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子妍看回自家护卫,就见他憋半天,憋出一句,“主子,这···您看着就知道了,很快就明白的,属下,属下先出去了。”

    夏子妍纳闷,见他这模样,也明白问不出来,只能继续看了,无语挥挥手,“走吧。”

    护卫离开,夏子妍眸光再次看向楼下,人偶已经拼得差不多了。

    很快,几人合力把拼好躺在那里的人偶抬起,让人偶站在台上。

    这活生生就是一具女子的身体。

    夏子妍纳闷,一手撑在脸上继续盯着。

    就见那几位‘组装’的师傅下去,而后上来一个男人,男子长相还算可以,只不过已经人到中年。

    这会儿,见他走到人体旁边,场内众人安静了不少。

    就见台上男子手里拿着一根竹藤,指向木偶身体某处,“现在,我就先跟大家介绍一番女子的身体结构。”

    当然,楼下解说的人,之所以说话能让全场听到,因为对方必须有内力,气沉丹田,才能让声音响亮不少,好似前世老师上课带着一耳麦一般。

    这会儿,全场更加安静下来。

    只听台上那‘讲师’继续道:“女性身体构造跟我们男子不一样,现在就先说外表,我现在指着的地方,便是女子的胸.部,女性天生这里···”

    夏子妍愕然,搞了半天,原来这里是上‘生物课’,这讲的在她成长的地方,小孩子或者初中生都早清楚的,这里怎么还在上基础课,而且这来听课的大众,可都成年人,有些都看着三四十的都有。

    这还需要上课?

    纳闷归纳闷,想了想又好似明白了,这里因为男多女少,女子极其少,很少什么婚前恋爱什么的,很少接触到女孩子,有些书籍上描绘的,远没有这般学习来得更直观感受。

    正因为女子少,难接触,对女子身体构造好奇,所以就来这地方涨见识吧。

    夏子妍摸着下巴,顿时可怜起这里的男人来,果真狼多肉少的世界,狼也挺无奈挺可怜啊,肉长什么样都快不清楚了。

    耳边就听台下那讲师继续讲道:“这里是女子XX处,男女有情之时···”

    夏子妍双手撑着脸颊看着下面,听着,哎呦,讲得好含蓄啊,古人就是古人,她成长的地方,小学的时候老师和家长大概有跟孩子启蒙,也主要教孩子男孩和女孩的不同,更趁机教孩子,遇到有人伸出咸猪手,要懂得大喊。

    初中后,讲得就深入了,很多也讲得很直白,男女一起后,如何受.精产.卵,女子子宫如何运作如何培育胚胎,都讲得很全面。

    相比下,古人讲的实在太含蓄了。

    又听那讲师道:“女子身体,一般敏感之处在几个地方,比如···”

    夏子妍没再多看,拿着水果吃着,哎,生物课搞得那么神秘,她还以为是什么地方呢。

    晚些,就见那些人把木偶扛下去,主持人上台道:“现在,是让大家观摩时刻。”

    主持人下了台,那讲师依然在台上,而后几位女子出现,相继上了台,并列排列台上。

    “这几位女子,都是从年龄大小排列的,这是十六岁女子,这是十八岁,这位二十岁,这位二十三岁,这位二十五岁,这位三十,这位女子四十。大家可以看到,她们每个年龄段,身上体型和气质都会有些变化。”讲师继续道。

    夏子妍看着,听着他的话倒是赞同,每个年龄段的男女都会有区别的,从身体,生理和气质。

    一番讲解,全程男人听得那叫一个仔细,眸光也齐刷刷看向台上一排女子。

    夏子妍就好奇了,这些女子哪儿找来的?大家族的肯定不会来这里做‘人体参展品’,就是普通家庭的女人,应该她家人也不肯让她们来吧。

    此时,就见那些女子一起在台上四周走一圈后,相继退到场中。

    之后,不用讲师吩咐,一群女子齐刷刷除去全身衣服,赤裸站在那里,从那个年纪最小的开始,走到台上每个方向站了会儿,大胆的展示自己的身体构造。

    夏子妍愕然,一不小心被一杯茶呛了下,连续咳嗽好几声才停歇。

    说这古代含蓄吧,这会儿又不算含蓄啊,相当开放啊!

