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逸辰也是第一次见喜欢的女子这般风采,心中越发激动,爱意越发滋长。

    妍儿,你到底有多少面,叫人如此惊喜,如此惊艳!

    心中忍不住的骄傲,这就是他爱的女子,马上就是自己的妻子了!

    接下来,大家没再说起那天的事情,都很默契的开始聊别的,而夏子妍几乎没怎么说话,等菜来,几乎又在跟食物做斗争。

    这一餐,何元嘉在大家离开前,已经让属下去结账了。

    饭后,夏子妍又去了自家庄子看了看,再来,她也买了一些田产,顺便也去看了。

    这一日都是在忙碌中过去,只是每次马车来回间,难受的永远是段逸辰,一吻容易上瘾,一上瘾每每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然后···就只能苦逼在马车让自己某种念头憋回去!

    不过这两日的接触,倒是两人感情升温了不少,夏子妍每次见他那憋狠了的模样也是好笑。

    第三天段逸辰依然来找,兴冲冲说带她去看庄子和院子,看看她喜不喜欢,成婚时选择了些庄子和院子还有一些店铺给她的,这是聘礼。

    夏子妍倒是不介意这些东西,对她来说要不要无所谓,不过段逸辰坚持,甚至一副难过模样,认为她都收了她那三位夫君的聘礼,却不收自己的,果真他没得到她的爱。

    夏子妍见他难过模样,无奈,只能点头了,不过还是说一句,聘礼意思意思就好了。

    段逸辰没多说,虽说她说意思意思就好,可他怎么可能马虎?

    马车上,他再次抱着她,道:“妍儿,不如成婚时候我们搬一个地方,你如今住的院子只是中等大小,也不算最好的,我想让我的妻子住最好的地方,住更大一点的地方。”

    夏子妍摇头,“其实现在住的地方能容纳不少人居住了,还可以的,我也不是非要什么奢华的豪宅,主要我并非一直在这边落脚。”

    “那也不能随便,妍儿是我妻子,我不能委屈了你,我划了一个这附近的宅院当聘礼的,比你现在住的地方大,附近不会太嘈杂,也不会太安静,地段刚好,比这里大了一倍,后面还有一些田产,妍儿,你不是喜欢类似山庄一般的居住地吗?”据说,她京城那边的夏家,就是这样的。

    所以,他自然也依照自家娘子的喜好来。

    夏子妍惊讶,“这附近的山庄,地段可是最贵的。”不过说完,才想到这位马上要成为自己四夫君的可是出生在江南这边首富家啊。

    对他来说,真不算什么。

    “妍儿,这是聘礼,以后就是你的,只要妍儿喜欢就好。”他微微一笑,在她脸上偷香一个。

    聊了会儿,段逸辰又忍不住诱惑,贼心一来,吻上她。

    不过,这样做的后果是,依然后面得自己承受那种欲.火焚身的感觉,简直是痛并快乐着的结果,他心中苦笑,再这样下去,他肯定憋出病来!

    两人下了马车后,他牵着她的手进入这个府邸。

    在府邸转悠一圈下来,这个江南高档风格的府邸,夏子妍自然是很喜欢的,而且后面还有田产在。

    见她喜欢,段逸辰也很开心,便趁机把她搂在怀中,劝道:“妍儿,我们就把这里做新房好不好?成婚我们就住这里,以后每年回来江南这边的话,我们就在这边落脚,如何?”

    夏子妍看着他,触及他的期待,想到他以后会很少回江南,也就不想让他失望,于是点头,“好吧。”

    段逸辰欣喜不已,立马道:“妍儿,我这就吩咐下去,让大家这边整修一下,东西全部准备好,到时候我们直接入住就行。”

    夏子妍点头,“嗯,你安排吧。”这里离她目前落脚的院子真不远,到时候那边的东西搬来也很快。

    紧接着他带着她又去比较远点的地方看了下庄子等,一番逛下来,夏子妍也有些累了,回来就在江南美味酒楼吃午饭。

    饭,夏子妍有些犯困,段逸辰送她回去,而后他才离开,心情很好准备亲自去订购一些东西,比如新婚床榻,床上用品等。

    如今天气比较热了,外面走了几圈,夏子妍自然感觉身上有些腻,不冲洗一番根本无法休息。

    直到一身清爽,头发用灵力弄干,这才躺床上很快便睡着。

    倒是段逸辰这边奔波来回几次才算处理完毕,想想没什么漏掉的,这才松了一口气,看看时间猜测着她肯定睡醒了,想着自己奔波了好几次,身上肯定难闻,又回去别院冲洗疏离一番,这才神清气爽乘坐马车去找她。

    这才几个时辰不见,他就非常想她,很想很想。

    也不知道妍儿现在在做什么。

    夏子妍正在书房看书,听闻下人的禀报,有些好笑,这才刚分开一个半时辰吧。

    这男人这几天都不忙吗?

