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子妍从地上起身,还是原地等了会儿,这才感觉四周开始暖了些许,与外面的天地慢慢有了差距,不过,不会很容易感觉出来,毕竟刚弄好。

    她这个阵法是一个入口,两个出口的,还能看到外面的情况,不过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这会儿她走到入口处,挥出一些东西出来,正是调制的一些燃料,加上了荧光粉的,在入口处她都在地上画了一个进入箭头,按着进入阵法的规律画,这样进来之人就不会走错路。

    当然,这个阵法没有杀伤力,有人就是故意走错了,只会绕圈圈而后再次走了出去。

    最后她走到两个出口处,画上出口标志箭头。

    而后,她把东西收回空间走了出去,外面人群见她走了出来很是开心,心中猜测,这是好了没有?

    夏子妍闪身到自家夫君这边,让两位护卫带几张才凳子进入里面,放水池四周几个方位,这是方便一些老人上岸,坐着更衣的。

    护卫带着凳子进去,就见到有箭头,当下就知按着轨迹走进去。

    而后,夏子妍又在进口和出口方位叫人做好标志。

    这才算做完了。

    清虚道长过来询问,“里面什么时候能感觉到变化?”

    “现在刚弄好,估摸着半个时辰左右,里面的温度才会跟外面感觉越发大的差距。”夏子妍斟酌一番道:“明日开始,里面的温度应该跟外面的温度差不少吧,里面比较恒温。”

    现在早晚气温应该只有三五度的,中午的时候好很多,应该十度以上。

    阵法里面的温度到时候会变成恒温,在二十二至二十六度之间,当然水也会跟着里面恒温而变化,不会说跟外面的湖水一样冷。

    “那我们跟大家说一下,让大家现在别进去,晚些时候要进的才进去。”清虚道长道。

    夏子妍点头,又道:“我还要让护卫在里面几个方位挂几个灯笼,晚上才不会黑,大家也能看到水池。”不然黑灯瞎火的直接掉进去了。

    段逸辰柔声道:“我安排吧。”

    夏子妍点头,而后回到那边聚灵阵盘腿坐下,把消耗的三分之二灵气,全部补充回来。

    这会儿,那边清虚道长已跟华叔他们说了一番,由曹二叔的大嗓门嚷着跟不远处众人说阵法刚启动,再过多久才能进去。

    全场一个个点头表示明白。

    人群看着没什么事情了,这才一个个先后解散,等着一个多小时过后再来进池水阵法处看看。

    等夏子妍补充完天地灵气后,阵法内也已经有护卫在几个方位挂了灯笼。

    池水岸上四周一百五十米之间,都是给大家走动的过道,然后过去就是阵法隔离层了。

    夏子妍离开后,清虚道长就开始在聚灵阵四周弄阵法。

    夏子妍夫妻离开,跟着伍思源众人去大厅,准备大家再聚聚,喝喝茶。

    拓跋硕过来,见她面色没什么变化,心中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倒是夏子妍见到他,惊讶,“你不是有事吗?怎么来这边了?”这家伙这几日不是要在镇上附近巡查暗访吗?

    “上午比较多事情而已,下午就随便转转,哪需要晚上还处理公务的。”拓跋硕翻个白眼。

    “那你这样两边跑不累啊,明天上午又得骑马赶回去。”她好笑,这家伙就是喜欢这样折腾?

    拓跋硕仰起下巴,傲娇一句,“爷我喜欢。”

    她嘴角一抽,“喜欢就喜欢吧,随你,不过这里已经没有多余的房间给你了。”

    这里两栋屋子,七八间临时卧室,一空大师,清虚道长,云霄族族长,段家主,段家老爷子,傅家老爷子,辅音大师,刚巧一人一间了。

    就是他们夫妻,今晚都需要搭帐篷露宿。

    辅音大师前几日来了,今日他们夫妻过来倒没见到他,听人说他去拜访一位附近的朋友,晚些就会赶回来。

    再来,他们夫妻也不想要一空大师几人和各位年纪大的老爷子让出房间来,之前他们提过,他们夫妻自然推脱,说年轻人在外面帐篷睡一两晚没关系,到时候他们还是会回去镇上的。

    拓跋硕冷哼,“谁要房间了。”便是踏步往大厅去。

    夏子妍嘀咕,不要更好,没得仗着身份抢老人的房间。

    年轻人聚在一起,倒是有年轻人的话题。

    这不,伍思源就说蔡公子他们这两日就到,之前他们听到这边墓穴解决了的消息,都在别的城镇,离这边更远的两个城镇那边。

    原来,当时听夏子妍和那位和尚说的,墓穴不安全,他们回家跟家人提了,书信跟外面的亲人朋友提了不让进,而后在出生的那个城镇呆了一些日子,一行人骑马又离开了,去更远的城镇走走看看。

    大家聊着聊着,就聊到瘟疫那边的城镇去,那边离这里还是有段距离的,至少要两个多月的路程差距。

    “听说疫情控制了,大家也算放下了心来。”

    “是啊,据说周边两个城镇也有人感染了,后面也封城了,要不然感染者乱走,会让全国失控,传染更多人,现在好了,找到法子控制了,那几个城镇的人也放心了很多。”

    “就是我们也放心啊,谁不担心瘟疫会不会出现这边,那可是要命的传染病,不是闹着玩的。”

    “据说现在那边已经收尾工作了,有些各地外派的大夫开始准备回家了。”

    “肯定会很多大夫听到消息,奔来这边。”

    大家都知道,这边有特殊的医术案例看,至于泡池水,他们赶过来也来不及了吧,到时候池水都已经没效果了。

    “恩,到时候这个城镇只会更热闹。”

