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他要起身,夏子妍把他拉回座位,自己起身走过去,大堂众人眸光随着她而动。

    夏子妍走到这边桌前女人一边看着对方,对方高扬下巴,得意挑衅:“怎么,你这丑女人还想打架?”

    夏子妍直接朝对方脸上招呼,啪啪就是两个响亮的巴掌,把女人瞬间打愣,她冷漠道:“以后嘴上留德,别满嘴喷粪,别以为你是女人就没人敢教训你。”

    说她她忍了,居然还说她没爹娘教养,没拉扯到她家人她还想着懒得太计较。

    可是有些女人就是天生想讨打!

    女人身边的男人回神,顿时蹙眉,一人喝道:“你这女人好大胆子,尽然敢过来打我们的女人。”

    夏子妍眸光犀利射向桌上愤怒的男人,气势凛然讥讽,“我可不是任由人家骂的人,你们不管好她到处招惹人,不道歉还指责我?还是你们几个男人想对我动手?你们可以试试!”

    几个男人从未见过一个女人会有这般气势,下意识惊愕了下。

    此时那女人也愣一下,却是很快回神,想起自己被打,脸颊还火辣辣的疼痛,立马破口大骂,“贱人。”

    ‘啪’又是一声很大声的巴掌声,快得让那个女人来不及躲闪,女人身边的男人也来不及阻挡,那女人再次被打,顿时愤怒,抄起桌上的碗就朝夏子妍脸上砸去。

    夏子妍身形一闪躲过,也顺手就从他们桌山拿起一盘菜直接朝那女人脸上洒去,这一番一躲一顺手招呼对面女人的动作,简直那叫一个连贯,瞬间菜盘砸到那女人脸上。

    那几个男人甚至依然来不及阻拦,只能眼睁睁看着那菜盘砸到身边女人的身上。

    菜盘跌落,女人头上脸上衣服上都是油腻和鱼肉碎等,看着相当滑稽恶心。

    顿时,大堂大家见了,有人忍不住扑哧一笑。

    那个中年女人一见,更是笑得猖狂解气。

    那一身油污的女人此时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

    夏子妍这才踏步回去自己那边桌上,心情很好,原来教训一下自以为是的女人,心中这般爽!

    楚云谦嘴角微勾,拿着筷子帮她夹菜,“手累了吧,夫君跟你夹菜。”

    刚刚她过去,他便清楚,只要那桌的男人不动,那么那个女人不会是妍儿的对手,毕竟妍儿有武功,而且现在学得还算可以。

    “就是觉得我这右手有些脏。”

    “没关系,待会儿回屋里,我让小二打水给你洗手。”楚云谦立马道。

    夏子妍点头,这才拿起筷子吃饭,还说了句,“我还要消毒一番。”

    “好,为夫晚些给你加点消毒药液。”楚云谦赞同道。

    这会儿那边大哭的女人有几个男人哄着,大堂很多人此时对夏子妍印象深刻,这位比那中年女人还行啊,这位是打得对方毫无招架之力!

    看着这年纪轻轻的,啧啧啧,果真看人不是看体型来衡量对方的‘功力’的!

    此时,那女人放声尖叫,大声嚷嚷:“你们帮我收拾那个女人,给我打那个贱人,把她弄去奴隶市场做奴才!”

    大家看好戏的看着她,又看向那边直接无视他们的角落的那两夫妻。

    啧啧啧,看着那角落的两夫妻穿着普通,不过有些人哪怕穿着普通,可气质在那里啊。

    光那女人刚刚的气场就可知道,肯定有些来历,普通人很难培养出这样气场的女人来!

    不过,话说回来,他们就是碰到那些大小家族的小姐,似乎也没这位刚刚的那般气场,可谓是真叫人不可思议了!

    真不知道那两夫妻是什么身份,哪里人。

    大哭的女人身边的几个男儿,这会儿有两位想过去那边讨理,或者跟她的男人争论一番,不过,却被两个男人阻止。

    这两个男人年龄稍大些,见识稍稍多些,一个女人的气场都可以这般犀利凛然,那男人虽然没做什么,可那气质叫人不可小觑,这夫妻肯定来历不凡!

    不过,还是那个女人叫人印象深刻,从未见过一个女人有如此气场的,小家族绝对培养不出来!

    对方的话也说得明白,他们没管好自己的女人,让她见人就招惹,的确,是自家女人自找麻烦。

    这会儿先只能忍着,等摸清楚了对方的身份再做打算,若对方身份真强大,他们也真不能做什么,以免招惹祸端!