    那女子最后走回场中前列,站定那里,就听那讲师道:“十六岁女子一般刚成婚,身体各方面都年轻,或许某些地方还稍显不成熟···”

    夏子妍停止咳嗽,这才再次朝下面看,好奇打量那个女孩子,嗯···身体发育什么的,算还可以了,的确年轻啊。

    之后那女子退回一群女子那边,相继各个年龄段的女子都出来走一圈,那讲师也讲了一两句,众人眸光紧盯着台上各年龄女子。

    夏子妍很敏感发现,很多男子的眸光满是羞涩,但又是无比好奇,有些男子似乎克制力差点,呼吸比较起伏了。

    夏子妍心中又可怜那些男人一番,狼多肉少啊,这光看一看女子的身体,都反应不小啊!

    等一圈‘佳丽’表演结束,先后带上衣服下台,台上只留一位二十年龄样子的女子和一名三十年龄的女子在。

    讲师朗声道:“现在,学习夫妻之道的大家,可以再深入了解夫妻之道,以后成婚或婚后,希望大家夫妻和谐恩爱。”

    就见表演台上面四周,三楼落下无数串珠帘,再有一层薄薄纱帘遮挡,里面顿时感觉有些若隐若现。

    此时,两名男子先后上台。

    那两女子就这般裸体进入纱帘,那两男子也先后.进去。

    讲师这回道:“左边是二十岁女子,右边是三十岁女子,看看两个年龄层女性有如何不同,夫妻之道讲的是彼此幸福和享受···”

    夏子妍倒了茶水,回头看去,就见若隐若现里面,男子抱着女子,开始在女子身上上下其手,女子很是主动,也帮男子在脱去薄薄衣服。

    夏子妍一口茶噗了出来,呛得狠了,咳嗽不已,引来不少人看来。

    夏子妍立马蹲下,避开众人眸光。

    她就蹲在那里咳嗽连连,好半响才缓过气来,心中震惊,不会吧,全场瞩目下当众表演···春宫?

    隔壁坐位几位男子面上有些热,这会儿环节,若是没女子,他们虽然看着也会有些不好意思,可这会儿知道隔壁有个真正女子在,这心理上就越发尴尬,越发不好意思。

    但,男子未婚前先观摩学习实乃正常,这也是国中允许的。

    段逸辰面上发热,不过她刚那反应又好笑,这会儿应该知道怎么回事了,要回去了吧。

    夏子妍缓过来,坐回位置继续看,只见台上那里面,若隐若现中,那男女已经赤裸拥抱亲吻一起,男女的手互相在彼此身上游走···

    夏子妍一手捂住眼,艾玛啊,现场春.宫啊,她是看还是不看呢?

    在现代她也偷看过一两回某岛国片子,自己也是成婚了的人,其实看也没所谓。

    可是这现场观摩的,还没看过啊!

    看吧,涨涨见识,不看白不看!

    不看,有什么好看的,要看回去看自家夫君的,自家夫君身材更好!

    看吧,活春.宫啊,过眼瘾啊!

    不看,这样乱看别的男人的身体,自家男人知道肯定跟自己变脸!

