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家小姐嗤之以鼻,“长这般,也好意思粘着段公子不放,不是对自己‘相当自信’,是什么?”

    沈家小姐轻轻一笑,看着夏子妍道:“段公子家世好,外貌好,楚夫人怕是奔着他条件来的吧。”

    “想飞上枝头当凤凰的多了。”高小姐冷哼。

    至于周小姐,虽然没出声,但那一脸讥讽样已经表明她的态度。

    段逸辰面上阴沉看着几个女人,冷喝,“够了,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们来说,你们搞反了,不是她粘着我,而是我喜欢她,她比你们不知道好几百几千倍。”

    屋内男子惊讶,段兄反应太激烈了,但这反应过头,才叫人不可思议的,这表示段兄是真的很在乎这楚夫人,不想她受到半点委屈!

    几位女子却是被段逸辰吓了一跳,段公子可从未这般大声呵斥他们的,也从未有这般冷沉的眼光看她们的,平日虽然也不怎么理会自己,不怎么跟她们说话,可也不至于今日这般!

    就为了他身边的那女人!

    这女人有什么好的,那么丑!

    夏子妍也惊讶一下,倒是神色很快掩饰,轻咳一声,示意段逸辰别发怒,继而看回几个女子,“各位别弄错,我之前话已经说得很清楚,既然你们听不明白,我也无可奈何,再来,段公子有句话说得在理,不管如何说,是我跟段公子的事情,似乎跟几位没多大关系。”

    曹小姐冷哼,碍于段公子神色,也不敢再说什么。

    另外两位刚刚出声的小姐,也没再说什么,即使心中不甘。

    此时,周小姐微笑着转移了话题,“不知楚夫人来自哪里?看这年纪家中应该也有几位夫君了吧。”

    虽说人家微笑的很假,但夏子妍自然不会揭穿,微笑道:“京城过来,有几位夫君了。”

    “楚夫人应该有满五位夫君了吧。”周小姐继续微笑着询问。

    夏子妍礼貌道:“三位。”

    几个女子惊讶一下,周小姐讶异后,笑着调侃,“三位也不奇怪,家中男宠多些,也不需要那么快凑齐五夫。”

    夏子妍只是淡淡一笑,没回应。

    此时,周家小姐继续道:“既然段公子喜欢上楚夫人,楚夫人必然有过人之处,想必楚夫人才情不俗吧。”

    夏子妍已然猜测出,对方后面大概会说什么,心中虽说无奈,也没表露出来,只谦虚一句,“周小姐谬赞了,小女子才情低微,不敢拿出来献丑,并没什么过人之处。”

    周小姐掩嘴直笑,“看你,太谦虚了,今日难得与妹妹一见,或许待会儿大家玩玩游戏,也学着这边喝茶的文人墨客一般,作作诗词,弹弹曲什么的。”

    夏子妍微微一笑,“你们大家玩就好,小女子肚内没几滴墨水,还是不打扰大家的雅兴了。”

    此时,曹公子微微一笑,“楚夫人可真谦虚,重在参与便好。”

    伍思源也来了兴趣,加上一句,“是啊是啊,重在参与嘛,楚夫人不用在乎结果,玩乐过程图个乐呵就行。”趁机,可以多看看她有什么不同,能让段兄这般喜欢。

    “是啊,楚夫人就跟着凑个热闹也好。”蔡公子自然也打着伍思源一般的心思。

    这女子容貌极为普通,能让段兄看上,外貌这点就可以排除了,所以,肯定身上有什么特质让段兄另眼相待。

    傅公子看着夏子妍,没有出声。

    常博文看着她,也没出声。

    另外几个男子也参了一脚,想看看她是不是有点墨水,才打动平日冷漠高傲的段兄。

    夏子妍无奈,真的很无奈,她发觉无论是京城还是这里,凑在一起就有人一定会针对自己来做什么。

    以前,那些女子针对自己,主要是因为自己的外貌,可这里虽说不是因为外貌找来麻烦,却因为男人,因为身边男人各方面优秀,那些女人妒忌不甘!

