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夫人如何称呼?我们这是几人的性命,而夫人这是一人性命,算起来我们还是欠了夫人不少,改日定当登门道谢。”

    夏子妍摇头,“无需,你们不用这般在意,我想你们此时应该还有事处理,还是回去吧,那些人未必死心。”

    对面一行人对视一眼,领头的便是再次朝夏子妍道谢一番,“夫人说得有理,我们的确还有要事处理,不管如何说,今日多谢夫人帮忙,哪日若再遇必定补回今日之情。”

    夏子妍摇头,道:“各位去忙吧。”

    对面一行人齐齐朝夏子妍抱拳,齐声道:“多谢夫人,我等先走了。”

    而后,这才一个个往林子外面出去。

    他们离开了一段距离,段逸辰看向夏子妍,柔声道:“妍儿,他们便是当时我遇到你之前,你说稍你过来的镖师?”心中,却早已确定自己的猜测。

    夏子妍点头。

    段逸辰点头,这样说来这帮人的确救了妍儿,今日遇到他们的确要帮一手,人情这东西,还了也就松了一口气了。

    夏家护卫,尤其是京城就保护夏子妍的几位护卫,当下明白什么,少夫人怎么出现这里的他们很清楚,也就不奇怪少夫人为何帮他们了。

    对于在江南这边才开始保护夏子妍的一行护卫,也凭借只言片语猜到了什么。

    少夫人当时一个人出现江南,主子离开少夫人前再三吩咐保护好少夫人,绝对不能被这边的人欺负,也更不能被人贩子盯上!

    主子如此爱少夫人,平日里可是绝不会想离开她身边的,哪怕有事要忙,绝对会让护卫保护,不可能让她孤身一人在外!

    而上次她居然孤身一人出现江南。

    只有一个可能!

    少夫人上次被人家绑架了!

    而她,逃跑出来了!

    怪不得她要救那些人。

    接下来大家再次往前走,说是一起涉猎,其实都是陪着她涉猎而已,主要她在学习。

    也不知道经过多少次的失败,终于夏子妍找到了一些手感,至少能射中目标了!

    虽然射出的箭羽依然相当无力,最多只刮伤猎物的皮。

    不过三次五次的成功后,夏子妍已经很开心了。

    见着她开心,段逸辰也心中愉悦,夏家护卫也松了一口气,这些天少夫人终于开心点了。

    晚些倒遇到其他涉猎的队伍,那些人倒是收获累累。

    碰到两三队涉猎人员,其中他们队伍都有一名女子,她们见夏子妍一行人中,也就一头牛一头野狼两头猎物,相当鄙视,尤其看着夏子妍满满得意。

    夏子妍触及她们的眸光却是心中好笑,这有什么好比的?

    这也能得意?

    无语了!

    晚些,大家找了靠小溪的地段,开始午餐。

    这一餐午餐,便是把段逸辰猎的牛宰了烤了,也从小溪打了好些鱼,护卫也另外打了几只野鸡。

    段逸辰和夏子妍坐在桌上闲聊,而不远处便是两堆柴火,只等猎物宰杀好,便烤。

    剩下护卫在周围观察,做好保护工作。

    很快,不远处相继又来了两三队涉猎队伍,这一片地带,倒是顿时热闹不少。

    夏子妍看看自己的手指关节地带,还能感觉有稍许摩擦感,射箭拉弓用力时,紧紧抓住弓弦用了些力气,这会儿几个手指关节处稍微红些。

    “怎么了?妍儿手伤到了?”段逸辰蹙眉,忍不住伸手,拉着她的手检查一番。

    夏子妍拉回手,摇头,“没伤到,只是拉弦次数比较多,摩擦后这会儿感觉有些麻和热。”

    段逸辰心疼,虽说还好没划伤,可红肿了些许。

    实在没想到女子的肌肤如此细嫩。

    不,妍儿的肌肤看着比别的女子来得细滑娇嫩,所以更容易弄伤。

    晚些回去,得叫人准备些药膏擦擦。

    他也是大意了,忘记女子肌肤娇嫩,没想到带护手套给她,“妍儿,不如改天再学射箭,等明日我让人准备手套给你,我再教一些技巧给你,如何?”

    夏子妍摇头,“没关系,这不是什么事,既然都来了,不能光站着看,这样我反而觉得无聊。”

    段逸辰无奈,点头,“好,若是手疼了,可千万别再射,磨破皮了可不好。”

    夏子妍点头。

    这会儿,两人开始聊起别的。

    夏子妍好奇上个月祭典时候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

    段逸辰就跟她说了些小八卦,也跟夏子妍再次说说关于江南这边独有的一些习俗文化。

    聊了会儿,不远处传来那几个队伍中大家的八卦,他们大家也就没小声,聊得挺开心的。

    夏子妍听了会儿也是听清楚了,据说江南最边落的一个小村庄附近,有几个连绵的山,第二座山坳里面,发现了什么巨大的古墓,古墓里面传言藏了不少金银珠宝。

    据说,现在全国各地,不少人就去那里探险了。

    还说,这是真消息,并非瞎传的。

    那些人聊完这关于古墓的八卦,便聊起别的,比如江南几位能排名的女子,据说有几位前些日子又嫁了人了。

    夏子妍心中惊讶,下意识看向对面的段逸辰,他们有聊到何家小姐呢,何家小姐前十天一嫁就嫁了两人,她跟段逸辰可是表兄妹呢,女方还喜欢他呢。

    不知道对面这男人,心中可会感觉不舍或复杂。

    段逸辰看向她,叹息一声,低声道:“妍儿,你可别瞎想,我跟她只是表兄妹关系而已,其余的什么也没有,她嫁不嫁人可不关我的事情,妍儿,你不是不知道我的心。”

