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那边人群一人惊呼,大家看去就见那人群中一个男人喊出来的。

    身旁人询问,“你认识手臂的主人?”

    直听那男子道:“当然记得啊,是我们一队来的,上午我们一起去闯那神秘阵法地,眨眼他就在那个地方消失了,我们四处找了一阵子没找到,回到这边休息也没见他回来,没想到···”

    “你怎么确定是你的朋友?”另外一个男人询问。

    “我那朋友手腕处有个胎记,你们看看,这手腕就是跟我朋友手腕的胎记一摸一样,手掌大小也一样。”男人解释完,看向身边另外两三位朋友,“哎,你们不是也知道的吗?”

    几人仔细看着地上那残肢,这才相继点头,“没错,是我们的朋友。”

    “这么说,是之前你们在前面闯阵法时,你朋友消失在那里,大概消失多长时间了?”此时,曹公子看着那边几位男人询问。

    几人想了想确定道:“一个时辰多前,大概一个半时辰。”

    众人想了想,若那时候失踪,人很快就出事,这手臂应该更泛白一点,而且午餐前不少人来这边冲洗或者冲洗猎物,并未见到什么。

    大家各自交流一番,都说烤肉前洗野味,洗手什么的,压根没见到水草处有东西。

    所以,手臂出现水草处,肯定是大家差不多吃午饭时,当时大家都聚在前面准备吃烤肉,没人来这边。

    也没听到有打斗声!

    这么说来,那肯定就一个猜测,人肯定是在那神秘阵法内出事,而且这湖水有一段就在林子深处,那神秘阵法内流经一段。

    若是一失踪就出事,那么肯定手臂血迹早被水冲干净了,手臂伤口处泛白的应该更多。

    只有一个可能,在里面是有一会儿,他才出事。

    这会儿,大家交流都得到这个猜测,认为这个才合理,那么,这几日失踪的可不止一两位,另外的人也出事了?

    那里面,看着是真的危险!

    因为这事情,大家多少心中情绪有些波动,回到大家聚会的地方,各自坐着休息,越发觉得那阵法危险是去还是不去,要不要继续探险。

    不过,人就是这样,在前面无限可能的利益诱惑下,很快把刚刚心中波动屏蔽,八成的人选择继续探险。

    晚些夏子妍一行人徒步一段时间,终于到达大家所说的阵法处。

    四周看着都是林子,比较阴暗潮湿,过来的人依然不少。

    夏子妍跟着大家在林子周边仔细观察一番,这才往前走。

    有人一直前行,身影就这般诡异消失,这一幕大家看得分明,阵法,就在前面十几米处。

    夏子妍站在阵法前,仔细查探观察一番。

    段逸辰和伍思源几人一直在她身边,偶尔也四处看看,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端倪。

    只不过他们对阵法了解的不多,这个时候都期待她能解开。

    夏子妍围着阵法几个方位看了看,这就已经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最后她站在前面,紧盯着阵法内。

    嗯,以她学习阵法那么久来看,这阵法里面肯定暗含杀阵,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尤其碰到血腥或者横冲直撞进入的人,阵法会越发凌厉,不正确的法子进去,不死也残。

    段逸辰低声询问她,“怎么样?妍儿可看出端倪?”

    伍思源几人看着她,很是期待。

    夏子妍道:“杀阵。”

    段逸辰几人面上一凌,果然是凶残的阵法,怪不得很多人有进无出!

    此时,不远处有人查探了阵法,便说带着人进去,言语满是自信。

    后面有人询问,“哎,你怎么那么自信能进去?不怕出事?”

    “在下从小对阵法有研究,也拜师过阵法界的大师,这阵法暗含杀气,是杀阵,我以五行八卦法子解,肯定能把阵法解开,大家跟我一起进去就对了。”中年男人很是自信道。

    “你确定能解,别让大家跟着你进去丢了性命。”有人紧盯着对方,认真道。

    夏子妍看着那自信的中年男人,五行八卦阵解阵法?

    她蹙眉,脑中下意识出现五行八卦图,再看看前面阵法,仔细比对一番,的确,五行八卦法子可以···不对,一开始感觉是可以,可是后来,却反而能激发阵法的凶残性,反而让里面的人更迅速死亡!

    此时她看去,就见那人准备进去,身后不少人听信了他的话,准备跟着进去。

    夏子妍当下大喝:“别进去。”

    她这般严肃大喝,瞬间吸引了这边不少人的注意,一个女子在阻止他们进去?

    开玩笑了,你一个女人懂什么!

    那位说自己会阵法的中年男人面上不悦了,讥讽,“你一个女人懂什么,难不成还懂阵法。”

    众人眸光看着她,对啊,一个女子···

    夏子妍看着他,微微蹙眉,道:“五行八卦阵解法,看着五行和八卦图法子能完全解开,不过你仔细想想后面,这样复制上去,那五行生门死门能对上?那瞬间就激发里面杀阵,连生门都变成死门,八卦两端阵眼瞬间激发,从而因为死门牵扯,成为激发杀阵的阵眼。”

    见她面上严肃,一开始满是自信的中年男人蹙眉,还是听着她的话,拿着地上树脂,在地上涂涂画画一番。

    不懂阵法的人,看着他在地上画的,就是鬼画符一般无二。

    懂阵法的过去一看,便能看出端倪。

    不少人就围着他地上画着看着,等待结果。

    场中也有两位懂一些阵法的,仔细看着他地上画着的,只等那男人画好五行八卦图,在比对这边阵法外面一层就是杀阵的阵法,一番比对,中年男人顿时冷汗连连,另外两位懂一些阵法的也看得面上白了又白,喃喃道:“还好没进去···”

    不然,有死无生!

