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点头,面上严肃,“是啊,有人伤得很重,休息一天恐怕还无法恢复多少,最少都需要休息两天,而且这批人有人还昏迷没醒的。”

    众人心中一叹,也是啊,看来只能多休息两日再出发。

    “最多我们在这里再休息三天,因为粮食有限,现在已经用了两袋子面粉,差不多一半的米了。”这两天在厨房帮忙的男子叹息道。

    “是啊,剩下的我们还得全部做好,到时候分给大家路上赶路吃。”毕竟不是一天能到,还得两三天,干粮还是要带些的。

    这两天重伤患者一般都喝粥,尤其昏迷的人,压根是不能吃馒头,只能灌些粥水的,人多,米也已经用了一半。

    还好,厨房有几个大碗,不然真不知道拿什么乘给患者喝。

    夏子妍黛眉微蹙,询问,“现在伤者都怎么样了?”

    “跟着我们一起进来的,已经好了八成了,今日进来的,刚刚吃了东西还在睡觉,很多伤势比较重的,不过有大夫帮他们都检查伤口包扎了。”有人出声道。

    夏子妍惊讶,大夫?这里有两位大夫她是知道的。

    段亦辰低声道:“伍大夫在处理伤者,华叔刚进来,还得休息一两天才能帮忙。”

    夏子妍点头,伍大夫的伤势的确已经好了七八成了,帮忙包扎什么的已经可以做的。

    只是···他有医疗药材?

    听言,大家点头,“等清虚道长他们身体好些再出发吧。”

    大家聊了两句,夏子妍便跟大家道谢,准备去看伤患。

    她拿着背包往某个方位去,就见那边伍大夫正在跟病人把脉。

    旁边伍思源也在。

    “伍大夫,您身上可有什么药材?”夏子妍过来,微笑着询问。

    “哎,最后一些药膏用完了,正准备去找你问问,身上有没有什么药膏呢。”伍大夫微笑道。

    夏子妍点头,从背包搜索一番,拿出一袋子包扎用品和一些消炎止痛止血的药膏和药粉,“我这里还有,呐,这些是必须的,如果两天能让他们都好转七八成,那就好。”

    伍大夫也没客气,伸手就拿过一堆东西,倒是他身边的伍思源疑惑,“两天?可是两天后出去?”

    夏子妍点头,“应该是,等这批伤者休息两天,粮食也就更少了,趁着还有最后一点食物,大家就好做了干粮大家分,赶路找出口。”

    伍思源点头,是啊,这么多人,粮食总是有限的。

    夏子眼又拿了一壶水给伍大夫,道:“实在很严重的,给他们喝一两壶盖的驱邪水,可以把体内积累的邪气除去,人也好得更快。”

    伍大夫点头,接过那壶水点头,“好,这些伤患交给我处理吧。”他亲身用过这驱邪水,效果可是真神的,有了这水辅助,重伤者两天内可以恢复更多。

    段亦辰和傅公子这会儿才询问伍思源,“可看到华叔他们?”

    “在那边,家父已经帮他们处理伤口了,这会儿他们都在休息,曹二叔已经好了一些,晚些看着能不能醒来,不然再处理一下伤口,喝些驱邪水辅助自身修复。”伍思源指着某个方位道。

    夏子妍几人点头,正要过去看看,前面一个家伙走来,身后跟着几个女人,此时,那家伙阴恻恻道:“再跟着,小爷我砍了你们。”

    夏子妍一见,有趣了,哎呦,拓跋硕这两年长高大了不少,就是外貌也长得更开了,这怎么看都是一个傲娇有型的贵公子啊,怪不得已经可以吸引那些女人的注意力了。

    正心中这般玩味着,拓跋硕已经走了过来,触及她揶揄的眼神,冷哼,“看什么看,小爷只是魅力太大。”

    夏子妍嘴角一抽。

    段亦辰几人眼底一闪 这次进入墓穴倒是没想到他也进来了,倒是命大,还留着一条小命遇到大家。

    夏子妍没理会拓跋硕的话,眸光看向走来的几个女人。

    几个女人过来见到夏子妍一行人,立马.眼底一亮,这几个可都是英俊不凡啊!

    尤其,几人眸光最后定格在夏子妍身上,如今最要紧的是跟这小公子搭在一起,她杀邪物那么厉害,有她亲自保护,肯定安全很多,可以出去。

    于是,一名女子立马面带微笑,热情不已,“小公子也在啊,奴家正找你呢。”

    夏子妍挑眉,不由疑惑,“找我干嘛?”

    “小公子,人家这几天好害怕,若小公子能保护我出去,人家出去肯定嫁给你,明年就帮你生个孩子。”女人朝她抛了个媚眼。

    另外三名女子立马一个个挤开前面的女子,走上前,朝夏子妍挤眉弄眼,“小公子,人家今年才二十二,家中只有两位夫君,若是你能护我出去,人家到时候嫁给你,人家可比她年轻好些年了。”

    “小公子,别听她的,要比年轻也是人家更年轻,人家今年二十,虽说三位夫君了,可人家嫁给你,绝对先帮你生两个血脉。”

    另外一个女人把前面女人挤开,冷哼,“就你?我看能不能下蛋还不一定。”而后,热情看着夏子妍,就扑了上前,不过被夏子妍闪开了。

    她也没恼,看着夏子妍相当热情,继续道:“小公子,人家今年二十五,可是已经生个一胎三胞胎的孩子,这生育能力绝对是很好的,小公子,你保护我出去,等出去后我嫁给你,肯定跟你生个双生胎,到时候您这身本事也能后继有人,你看我说的是不是?”

    段逸辰几人看着这出闹剧,嘴角勾起,眼底划过笑意看着她。

    拓跋硕嘴角抽了抽,这几个蠢女人,还跟她生孩子?你们要是能生出她的孩子,那就奇怪了!

