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之前是有生气,他问她是否喜欢那个男人了,她却告诉他,真跟那个男人有了感情!

    他听着,心中真的极其不爽,很是愤怒,更愤怒当时自己为何离开,才让别的男人插入!

    即使他知道,女子必须要五夫,总有一天她身边还是会有更多男人!

    可,他就是控制不住的愤怒和生气,就是控制不住的想去把那个男人杀了!

    他更恨这个世界的律法,为何非要女子必须满五夫以上!

    如果不是这般,妍儿只会是他宫默离的,谁都不能跟他抢!

    他不想给脸色给她看的,他不想在她面前生气的,可他控制不住心中那股愤怒和气愤,那股想杀人的冲动!

    他就是不想自己冲动下伤到她,才离开的。

    不是没听到她在书房外敲门,那股气还未下去,他开门,难免会说些什么伤害到她的话。

    很少有事情会影响到他,尤其这般愤怒和想要杀人的冲动,更是只在家族大变和她上次被人下药,差点被轮.奸时才出现过!

    今夜,听到她对别的男人,刚一起不久的男人有情,他也愤怒,正因为他爱惨了这女人,才会因听到她对别的男人有情了,他会不爽,愤怒,气愤,难过!

    虽心中很清楚,自己女人身边会更多男人,很多事情都是必经的,他会看着她身边一个多一个男人的,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啊!

    爱了,才会听着她说的,那么难受!

    若是他跟那些男人一般,找的是凑合过日子的女人,那么女人找更多的男人,他也不会半点愤怒和伤心!

    以前很多男人好奇,什么是爱,毕竟这世界的女子皆那般,男女间哪有真正的爱?

    很多人压根没有真正体验!

    可他体验了,很幸福,但这幸福他更恨不得就他们两夫妻,没有第三者插入!

    偏偏,老天给大家开了如此玩笑,再不情愿也没办法!

    他脱去衣物,换上睡衣,进入被子,轻轻把她搂在怀中。

    隔日,夏子妍醒来,看着床边没有他的身影,顿时心中委屈。

    他真的一夜都没回!

    眼泪就这般落泪下来,她起身,擦去泪水,心中告诉自己,不能落泪,没什么好哭的。

    她穿戴好衣物,走到浴室漱洗一番,走回梳妆台随便绑了一个发型。

    便是踏步离开,走到门外,见到冷日月两人在门外,便是询问,“你们主子呢?”

    “少夫人,主子临时有事,刚出去不久。”

    “少夫人,你饿了吧,我们马上让下人准备吃的。”

    夏子妍摇头,询问,“你们主子有没有说去哪儿了?”

    “回少夫人,属下不清楚。”

    夏子妍也就没再问什么,踏步往外面去。

    “少夫人,你去哪儿?”

    “我出去走走,你们不用跟着。”夏子妍微微一笑道。

    “少夫人,不如吃了早餐再出去吧,要不等主子回来?”

    她摇头,心情很闷,“不吃了,我就想外面走走而已。”便是,踏步离开。

    冷日月自然不放心自家少夫人一个人出去,尤其还是女装。

    两人对视一眼,立马踏步跟在她身后。

    夏子妍心情不好,只想一个人静静,于是转身跟两人道:“你们不用跟着,我如今有能力自保,只想一个人走走。”

    冷日月哪能放心,立马道:“这怎么行?少夫人你这样出去很危险的,而且你在这边还是人生地不熟,这城镇治安没有京城那边的好。”

    “我没事的,我如今已能自保。”夏子妍紧盯着他们道。

    冷日月两人如何能放心?即使她这样说,即使她的武功是比以前好了,可他们就是不放心,这个城镇真不比京城,而且少夫人一个女子,外面她又不熟悉。

    于是,还是坚持道:“少夫人,请不要让属下们为难,属下的责任就是保护少夫人。”

    夏子妍本就心情不好,心中烦躁苦闷,她真想一个人静一静,走一走,哪怕是散散心。

    她想跟前世一般,苦闷之时找闺蜜聚聚,或一个人静一静,冷静一下,希望心境变化一下。

    可这世界,她没有闺蜜,就只能一个人走走看看,或许分散一下注意力,不要老在悲伤情绪中徘徊,就当是转移注意力散散心。

    可她想一个人,不要身边跟着人,她就是想如前世一般自由和安静,一个人的状态!