    此时,中年男人放下手中枝条,走到夏子妍面前,双手作揖,深深一鞠躬,“多谢姑娘提醒,是在下太自负了,今日若不是姑娘提醒,在下恐性命堪忧。”

    夏子妍摇头,“客气了,我也不想看到有人出事。”

    本来这边围着的人就不少,见此惊讶不已,这女人真懂阵法?

    段逸辰心中骄傲,妍儿才是才华横溢却从不骄傲。

    伍思源几人毫不惊讶,相比起来,本来他们也更信她,因为上次她都能破清虚道长的阵法,眼前的阵法,他们不认为有清虚道长的高超。

    中年人惊讶,这女子半点不骄傲,跟那些女人真不同,而且真会阵法!

    有人瞬间一个灵光闪现,惊喜喊道:“你是夏夫人。”

    这体型,声音,还有重要一点,女子会阵法的,就他们听过的,也只是传言的夏夫人!

    据说,夏夫人当初能把清虚道长的阵法破了,可见其本事!

    有人惊呼出名字,顿时不少人也把夏夫人的体型,声音和才艺结合起来,是了,女子中也就夏夫人会阵法!

    顿时,众人欣喜不已,心目中的女神也来了,就在自己面前。

    中年男人震惊,她就是传言的夏夫人?

    年轻未婚男子激动不已,自段家老爷子生辰后,大家想见都难见到。

    跟曹公子几人来的郭公子和李公子惊讶不已,对于夏夫人的传言大家都清楚,而且据说来江南这边后,也得到大家的认证,人家是真的才貌双全!

    没想到她就是夏夫人!

    怪不得刚刚看伍思源几人都对她与众不同,原来她是···

    此时,看着这外貌比较普通,跟时下普通女子没什么区别,看着,应该是乔装了!

    不过现场的女人,一个个心中就不爽了,看着夏子妍的眼神都充满了敌意。

    夏子妍没理会众人的眸光,继续朝前查探,不放过一丝一毫蛛丝马迹。

    她没出声,大家更明白,这是默认了她的身份!

    也对,看看,那不是曹家公子,傅家公子等人吗?

    之前大家怎么没多想呢!

    夏子妍仔细查探一番,大体有了一种方案,却不敢完全确定,这阵法不是开玩笑,她还想再三确一番。

    此时,中年男人过来,微笑着询问,“夏夫人,不知可找到解开的法子?”

    段逸辰几人就在夏子妍身边,看着她期待着,没出声。

    夏子妍跟中年男人微微一笑,“有了初步方案,但是我想再确定一番。”这中年男子之前是看着自负,但也不是自负到自以为是的人,至少会认真再计量一番,得知错误也当即不管自尊心,知错能改,趁机道谢,人还是不错的。

    中年男人一喜,期待道:“不知道夏夫人能否跟在下说说···当然,不方便也没什么。”

    夏子妍微微一笑,“跟你说没关系,但是我此时心中的不完全确定,还要再三确定。”

    “没关系,在下也可以听听。”中年男人一喜。

    夏子妍微笑道:“前面阵法,我想着用···啊···”正开始讲着,夏子妍身后被人一个用力狠狠推向前,伴随着身后传来一句女人的尖锐叫声,“去死吧。”

    伴随着一声‘妍儿’和整齐的众人的惊呼‘夏夫人’

    前者是段逸辰的喊声,后面是一干人的惊呼。

    众人就看着夏子妍被人突然推入阵法内消失,段逸辰面色一变,顿时第一时间闪入阵法。

    夏家护卫面色齐齐一变,夏家领头几位护卫吩咐自己一队的护卫一声,一帮人急速闪进去,剩下一行人阴沉盯着那何家小姐何赛菲,沉声道:“我家少夫人若有什么三长两短,何家全族性命来陪葬。”

    此时傅公子几人也从震惊担忧中回神,看着何家何赛飞,面上严肃,怒道:“她出事,何家的确要做好一族陪葬的准备,她是右相家儿媳,还是皇上亲赐的三品诰命贤夫人,光这两项,何家就已经惹上大祸,段家二公子若出了事情,段家也不会善罢甘休。”

    这事情,就是傅公子,伍思源几人都气了,再加上各自心中都对她有爱慕之心,此刻她被强行推入里面,生死不明,哪还有好面色。

    何家公子‘何元嘉’早已经面色发白,光段兄也冲进入,就已经叫他清楚,自家惹上大祸了,光段兄若是出事,两家恐怕就会从此成为陌路。

    何家很多生意还全靠段家扶持!

    虽说段兄母亲是自家姨母,可姨母早已经离世多年,而且姨母跟段兄从小就没什么母子情,段兄出事,段家家主,也就是自家姨父肯定不会顾念这一点亲情。

    段家这些年就是一直因为这个亲情缘故一直照顾何家,已经是相当仁至义尽,但段兄若出事,还会关照何家?

    何况,她的身份本也不是何家能高攀的!

    这下,何家惹上大祸了!

    此时,他恨不得真的把自家妹妹亲手杀了泄愤!

    何赛菲却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见到傅公子几人阴沉威胁自己,半点不怕,反而嚣张讥讽,“那女人有什么了不起的,死了算了。”倒是段表哥,他为什么要跟着进去。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