    不过,还是让下人带他进来,直接来这边书房,估摸着他有事情要说吧,毕竟成婚,或许有些细节要跟自己商量一番。

    这会儿她出声让外面下人准备茶水等。

    很快段逸辰就来了,跟着进来她这主院的是他身边两位近身护卫。

    段逸辰过来,就见她拿着书看,踏步进来不由询问,“妍儿,看的什么书呢?”

    夏子妍看向他,扬了扬手上的书,道:“这可是前两天买的,专门介绍你们江南风俗的,人家推荐说看了这书,江南八成的一些风俗什么的都看到了。”

    段逸辰好笑,“妍儿,我一个本地人,你可以问我的。”

    夏子妍笑笑,“听说有些风俗你们年轻一辈可都忘记了,但是书上风俗的一些来历都有注明。”

    段逸辰呵呵一笑,“看来,妍儿对我那么没自信啊。”

    夏子妍咯咯一笑,把书放桌上,这才从坐位起来,走到茶坐这边,示意他落座,“可是有事跟我说?”

    段逸辰坐在旁边,道:“妍儿,我已经命人打扫那宅院了,过些日子就会换上新家具。”

    夏子妍点头,想想也没什么要附加的,“你处理吧,我这边也没什么需要加的。”

    “妍儿,晚些要不要去我家一起晚餐?”

    夏子妍摇头,“我还是自家用餐吧。”还未成婚,去段家用餐没什么,不过这会儿事情才发生几天,没准华叔在,又得调侃自己,算了。

    段逸辰也猜测出了她的心思,嘴角微勾,“妍儿,那不如去我那别院,就我们两一起晚餐。”

    还是别去外面吃算了,免得又有人打扰。

    每次想跟妍儿独处吃个饭,每次有人打扰,真讨厌。

    夏子妍好笑,“若是这样,就在我家这里吃吧,哪还需要跑你那个院子。”

    段逸辰呵呵一笑,“行,那就妍儿这边吃饭。”反正跟妍儿一起用餐,哪儿吃饭都行。

    只要跟妍儿独处就好。

    此时,下人送上茶水等,这才下去。

    段逸辰撇了眼桌上那本书,询问,“妍儿,你还对江南这边风俗有什么想知道的,尽管问我。”

    夏子妍想了想道:“嗯···一些我已经大概清楚了,那天也问过华叔关于你们这边成婚的一些细节,大概也清楚了,不过哪天你还是叫人再教我一些礼节才好。”

    段逸辰好笑,“妍儿,其实就凭你知书达理的性子,很多东西不用教,按照你平时对待人的习惯来就好,这样已经比那些女子礼节好很多了。”

    夏子妍还是没底的,或许也因为自己不是江南出生,更怕做得不好吧。

    以前跟大夫君结婚前,她也是这样的情况。

    她端起茶杯,皆盖轻吹几下,喝了两口茶这才把茶杯放回桌上,感兴趣道:“其实还没见过你们江南人的婚礼,我还想着若是哪家有喜事,我去凑凑热闹,看看也行。”

    段逸辰好笑,“妍儿,过阵子就是我们的婚礼,够热闹的。”

    夏子妍娇嗔他一眼,“那不同,看别人的婚礼才热闹,第三者视角看的就是热闹,自己成婚的时候盖头盖着,一整天被折腾,拜堂后送入房间,我就除了感觉浑身上下累和紧张,哪还有心思感觉热闹?而且别人在外面看热闹,我却被送入内院,这完全不一样的心境好不好。”

    段逸辰好笑,不过听着她说成婚对新娘来说是折腾,想了想大概也明白什么,他伸手把她抱入腿上,柔声道:“妍儿,成婚时我叫人尽量加快脚步,让妍儿早些休息。”

    夏子妍叹了一句,道:“其实除了要早起,还有头顶上的东西很重,带一两个时辰,脖子都酸。”

    段逸辰心疼,道:“妍儿,不如婚礼我定下午,你就不用那么早起床,凤冠霞帔却不能少,只能委屈妍儿了,到时候拜了堂,夫君帮你取下后跟你揉揉脖子,哪儿酸了都跟你揉揉。”

    夏子妍摇头,“原定上午,改了不好吧,这样的话,还得去发了请柬的各家通知一声,还是算了,大不了我拜了堂跟主要的宾客敬酒后就回去补眠,剩下的敬酒,招呼客人就你应付了。”

    段逸辰点头,柔声道:“好。”

    两人又聊了几句,夏子妍便准备从他身上离开,段逸辰可不想她跑掉,还是抱着她才满足,“妍儿,我想抱着你。”

    夏子妍没好气道:“我又不是小孩子,再说了,你不觉得我重吗?”

    段逸辰好笑不已,“你这样还重?妍儿,你太瘦了,还得补补才行。”

    “我这样正好,再补下去我就成肥婆了。”夏子妍嘟着嘴。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