    说她别扭,说她作也行,她只想悲伤的时候自己一人躲着哭,不想身边还有人看着自己哭!

    她情绪如今起伏悲伤,众多负面情绪充斥,她不知道除了一个人静一静,还能如何发泄,关于感情关于夫妻间的一些事情,她没有更多经验来解决,她一时不知道这回儿怎么办。

    她心中发了疯一般想宣泄大叫!

    可她这会儿显然想一个人静一静走一走都不行,他们还非要跟着!

    第一次,她忍不住烦躁和愤怒,朝两人吼了句,“走啊,不要跟着,我要一个人,你们立刻给我走。”

    冷日月两人紧盯着她,虽说自家少夫人此时朝他们大吼骂着,可他们却清楚的看到她眼中滑过的泪光,顿想起昨晚少主和少夫人之间不对劲,所以···

    冷月还想说什么,冷日当下扯了一下冷月的衣袖,阻止他出声,继而看回自家少夫人,道:“好,少夫人一个人注意安全,我们不跟着。”

    夏子妍转身离开,踏步出去。

    等她身影消失门口,冷月蹙眉看向冷日,冷日先出声道:“少夫人如今情绪低迷,心情极差,我们越坚持只会让她越愤怒,倒不如暗中跟着就是。”

    冷月点头,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少夫人性子是极好的,那么久以来也不曾骂过他们这些做属下和做下人的,今日她这样,看来是情绪是到了一种顶点了,他们刚巧碰到枪口上了。

    两人自然没恼,毕竟他们都知道少夫人的性子,跟那些女人不一样。

    而且他们是做属下的,被自家主子训和惩罚也是经常的事情,少夫人骂了一句,真没什么关系的。

    于是,两人就远远跟在后面···

    夏子妍徒步走到集市那边,一路上,她绝美容颜引起众人惊艳,很快不少年轻人前来询问,要认识这个绝色女子。

    当然,也有人以为夏子妍是男扮女装,因为只有男子才长得这般俊美,女子何曾出现这般美貌的?

    所以,绝对是变态的男人,在男扮女装。

    夏子妍全程都在走神,这会儿也没理会大家,继续前行。

    不知不觉走了好一段路,人出现在热闹大街上。

    她就这样看着人来人往的大街,看着小贩那边叫卖和人流穿梭,不少人停足某处买什么东西,一切井然有序,热闹,淳朴和生气盎然。

    突然,她感觉自己好似远隔千万里,无法融入这个世界,好似她的灵魂就在远远的上空看着大家,只是一个看客的心态在这世间。

    她好似,这一刻似孤单又好似这空间一股风,只是随意飘过的存在。

    原来,自己的灵魂还是孤单的吗?内心深处还是有不安的···

    就这般出神中,好似感觉自己身体被晃了下,她的神识似乎晃动间又回到了身体内。

    此番,她才回神,就见自己被搂在怀中,抱着她的正是自家三夫君。

    此时,他俊脸沉沉,眉头紧蹙就这般看着她。

    她张了张嘴,心中苦涩,却不知说什么好。

    后面冷日月过来,狠狠松了一口气,刚刚离着有些距离,因为怕太近了,少夫人再次发怒。

    那一刻他们以为自家少夫人会闪开,毕竟她正对着过来的马车,却没想到,她居然就这样站在那里发呆,没有躲闪的意思。

    这才面色一变飞身过来···

    主子也同一时间在上面飞下来,比他们还快一瞬,幸好把她带离原地。

    宫默离眸光冷飕飕射向两人,冷日月当下垂眸,后背一凉。

    他带着她一个纵身,很快出现在一个包间。

    他把她放回地面,沉声道:“大路上你发什么呆,没见到马车飞速冲来吗?”

    夏子妍心中惊了,原来刚刚走神间有马车冲向自己吗?

    所以,他才突然从这包间飞下去救了自己吗?

