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也不想自己的夫君以后都这样过日子,她想他报了家仇后,松了一口气,快乐无遗憾的生活。

    晚饭后,她认真看着他,道:“默,去吧,我虽然很担心很不舍,但我知道你需要做大事,那边情况肯定很紧急了,去吧,我不想你遗憾,但,你必须先保护好自己。”

    宫默离紧盯着自己的妻子,明明她满是不舍和担忧,可她却明白自己,“妍儿···”他的声音些许酸涩和沙哑。

    夏子妍忍着酸涩难过,眼带水光道:“夫君,答应我,一定要平安归来!

    宫默离紧紧抱着她,久久不放。

    这一夜,夫妻两谁也没说分开的事情,却是疯狂纠缠。

    隔日早饭后,夏子妍留着泪,嘱咐他,一再告诫他要确保自己的安全,她在家里等他,不准不回来。

    宫默离紧紧抱着她,心酸不已,妍儿,我一定会保护好自己,一定会回来的。

    他疯狂吻着她,好一会儿才放,便是转身离开,闪身消失。

    他不想她再送自己离开,那样他才更不舍。

    夏子妍在屋内捂嘴,低低哭泣。

    这一日,院内护卫和下人都知道,少夫人情绪低迷。

    欧阳临轩安排的护卫,楚云谦和宫默离留下来保护她的护卫,这阵子都接触了她不少日子,这会儿明白她是为何这般难过。

    她对自己的夫君是真的喜欢和不舍!

    这阵子,他们一定会好好保护少夫人的,绝对不让少夫人出事。

    而且主子下了死命令,一旦少夫人有任何阴差阳错,提头见!

    尤其,绝对不能被人绑架!

    这一日,夏子妍整日没出门,不是坐在屋内发呆,就是坐在书房,凉亭发呆。

    闷闷不乐!

    她再清楚不过了,这里不是现代,想对方了,一个飞机就能很快到达对方身边,这里是古代,就是过去远点的地方都要几个月,等自己夫君回来,最快都需要大半年!

    下午时总管传话说,外面段家公子拜访,夏子妍只是淡淡回应,推却见客。

    没心情!

    晚上跟三夫君视频,便是没忍住直掉泪,依然嘱咐他保护好自己,休息好。

    另一边,宫默离在客栈房间内看着对面妻子直哭,心抽痛不已,声声哄着,夫妻两聊了好一会儿这才不舍的挂断通讯。

    隔日上午跟大夫君通话,见她眼眶微红肿,担忧不已,一次次询问下,夏子妍才说二三夫君离开了,她不舍。

    欧阳临轩在那边一听,心情就不好了,“他们怎么都这时候离开,怎么忍心让你一人在那边。”

    夏子妍摇头道:“二夫君一个月多前离开了,他父亲应该在疫情地区,他担心,轩,换位思考,这样情况你应该能理解。三夫君昨日离开,也有不得已的苦衷,也算是涉及亲人的事情吧,这次情况棘手的很,是我让他去的。”

    “但他们也不能留你一人在那里,那边对你来说,人生地不熟。”欧阳临轩心中依然愤怒,一想到附近可能有绑架犯,他就担心。

    “轩,你不用担心,他们跟你一样,留下不少人保护我,很安全的,我这边也不算人生地不熟,有时候可以去找清虚道长他老人家聊聊,再说我这边处理一些生意,忙活起来也不会太无聊。”

    “妍儿,我去找你。”

    夏子妍立马摇头,道:“轩,千万不要,你忙自己的事情,我这边真很安全,再来,我这边说不定再呆两三个月,便回去了,你若是跟皇上申请调来这边,过来都好几个月了,我都回去了。”

    欧阳临轩微微蹙眉,“我也不放心你一个人赶路回来。”路过野外地段还得外面露宿,她一个女子更加不安全,他更加担心。

    夏子妍微笑道:“或许到时候他们回来了,那我们就一起回去,轩,不用担心,我会安排···”

    ···

    ···

    通讯结束后, 她心情多少比昨日好些。

    不能老依赖几位夫君,要独立起来。

    以前自己刚穿越来反而独立,成婚后,反而越发依赖自己的夫君了。

    不管如何,她得重新适应,改改自己的习惯!

    夫君在时可以依赖,不在身边时要回到以前的状态,独立坚强起来。

    人要适应环境,并非环境来适应你!

    她心中告诫自己一番,一再自我鼓励。

    她想把脑中负面情绪清除,便把时间全部利用起来,忙起来,才能打发时间,打发自己心中的负面影响。

    于是,她在书房看账本不然就是修炼,再不然乔装一番去作坊看看。

    隔日段逸辰再次过来,想拜访她,一再托护卫禀告,夏子妍想着没什么事情,也就让护卫把他带进来了。

    离上次见她已经有一阵子时间,段逸辰见到她,心情激动,只不过远远见她情绪不怎么好,面色比较憔悴,心中疼惜,他知道她身边的两个男人有事离开了。

    他家世大,某些方面自然比别家来的好,自然能调查出她夫君离开的事情。

    至于他们离开是因为什么事情,倒是不太清楚,只是他隐约能猜出,那楚家的男人或许去了疫区。

    至于另外一位,他倒是真不清楚,也难猜出,不过,男人有大事忙不奇怪!

    反正他们离开,对自己来说是再好不过的消息!

    他已经不止一次拜帖过来,想过来见她,可都被外面的护卫拦住了,也不愿意通报,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她家两个男人的命令,防备着呢。

    护卫倒是说,不只是他被限制进入,很多人都一样,他们少夫人都没见,不是针对他。

    他明白这边多少人跟自己一样的心思,就是伍思源几人不也是?