    哎,真麻烦,无论如何总是有麻烦来找自己,简直烦不胜烦!

    就是不想参加他们所谓的游戏,似乎都还不能自己说了算一般,若不参加,这些人估摸着会说她高傲,看不起他们。

    夏子妍垂眸间心中感叹,身旁段逸辰看着,便明白她真不想玩,没等她出声,便道:“她既然不想玩,就别非要拉着她参与,你们玩,我陪她听就好了。”

    夏子妍一听,心中好笑,陪我听?

    呵呵,有人陪着,好啊,不错!

    屋内众位男子再次惊讶,这段兄啊,可真是护犊子,时刻注意着她的反应啊,怕她难受或难接受结果,所以帮她推却?

    从未想到,段兄有一日会喜欢一个外貌普通的女子,而且看着各方面都极其普通,他却独独喜欢上了。

    再来,还这般关心她的任何情况,比如情绪反应。

    既然段兄这么说了,他们也不好再说什么,免得让场面尴尬。

    男子没哼声了,女子却是对着夏子妍讥讽一声:“人家自傲着呢。”

    段逸辰眸光看向某个女子,眯起双眼。

    高家小姐当下闭嘴,不敢继续说什么。

    另外几位小姐,也憋着到嘴的话,没说出口。

    夏子妍叹息,无奈一句,“小女子眼下是真没什么兴趣玩,也不能非得让我参与吧,算了,你们爱怎么想怎么想。”

    她可不会因为别人的意愿而委屈将就。

    几个女人冷哼一声,越发不屑和讥讽。

    几个男人看着夏子妍,没出声。

    伍思源有些尴尬,便是换了话题,不想把气氛弄僵了。

    几位男子跟着附和,倒是很快把气氛调整好。

    曹公子看着段逸辰询问,“段兄,下月你爷爷生辰,准备大办吗?”

    段逸辰这会儿面色稍缓一些,道:“家父的意思是必须办,这两天已经叫人写请柬,应该过几日各家就能收到请柬,到时候各位记得来参加啊。”

    蔡公子呵呵一笑,“一定一定。”

    “我这人爱凑热闹,只要段兄不赶我走,我自然会到场。”伍思源笑着道。

    “到场的自然会请各家长辈,但是我们这些晚辈也会去凑热闹的。”常博文也微笑道。

    ···

    ···

    在座各位笑着说参加,这会儿段逸辰看向夏子妍,微笑道:“正准备晚些跟你说的,我家老爷子生辰,可得赏脸来参加啊。”

    夏子妍的确惊讶了下,没想到下月段家还办喜事,想到是他这位好朋友的爷爷,再来他爷爷跟清虚道长又是至交,或许厚着脸去参加也可以。

    只是,她有些不确定看着他,“我去···合适吗?”毕竟她是外人,只跟他熟而已,她跟他家人都是陌生人,她莫名去拜访,感觉挺不好意思的。

    楚云谦宠溺一笑,“怎么不合适呢?爷爷可对你好奇的紧,知道他至交好友也与你关系这般好,还有听了你的其它事情,他可想见见你呢。”

    夏子妍惊讶,老爷子真想见见自己?

    顿了两秒,她微微一笑,“好,到时候我就厚着脸皮拜访了。”

    倒是伍思源几人心中惊讶,段家老爷子这么想见她?

    或许是听到消息,自家孙子找到了喜欢的女子,想见她是抱着看孙媳妇的心思来的。

    大家又聊了会儿,此时外面再次传来敲门声,是小二送来茶水点心等等。

    此时,门未关,门前几个身影走过,几人下意识朝里面看了眼,而后步伐顿下来。

    傅公子几人率先站起,对门外站着的其中一名老人打招呼,“伯阳叔。”

    段逸辰也对外面另外一名老人打招呼,“华叔。”

    曹家公子也站起,“二叔。”

    外面三名五六荀老人,跟屋内三个年轻人有些关系,都算是亲属关系,做晚辈的自然站起打招呼,这是礼节。

    剩下年轻人跟着站起,出于晚辈遇到长辈的礼仪,齐齐喊,“伯阳叔,华叔,曹二叔。”

    夏子妍虽说只认识华叔,不过也跟着一起站起,礼仪一份还是要做到的。

    而且,三位老人自然身份在那里。

    倒是屋内几位女子,后面才站起,也跟着对老人打了招呼。

    几位老人踏步进来,曹二叔性格爽朗,笑着道:“你们这一群兔崽子也在这里啊,怎么,准备一起吃饭?”