    这么说,他之前就在她所站之地旁的‘客满楼’酒楼这包间内,他也在这里看到了她,可刚刚却没喊自己···是真的不想理自己想避开自己。

    她的泪,瞬间就落了下来,看着他,嘴一憋,“默···你是不是讨厌我了,是不是···在避着我。”

    宫默离蹙眉,拿起帕子就帮她擦拭眼泪,嘴里道:“哭什么,谁说我讨厌你了。”

    “你刚刚就在这里,明明看到我在下面,你也当没看见吗?昨夜你也不让我进书房解释,你也不回房间睡觉。”可是,他越擦她的眼泪越发如洪水爆发流了出来,她哭着,哽咽着说着。

    宫默离蹙眉,昨晚他的确避着她,只是不想生气间伤了她而已,昨晚谁说他没回房了,只是她睡着了而已。

    他无奈,把她抱坐在自己腿上,拿着帕子帮她擦着眼泪,解释道:“别乱猜,我只是刚听到下面似乎有什么吵杂声,才走到阳台看去,见马车横冲直撞你也不躲,这才飞身下去,昨夜回房你已然睡着,一早有事我才出来解决事情。”

    “呜呜···你是不是讨厌我了,是不是不爱我了···呜呜··是不是我有了四夫君,你很失望,对我反感了,你是不是埋怨我花心了,呜呜···”这一哭,夏子妍便再也忍受不住,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昨晚的难过不安,愧疚恐慌一股脑就宣泄出来。

    宫默离把她抱在怀中,心中酸疼,他最怕的就是她这般大哭,他紧搂着她哄着,“乖,别哭了,你在乱想一些什么,自己乱瞎猜。”心中也是好气又好笑,他的确生气她身边多了一个男人,只是他更生气是自己的离开导致的,他气的是这个世界律法为何要一妻多夫,不能独自拥有她。

    当然,他那一刻也气她真跟那男人有感情了,表示她的心要再次分出一些,可是,相比起这世界的规则来,他更气这世界的规则。

    昨晚回去卧室,看着她哭肿了的眼圈,再多的气都消了,他如何舍得让她再难过?

    这可倒好,她脑子里到底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啊,她说失望,埋怨,反感什么的,不应该是反过来吗?

    他们男人见到心爱的女人身边一个多一个男人,才需要担心自家妻子心思到时候不在自己身上了,才需要担心她变心了吧。

    “我没有瞎想···哇···你都闭门不理我···”她哭得更加大声。

    她其实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女人,在这个异世,她就想要得到他们的爱,得到一份安全感。

    她很平凡,跟很多女人一样而已,她没什么野心和抱负,她只是想要平凡温馨有爱的生活!

    前世听身边很多老一辈说,人生就是这样,平平凡凡过一生就好,大家的生活都是这样过来的,小老百姓的生活便是这样油盐酱醋茶与伴侣度过一生。

    当时她想着那样的生活也太平凡了,没点起伏冲劲,可如今她觉得,在这异世她这个无根之人,宁不要起伏冲劲或波澜壮阔的人生,因为太多阴谋诡计的生活,自己未必会过得快乐。

    也因前世经历过因为家中财富招来祸端,导致家人出事,她后面两年偷偷学了点东西等待机会,只为复仇,哪怕同归于尽!

    那时的她,其实并不快乐,内心被仇恨和愤怒充斥。

    重生后,老天给她重生一次的机会,她已比别人幸运了,她这一世更想珍惜身边之爱,想要一个温暖的家。

    或许很多人难以体会和理解自己的这个转变心理,不懂她的选择,有些事情等人成熟了,经历多了,或者经历过难忘的人生波折,曾经失去过···经历过这些的人才更能懂自己的心境吧。

    他叹息,让她小脸埋入自己怀中,柔声道:“为夫当时是很气,正因爱上了你这丫头,才会更在意你心中多了一个男人,才会生气得恨不得要杀了那个男人,我怕自己生气后控制不住怒火,不小心弄伤了你,所以我只想在书房把这愤怒压下,平定了这情绪才回去屋里。”

    夏子妍哭得一抽一抽的,抬眸看着自家夫君,眼泪哗啦啦继续流下来,“对不起,呜呜···我也不想的,我来这世界一开始就不习惯要嫁很多人的,呜呜···我也不知现在自己为何变得这般花心···我就不该来这世界的。”

    宫默离看着她红肿的眼圈,泪眼汪汪的神态,这会儿鼻子也擦红了,心疼万分又好笑不已。

    “别胡说,不关你的事,乖,别哭了。”他越发搂紧她,柔声哄着,帮她擦着眼泪。

    要不是老天把她送来这个世界,他就无法遇到她!

    这丫头说什么胡话,谁说不该来这个世界的!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