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围坐一桌,吃着火锅喝着小酒,气氛倒是融洽的很。

    这一餐饭,各位夫君都帮她夹菜,不是之前的争风吃醋,只是她生日,更比以往体贴,也默契谁都没踩谁,不想让她心情不好。

    午餐后,四个男人凑了一张麻将台,夏子妍是偶尔帮这位夫君代打几局,偶尔跟那位夫君代打几局。

    不管结局如何,输了算几位夫君的,赢了算她的。

    所以,收着银子,心情不错。

    倒是又被拓跋硕鄙视一次次!

    当然,夏子妍也顶了他一回回。

    最后,拓跋硕和二夫君输了,尤其拓跋硕输的更多,夏子妍开心了,赚外人的银两总比赚自己人的有成就感!

    拓跋硕见她得意样,鄙夷万分,没见过钱似的!

    晚上,她窝在自家二夫君怀中,聊着家常,担心前些天寄过去的东西,年前都收不到,怕大雪封路。

    楚云谦微笑,“不会的,可以收到的,加上你不是用你名下快递急送吗?你还信不过自己名下的快递员?”

    “虽说自家培训的我信得过,只是天气若很差,也难免会延误一些的日子的,毕竟这世界有些路段不太好走。”夏子妍道。

    “不怕,没什么的,不是什么大事,即使延误几天,他们也能理解,更何况还是自家儿媳,孙媳妇亲自送的,老人家开心都来不及。”

    夏子妍这才松了下心,继续窝在他怀中,慵懒成一只小野猫般。

    “妍儿,很高兴你生辰今夜,是陪着我。”今日她生辰,拥着她睡都感觉意义不同。

    夏子妍娇嗔他一眼,“不都是跟平时没什么区别嘛。”

    “不,有区别,很大的区别,夫君还是心情很好。”楚云谦柔声道,声音稍许沙哑,他在她红唇印下一吻。

    夏子妍娇嗲一声,双手搂在他的脖子,迎上他的亲吻。

    楚云谦眼底暗了暗,越发深入吻上她,一手解开她身上超薄的束缚。

    “妍儿,我的爱···”

    室内,满室春光。

    日子就这般平淡而低调中度过,眨眼到了春节。

    这冬天虽冷,可这个小城镇的百姓今年过得比往年来得好很多。

    家中有储备粮,哪怕特贫困户,家中都有一两人在镇上‘美味轩’火锅店和‘客满楼’得到一个兼职或者全职工作,有银子进账,心中更踏实。

    两个地方没法子进去了,没关系,还有一间豆腐作坊招人。

    总得来说,多几个地方,多给一些百姓上工赚钱。

    年关前,楚家医馆里的‘爷孙两’过来了,亲自做了家乡美食和零食送来,说是送礼,也是感谢夏子妍夫妻收留之恩。

    夏子妍倒是收了老人做的美食,留两人在家吃午饭,只是爷孙两说什么也不愿意留下来吃饭,夏子妍便是留他们喝了几杯茶,在他们临走前让下人回了一些点心和家中下人做出来的过年准备吃的零食。