    夏子妍眸光看去,只见这老人身穿藏青色华服,人比较高大,块头也比华叔和另外一名老人壮些,却是健硕异常,气色红润,用老当益壮不为过,浓眉大眼适中唇,整体气质感觉就是豪爽。

    “正这样想呢,几位长辈待会儿不如跟大家一起用餐如何?”伍思源,常博文几人笑着道。

    华叔,也就是华思淼老大夫,倒是看向夏子妍和段逸辰,出口便是,“你们小两口也来这里凑热闹啊。”

    段逸辰无语,有些尴尬有些无奈。

    夏子妍无语,抚额,无奈道:“华叔,你又来了。”自从前几天跟他老人家一起吃饭聊天后,他便让她喊自己华叔。

    华思淼心中好笑,这丫头每次听到自己调侃她,便会抚额,标准性动作啊!

    正说着,一位身穿深蓝色服饰,年龄跟华叔相当,精神矍铄,眸带精明,给人一身沉稳内敛气质的老人却是紧盯着夏子妍,道:“这个丫头倒是特别,往常女子都不爱在脸上瞎涂东西。”

    这老人正是傅公子口中的伯阳叔。

    听言,屋内众人的眸光齐刷刷看向夏子妍打量,尤其屋内全部年轻男子!

    她脸上是特意涂上去的,做的乔装,不是真容?

    伯阳叔可是易容方面的大师,他说涂了东西,那绝对是涂了东西!

    夏子妍惊讶老人一眼看出来,倒没因为老人揭穿而生气,尴尬一笑,“看来我这方面有待改进。”

    这一说,屋内年轻人更是紧盯着她,这话,可不就是自我默认了嘛。

    心中很是好奇,到底她真容是如何,一个姑娘家,居然喜欢乔装。

    真没想到。

    伯阳老人继续道:“你这丫头这点乔装还不如没有,差强人意,而且你这特意装出来的嗓门,你不累吗?”

    夏子妍抚额,得了,碰到老专家了!

    华叔噗哧一声哈哈大笑,揶揄夏子妍,“我就说嘛,丫头,你这涂的乱七八糟的,懂行的一眼就能看穿,你这憋着嗓门说话,也就屋内这些小子听不出来故意的。”

    段逸辰嘴角微勾,倒不担心伯阳叔揭穿妍儿后,对妍儿会有什么麻烦。

    屋内一干年轻人再次愕然。

    夏子妍把手从额头放下,轻咳一声,也不再乔装嗓门,朝几个老人俏皮一笑,“当时不是觉得好玩嘛,再怎么说我这点乔装还是很多人看不出来的。”

    华叔好笑不已,“就这点本事也好骄傲的?”

    “行走江湖至少方便一些。”夏子妍嘿嘿一笑。

    曹二叔老头回神,哈哈大笑,“你这丫头倒是有趣,居然有姑娘家喜欢在脸上弄东西,姑娘家不都很爱美吗?你反而弄丑自己。”

    夏子妍尴尬一笑,“这不好玩嘛,而且也方便。”

    华叔一听倒是点头,“某种程度来说,的确比较方便。”

    伯阳老人紧盯着夏子妍又打量一番,继而认真道:“我老头前年倒是在京城呆过,见过几次有个奇女子,就酷爱脸上做乔装,据说还跟人学了些,而将近一年,她都不在京城,尤其这两月似乎神秘消失了···我想,你这丫头就是那位夏夫人吧。”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