    她两个男人的阻拦,自己虽说生气的很,但有时候想想却能理解,外面太多打着什么主意的人想靠近她的,在他们看来,包括他也是!

    的确,他也是抱着某种心思接近她的!

    这样,其实不难理解!

    哪日自己成为她夫君,外面那么多人觊觎自己的妻子,恐怕自己的做法也是一样无二!

    前日得到线报,她夫君离开了,便是第一时间过来,不过她却没见自己。

    如今见到她,他明白了为何,两位夫君的离开,让她心情受到了影响。

    她夫君何其幸运,能得她这般依赖!

    他来到她面前,微笑道:“妍儿,终于见到你了,不容易啊。”

    夏子妍微微一笑,示意他落座,这才道:“你近日不忙?”

    他微笑道:“还好,前阵子忙些,这阵子会轻松很多。”妍儿的笑,比之前生硬了些,显然这两天她心情还没恢复过来。

    夏子妍点头,道:“段公子找我何事?”

    段逸辰微微一笑,道:“妍儿,前阵子约好的一起去涉猎游玩,不过你们却是最后都没来。”

    夏子妍尴尬一笑,“抱歉,当时有事情。”正巧谦收到他爷爷的信,那两日谦心中担忧,如何还有心情去玩?

    过几日,谦就去找他父亲了,而她在他离开后,那几日心情也不好,还好有‘默’陪着,之后便是一直由自家三夫君带着她各地游玩。

    段逸辰微微一笑,“妍儿不用抱歉,没关系的,而且今年六月节过两次。”

    夏子妍疑惑,没听说还有这样的。

    段逸辰解释道:“今年两次六月,润了一月,所以现在也是润六月。”

    夏子妍倒是清楚前世中国农历就有这样计算时间,没想到这世界也有。

    倒是巧了,赶上了。

    段逸辰微微一笑,“妍儿,再过两三天,便是润六月的涉猎祭典节日,不如我们一起去凑凑热闹?我们江南这边,这节日也算热闹的。”

    夏子妍想想,点头,“好,我去见识见识。”

    段逸辰心中高兴,道:“那我到时间来这里找你。”

    夏子妍点头,想了想又道:“我要不要准备什么东西?”

    “不用,我会全部准备好。”段逸辰微笑道。

    之后,两人便聊了别的话题,期间夏子妍询问起清虚道长和他爷爷。

    下午,段逸辰带她去一个本地人才更知道的景色不错的地方,企图让她心情好起来。

    夏子妍也的确被美景吸引了,心中感觉欢畅了些。

    晚上,段逸辰陪着她逛热闹商业街,只不过两人面上都做了乔装,不想引人注意。

    这一晚,夏子妍便住在商业街这边的院子,至少这边晚上比较安全。

    护卫得知少夫人要住那个院子,自然也纷纷迁来这边,时刻保护少夫人。

    这几日晚上每每她都很难入睡,孤枕难眠之下都会把这时间利用起来修炼。

    晚上睡得晚,早上自然也就起来比平日晚些。

    几日时间段逸辰都过来拜访陪她聊天和逛街,多少也对夏子妍情绪上有些帮助。

    隔日上午,段逸辰过来接她去参加这边六月节,不过,两人都做了乔装,不想在热闹的地方,有人过多注意。

    段逸辰乔装清秀男子,夏子妍乔装这边女子一样,长相普通,不算最丑也不算漂亮,最普通常见的那种扮相。

    就是两人身边近身跟随的护卫,也是简单乔装一番,免得让人看出端倪。

    乘坐马车两个小时左右,到了一个林子,深入一些,便发现不少人在林子内。

    这是比较普通的林子,周围大片树木林立地段,树木也是高大异常,有些树木壮实得需要几个人拉手围着的粗大面积。

    这些树木有些几百年年龄的,壮实一点不奇怪。

    因为这是林子刚深入地段,还不算森林最深处,前方视野明亮,也看得清楚附近经常有人来往,因为地段踩踏痕迹比较明显。

    倒是让她惊讶的是,这边年轻人涉猎游玩的林子,比较靠近之前她被绑架醒来时发现的那个林子。

    应该说,这林子和那边能贯通,间隔最多三五千米。

    见她自从下了马车,眸光四处打量后,神色就有些异样,段逸辰低声询问,“妍儿,怎么了?可是坐马车太累了?”

    夏子妍摇头,低声道:“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这里好似离上次我被绑架醒来的林子,比较近。”

    段逸辰严肃起来,柔声道:“妍儿别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夏子妍点头。

    段逸辰顿了顿,又道:“两个月前,的确有一次江南这边出兵在这一段林子巡视,倒是没听到发现什么。”

    这事情夏子妍是知道一些的,还是当时自己安全后,把这个林子的定位给自家夫君,似乎几位夫君当时就飞鸽传书跟这边的一些属下吩咐了什么事情,大夫君是直接让他父亲跟这边官员打了招呼,在这边林子搜寻一番。

    当然,官兵搜寻之前,几人私人的部下已经先一步搜寻过,当时说那里的确有个破庙,不过却人去楼空,倒是附近发现过一些蛛丝马迹的脚印和车轮痕迹。

    不过,跟踪出去却是官道了,后面不少车轮印记,又有雨水冲击,痕迹到那里便无法再次跟踪下去。

    就是官差后面搜寻一番,也只有这些发现。

    她和几位夫君当时就想着,肯定是那些人贩子发现少了一人,又没找到她,警惕起来,早早把人转移离开。

    夏子妍内心还是满是负罪感的,她没把那些人救出来!

    当时被段逸辰收留后,发热生病醒来后,她有拜托段逸辰去帮忙跟这边的官说一声,只不过当时这里的官没多大动作。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