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后人,很多东西可不愿拿出来分享的,尤其这么贵重的东西。

    “其实我爷爷不在乎的,尤其那个池水,本来阵法消失后,那池水只能保持三个月左右,既然这样,能帮助人自然就多帮助人为好。”

    “妍儿,既然有阵法就能保持久一些,你前阵子在那里弄了阵法,能维持久一点吗?”

    “不行,我修为远不如爷爷,再来那个阵法启动要修为到了某些层次,我如今就是想维持也不行。”

    段逸辰轻颔首,柔声道:“没关系,已经帮了很多人了。”

    夏子妍点头,叹息,“我要到我爷爷当初那个修为···估摸着都要至少两三百年吧。”

    段逸辰心中有些酸涩,他最多也只能活百岁,到时就要跟妍儿分别!

    他真的不想跟妍儿分开。

    下辈子投胎转世,他还要找妍儿。

    夏子妍并未转身,自然就没看到他面上流露出的神色,只是叹息,“我还想着,人活太久时间的话,会很孤独吧。”

    “哪能呢,一空大师他们也不是要闭关修炼吗?一闭关就好一阵子,到时候没准妍儿一闭关,就是百年过去了,压根没时间孤独。”

    夏子妍咯咯一笑,俏皮道:“依我的性子,我肯定是到处乱跑,吃遍天下,游遍天下。”

    他轻轻一笑,宠溺不已,“那也不错啊。”

    她眸光看向天上,再看看楼下热闹街道,道:“如今天气更冷了,过些日子要下雪了吧。”

    “嗯,不过这边即使下雪,也没京城那边来的冷。”

    “人说江南富饶,每年冬天饿死或者冻死的,很少吧。”

    “这两年有妍儿贡献出来的温世棚和稻田养鱼,还有右相二子跟皇上提出的开荒赠地,全国的百姓冬天都好了很多很多,江南这边更好些,毕竟地理环境比较优越,不比边疆和地段贫瘠的地方,以前那些年,每年冬天出事的百姓都比北方的少,何况现在几年。”

    说到这个,夏子妍想到一件事情,去年她叫三夫君暗中做出来卖的羽绒服,今年就有些商家发现了商机,知道里面的绒毛是鸭绒等加工而成,早半年前就已经在跟她这边的人抢收购了。

    还有海产,海带和紫菜,早几个月就有商家也弄出来卖了。

    “妍儿在想什么呢?”

    “我那两个生意,现如今都有好些商家抢着做了。”

    “什么生意?”酒楼跟成衣店本来就竞争不小。

    “羽绒服和海带,紫菜。”

    “原来去年火热的羽绒服,是妍儿名下的啊。”段逸辰还是有些惊讶。

    “当时我不想再被人过多关注,就让三夫君帮忙叫人做。”

    “妍儿,为夫只帮你做了江南这边的海带,紫菜一类,下次妍儿需要帮忙的,可以让为夫帮你的。”他想帮妍儿做更多,她也不会这般辛苦。

    “现在都没别的做,人家这一年多也不知道瞎忙活了什么。”

    “妍儿,女子不需要这般忙碌的,今年你不是弄了海带紫菜吗?以后你看着你的豆腐作坊,酒楼就好了,太忙你也没什么时间修炼,剩下的为夫帮你看看,我也不想你累坏了。”

    “嗯,最近几年我不会特意去想找做其它生意的事情。”反正她有豆腐作坊,设计图每月分成,酒楼,成衣店和一些山庄田产的,已经够她忙碌了,再弄点什么来,她真没时间修炼和游玩了。

    “嗯,妍儿明年开始,跟为夫呆在家中制造孩子便可。”他凑近她耳边暧昧道。

    夏子妍转身,伸手拉住他的手腕一咬,娇嗔他一眼,“你就想咯。”

    段逸辰呵呵一笑,“为夫可是真想啊。”

    夏子妍看着自家夫君,娇声道:“有没有孩子,还得看缘份。”

