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子妍也没多关注他,即使这男人长相和气质不俗,继续玩着,只不过内力没有,却可以学习一下瞄准的问题。

    只不过,她尝试几次依然无法瞄准,倒是因为她一次次的击打,这边水中的鱼儿都游走了。

    夏子妍无奈,只能拿着藤条在水中挥来挥去把玩。

    几步远处,中年女人惊讶她买回来的‘辰’公子居然会跟陌生人说话,尤其对方还是一个女人,心中虽惊讶,倒也没妒嫉不悦,毕竟那个女子是年轻,可长得挺丑的,她可不信‘辰’公子会看上对方。

    中年女人倒是走来,到夏子妍两步远道:“这位姑娘不知道怎么称呼?”

    夏子妍不由看向她,倒是回答了她,“叫我妍夫人就行。”

    中年女人笑道:“妍夫人,看着你们打了鱼,我也想打几条,不过这里没看到另外的藤条,你的能借我用用吗?”

    夏子妍点头,反正她都玩了会儿了,也没打到鱼,便是把藤条给她。

    心中好奇,这女人也会?还是叫她男人打?

    中年女人接过藤条,对夏子妍道谢一声,“多谢妍夫人,待会儿就还给你。”

    夏子妍点头。

    就见中年女人拿着藤条满是期待讨好的询问刚刚教夏子妍方法的男人,“辰公子,你能帮我打几条鱼吗?”

    男人微微蹙眉,顿了几秒,倒是伸手接过了藤条,见此,中年女人欣喜,她还以为他不会理自己呢,看来他还是愿意帮她的。

    此时男子拿着藤条看着前面,等着鱼儿游过来。

    夏子妍和中年女人都没出声,等着鱼儿游近。

    很快,几条鱼儿游过来了,就见男人手起打去,眨眼两三条鱼就漂浮在水中,中年女人崇拜激动看着男人,“辰公子,你好厉害。”

    夏子妍惊讶,忍不住心中道,这世界但凡有武功有内力的男人,估摸着都熟悉这般打鱼的技能吧。

    ‘辰公子’直接无视中年女人,眸光反而朝夏子妍这边看了一眼,见她惊讶样,眼底划过一道情绪,快如闪电,中年女人倒没过多留意男人的眸光看哪,此时激动朝他靠近,他微蹙眉,身形一闪就拉开了些许距离。

    见此,中年女人停下脚步,心中有些失落,但却很快恢复兴奋崇拜样,“好厉害啊,辰公子,待会儿我们一起吃烤鱼···”

    夏子妍听到身后的声音看去,就见自家夫君过来,身后还有两名护卫。

    她走过去,笑对护卫道:“今晚你们要吃鱼吗?可以多打些换换口味噢。”

    楚家这两位护卫恭敬道:“多谢少夫人关心,既然有鱼,大家也可以吃一条,还有两名同伴去猎野味了。”

    夏子妍点头,指着旁边地上的鱼,“这几条是你们少主打的,麻烦你们解决了。”

    两人恭敬道:“少夫人客气了,这里交给我们就好。”

    楚云谦戏谑看着夏子妍,“看来妍儿没打到啊。”

    夏子妍嘟了嘟嘴,“看着简单,还要熟悉一下技巧和准确度才行。”

    楚云谦呵呵一笑,兴味道:“妍儿还要玩吗?”

    夏子妍摇头,伸手习惯性抱起他的手撒娇道:“我们去上游走走好不好,一整天坐马车,我都烦了。”

    “好,听妍儿的。”他牵着她的手沿着岸边往上走。

    那边‘辰公子’把藤条随手扔在地上,淡看一眼那边两夫妻离开的背影,踏步往相反方向离开。

    中年女人见他突然离开,立马让自家护卫宰杀鱼,跟在‘辰公子’身后走了。

    另外一端的脸上微肿的女人让自家护卫也打几条鱼,眸光又忍不看向那辰公子的背影,心中打定主意,一定要想法子得到那个男人!

