下落,不得不怀疑他们夫妻两乔装一番往江南去了。

    可是,他们实在不明白,为何不要他们一路护送!

    一群人便是骑马,火速往江南赶。

    这一日,楚云谦也在镇上,夏子妍两人直接传送到楚家别院。

    楚云谦和宫默离两人对视一眼,依然看不顺眼对方,不过,因为她在,双方也没说什么。

    休息一番,就到中午时间,夏子妍让下人找段逸辰过来,一家人一起午餐,当然,主要是介绍段逸辰跟宫默离认识。

    虽说之前他们几人都已见过,但,如今身份不同,一家人以新的身份坐下来重新认识,她认为很有必要!

    毕竟大家怎么说都算一家人了!

    当然,她也预料到了,这个午饭,肯定相当难吃!

    就跟以前每次,家中多一位夫君时那种诡异的前面几天的饭局一般。

    但,伸头一刀缩头亦是一刀,早做早上断头台!

    抱着这样的心思,所以,午饭时,桌上三个男人齐了。

    她克制着心中尴尬和不安,介绍彼此,而后祈求看着几位夫君,希望别真的闹腾起来。

    结果,这一餐饭很安静,没有闹腾,可她能清楚感觉到几个男人暗中剑拔弩张之势,就差真的讥讽出来,出手对战。

    就这般气氛中,一餐饭下来,夏子妍都感觉后背出了一身汗。

    煎熬间,大家坐着喝了茶,当然,全程都是她说的多,几个男人说话,也只跟她说。

    之后,她真不敢再呆,这个诡异的气氛,让她头皮发麻。

    于是,找了借口离开,甚至逃了,直接传送阵到大夫君那边去。

    因为前两天小小顿悟了下,所以传送限制时间,还是隔七至十天,但以前限制是一次单程,如今是可以双程来算,来回一次。

    她就利用起来了。

    这一番传送大夫君那边,再次回来就得十天后才能传送,然后带着大夫君一起到江南那边。

    夏子妍是到了大夫君那边之后,才发信心给几位夫君她在大夫君这儿,而后把手表放空间内,连看他们回的信息也没有勇气。

    她承认,她这是逃避,做起了逃兵。

    她能察觉二夫君和四夫君之间有些诡异,现在他们接触一阵子了,以前她也在,之后她传送离开,这时间算来都一个月了,他们两说话的次数真的五根手指都能数的出来。

    他们两之间,已压着某些情绪没发泄,加上一个三夫君,三夫君的脾性夹在一起,那绝对会点燃,让三人之间瞬间压制的火爆炸开来!

    她就是帮哪一个都是死!

    当然,她现也没跟大夫君说自己过来这边完全是来这边躲避战火的。

    欧阳临轩很是开心,两人午餐后,就带着她去湖景区玩,租赁了画舫,就夫妻两一起,恩爱甜蜜。

    自然,就夫妻两在画舫游玩,这般甜蜜间,少不了在里面恩爱一番。

    毕竟,好一阵子不见了。

    尤其欧阳临轩,正值年轻气盛时期,分开这么久,如何不想?

    就这般,上午时自家妻子还在睡觉时,欧阳临轩就在书房看账本,下午陪自家妻子到处闲逛,晚饭后一般夫妻两在院子走一圈,而后在屋内琴瑟和鸣,一起喝茶聊天赏月。

    睡前夫妻两少不得折腾一番,这才搂着彼此睡下。

    眨眼十天后,两人传送回去江南,终于,算是一家人都来到这边城镇了。

    今日会回来,她昨晚就发信心给了几位夫君,让大家到楚家别院一起吃午饭,一家人认识认识。

    这不,到了这边坐了会儿,三夫君,四夫君先后到来,大厅内,算是一家子到齐了。

    她再一次尴尬介绍各位丈夫跟彼此认识,哪怕大夫君和四夫君段逸辰早已在视频认识,不过还是第一次这般与彼此坐在一起,第一次这般正式见面。

    午饭时间,依然气氛诡异,搞得夏子妍又想逃跑。

    饭后,二夫君突然看向她,询问,“妍儿,既回来了,那么是否惯例今日轮到在我院子留宿了?”

    前十天都跟欧阳临轩一起,上次她刚回来又落跑,这次可不能再跑了,不然,他真要吃素了!

    夏子妍点头,“好。”

    对于夏家的‘规矩’,夏子妍跟四夫君段逸辰那么久,自然也跟他说过关于夏家的规矩。

    宫默离看着她,暗暗磨牙,女人,敢跟我逃跑了,明天你就知道后果!

    段逸辰心中酸涩,这还得等两天之后,才到自己。

    妍儿,我都好一阵子独守空房了!

    而后,几位夫君离开,欧阳临轩跟自家妻子道,他想在这边欧阳家的别院看看,明日就去墓穴那边,去她爷爷墓地那边看看。

    夏子妍点头,顺便告诉他,去了就去那边池水处泡一下,天气冷了,多带些衣服,最好带大帐篷和一张折叠床,多带保暖被子等。

    等几位夫君离开,夏子妍心中狠狠松了一口气,总算···压力少了。

    应对一位夫君,她不觉得什么,可是全部夫君一起,一旦他们口角之争,她就不好帮哪一位,因那个时候帮哪一位说话,她都是夹心饼干!

    相当难过!

    下午,夏子妍便跟二夫君呆在一起,询问那边墓穴情况,他父亲那边呆的习不习惯,他还要不要去那里。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