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听到的消息是天人之姿,谁说比商家那几位小姐还差的?这个未必就是她吧,还是又把自己乔装丑化了?”

    “我听到的消息就是几个极端,有人说长得普通,有的说长得天仙,有的说是比何家小姐差多了···”

    还有书生观察了一番那边几人,便道:“你们看看,她身边三位夫君陪同呢,听说夏夫人就是三位夫君。”

    “可是,据说她只嫁了两位夫君,这什么时候变成三位了?没听说过。”

    “不,我也听说是三位,据说是那夏夫人自己说的。”

    “那夏夫人···好吧,相比一般女子来说,还是长得比较好看的,就是跟传言的仙人之姿,差距挺大。”

    “所以有句话说,传言不可信,很多时候人们更喜欢传的相当夸张的。”

    ···

    ···

    晚些,夏子妍拦了马车,去了比较远些的地方走走看看,她想找一个地方做豆腐作坊,准备买地皮起建。

    这地方不能离热闹大街太远,也不能太近。

    便是选定离商业街一千米多的地方,先一个方位看看走走,顺便看看那些农户种植问题。

    再来,她也想着要不要买庄子。

    虽说已经派人去各方位寻找,看看有没有好地段,价格又便宜些的,不过这会儿没事,自己也可以来闲逛一番。

    只是两个小时转悠下来,也没选到合适的地方,这才继续回到商业街附近,下车后闲逛,走到一个类似农贸市场的地方转悠,想着或许能淘到什么东西,什么商机。

    果真,今日被她淘到好东西了!

    有一家杂货铺,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放着一个熟悉的干干几捆东西。

    这不是海带吗?

    她过去,让店家把东西拿给她看,仔细看了下,果真是海带,对啊,这穿越过来后还没见过市面上有卖海带或者紫菜什么的,哪怕鲍鱼几种比较深海的东西也没见。

    鲍鱼在海底沙石或者礁石底下,或许难打到,毕竟这世界的人没有氧气瓶,不能潜入更深的海底捞什么,全靠渔网打鱼什么的。

    但,得到紫菜和海带却是简单得多的,都在浅海处,尤其靠岸边或者礁石一带,如果要打的话,说容易也容易,说危险,有时候也有点危险。

    但对于会游泳的人来说,浅海处弄这些食材,可是方便安全得多。

    她心中一喜,对啊,她可以做海带和紫菜的生意。这两样东西似乎一个洗了蒸一下挥发点什么,然后洗了再晒干就好,另外的一种似乎就清洗一番,晒干就好。

    还得实验一下,先叫人打一些回来实验,成功后再叫人大批量购买加工!

    她拿着海带,询问店家,“店家,这东西是什么,怎么卖?”

    “小公子,说实话,这是朋友拿来寄卖的,也没想一定能卖出去,毕竟这东西腥味重,尝试了也极难下口,小公子要是想买回去试试也可以,一文钱这十几捆都给你。”作为良好的商人,他得先把这东西比较难接手的缺点说出来,以免被人家传欺骗人家。

    夏子妍点头,也不跟他还价,“那我都买了,试试好不好吃。”

    “哎,行咧,小公子稍等,我这就跟您打包。”既然他都说了腥臭味了,她还坚持要买,可不是他存心要骗人来着。

    身后几位护卫都满是不解,既然小贩都把缺点告诉她了,为何少夫人执意要买?

    难不成少夫人喜欢这般奇怪的味道?

    付了款,夏子妍叫了马车,带着几捆海带一起回去,到了成衣店又得换回之前下人的装束这才继续乘坐马车回去。

    等下了马车,夏子妍发现门外居然无人。

    几名护卫给了银子给马夫,把几捆海带带了进去,夏子妍跟着进入院子。

    门外那些男子上午还在,这会儿都不在了,或许懒得再蹲守!

    她压根忘记了,之前大街上出现一位夏夫人,几条街道都听到了消息,这边的人自然一个个跑过去凑热闹的。

    过了两天段逸辰来找,说带她去段家走走,夏子妍惊愕,继而微笑道:“去你家?还是算了吧。”她跟他家人不熟悉,她和他也不是情侣关系,现在外面又正一堆她和他的八卦,这个非常时期还是别去的好。

    不然,更叫人传出什么来。

    若她真跟他谈恋爱什么的去了无所谓,反正确定了恋爱关系不怕人闲话,只是事实上两人只是朋友关系,这样传对他名节不好,她也尴尬。

    段逸辰来时就已经猜到她的回答,这会儿也不失望,只是神秘道:“我家来了位稀客,妍儿肯定也想见的。”

    夏子妍疑惑,他家稀客跟自己什么关系?她也想见的?

    纳闷间她想了想,当即喜道:“清虚道长来了?”

    段逸辰点头,打趣道:“怎么样?去不去?清虚道长这两日还念叨你呢。”

    夏子妍立马点头,道:“好吧,我去,我先叫人准备些东西才行。”

    “不用那么麻烦,人到了就行。”段逸辰宠溺道。

    夏子妍摇头,“那可不行,好久不见道长了,再来,你爷爷和父亲第一次见,见面礼肯定要的。”

    段逸辰好笑,“妍儿,哪儿需要这般隆重。”

    “你就别管了,你这边等等,我安排一下,再去换一套衣服回来。”说完就往外跑,倒是跑到门口又折回来,看着他不确定道“那个···我需要卸除脸上的东西吗?你爷爷好歹是长辈,这样是不是不太礼貌?”

