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子妍眸光不自觉睁大一些,虽然心中有了猜测,可亲耳听到,还是不免惊了一下!“默···”一时,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怎么也没想到,所谓今天的见他家人,会是这样的见面法!

    宫默离一直盯着她看,见她震惊模样,柔声道:“妍儿,不用怕。”

    夏子妍摇头,“不怕。”

    宫默离认真对她道:“妍儿,接下来我想跟你说说,关于我的生世和来历。”

    夏子妍与他眸光以对,心中明白,他以前的家庭条件肯定不简单。

    此时,宫默离才悠悠道出关于他的故事!

    他其实是‘北冥国’出生的人,太爷爷一代开始就打出一番成绩,成为镇守边疆的大将军,到他爷爷一代,他爷爷已经是一品镇国大将军,统领北冥国几乎一半的兵权!

    当时他的家族已经是赫赫有名的大家族,跺跺脚,估计京城都会震几下。

    他父亲和叔叔几位,两位走祖辈的道路,成为边疆将领,一位在京中是内城巡视小将,一位谋职文官。

    后来,他父亲娶了京中太傅的闺女,叔叔几人同样也娶了官家小姐。

    只不过,朝廷做官,向来有分党派,暗中错综复杂,阴谋层出。

    有人早想针对他的家族,也有人早觊觎镇国将军位置,想取而代之,于是就有人勾结一起陷害他家族,当时,哪怕他家族的人各种法子证明自己,可到头来,‘证据’一出,上位者也‘深信不疑’!

    后来,整个家族被诛!

    他爷爷,父亲他们的属下,护着年幼的后辈逃串,想留下血脉,不过,最后留下的,也就只有他和拼死护着他的衷心护卫一小部分人!

    当时,他只有十岁,亲眼见到亲人和衷心的随从死亡,经历流亡和追杀!

    后来,他们终于逃出北冥国,路过中间两个小国,曾经在‘南月国’生活几年,而后又来到这里发展。

    时间匆匆而过,眨眼十几年过去,他便是如今的他,只不过依然隐姓埋名,一日家仇未全报,一日不在那个国家露面!

    这些年来,他的势力已经发展不小,遍及几个国家,哪怕北冥国,也早有他暗中的势力!

    夏子妍震惊听完,早猜测他来历不简单!

    只不过,她更心疼他的经历,那时候他才十岁啊,才十岁啊,就经历这般打击和伤害,经历一路被人追杀的日子!

    眸中瞬间涌现水汽,她抱住他,抬眸看着他,“默,都过去了,以后你身边有我,我一直陪着你,你不会再孤单了。”

    宫默离紧抱着她,心中暖意不断,喉间酸涩,深情看着她,他就知道他的女人不同的,她说一直陪着他,不会让他孤单,她真心心疼自己,真心爱着自己。

    他何德何能能遇上这样能温暖人的妻子!

    喉间酸涩,他看着她,也只发出一声,“妍儿···”

    千言万语,此时也难以表达心中的情绪!

    他的手,不自觉轻轻擦拭她眼中落下的泪,她在为自己流泪,心疼自己流泪,有她关心,真好!

    至少在这世界上,他终于找到了值得他留恋的!

    她扑在他怀中,狠狠把眼中的泪擦在他衣服上,而后拉着他的手,看向面前的墓碑,认真道:“各位长辈,我是夏子妍,以后我会帮你们照顾默,我们马上要成婚了,我会做好妻子的义务,只要默不提出跟我和离,不负我,我便同样不负他,跟他相伴到老,为他生儿育女。”说完,她朝墓碑前深深鞠了三个躬。

    类似的表态她不是没有在两位夫君和他们家人面前说过,可是今日她却更严肃认真,她跟亡魂坚定表示,除了想要已死之人在天之灵安心,也是心中越发心疼身边的男人,相比以前更爱他,弥补他年幼的伤害,忘却一些痛苦!

    等她鞠躬完毕,她看向他,“默··”

    她,瞬间被他揽入怀中不放,他的声音沙哑,只喃喃念着她的名字,“妍儿···”

    他这一生是不幸的,因为家族灭亡和从小被追杀的不幸!

    然而他又是幸运的,老天把她送到自己身边,成为他的妻子!

    千言万语也难以描述此刻他感动和酸涩的心情,他只是抱着她紧紧的不放,他的头埋入她脖颈间,久久···

    夏子妍没第一时间推开他,只是无声的回抱他,过了小会儿,后知后觉感觉肩膀一些湿润。

    她心中一颤,默···这是在无声的掉泪。

    从未见过他这样!

    这个男人本就不是那种爱掉泪的人,相反他从来都是洒脱不羁又冷漠般的感觉。

    俗话说未到伤心处,男人从不轻易掉泪!

    隐忍多年的仇恨,再次提及,依然伤痛难忍!

    她的心越发酸涩难过,心疼不已!

    她只是这样抱着他,无声给予温暖,并不提及自己发现他掉泪的事。

    男人都爱面子,尊严强,哪怕此刻他卸了一些乔装。

    过了会儿,她才开口,“默,跟我介绍一下你的家人吧。”

    虽然墓碑上有刻名字和称呼,但,她想更了解一下他的家人,他的曾经!

    ···

    ···

    在这边呆了大半天,也跟这边宅院的一些老人和随从认识一番,夏子妍对他们很是敬重感激!

    这些人曾经都是默的爷爷和父亲他们的部下或者随从,如此的衷心,要不是有他们曾经冒死保护,今天她就遇不到‘默’,这位马上要成为自己夫君的男人!