    至于那个又老又丑的女人,等路上有时机,她得找回场子来,还有那个丑陋的贱女人!

    晚些,夫妻两才回到落脚的地方,此时天色已经微黑,护卫点了两大堆火,一边烤牛肉,一边烤鱼。

    夏子妍和自家夫君坐在席子上聊着,这个季节白天不冷,晚上在野外还是有些寒气,楚云谦跟自家妻子柔声道:“妍儿,我去拿外套给你穿上。”

    “现在暂时不冷。”

    “披着好,待会儿坐久了就会感觉凉了。”

    夏子妍点头,没再说什么了。

    她眸光随意看看附近,左手边两百米外就有一批人,便是那中年女人一行人,间隔又两百多米样子便是那年轻女人一行人的队伍。

    她右手边是一队商旅和几位大汉队伍,还有几位看着书生模样的年轻人。

    此时,各自那边都点了火堆,几个人一个队伍的,没见他们火堆弄了烤肉,倒是也在烤鱼。

    楚云谦回来,把外套披在她身上,坐回她身边,“妍儿,晚些早点烧了水给你梳洗一番,早些休息。”

    夏子妍点头,他们一行人赶路,因为她的原因,除了他和她自己平日坐的马车,后面还有两辆马车跟着,里面便是放着她路上需要用的东西。

    一个是放被子和一箱子夫妻两的换洗衣物和毛巾等。

    一个专放烧冲澡的大锅,一个简易冲洗的木桶,一个洗脸盆,一个用来偶尔煮粥或者煮汤的小锅。

    外面赶路,有时候几天都没见一个客栈,这个天气水还有些凉,尤其晚上,楚云谦自然不可能让自家妻子去外面小溪冲冷水。

    每天停顿一个地方休息,必会烧一锅热水倒入冲洗木盆,再加两三盆冷水进去,也就能够弄一木桶冲洗水给她在马车内洗澡。

    她在马车内木桶里洗澡时,马车内的东西便要先拿出外面,等她冲洗出来,护卫把木桶弄出来,把水倒了,另外的护卫便把外面放着的东西重新拿回马车。

    夏子妍也感觉相当麻烦护卫的,只是这个时代远没有她那个时代方便,野外也只能这样来。

    当然,她不是特殊的,那些有女人跟着的队伍,一般都会这般,除非天气暖了,水不冷了,女人或许也可以去溪水处冲洗,只要不远处有护卫守着不让人靠近就行。

    很快,烤鱼好了,夏子妍便接过自家夫君递来的一串烤鱼,这条鱼足有四五斤。

    “妍儿,吃完了还有,吃多点。”

    夏子妍摇头道:“哪吃得了那么多,一条鱼就够饱了,还有一碟子青菜,再多吃不下了。”

    “待会再吃点烤肉。”

    “不要,人家吃腻了,吃这些真够饱了。”

    ···

    ···

    此时,不远处有女人骂骂咧咧的声音传来,不用去看,大家都知道不是骂自家男人就是自家护卫,这样的场面在这样环境下长大的都见怪不怪。

    那骂骂咧咧的声音没停一刻钟,又传来那边中年女人骂自家男人的声音,听着似乎是她其中一个男人给眼色给另外一个男人,那女人看着就不满了。

    夏子妍听着,好笑那女人在因为什么‘辰公子’而骂自家夫君。

    很快,她就想起之前水边那中年女人借藤条时,而后那期待热情的对那年轻男子的话,对之前那女人就喊他为辰公子。

    夏子妍此时有些惊讶,喊那男人为辰公子?他们不是夫妻关系?

