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大厅的人看着她惊讶的很,天啊,她还是那个仙家的后人啊,怪不得法术那么厉害了,这就是血脉遗传吗?所以她小小年纪,实力就这么强悍!

    夏子妍挑眉,跟谈论天气般平常的口气道:“不惊讶啊,其实他也不算死了,就是身死后投胎转世,然后再次修炼成仙飞升了,我见过他了。再来,云霄族开派祖师我也看到了,我亲眼看着他晋升的,对了,云霄族那时候不是一帮人在嘛,在墓穴又遇到一个上仙一个仙童,算起来我接触过三位仙者。”

    大家震惊!

    一空大师和清虚道长,云霄族族长已经知道她是仙身,能更容易遇到和接触到仙者,也就不惊讶了,只是还惊讶这墓主是她祖辈!

    怪不得里面看什么内容,一再有提示,仙阵里面一切她说了算,全权处理!

    云霄族族长震惊,道:“当时的确我们在,我们祖师说你是天选之人,牵引你过来,可也没跟我们多说更多。”说完,突然恍然,当时祖师说,她可比云霄族圣女不同,几十的圣女也比不过她一个。

    听云霄族族长的话,知道夏子妍身份的人疑惑,她不是云霄族的人?他们祖师牵引她来的?怎么牵引?为什么叫牵引?

    不知道夏子妍身份的众人也震惊,墓穴那里面时她会用箫音对敌,大家是猜着她肯定跟云霄族有关,这会儿一听,果真跟云霄族有些关系啊!

    不过,这后面云霄族族长恍然的神态,又是想到了什么?

    有些法师好奇,忍不住看向云霄族族长问,“云霄族族长可是想到了什么?”

    云霄族族长呵呵一笑,“现在才想到,其实祖师飞升时说的一段话,其实已经提醒过我们后辈关于丫···这小子的不同,只是当时没有悟懂,现在再回想起来,才明白过来。”

    大家恍然,原来如此啊!

    只不过,他们祖师说过什么大家自然不好再问,毕竟人家的私事。

    这会儿,一空大师,清虚道长大家尴尬了,既然这些东西都属于丫头的,他们这些外人也不好学这里的东西啊。

    人家这也算是传给自己后辈子孙啊!

    看出他们的所想,夏子妍道:“这里面的东西是给有缘人学的,而且里面的东西很多我已经知道的,既然那池水给大家浸泡,这东西也是给人分享的,不过我也会弄个期限,等那池水没效果了,投影我也会收了,这段时间你们感兴趣的就看。

    对了,佛家,道家等修法的,还有学医的,是原本就给你们看的,我祖辈还有一个视频,说他当初刚接触法术的时候,全赖佛家子弟牵引,有时候不懂的有佛家子弟帮忙解答,才能修炼那么快。

    后来学有所成之时,因为天赋好修炼快,有段时间很自得,有些过于自负,有一次遇到邪物,差点大意出事,全赖碰到道家弟子相救,后来又跟着道家学了一段时间的法术。

    他后来修炼法术参透很多,所以佛家和道家的法术他都懂些,最后自己编辑一套针对佛家和道家修炼的建议和法术改良,就是想留给未得成果未晋仙的两家子弟看的。

    至于医者,我祖辈未学法术前是大夫出身,也希望自己总结的医术和遇到的有些特殊的病例能让同为大夫的人看到,让各位医者能救治更多人。”

    大家震惊。

    夏子妍跨步过去到了墙壁那边,手飞速点了一圈找到一个视频点开,而后就出现他爷爷的那段视频,说的就是他人生的轨迹自述,从一个大夫,转变成修法术者···

    最后便说,希望把他平生理解的传出去,让那些修炼者和医者少走弯路,多帮助普通人。

    大家看完,感慨不已。

    佛家和道家众人欣喜,也感慨,豁达,就是有时候道家和佛家,都有些东西不是轻易传授的,而且法术什么的,也不是任何人都传的。

    她的祖辈,相当豁达的一个人,真乃大家学习的典范!

    “好了,你们继续看吧。”夏子妍跟大家打了招呼,这才踏步离开。

    华叔众人刚刚震惊于她跟仙家的联系,再因为她的话开心,尤其华叔和伍大夫等一干医者,这表示他们可以留下来学习医术。

    拓跋硕也是震惊的,怪不得一直以来这女人不把他这个皇子看在眼里,在她看来,与仙者比,皇室真不算什么吧,而且,这女人明显在修法术方面很有天赋。

    想着,不如眼前一亮,那自己也可以看看能不能修炼法术啊,她爷爷不是半路出家的嘛。

    段逸辰跟着自己妻子并肩出去,等离人群一段距离,才感叹,“妍儿,真佩服你家爷爷,半路才开始修炼法术,看着天赋真强,而且如此豁达。”

    夏子妍跟自家夫君微微一笑,这才道:“你忘记我们出生地方不同了?科技世界,大家思想开明,而且不限于空间来想象很多东西,也探索了宇宙和海洋,解开了很多天地间的种种现象。

    或许也因为来的世界不同,接触法术后有些需要理解的东西比常人快,更通透理解,很多东西也会想想别的法子,计算一番看看会不会不同,能不能成功,但这里的人修炼往往思想受限,认为多踏出一步或者多往后一步,肯定酿成问题,太过于束缚加上思想受限,也就反而停滞不前。

