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子,少夫人不知道,听到新店宣传只有男子能进去,又有一批女子在,少夫人一开始估摸着以为是花楼,乔装男装过去。”

    楚云谦无奈,若是花楼,好人家的男人怎么会去,而且还大肆宣传,是花楼的话,宣传就会反过来,放话只有女子能进。

    想到自家妻子进去后一定懵了一把,心中就好笑,想到什么,忍不住道:“看了再出来的?”

    “回主子,最后一幕正开始,少夫人就离开了。”

    楚云谦心中好笑,想到那时候自家妻子那偷跑的模样,肯定有趣。

    这会儿,不仅仅楚云谦知道上午夏子妍的去向,另外两位夫君也是听到了,毕竟午餐吃饭时,自家妻子那双眼不时看他们几个,似乎在点评什么,又似乎有种躲避他们眼神的心虚感。

    只是,听完护卫的禀告后,又心中好笑。

    之后,又有些不满,这么说她是看到了两个男人的裸体了!

    心中有些不爽,嗯,那丫头该惩罚一下,看别人也不行。

    晚上,夫妻两躺在床榻,楚云谦询问,“妍儿,你是不是背着我看别的男人?”

    夏子妍摇头,很无辜道:“没有啊。”怎么这样问,她能看到的男人也就自家几位夫君。

    “妍儿,你是不是进去‘戏鸯坊’了?”

    当下夏子妍心虚不已,感觉像自己偷着自家夫君逛了一趟花楼般。

    这该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

    夏子妍轻咳一声有些尴尬,嘿嘿干笑一声,“那个···人家之前不知道那个地方那么特殊,只是去见识一番。”

    “这么说,你是看到别的男人的身体了?”

    夏子妍心虚,没敢与他的眸光对视,“没,不算···”

    “噢?那样还不算?”

    夏子妍继续心虚道:“那个,就朦朦胧胧的,真没看清楚拉···”

    “这么说,你还是看到了,如果不是朦胧,你会看得更加专注?”

    夏子妍立马摇头,“没有没有,不会啊。”

    楚云谦紧盯着自家妻子,面上严肃。

    夏子妍见此,大眼一转,顿时想到什么,立马来了底气,“噢,我都还没审问你呢,你是不是以前经常去那地方,是不是看了很多女人的裸体!”

    楚云谦挑眉,“为夫学医的,还需要去那个地方看那些,人体构造为夫还不清楚?”

    夏子妍听言,是啊,听着有些道理啊。

    见她这般,楚云谦眼底划过一道笑意,稍纵即逝,继续盯着她‘审问’,道:“我的话你还没回答,是不是你看别的男人看得起劲了?”

    夏子妍刚刚的底气消失无踪,拉起他的手撒娇,“谦,人家真没看清楚,人家发现后面环节不适合看,我就走了,真的,我没多看的。”

    “以后还去那地方?或者想去那花楼?”

    夏子妍立马摇头保证,“不去不去,见识过了,不适合我去,下次不去了。”

    楚云谦这才哼了一声,躺在床上,一副还有些生气的模样。

    夏子妍趴在他身上撒娇,“谦,别生气嘛,人家不会去了,人家真没看到什么。”

    “那你说,夫君不够吸引你,不够好看吗?”

    “哪里哪里,我夫君更好看,真的,夫君身材更好。”

    楚云谦这会儿看着才气消了不少,把她搂在怀中,认真一句,“看来妍儿精力太好,还是我不够努力,才让你往那些地方跑。”

    夏子妍立马摇头,“不是的,人家过去没别的意思,唔唔···”

    楚云谦以吻封住她的小嘴,翻身把她压下,动作轻柔却疯狂。

    很快,夏子妍便化身为水,只双手紧抱着他,任由他为所欲为。

    直到大半夜,她再也没了力气,他才放过她,心满意足搂着她睡去。

    之后两晚,夏子妍体验了另外两个男人的‘惩罚’,隔天上午,总是感觉有些腿软。

    为此她心中总结一句,下次不能去那些地方,一旦发现求饶的只会是自己!

    隔天上午,夏子妍去看了下自家装修的店铺,再装修几天就能完工了。

    这才离开,准备去茶楼坐坐,听听八卦,却是遇到了几个熟人。

    “妍姑娘,好巧啊,居然能遇到你。”段逸辰微笑道。

    伍思源几人心中好笑,段兄,是不是巧你心里最清楚了,你这几天都在某个茶楼坐着发呆,派你属下去她家附近守着,说出来了就告诉你。

    这不,果真是‘巧’啊,遇到了!

    哎,怎么也没想到,以前看着冷血冷情的段兄,怎么这些天就大变样了,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

    居然为了一个女人,可以做到这地步,时刻打听她的消息,时刻让人注意行踪,就只为能遇到她。

    前两天听说她好似病了,愣是在他们落脚院子走来走去,魂不守舍样子,听到她身体好了,又白痴般欣喜不已。

    哎,这会儿他们都很想说,他们不认识这货,走哪儿一坐都发呆痴笑,简直如白痴,坐在一起他们都觉得好丢脸。

    说好的这边旅游几天就去下一个地方,说好的计划呢,怎么说更改就更改!