    他笑嘻嘻抱着她,心情飞扬,“我知道,我们明年准备好,调养好就行。”说完,在她红唇印下一吻。

    此时,敲门声响起,夫妻两这才分开,他拉着她走回屋内,朝外面应声道:“进来。”

    很快,外面护卫打开了门,几位小二送了茶水点心等过来。

    不过,夫妻两想独处的时间,后面还是被打断了。

    傅公子,伍思源一帮人来了,找他们夫妻坐坐,一起吃饭。

    这不,又一帮人聚在一起热闹了,傅公子的弟弟还有另外几位几个城镇的年轻人也跟着来了。

    包间分了两张桌子吃饭,很是热闹。

    也主要包间够大,两张桌子放下去也不会显得很挤。

    几位年轻人还是第一次跟夏子妍这么近距离接触,都很激动紧张的,但不忘一个个自我介绍,尤其把自己家世和未婚说得很清楚,就这么期待看着夏子妍。

    希望能得到她更多关注。

    他们简直没怎么隐藏自己的心思,夏子妍就是再傻也明白他们的意图,心中有些尴尬,只能当没看出点什么,装傻。

    段逸辰心中有些不爽,不过那些男人没直白说更多什么,他也就没好给人家脸色。

    男子见到女子自我介绍推荐,并非不能做的事情,都有追求的权力。

    伍思源,傅家大公子,常博文几人,作为‘前辈’,自然知道几位比他们年纪小的男子都打些什么主意,只是···

    几位年轻人,你们想得太简单了!

    真的以为,介绍家世,推荐自我,她就会多关注你们对你们印象深刻,会对你们产生好感?

    她可跟别的女人完全不同!

    要是这么简单就好了,她早就先对他们几个有回应了!

    不管怎么说,大家一起,气氛还是很热闹的。

    一餐饭后,大家又喝茶聊了阵子,这才各自分开,夏子妍夫妻乘坐马车回去如今落脚的别院。

    几个小时前有补眠,夏子妍倒没再午觉,就要去书房看书。

    段逸辰可不想她走,憋了十几天,利息总要先拿回一两次!

    最后,他才心满意足搂着自家妻子去冲洗。

    这还不算,还提醒她这只是利息,晚上她要想法子勾引他,要伺候得他满意,不然她整夜别想睡。

    夏子妍无语!

    晚些,夫妻两都没出去,都在书房看书。

    他看他的账本,她看她的关于修炼的书籍。

    她的修炼书籍,其实几位夫君都看过,却无法修炼!

    毕竟这修炼还是要看筋脉的,有没有那种缘份修炼。

    就是一空大师和清虚道长,云霄族族长他们修炼的,都跟她的不同,即使她的书给他们几人看,他们也一样无法修炼!

    修真要打通重要的经脉,还得多别人几种特殊经脉,这都是她跟大家不同的地方。

    所以,就是云霄族族长和一空大师几人,也缺少了几条灵脉。

    他们即使要成仙,就只能修炼着他们的功法,不知道要经过多少年月和经历,才能真正有成果。

    多了修真灵脉之人,天生就是修炼法术体质,速度也相比普通人来,蹭蹭飙升的快很多。

    就跟前世武侠书说的,一种是普通练武者,一种是大师遇到天生修炼奇才,根骨奇佳,这个时候大师会来一句,‘年轻人,我看你筋骨奇佳,适合练武,我这里有一本XX功法秘籍,可愿拜我为师,以后成为一代盖世英杰?

    而她在修炼法术中,就如后面一种天生修炼奇佳的存在。

    主要是一空大师他们还缺少一两条或几条灵脉,他们就不能吸收天地间最精华的天地灵气直接辅助晋级,他们只能吸收比较杂质的能量辅助修炼。

    所以,她几位夫君看了也无法修炼。

    这一晚,夏子妍的确大方的勾引了自家夫君,用她那种带媚术的秘法,一个挑眉一个眨眼,一个微笑,都带着十足魅惑妖艳,段逸辰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家妻子这般真正妖精一面,简直是瞬间欲.火和占有欲就暴涨出现。

    恩爱中她额间花瓣出现,越发娇媚,简直要让他当场喷出鼻血来···

    直到连接两次疯狂完毕,他搂着自己的娇妻,极其认真霸道道:“妍儿,以后不准在外人面前露出这般妖精的一面。”

    不然,他的情敌更是没完没了!