    老人家连声拒绝,不敢拿,夏子妍便说自家下人做得太多了,放久了也不好,还是拿回去尝尝,她家中不缺吃的。

    好说歹说,老人这才收下。

    见外面下雪,夏子妍便让人马车送他们回去,老人又是一番退却,最后还是夏子妍强硬态度来,老人才没敢再拒绝。

    隔日,夏子妍让护卫送了几套保暖衣物和被子给楚家医馆的爷孙两,也算是送给他们过年的新衣服。

    这几日,她和几位夫君再次忙碌起来,年关了,账目算完了,得发工资和一些优秀员工的奖励。

    忙活三日,夏子妍是拓跋硕过来也没空陪,倒是被他鄙视几句,说有管理不用,非得自己忙成狗。

    等年关结算,员工的银两发放完毕,过了三天,终于,春节到了。

    从大年三十团年夜到年初三,夏子妍想着拓跋硕那小子就一个人,没人陪伴,就干脆接她到自己府中来一起过年了,这几天也让他在自家府中留宿。

    拓跋硕半点不客气,整的跟自家一样,前脚夏子妍刚提议,后脚就让下人把他那边一堆东西折腾过来了。

    这不,过年家中倒不冷清,没事一起打麻将什么的,不然喝茶聊聊,不然下棋,再不然几个男人对打几招。

    安静下来时,夏子妍会听听几个男人说说各地有趣的事情,说说嘴角有没有听到什么八卦。

    这次闲聊中,聊到几个小城镇小孩和女人失踪的事情,倒是抓到了一批人,救了一批孩子和几个女人出来。

    审问下,才知道作案的人虽说有组织,但都是分一批批各自干的,每次他们上面的人都带着面具,来无影去无踪,他们做属下的也不知道更多信息。

    这就算是每个级别有个关卡负责,每个关卡就是戴面具的上司,只能找到那人,才能查探到更多,一步步跟踪下去。

    然而,这边官差刚抓到一批人,那边领队的就听到风声,早已消失无踪!

    于是,一时间更近一步的线索,又断了。

    拓跋硕也提到,他父皇得知这消息,朝堂中发怒了,斥责几个城镇的官员没什么作为,一点事情都办不好,更叱责一并管理几个城镇的的‘知府’不作为,再查不出什么来,这知府也不要做了。

    夏子妍知道,每个城镇都有县令管辖,但每几个城镇都一并给某位知府或‘府伊’监管,都这样一层层关系紧密相关的。

    她心中叹息,到底古代科技和交通差点,很多事情查探起来就有些麻烦,得费更多时间。

    眨眼年过了,拓跋硕也在她家赖着不走,直到年初六才‘高抬贵脚’舍得搬回去他原来的地方了。

    年初八开始,她大夫君开始忙起来,年初十开始,大家都忙活起来了,镇上所有店铺都重新开了起来,放假过年的员工都相继回到岗位上工。

    等到了元宵,终于大夫君收到朝廷的书信,让他回京任职,由于两三个城镇做出成绩,提拔一层官阶。

    原本她夫君是四品,这会儿变成了三品官员,算是年轻一辈的官员,晋升最快的。

    因为大雪还未停,欧阳临轩又必须在五六天后出发回京,担心妻子路上染上风寒,几位做夫君的都不放心她,便是商定,几天后欧阳临轩先赶回去,等天气好了,再由楚云谦和宫默离带她回京。

    至于拓跋硕,这厮也得跟着回去复命了,几日后跟她大夫君一起离开。

    眨眼,离别之际到来,夏子妍送自家夫君到城门口,一如上次欧阳临轩要离开京城那会一般,夫妻两难分难舍,各自叮嘱彼此要保护好自己,记得保暖,路上小心,要休息好,说一大堆,总似乎说不完。

    再次,让送行的一干人羡慕嫉妒恨,夫妻感情多好啊!

    再次给围观百姓喂了好大一口狗粮!