    夏子妍心中无语,她发现这两日,这男人总会逮到时间这般说,一再提醒她他对她的心如何。

    段逸辰这个人,她不讨厌,不反感,这将近三个月的接触下来,她对他也越发熟悉不少,两人倒是能聊得来,跟他一起聊天或者去什么地方走,她倒是感觉挺自在的。

    有时候他靠近,比如刚刚教自己射箭时,比如刚刚拉自己的手掌看时,比如前两日下马车他非要带自己下车,比如有时候大街上有什么热闹看,她不够高,他揽着她飞身到屋顶视野看好戏时,她居然对他没有半点排斥,没有一点不舒服的感觉。

    毕竟,一般时候陌生男子太靠近自己时,严重的时候她会相当排斥难受,反应轻一点的会感觉心中很不习惯不舒服的感觉。

    他居然意外的除了自家夫君和比较熟悉的几位护卫外,少有的她不排斥靠近自己的男人。

    倒真叫人惊讶了。

    再来便是其他八卦,什么北冥国与我天启国边界,又开始打仗了,虽然现在是小摩擦,可是谁知道会不会变成几年前那种两国大战打几年的情况?

    但凡国家打仗,苦的都是百姓!

    交的粮税会多些,甚至要从百姓家中选到了年纪的男子去从军,一旦从军,信件都很难寄回家,甚至几年都见不到人。

    夏子妍听着,心中感叹,这封建社会,可不就是为难了百姓嘛。

    之后,夏子妍跟段逸辰小声聊着他们口中的八卦,夏子妍倒是好奇边疆打仗的事情。

    段逸辰也说听到一些消息,但是只是小摩擦,没大问题,倒是听说江南这边与北方交界之处,似乎是听到找到古墓的消息,那边现在很热闹。

    对于古墓找宝藏的消息,夏子妍也只是听着有些兴趣,但也就一点,不至于自己真过去看。

    午餐结束后大家随便休息会儿,继续去涉猎。

    夏子妍一行人在林间一个时辰走动,最后她实在手酸了,也就没继续涉猎了,段逸辰和几位护卫出手,相当轻松就射中不少猎物,直叫夏子妍佩服不已。

    出去林子外圈,才听说有女子找到了什么‘五星花草’眼下正得意的很,准备回城内了。

    夏子妍也没什么感觉,只是跟着段逸辰边走边聊,再回到马车乘车回去。

    到了城内,天色也快暗下来。

    祭祀场地是一个硕大广场,能容好几万人的场地,最前方一个高台,高台四边都有一个柱子在,高台前面还有一个硕大长桌台,桌台前面百米远,一个不小的香炉。

    看着这样的高台,夏子妍想起京城皇室祭祀那边的场景,又想到以前遇到诡异怪物的那个夜晚,那里也有一个高台。

    祭祀的高台,似乎建造和摆设都差不多。

    段逸辰已经让护卫把自家涉猎到的猎物放到段家指定地点,他则带着她去酒楼用餐。

    因为,她中午就吃得不多,看着没什么胃口,或许酒楼的菜能让她胃口好些。

    到了江南美味酒楼包间,这才刚点了饭菜不久,外面就有人来找,是伍思源,傅家兄弟等。

    段逸辰心中不太爽的,他只想跟妍儿独处!

    只是他们都到了门外了,当没听到?

    无奈,也就让他们进来了。

    至于他们能查到自己来了这里,而且知道他们乔装了,也不用惊讶,大家族想得知什么消息,多查一下就能知道。

    或许之前未查到,所以没有跟着去涉猎找他们,可回到城内,看到段家护卫,他们焉能不明白。

    这些人门面上说找自己,实际上可就不一定了。

    这些人什么心思,他会不懂?

    很快,伍思源几人进来,见到屋内两名陌生面容的段逸辰两人也不奇怪,倒是微笑跟段逸辰和夏子妍打招呼一番。

    “段兄,夏夫人,我们正巧准备这里吃饭,据说你们来了就过来了,图个热闹,两位不介意我们打扰吧。”伍思源微笑道。

    夏子妍摇头,对她没什么影响。

    “两位上午去涉猎了?”常博文笑着询问。

    夏子妍点头,“嗯,刚回来。”

    “收获如何?夏夫人喜欢我们这边的节日吗?”傅家大公子道。

    “都是他们涉猎的,猎物还算可覌,这节日跟京城那边的涉猎差不多,还行。”夏子妍回答道。

    “只是涉猎一样而已,但晚些我们江南这边的祭祀是不一样的,祭祀后可是年轻男女欢庆的时刻,载歌载舞,很多人会出来表演。”傅公子微笑道。

    夏子妍点头,“晚些凑凑热闹,感受一下。”

    “要不,夏夫人晚些也表演一个?”蔡公子期待看着她。

    那日段家老爷子和清虚道长的生辰宴会上,她的才艺叫人惊艳,谁不想再有一番荣幸见见?

    伍思源,常博文几人齐刷刷看着她,自然满是期待。

    夏子妍摇头,“我就不表演了,江南人杰地灵,有才之士遍地,我才疏学浅,就不参与了。”

    屋内男子皆是好笑,她才疏学浅?

    就他们亲眼见识的阵法,设计和琴技,他们就不是她的对手!

    至于棋艺和书画方面,只因为他们还没亲眼见到,没跟她切磋,还不知道她这几方面才艺到什么级别。

    就坊间传言,肯定也有一定程度的层次。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