    “不碍事,我家人不会多想什么的,也知道外面比较乱。”段逸辰微笑道。

    夏子妍想想,点头,“好吧。”

    这才再次转身出去。

    夏子妍让总管准备了一些礼物,自己又从空间准备了两位老人的滋补药材,都包装一番后,再让护卫送到马车。

    这会儿才去换了一套衣裙出来,脸上做的乔装比一开始出现这边的楚夫人好看了一些。

    而后,才去找段逸辰一起离开,正大光明大门出去。

    自从两三天前出现的那位夏夫人后,她府邸外面就少了很多人,也就几个人依然期待着什么。

    传言那位夏夫人出现后去了江南美味吃饭,不少人特意靠近她与她闲聊一番,特意用一些诗词或者言语试探,看看传言的夏夫人是否真有才。

    然而,众人大失所望!

    对他们来说,就跟这边沈小姐众女子差不多,偏偏那位夏夫人相当自信,认为自己很有才华。

    于是这两天江南八卦满天飞,说夏夫人原来就那样,传言什么奇女子,什么惊才绝艳,也就女子间比拼来说,过得去···

    再来,那性子和坊间女子没多大区别!

    所以,很多人失望之余,便不再来夏子妍这边府邸期待什么,也不再有多少食客再去火锅店继续等待。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还在府邸外期待的人没几人,这会儿难得看到一个女子出现,身边跟着段逸辰,立马就想过来看看,也有人大声喊着夏夫人。

    不过夏子妍没抬眸看去,一直微垂着头直走,直接进了马车。

    段逸辰上马车前看了眼那边几人,也跟随进入马车。

    那些人也不敢真的过来,毕竟段公子和一干护卫在那儿,若是跟前几天一样多人,或许大家一起走近些没关系。

    前面一辆马车是段逸辰的,此时夏子妍两人正坐在里面,后面一辆马车里面主要放着一些礼物,几位护卫骑马跟着马车后面。

    过了会儿,终于到了段家。

    段逸辰带她下了马车,站在外面便能看到前面气派的大宅院,门前两边两头石狮,大门开得不小,两边延申绕着围墙屋脊建造的雕龙,鳞爪张舞,双须飞动,好似要腾空而去似的。

    江南首富就是江南首富,这宅院建造怎么看都特别气派。

    再看屋檐上一个不小的匾牌,上书段家两字,右侧下面稍小几号的小字写着的赫然是‘清虚道长’提笔几字。

    夏子妍惊讶,没想到这匾牌上大师级的好看字体,是清虚道长提笔写的。

    段逸辰嘴角微勾,“妍儿很惊讶?”

    “有一些,不过想想既然清虚道长和你爷爷如此相好,就不奇怪了。”夏子妍微微一笑。

    段逸辰嘴角微勾,道:“这是有四十年的匾牌了,当时爷爷跟清虚道长才结识两三年,两人极为投缘,当时段家遭难,爷爷和父亲差点性命不保,还好清虚道长一开始算出爷爷和父亲会有大劫,早送了符文给他们,又在关键时刻道长出现把爷爷和父亲带回来,这才保住了性命,后来段家才越发扩大。”

    “所以你爷爷和父亲一直感激清虚道长,后来让清虚道长帮忙提笔写个匾牌?”

    段逸辰点头,“爷爷说段家是道长救回来的,段家牌匾由道长随意题写,代表大师对段家的重要性,段家一直感恩,一开始道长还推辞,爷爷厚着脸皮求着,道长这才提笔写下牌匾上的字,爷爷便让人把牌匾裱起来而后挂了上去。”

    每年节和清虚道长的生辰,家中必定会寄一些礼物给道长,虽说他不收俗家的一些礼物,毕竟早耳根清净,不想再入凡尘。

    只不过,后面家中寄的都是道服,寺庙一些必需品,还有一些药材,寺庙很多时候还是需要的,道长最后才愿意收下。

    每年节爷爷或父亲都会写信给道长慰问一番。

    夏子妍听了他的话点头,至于道长和他爷爷怎么认识的等等,她没问,她这外人还是不问的好。

    她仔细看了看匾牌,有种直觉,似乎有些不同,暗自开启‘窥探’秘法,仔细一看,果真发现不同!

    牌匾字迹都是开了光的,有辟邪赐福的功效。

    既然道长和段逸辰的爷爷如此相好,开光就不奇怪了,只不过道长在这牌匾上开光,消耗肯定不小!

    毕竟,这牌匾这么多年了,依然还残留开光的痕迹,保持得越久,当时施法人消耗的便越多!

    她暗自又关上‘窥探’秘法,面上不显自己的发现。

    段逸辰微笑着道:“走,我们进去。”

    夏子妍点头,跟着他踏步过去。

    段家是真的很大,进了门,走过大空地,一路过来,两边花园做景,中间大理石直通前行,再过曲折游廊,阶下石子漫成甬路,二道花园处花林锦簇,剔透玲珑,而后假山流水处衔接点缀,旁边过道再前行一段,才到前院。

    一路走来时,间隔一段路都有一些下人忙活着,一些护卫守卫在那里。

    就她的感觉来看,就如到了右相家一般严谨。

    不过,自己夏家也越发严谨了,几位夫君都有派护卫安保。

    又走了一段路才到门口,此时才见大厅坐着好几人,夏子妍发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眼前一亮。

    看着段逸辰带来的女子,段家长辈便已经猜测到了谁。

    虽说见到了熟悉的身影,但夏子妍这会儿来段家,怎么也说是客,不能直朝熟悉的身影奔去吧,那样的话,段家别的人呢?

    第一印象自然还是要做好的。

    进入大厅,段逸辰带着她走到场中站定,这才微笑跟夏子妍道:“妍儿,看看,清虚道长在这里没错吧。”

    夏子妍朝清虚道长开心一笑,“道长,好久不见。”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