    她娇嗔他一眼,意味深长嘟囔,“那不一定噢,要是哪日你们让我不开心了,我就去外面勾引男人去···”

    段逸辰狠狠吻住她,直到她快无法招架,他才放开她,恶狠狠道:“想都别想,你敢试试看!”

    “干嘛,你还想把我关起来不见人?”她揶揄,她如今有传送阵法,谁能关住自己?

    “哼,我知道你想什么,为夫不关你,为夫会让你知道一天天无法下床的结果。”

    夏子妍嘴角一抽,朝他翻个白眼。

    段逸辰嘴角一勾,把她搂在怀中,声音沙哑,“不过妍儿每日刚刚那般勾引为夫,只针对为夫,为夫很乐意的。”

    夏子妍小脸微红,没好气道:“才不要每天呢,以后觉得你有些事情做得不错,本夫人就给你这个奖励。”

    “好,那妍儿要为夫做什么,才会有奖励?”他微笑着,在她脸颊上偷香一个。

    “嗯···还没想到。”夏子妍想着,或许就日常生活来看。

    “好,妍儿想到告诉我,为夫肯定好好表现。”

    夏子妍娇嗔他一眼,窝在他怀中,嘟囔道:“人家困了,睡觉。”

    他抱着她,看她是真累了,也不好再折腾她,明日一早补偿回来!

    很快,就见自家妻子沉沉睡去,他就这般看着她甜美的睡颜,心满意足。

    还是抱着妍儿睡,才能睡得舒服踏实,妍儿不在身边,他真是夜夜难眠,夜夜思念,没有抱着妍儿,闻着妍儿独有的体香,才感觉长夜如此漫长难过。

    隔日下午,夏子妍收到自己二夫君传讯,明日上午再回来。

    她把消息告诉段逸辰时,这男人就一直开心愉悦,心情简直不要太好。

    夏子妍真是好笑,真跟孩子一般,没长大似的。

    不过没多久,拓跋硕过来,段逸辰又心情不太爽了。

    两个男人依然没什么好感,彼此见面讥讽几句才罢休,而后,拓跋硕非要说检查她的武功,检查她的轻功,他飞在前面,让她追赶。

    也没什么事情,夏子妍倒是乐意与他比较一番的。

    见两人一前一后消失,在自家别院内,段逸辰也放心,加上拓跋硕到底未成年,段逸辰也就放心他们两人去那边林子。

    (他不知拓跋硕的生日大概几月,所以不清楚前阵子拓跋硕就过了生日,如今已经成年。)

    他,则回到书房处理自己的事情。

    隔日上午,楚云谦回来就把她带到自家别院,跟她一起午餐后,就跟她腻在别院不离开。

    之后的日子,楚云谦是隔两日就回来镇上一次,隔日上午再次离开。

    主要是他也是大夫,那边有很多大夫一起,可以学到不少东西和经验。

    段逸辰却是很满意了,怎么算自己都是每次多一天陪着妍儿。

    两个男人几乎只是每次楚云谦回来,带她去自己别院时才会见一面,也压根没说几句话。

    毕竟,彼此虽说想友好相处,可对方到底是与自己争抢妻子的人,心中就难免有些敌对不爽的,哪能真友好?

    没现场来个争夺吵架,打上一架已经相当不错了。

    夏子妍的日子,就这样被两个男人轮流一起,眨眼十天过去,夏子妍跟两位夫君分开,传送离开,去三夫君那边。

    三夫君刚离开‘北冥国’国界的几个城镇外,正往这边赶回来。

    昨日宫默离就停顿在这边城镇一个院子里,让下人打扫了一番屋子,准备了一些东西。

    这个上午,他把下人驱离院子,走到花园草地等待。

    心中自然是激动欢喜的,女人,我真特么想你了。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