    再说了,估摸着几百年的时间,后面我爷爷也觉得孤单,太清闲了,就抽时间来思考佛家和道家的法术,看看有没有改良的,然后,通过科技社会的东西整理。

    比如电脑等,来编辑整理出一套法术书籍和修炼意见来,再或者自己录制一些诛邪的视频再自己制作一番,就能有图有文字结合,留给后人学习,就跟我们前世上学一样,很多时候用视频或投影教学的。

    至于医术更简单了,我爷爷之前的中医术就很高超,而且结合古中外全世界很多各种病例案例,再结合西医的成功案子,那么全部归纳一起,那放在这里就绰绰有余了,肯定会让华叔他们震惊。”

    段逸辰点头,感叹了句,“是啊,光你们那世界就超越我们这里太多太多,很多东西闻所未闻,华叔他们自然看到会惊喜和震惊吧。”

    心中叹息,原本就觉得自己差妍儿太多太多,如今···哎,感觉越发配不上妍儿一般。

    如今,他又多了一层担忧,有心人要是调查一番,就能知道小公子就是妍儿,只怕到时候来跟妍儿提亲的人,会越发多,甚至后面几国都来抢人!

    这样的话,哪怕是他或者是欧阳临轩几人,也是不想看到的。

    心中苦笑,妍儿太优秀了,突然自己都感觉越发没自信了。

    晚上,一空大师,清虚道长带着众多弟子和自己的一些法器拿到夏子妍屋内,夏子妍也半个小时前跟几位夫君通话,隔空把他们的手表收回自己空间。

    这也是晋级后才有的好处,凡是她空间出来的现代物品,她可以隔空带回来,再还给自家夫君。

    而后,夏子妍一人盘坐屋内,把一堆东西放灵泉水下游,再运用灵力和之前吸收的天地能力包裹水中一堆东西,按照爷爷记载的方法和手段,让法器慢慢升级。

    就这般用了好几个小时,终于,她心中一激动,她能感觉到水中一把把武器抖动了一会儿,而后才慢慢恢复安静。

    知道成功后,她慢慢吸收回天地灵气补充回去,这才拿出一把法器查看,仔细查看一番,就知道是真的成功升级了。

    欣喜之余,她拿出自己的匕首‘影’来查看,毕竟‘影’她才算是最熟悉的,‘影’一出来就围着她飞旋,很是开心,夏子妍再次把它拿过来看了看,有契约关系她能清楚的感觉‘影’强大了一倍!

    或许还有雷劫带的好处,福祉祥瑞之光的原因。

    最后,她心情很不错把匕首放回空间。

    然后才把一堆一空大师,清虚道长他们的法器弄出大桌上放着,让自家护卫进来,把全部东西带到一空大师和清虚道长他们那里去。

    自家夫君才进来,看着天色已经不早,便挥出一桶水冲洗,共浴。

    当然,窗户和门是扣了的,屋内也布了隔音阵法,倒不怕隔壁房间听到什么动静。

    触及妻子比一个月前更火爆的身材,更细腻的皮肤,段逸辰如何能忍耐?

    很快,屋内传来暧昧声响。

    也不知道是一个月的克制还是夏子妍升级后的问题,夫妻间更觉得比以前越发的敏感和刺激,那种愉悦简直让彼此灵魂都颤抖。

    直到一会儿,两人才算停歇。

    他把她抱出水中,带她到了床上。

    搂着她躺下,他心情无比愉悦,“妍儿,刚刚不知道为何,似乎比以往任何一刻都兴奋,为夫只想腻死在妍儿身上。”

    夏子妍眉眼含娇,朝他嗔一眼,“你就只会想这事情吗?”

    “妍儿···不是只想这事情,为夫都憋了那么久了,反正今夜我是只想跟妍儿好好恩爱。”他俊脸带笑,满满暧昧。

    夏子妍倾城绝美的小脸染上一抹熏红,眉梢眼角春色还未全散,娇嗲一句,“小心精尽而亡啊。”

    “那可不行,为夫如今正年轻呢,还想永远跟妍儿享受这般难言的美妙呢。”

    说着,他的手又开始不规矩起来···

    夏子妍拍开他的手,睨了他一眼,道:“你不是说书信给你爷爷他们了?大概什么时候能到?”

    ···

    ···

    夫妻两聊了会儿,他再次附身而上···

    激情正浓之际,段逸辰触及妻子额间花瓣印记,惊艳不已,越发的疯狂。

    她也越发难耐出声,只想任由他带着自己到最美妙云端。

    这一晚段逸辰一次次的索取,直到将近凌晨,她再也没了力气。

    他抱着她入水冲洗一番,再抱着昏昏欲睡的妻子回床上,穿戴好睡衣,紧搂妻子在怀着,任她最舒服窝在自己身上睡下。

    看着她的纯真的睡颜,他的心柔成一团,妍儿,为夫真的好爱你,越来越爱你了。

    妍儿,你可知在恩爱时,你就如妖精般,让夫君欲罢不能!

    他,就这般看着她的睡颜好一会儿,这才入眠。

    隔日,拓跋硕过来找,夏子妍正巧有事询问他。

    自家夫君去那边陪他两个哥哥和傅公子几人了,她就没去听男人间的话题了。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