    看着几位热情的女人夏子妍轻咳一声,一本正经道:“多谢几位的厚爱,只是我不适合各位。”

    段逸辰几人眼底再次划过笑意。

    一名女子再次热情扑来,“哎呦,哪儿不合适了,合适的很呐,看小公子这般,肯定还是个鸠,姐姐告诉你啊,你若是知道男女恩爱的欢乐,肯定会舍不得从姐姐身上下来呢。”

    另外一个女人当下把那女人推开,嗤之以鼻,“就你那身材,小公子看着也不会感兴趣的。”而后,她看向夏子妍,眉开眼笑,甚至还挺了挺胸脯,道:“小公子,人家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你娶了我,人家保证把你伺候得舒服万分,肯定会让你体验一番什么叫极致的欢愉,而且人家还保证跟你生两个娃娃。”

    段逸辰几人憋着笑,不过,这会儿听着又有些尴尬,这些女人真是···

    拓跋硕嘴角一抽,不过心中疑惑,男女恩爱真什么极致欢愉?这话从小就从一群女人口中听到。

    段逸辰心中点头,嗯,至少这些女人有一句话没说错,跟妍儿一起的时候,可真是不想从她身上下来,真是极致的愉悦啊!

    见另外两个女人还想挤上来,夏子妍后退一步,再次轻咳一声,一本正经道:“各位好意心领了,只是在下对女人不感兴趣,在下喜欢的是男人。”说完,还看着她们异常认真点头,表示是真没骗她们。

    登时四个女人睁大双眼不可思议,齐齐惊呼,“你居然喜欢男人?你有龙阳之好?”

    夏子妍没再哼声,只是摸摸鼻子。

    段逸辰,拓跋硕一行人憋着笑。

    后面帮病患包扎的伍大夫呵呵一笑,不过,这边几位还未睡觉的病患以及不远处人群听到女人的惊呼声后,惊讶不已,也震惊不已!

    什么,那么厉害的小公子,居然是爱好龙阳之人?

    怪不得昨晚她似乎跟她身边一个男人一直在一个屋内睡觉,大家之前没多想,原来他们两是···

    夏子妍也不想跟这些女人再呆一起,跟伍大夫几人道别一句,准备去阵法四周看看,看看阵法外面有没有人再靠近。

    走到一个方位阵法附近,遇到几位‘熟人’。

    三人见到夏子妍过来,有些尴尬,就想转身离开。

    夏子妍眉眼带笑,嘴角勾起,朝前面几人出声道:“哎呦,是你们几个熟人啊,这是躲我?”

    听到身后她的话几人不得不停下步伐,回头看回过来的几人,几人尴尬道:“哪儿呢,这不是正要去另外一边看看,呵呵···小公子这是要去哪儿啊?”

    这说着,夏子妍,段逸辰,拓跋硕,傅公子已经来到几人面前,段逸辰几人心中再次好奇,刚碰到的时候,她就说他们三位是熟人,可是她这揶揄又有些奇怪的神态和语气,似乎又有点什么。

    “你们去哪儿···不然我们就跟你们去哪儿,如何?”她调侃几人。

    几人尴尬,其中一人道:“那个···我们几人这瞎晃悠的,哪敢耽误小公子的时间啊。”

    “几位可真谦虚啊,你们几个可不是很清闲,喜欢带我到处走的嘛,之前也没见你们怕耽误我时间啊。”她依然笑着,挑眉。

    “那个,呵呵···以后没有您的同意,我们再也不敢耽误小公子您的时间了,您放心,以后但凡需要我们帮忙的,我们自当尽力而为,以报这些天小公子您的接纳保护之恩。”另外一个男人,认真道。

    夏子妍柳眉一挑,眸含狡黠,“人啊,有时候做错事了,很难纠正过来,更严重的是以后做了太过份的事情会有报应的,我观你们几人···怕是之前别的路不选,鬼使神差选择进来墓穴吧。”

    几人越发尴尬,心中惴惴,立马道:“小公子可真···火眼精金。”

    之前段家护卫一路追杀,不过倒是没下死手,还放话她有交代给他们大家留下性命,但是惩罚还是要的,所以会一路追赶他们,时不时把人弄伤什么的。

    也的确段家的护卫没有杀他们任何一人。

    说实话,他们心中当时还是感激的,那些人的意图只是想把他们赶出江南而已!

    但是,他们这刚离开江南地段,那些段家护卫离开后,这休息了一天,某个晚上远远看到墓地这边似乎有东西发光,又听人说墓地里面积多大,肯定是某个出名的将臣之上的墓穴,里面肯定不少陪葬品或许还有什么武功秘籍···

    鬼使神差的,他们就觉得也跟着跑来看看。

    然后,就进来了。

    之后,就是无止境被邪物追赶,身边一行护卫死去,他们一次次差点也无法活过来,后来遇到了一真道长,最后,就是一真道长都要护不住大家,甚至自身难保了!

    还好,最后他们遇到她一行人又活了下来!

    看来真是报应啊,人家放过自己了,自己偏偏折腾回来,来这个的求天不应,求地不灵的地方送死!

    看着他们的面色,夏子妍就猜到了什么,“这人啊,容易贪,贪多容易出大事,几位,你们说我的话可对?”

    几人尴尬。

    夏子妍看着几人挑眉,询问,“几位,以后还干老本行吗?”

    “不了,再也不会了,呵呵。”几人尴尬得恨不得钻入地洞,绑她想送给有身份之人,并非他们是人贩子,她这说的老本行,只是提醒他们做过的事情。

    夏子妍点点头,这才踏步离开,不再调侃几人。

    段逸辰几人多看几个中年人一眼,便跟着夏子妍离开。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