    而后,欧阳临轩还是转身,上马飞奔离开,不敢回头。

    上次跟大夫君分别,她心酸难过,差点哭出来,这次也是,但也比第一次好那么一点,因为她知道,很快天气好些,她就会跟着回去,不会分别很久。

    只是,这世上很多事情总是跟原来想的不一样,总有意外等着你···

    接下来的日子,再次平静过着,夏子妍没有落下修炼,没事就找自家两位夫君过招一番,武功因为这几个月来被拓跋硕‘狠心’点拨,倒是增长了一层。

    飘渺步,惊鸿舞都增长不少,尤其对战时反应速度,比以前也好了不少。

    在她大夫君离开一个多月后,天气好了,春天到了,夏子妍得到一个消息,今年冬天冻死和饿死的人少了很多,这证明国家政策比往年好了,百姓冬天过得也比往年来得好些。

    夏子妍夫妻几人准备几日后就出发回京城。

    明日是这边类似情人节的节日,这边叫‘同心节’,据说很热闹,很多情侣会上街游玩,夏子妍自然不想错过这节日,自然要见识一番。

    隔日,晚上的确热闹,夏子妍乘坐马车到集市下车,准备先去茶楼等待。

    两夫君有事,都在赶回来途中···

    夏子妍在街上逛了会儿,便进入茶楼,时间还算早,在包间喝了几杯茶,突感内急,便下楼去了。

    通常几位护卫陪她到女子如厕不远处便不再跟,到底是男子,不好太靠近。

    见自家少夫人进去,几位护卫在一边等待。

    这会儿,厕所内出来几个女子,见到几位护卫长相俊美,不由过来询问几人可有婚配,多大了。

    这说着,有几位中年女人从前院出来,正准备去如厕,也见到那边几个女子缠着几位俊秀的护卫,立马过去跟着纠缠,几位中年女人更是热情,半点不害羞,直接就朝几个护卫扑去。

    几名护卫面色难看,碍于男女有别,不跟女子计较,连连后退躲闪,然而这些女人紧追不舍,几位护卫越发快速躲避,那些女人越发得寸进尺,直接朝几个护卫扑去···

    几名护卫面上阴沉躲闪,这会儿都没发现自家少夫人出来了,那身影刚走到那树下,却是被人捂住嘴,点了昏穴,悄无声息带走了。

    夏子妍也是反应极快的,只是对方捂住自己口鼻的布显然带着一种味道,挣扎一两下眩晕就朝自己席卷而来,失去意识前,只来得及手中扔出一个随身首饰。

    等那边几位护卫阴沉下脸来,怒斥再不走可不客气时,面上的神色终于吓退一干女人,这才全部不甘也不舍的离开。

    护卫这边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少夫人出来,不禁蹙眉,就是大号,也该出来了啊!

    等了又等,依然没有出来。

    此时,有两个中年女人从前院过来,看着也去前面那女子厕所如厕的,一名护卫没办法,尴尬的过去,跟两人打了招呼,让她们顺便看看里面的女子,是不是里面有个面上带斑的女子。

    只是,等两人出来后,却说里面没人,刚刚就她们两在如厕,护卫一再确认后,几人对视一眼,当下面上沉了下来。

    少夫人怎么可能在他们面前突然消失了?

    他们也没看到她出来!

    突然,一名护卫眼尖,看到不远处树下,地上一个眼熟的东西!

    走了过去,拿起地上的东西,这是···这不是少夫人平日待在手腕上的链子吗?

    定睛一看,又见一块小帕子在地上,捡起一看,凑鼻一闻,这里面加了特级迷魂香的味道!

    当下,几位护卫面色大变!

    糟了!

    能悄无声息带走少夫人,肯定是有武功的人,而且,他们刚刚也就是被一群女人围着时,有那么瞬间的松懈。

    该死!

    依少夫人如今的敏感度,她即使逃不开也可以挣扎闹出动静的,显然对方突然身后出现,立马就用迷魂香捂住少夫人的口鼻,哪怕反应再快,闻了一下而已也能轻易晕人,少夫人只能最快反应地上留下痕迹提醒他们。

    暗卫一般离得更远些,尤其在客栈酒楼这些热闹地方,一般越发离得远些,避开人群,避开比较容易发现他们的地段。

    一般暗卫都是听到什么动静,得到他们的预警才靠近。

    眼下这地段,暗卫肯定离得更远,恐怕也没发现。

    真是该死,他们闯祸了!

    ···

    ···

    迷糊中,她好似听到什么声音,忽远忽近,可却怎么也无法醒来。

    她想要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也无法动弹。

    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她听到什么,似乎不真确,为什么自己好似飘荡云端,好似时不时又跌落泥沼,为什么感觉如此不舒服,为什么她睁不开眼睛。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