    看吧,就一眼,看看这古代男女这事上是不是更有‘经验’,古人耶,考古价值都不少,何况亲眼目睹古人床上风采···

    她的心中,两个小人在你来我往纠结不断,徘徊在看与不看之中。

    隔壁那边几道眼光看来,便看到她面对那边,但那一只手却捂着自己的眼睛,顿时小声噗哧一声,捂着嘴低笑,她捂着眼睛有什么用,不看,你又偏偏还不回去。

    段逸辰嘴角勾起,越发觉得她可爱得紧。

    回想起刚刚那十八岁女子的身体,他就忍不住想到她的身影,幻想她若那般在自己眼前。

    莫名的,他面上滚烫不已。

    全场似乎很安静,安静的诡异,唯有台上若隐若现里面传来一些暧昧声音。

    突然,夏子妍听到两声女子的低.吟,她那纠结的小人顿时偏向一边,掀开一条手缝,朝下面看去。

    此时,就见那男女动作到了某一步,那女子脸上呈现某种神情。

    夏子妍顿时又捂住双眼,算了算了,看到这里就行了,今天这里若是全部女宾在看,她或许一起看,这全场都是男子,就她是女子,若被发现她是女子,那就尴尬了。

    她起身往外面走去,几位护卫尴尬着,立马跟上,几人一起下楼离开。

    虽说有人惊讶这最精彩的环节有人会离开,但也没多想,估摸着人家有事要做。

    见她离开,段逸辰暗暗松了一口气,又想到她刚刚手指拉开一条缝偷看的举止,又是好笑。

    伍思源轻咳一声,“还以为她会看下去。”

    常博文低语,“看来,她似乎是真的有些不同。”

    段逸辰没哼声,端起一杯酒喝下,此时,他只感觉脑子里全是她。

    台下,传出更加暧昧的声音,全场也传出一些微弱的,呼吸粗起来的声音。

    嗯,这重要环节,最暧昧时刻,某些看客是真的看着呼吸难受啊。

    段逸辰几人看去,面上又热了起来。

    很快,就见那两对男女真正结合一起,而后,安静诡异的时刻,耳边只传来那靡靡之音。

    有些抵抗力差的,此时感觉鼻尖发热,有些干脆离场,不敢再看,不然难受的是自己。

    有的完全是觉得到了这里就行了,就是以后成婚也知道如何点燃妻子的热情了,见好就收,起身离开。

    段逸辰几人就是,这会儿也是离开的一批。

    当然,还有更多人选择继续观看下去。

    肉本来就少,家中轮到自己也很慢,就这般偷看一下别人也好。

    夏子妍出来后,不由多看了眼这店铺的名字,嘴角一抽。

    看了看天色,嗯,快中午了,还是回去吧,几位夫君快回来了。

    午饭后,夏子妍跟二夫君回去午休,他帮她除去衣物,换上睡裙,随口问道:“妍儿上午可有出去?”

    夏子妍尴尬,眼神有些躲闪,“出去了,就逛逛。”

    楚云谦心中确定,妍儿神色有异,果真有问题,他不动声色,继续问了句,“妍儿今日去哪逛了?”

    夏子妍微微一笑,“那个,就在集市逛。”

    楚云谦没再多问,除去外套,拉着自己妻子躺在床上,“妍儿,过两日我有空,陪你去逛逛。”

    夏子妍欣喜,“好啊,好啊。”

    夫妻聊了几句,这才搂着一起睡下。

    睡了会儿,楚云谦便起来,每日午休他只是睡半个时辰已经足以。

    见她睡得香,也没叫她起来,由着她多休息。

    穿戴好,轻步走了出去,到了书房,想到什么,喊来自家护卫,询问今日上午她去什么地方了,做了什么。

    家中规矩,平日她出去,都是今晚她跟哪位夫君,那么今日就哪位夫君的护卫保护她,当然,也有时候不是,她没出远门,就在家中附近走,那么几位夫君身边都会选一位护卫保护,这也有三人,往往这时候大夫君这边会多派一位护卫跟着,就是四名护卫一起保护。

    就如今日,楚云谦这边的护卫就有一位专门负责时刻保护她的护卫跟随。

    护卫尴尬,心道主子敏感啊!

    若是少夫人亲自告诉主子,那么主子这会也不用喊他来问了,所以,只有一个答案,少夫人没说,主子是自己敏感察觉出来。

    便是尴尬说了下那个店铺名称。

    顿时楚云谦一愣,蹙眉,“你们怎么不拉着点?”

    护卫恭敬道:“回主子,少夫人决定的,我们拦不住,她说我们可以不跟,她会一个人进去涨见识。”

    楚云谦也知道自家妻子有时候做什么,压根就是拦不住的,尤其感兴趣的时候,他蹙眉,“她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