    此时,傅公子微笑道:“这附近周围三四里外,已经不少人买了这边地皮,都准备这边建房子,或者开店,到时候附近热闹了,怕是也多一个集市出来。”

    “我可听说了,最靠近这边几里外周围的村庄,最近每个村的农户都极其开心的,不少人把他们几个村荒地买了,而且在他们几个村不远处大手笔买了荒地和林子的,就是听说建个热闹街道,到时候附近招工什么的,他们几个村的人能更快抢到一份工作,回家也近,要知道以前这附近之人还得赶路一个时辰左右才到那个镇上找事情。”伍思源呵呵笑道。

    曹公子取笑伍思源和傅公子,“你们两个家伙不也附近买了地皮嘛,不是说建个别院嘛。”

    “你错了,我们两不但准备建别院,要是附近准备建热闹集市的,我们还会这边开一家分店。”伍思源呵呵一笑道。

    傅公子呵呵一笑,调侃段逸辰一句,“据说段兄也买了一块地皮,准备何时动工啊?”

    “嗯,买了一块地皮,如今附近工匠都被各家请完了,天气又越发冷了,动工得到年后了。”段逸辰微微一笑。

    “据说我们这个小公子也买了地皮啊。”此时,伍思源调侃夏子妍。

    夏子妍柳眉一挑,点头,“是啊,这里地皮我买了,建个小庙,隔开一里左右我买了块建别院的。”

    伍思源眉眼带笑,不由调侃,“段兄买了建别院,你又买了建别院,还得分开买,难不成你们夫妻吵架了?”

    段逸辰没好气看向伍思源,“你才吵架呢,我跟妍儿夫妻两感情不知多好。”心中有些无奈,妍儿愣是不让他出银子买,坚持要她出银子买。

    说是到时候他买的院子他爷爷他们过来可落脚,他们夫妻可以两边院子居住,再来到时候她那几位夫君或者夫君家人过来,也不好住他那个别院,就可去她那个院子落脚。

    看在她的份上,就是那几个男人或他们家人过来,他自然也会让他们住进去。

    可妍儿还是非要自己出银子买地皮,要自己建个别院。

    妍儿这般坚持,他也是真没办法。

    傅公子几人呵呵一笑,前者揶揄,“前阵子听说这位小公子突然消失,我们还在猜测是否离家出走了。”

    夏子妍嘴角一抽,朝几人翻个白眼,“几位消息真灵通啊。”

    大家哈哈大笑。

    聊了会儿,曹公子询问大家,“准备何时回去?再过阵子天气会更冷,怕要下雪了。”

    “我们倒是没什么,家中长辈应还想多呆,反正我还是到时跟自家父亲一起回去。”伍思源微笑道。

    大家都知道,伍大夫是不会那么快走的,这每日都会拿着纸笔去听着投影讲的,一边记录着。

    如今,早上和上午是和尚和道士一行人在那个大厅看投影,记录着,今天早上是和尚他们看,明日早上是道长他们看,反正两个时间两帮人轮流来。

    下午都是给别人看各种东西的,很多普通人亦想知天文地理情况,十万个为什么,命理什么的。

    晚上,就是大夫的时间了。

    每天快到子时(晚上11点—凌晨将近1点),必须关掉投影器材,让它休息一番。

    “看来我们几家长辈还是再呆一些日子了,既然来了这个城镇,我们不如在这个城镇各地转悠一番。”曹公子呵呵一笑道。

    夏子妍一手肘撑在凳子扶手上,手掌撑着脸颊,懒洋洋道:“你们去吧,我都逛过了,不感兴趣。”

    伍思源取笑,“看来这个城镇已无法吸引你的兴趣了,不如过些日子去隔壁城镇走走?”

    夏子妍摇头,“你们去吧,不用约我们夫妻了。

    “这可不像你啊,平日无事时你不是喜欢到处游走赏景吗?”伍思源揶揄。

    “最近有事忙,说不定会时不时闭关修炼。”她挑眉。

    大家惊讶。

    拓跋硕下意识一句,“你还要闭关?”

    傅公子惊愕,不由道:“闭关?怎没听说过你还需闭关的。”

    “以前没有,现在开始有了。”夏子妍道,免得以后她突然消失,外面传出什么来。

    “行吧,到时有空我们再约,一起去逛逛。”伍思源道。

    “这眨眼都快十一月了,离过年也就两个多月了···”

    “我们江南这边过年很热闹的,小公子,到时你就知道了。”这会儿,曹公子也调侃夏子妍。

    小公子这个名称,很响亮啊。

    “江南的过年,我倒是想见识见识,看看跟京城那边有何不同。”这个,她倒是有兴趣体验一番,说不定江南过年很热闹。

    “跟京城自然不太相同,说好了,过年那几日我们这些朋友聚餐啊。”伍思源微笑道。

    “行啊,不过现如今说这话题言之过早了,对了,听伍叔几人说,前几日有人介绍女孩子给你们认识呢,何时成婚啊,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呢。”夏子妍感兴趣调侃几人。

    伍思源几人尴尬,那几名女子就是几个城镇的女子,前几天都从各地而来,他们几人的家人本就着急让他们娶个儿媳妇亦或孙媳妇回去,有媒婆说亲,父亲与爷爷他们便让人安排他们跟女方于附近相见了。

    哎,实乃无奈。

    父亲和爷爷都清楚,自己心中有谁了。

    可他们知自己接触她不少时日,也不见她注意到,人家压根无半点回应,父亲和爷爷便劝自己放弃,不然,陷入越多而得不到回应,他会陷入痛苦。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