    好奇是好奇,但也只是一瞬间,毕竟人家家事她不会太八卦好奇。

    夏子妍不知道,有人听到女人的骂骂咧咧,可她这边安安静静,等好一会儿也没有什么声音,大家不禁心中惊讶,看来这女人跟自家夫君和自家护卫倒是相处融洽啊,看着难得脾气温和的。

    可回头一想,又觉得不对,之前在客栈,她可是甩了那个女人几巴掌呢。

    晚餐结束后,夫妻两就在火光能看到的地段走了走,当作消食,风开始大了些许。

    楚云谦看到不远处树叶哗哗作响,便道:“或许晚些会下雨。”

    春季比较常下雨不奇怪,最近将近一个月没下雨了,今日赶路,感觉天气闷了些。

    这会儿起风,便有些几率要下雨。

    “没关系,我们有两三把大雨伞,可以避雨。”夏子妍嘿嘿一笑。

    他们是有计划赶路的,夏子妍便想到野外大太阳或者下雨的情况,原本这边人设计的雨伞就是单人或者双人用的,她便设计了几款雨伞,其中就有室外遮阳伞那种大号的。

    楚云谦呵呵一笑,“妍儿比我还想得周到。”

    他倒是有叫人备用两把雨伞,只是小的,后来自家妻子考虑到护卫他们躲雨问题,考虑到野外烧火被淋熄的问题,就带上了大雨伞。

    不远处有人也一样跟同伴附近走走的,只是有人感觉那对夫妻比别人看着养眼,相当吸引人,明明男人长得只是清秀,女人长得极其普通,可就是意外的叫人更留意一些。

    走了小半个小时,护卫那边就帮夏子妍在烧冲洗水。

    也不知那边两个女人为何又碰到一起,再次彼此对骂,而后,双方再次打了起来。

    这会儿这边落脚的人相当无聊,就看着两个女人掐架看戏。

    夏子妍这边离那边两百多米,倒是也能看到两个女人的撕扯,打得似乎比昨天还疯狂。

    只听那中年女人一边撕扯着那年轻女人,一边破口大骂,“让你勾引我的男人,让你个狐狸精勾引我的人。”

    夏子妍不觉有些好笑,难不成那女人趁中年女人不注意空荡跑去勾引人?

    啧啧,知道这边的女人大胆豪放,可来了这边一年,依然觉得她现代人还没有这里的女人来得热情奔放啊。

    难不成又想勾引那位之前抱琴的男子?

    楚云谦没兴趣看那边两个女人的打斗,询问她,“妍儿可要喝几杯茶?”

    夏子妍点头,“好。”

    眨眼,时间一晃而过,四周的人慢慢安静下来,准备休息。

    夏子妍早冲洗完毕,穿着睡衣躺在自家夫君怀里,夫妻两低声聊了会儿,外面越发安静起来,渐渐的,她困意袭来。

    楚云谦在她额间印下一吻,帮她把被子拉高些,便也闭上眼。

    直到半夜风声越大,天际响起沉闷雷声,吵醒一些沉睡的人。

    夏子妍迷糊中醒来,见自己夫君已经睁开眼看着自己,嘟囔询问,“是不是下雨了。”

    “嗯,吵醒妍儿了,别怕,继续睡吧。”

    夏子妍轻嗯一声,想到外面的护卫,便道:“让护卫把大雨伞拿出去给他们避雨吧。”

    “嗯,妍儿休息吧,我出去一下。”

    “我也出去一下。”

    “可是内急?”

    “嗯,待会儿下大了就不方便了。”

    “好,先套上一件外套。”

    ···

    ···

    等夫妻两解决内急回来,这边护卫那已经把两把大遮阳伞打开,都放在靠火堆附近,既能避雨,又能让火继续烧着。

    不是怕冷,只是有两堆火倒是可以照明一下。

    夫妻两刚走到马车外面,大雨就哗啦啦下起来,雷电轰鸣作响。

    楚云云谦怕自家妻子淋湿,立马把她抱到马车上,让她先进去,这才跟着上马车。

    外面,很快几队人那边的火堆被雨熄灭,黑暗中又传来女人骂骂咧咧的话。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