    虽然吧,这妍姑娘挺顺眼,性子挺可爱的,可还不用那么夸张吧。

    段兄这简直已经到了‘为伊消得人憔悴’的地步了,这喜欢来得突然,太疯狂了!

    这诗句简直绝句,这会儿他们又觉得相当佩服那奇女子,夏夫人,这诗词一句完全是他们兄弟如今的写照,以前还觉得夸张,原来半点也不夸张。

    哎,爱情啊···突然他们也想体验一把!

    可是没有看上的女子啊!

    夏子妍惊讶了下,“你们也在这啊?这两天这边游玩?”

    “对,妍姑娘这是去哪?”段逸辰微笑道。

    夏子妍道:“这也没什么地方好去的,想着附近转转,找个茶楼喝杯茶。”

    “今日秋高气爽,不少人去野外游玩放风筝,顺便去野餐,妍姑娘有没兴趣,大家一起?”段逸辰邀请道。

    夏子妍一听,正愁没什么地方玩呢,便是点头,“好啊,离这里远吗?”

    “不算远,半个多时辰的马车距离而已,那边景色也不错,今日去的人也不算少。”段逸辰一喜,心中激动。

    夏子妍想了下,道:“我要准备什么?”

    “不用准备,我们会准备好东西,你若喜欢放风筝,我们买一些过去就好。”段逸辰微笑道。

    夏子妍点头,“好吧。”

    这会儿欧阳家的护卫忍不住阻拦一下,“少夫人,不如改天跟主子一起···”

    “他们最近都很忙,哪有时间陪我,没关系的,你们不是在我身边嘛,不会有事。”夏子妍道:“还有,派个人通知家里,午餐不回去吃了,跟你们主子也说一声。”

    几护卫点头。

    晚些,夏子妍乘坐马车离开,跟着前面段逸辰几个人。

    今日天气是真不错,来个野餐和游玩正好,算是踏青了。

    若是在京城,这个时间是快到涉猎节了。

    对了,想到涉猎节就想到中秋节,这也马上要到了,这一次中秋节要在这边过,她得准备些什么东西,好好过一个节,也不知道这边中秋节有没有什么节目,集市是不是很热闹。

    挺期待的啊!

    那一日,几位夫君应该都不用做事吧。

    中秋快到了,她这边也要采购一些土特产寄给欧阳家和楚老夫人那边送礼去。

    到了目的地,夏子妍下了马车,段逸辰也过来了,微笑着道:“妍姑娘,前面一片空地,看着已经有一些人在,我们去前面选个地方坐下吧。”

    夏子妍点头,眸光看去,那边还算热闹,天空中还有好些风筝,那些玩风筝的,小孩子比较多,倒也有大人,有些女子也跟着玩。

    “那我们去前面吧。”段逸辰微笑道,夏子妍点头,跟着他并肩而行。

    前面伍思源几人站在那里,很有眼色,这会儿没过来打扰段逸辰的好事。

    夏子妍身后几位护卫,对段逸辰可没多好的脸色,面对又一个觊觎少夫人的人,他们说什么也得为自家主子想想,而且主子让他们保护少夫人,还包括挡一些愣是要缠上来的‘苍蝇’。

    只是,少夫人答应了人家的邀请,他们一时也不好做什么,至少门面上做什么。

    到了前面,大家选定了一个地方,段逸辰的护卫从马车拿出折叠的桌椅过来,又在马车上拿出来不少零食,水果和酒水什么的,简直堆满了一桌。

    常博文打趣看着夏子妍,“妍姑娘,你看看,一桌美食,你绝不会无聊。”

    伍思源呵呵直笑,打趣道:“几日不见,妍姑娘看着越发精神了,看来这几日,妍姑娘有好玩的去处啊。”

    他一说完,另外几人就意味深长看着夏子妍,满满兴味。

    段逸辰无奈看自己几位好友一眼,哪壶不提啊。

    夏子妍疑惑,这几人什么表情啊,怎么那么奇怪,嘴里却说:“没什么地方去啊。”

    “妍姑娘平日喜欢去什么地方游玩?似乎每次见你都是一个人,没跟各家夫人一起。”常博文微微一笑。

    段逸辰示意夏子妍落座,等她坐下,便坐落她身旁,亲自帮她倒了一杯茶。

    伍思源几人心想,以后这阵势下去,这段兄怕是会成为妻奴,这都还什么关系都不是呢,就这般体贴这般单恋。

    夏子妍低声跟段逸辰道谢一番,而后看回常博文回答,“每个人兴趣爱好不一样,她们喜欢的我不喜欢,我喜欢的她们不喜欢,不一定非要凑一块。”

    几人惊讶了下,看来她真的有很多地方跟那些女子不一样。

    “那妍姑娘平日喜欢做什么?”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