    午饭不久,夏子妍在院子小休一番。

    宫默离却是在一个小院子跟这个院子的守墓者老人和护卫说,晚上都过去那边院子,今晚他成婚,他们就是他的证婚人,他们要去喝喜酒。

    一行老人和护卫齐齐眼睛湿润,齐声道:“少主,您的大喜日子我们一定去,少主终于成婚了,我们是真高兴。”

    宫默离微微一笑,也只有在他们面前,他才没有半点掩饰自己的真实情绪,“嗯,以前也不曾想过自己会成婚。”

    他以前只想着报仇,要不要血脉没关系,这辈子不成婚没关系,他也真没想找女人的意思。

    可是,妍儿出现了,他早都恨不得能娶她!

    “少主,我们刚刚还说,少夫人看着外面的女人果真不同,性子外貌都是没得挑剔,尤其对少主看着是真心的,对我们下人也这般礼貌客气,可真叫人喜欢和惊讶的。”此时,一名年龄最大的老人擦干眼泪,喜道。

    前阵子几个主子身边的小崽子还来跟他们提过未来少夫人的事情,说少夫人如何不同,性格外貌如何好,如何惊才绝艳!

    他们还想着那几个小兔崽子说得太夸张了!

    今日一见,果真给人不同的感觉,性子极好极好啊!

    有这样的女子陪着少主,他们算是放心了!

    也只有这样的女子,才配得上他们的少主!

    宫默离面带微笑,“能遇上妍儿,是我的福气。”

    看着自家少主满脸的幸福和情意,一行人为他感到高兴。

    ···

    ···

    晚些时候,一行人就回去了准备成婚的那个院子。

    婚礼很简单,却也隆重!

    说简单,因为没什么乐队,没更多成婚规矩讲究,说隆重,是因为在院子里观礼和喝喜酒的人都是宫默离爷爷和父亲他们当时的随从,一直陪着他,保护他长大!

    这些人,早已经是他最重要的家人!

    婚礼中,几位最年长的守墓人,他爷爷的几位曾经的部下被他安排坐上位,作为见证他成婚的长辈!

    虽说几人坚持说他们是下人,做不得如父母般的见证人,只是宫默离坚持,最后带着盖头的夏子妍也出声了,老人也怕误了时辰,最后只能妥协。

    拜堂,敬茶给长辈是必要的,不过省了点朱砂的环节。

    晚些,院子里摆了十几张桌子,除了一些老人外,还有年轻的护卫和暗卫都出来喝喜酒吃饭。

    这么多年来,他们从未这般热闹欢喜过,今日大喜日子,各个为自家少主开心。

    外面有阵法,倒也不怕有什么人闯入。

    眨眼一个多时辰过去,大家才相继离开,回到各自岗位,那些守墓老人乘坐马车回去那个院子!

    宫默离有些醉意,夏子妍扶着他在床上休息,看着他的醉态,她又去弄了水,帮他擦了擦脸,让他先睡一觉。

    这会儿时间还早,估摸着才晚上七点左右。

    她随便吃了点东西,看看外面,天空月亮很圆,今日刚巧是十六了,人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呢。

    晚些她修炼一番,喝了些茶水,这才去冲洗。

    才冲洗一会儿,浴室便出现一人,正是她的丈夫宫默离!

    此时,他身上的衣物已经被他除去!

    她有些羞涩,虽说两人并非第一次共浴!

    不过,想到他刚刚喝醉了,忍不住关心道:“默,你酒解了?”

    看着已经是神色清明了,算算时间,他已经睡了两个小时了。

    宫默离进入浴桶内,把她抱在自己身上,道:“解了,今夜可不能就这样睡下去,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呢。”

    夏子妍娇嗔他一眼,“讨厌。”

    宫默离低低而笑,声音沙哑暧昧,“妍儿,今日这大日子,我们可不能浪费时间,得早些···运动运动。”

    夏子妍在他手臂轻捏一下,娇嗔一眼,“就只想着那挡子事,你脑子就不能想想别的。”

    “妍儿我的妻,冤枉啊,为夫不仅仅想那事情,还想着别的事情,比如妍儿能早日跟我生儿育女。”

    夏子妍娇嗔他一眼,“生儿育女还不得先经过···”话说一半,想到什么,瞪他一眼,这男人···

    宫默离低低一笑,看着她揶揄,“我的夫人,你想说经过什么环节?”

    夏子妍拿起他手腕就轻咬一下,瞪他一眼,“色胚,说来说去就一个意思。”

    宫默离胸脯起伏,呵呵直笑。

    腻歪了会儿,新婚夜的重要环节开始了,他不时让她喊他夫君,夏子妍一次次娇.声中低低喊着默,喊着夫君。

    直到三次后,她有些累了,夫妻两抱着聊了会儿。

    这会儿,夏子妍才想起,关于她的事情,她的来历,也到了跟他坦白的时候了。

    她看着他,认真道:“默,你···不好奇我的来历?”

    宫默离紧盯着她,他知道,今晚自己的妻子也有心说关于她的事情了!

    他认真看着她,“妍儿,自然是好奇的,一直以来我都好奇,到底什么样的父亲才能培养出这样优秀的女儿。”

    在这个世界上,女人自私,不善解人意,大家都不会想着女人会教育子女,培养出优秀的子女!

    所以,宫默离直接说什么样的父亲教育的女儿,不是用‘什么样人父母’一词。

    夏子妍看着他,张了张嘴,顿了顿,她坐起,微垂目道:“默,我先冲洗一番再跟你说。”

    说来话长,他严肃的跟自己说他的来历和家世,她也认真跟他说说自己的事情吧,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完的。

    宫默离看着她,点头,“好,一起冲。”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