    看着大堂众人的取笑眸光,几个男人只能带着女人回去楼上屋里,顺便让小二烧水。

    之后,大堂用餐的食客一片和谐,继续聊着下个城镇有什么热闹的话题和女人的话题。

    虽说女人长相普通,但一个大男人需要延续后代,需要解决自身需求,就不得不娶媳妇,所以,女人还是需要的,更想比一比哪家女人长得好,性子好,所以,就有了八卦各家女人来相比的话题。

    一餐饭用完,夫妻两上了楼,又跟小二点了一些点心和零嘴,让他待会儿打包带到楼上。

    主要是楚云谦马车的点心吃完了,怕妻子晚些嘴馋。

    夏子妍空间倒是一堆零食,什么瓜子,红薯干,薯条,鸭脖子,鸭脚,水果等。

    后面几样零嘴都是夏家最近自家捣鼓出来的,倒是也挺受欢迎的。

    只不过,量也不算多了,吃那么两天估摸着就没了。

    到下面一个城镇,还得五六天路程。

    休息了一个小时左右,夏子妍一行人继续赶路。

    一路上倒不只他们走这条路,后面还有好些人,大家都要经过这路段去下个城镇。

    马车上坐了一个多小时,夏子妍就觉得坐得屁股都生疼了,想骑马一路看风景。

    楚云谦自然会满足妻子的愿望,便是带着她共承一匹马继续前行。

    夏子妍看着两边不远处的林子,春天绿意盎然,叶子脆嫩,不少鸟儿在树上飞来飞去鸣叫,声音清脆动人。

    这种大自然的美景,叫她一时感触的很,还是绿意生机的大自然更美,前世太多高楼大厦,反而没这般叫人看着心情舒畅。

    一路骑马两个小时左右,夏子妍又觉得双腿间微疼了,便又坐回马车。

    她也感觉自己挺折腾的。

    跟自家夫君一路闲聊,直到有些困意,便直接枕在自己夫君腿上休息。

    等她迷糊中醒来时,离天黑也不远了。

    “妍儿,我们准备前面地段就停歇下来,今夜就在外面露宿了。”之前赶路他还担心她露宿野外不习惯,虽然以前她有几次经验了,不过一路上她倒是没因为露宿外面而不习惯,每天只是抱怨坐马车太久屁股都疼了。

    “好,你们拿主意。”夏子妍点头。

    “等到了前面镇上,多休息两天再出发,以免你身体不适。”等到了下个城镇,算是不停歇连赶路十天左右,女子不同于男子,不能不休息。

    “好,我还要看看那边镇上有什么好吃的,我存的零食不多了。”夏子妍道。

    楚云谦低低一笑,“行,不过瓜子你还是少吃点。”

    夏子妍嘿嘿一笑,“好吧,反正也暂时吃腻了。”

    楚云谦好笑。

    等夏子妍一行人刚停歇一片草地,后面便也有人选择附近逗留,夏子妍和楚云谦选了马车附近的草地,铺上一张席子,那边又有路过的商旅挺不远处。

    这边几百米外有水源,千米外便是几座山山道,晚上不好走山道,几乎都怕山间有强盗徘徊。

    夏子妍坐了那么久的马车,难得停下来,一时也不想坐,便是想去前面水源处走走。

    夫妻两便携手往前面溪水去,很快,就到了水边,夏子妍蹲下身就准备洗个手。

    楚云谦倒也不怕她落水,水深只到她膝盖深度左右,除非往左边上游水源区走一段路,或许水区才越发深些。

    此时那边倒是也有人往这边水源处走来

    夏子妍刚洗了手,就见不远处有几条鱼儿,顿时一喜,“谦,谦,有鱼,有鱼,我们今晚吃烤鱼好不好。”

    这一路来,她都吃腻了烤肉,换个口味好啊。

    楚云谦见她兴奋模样不由宠溺一笑,“好,待会就打几条来。”

    这些天赶路,她都不爱吃烤肉,每次吃不了多少,眼下她有想吃的,自然就做给她吃。

    夏子妍很开心,那几条鱼看着都挺肥的,一条估摸着四五斤了。

    此时,身后就传来讥讽,“哼,乡巴佬,一条鱼都兴奋成这样。”

    夏子妍看去,说完的便是之前被她刮两巴掌的女人,这会儿她脸上还微带肿。

    她心中无语,这女人又忘记教训了?居然又来惹自己?

    楚云谦不悦看了眼那女人,越发不顺眼。

    不过,此时又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便是刚走到夏子妍几步远的中年女人几人,“呦,有些人真是的,到哪儿都有她,哪儿都喜欢招惹人,似乎忘记自己是猪头了。”

    顿时,那边刚刚讥讽夏子妍的年轻女人阴沉看向中年女人,“你个老女人说什么呢,是不是要打架啊。”

    中年女人嗤之以鼻,“好啊,老娘昨天打得正爽呢,有些人就是犯贱到处勾引男人,也的确需要修理修理。”

    那女人面色难看,却知道自己不是中年女人的对手,便是只能张嘴破骂。

    夏子妍无语,她往左边离远了些。

    楚云谦从一边捡到一根藤条,就朝水中拍打过去,瞬间水中一条鱼便扑腾几声,而后躺尸漂浮在水中,夏子妍一见,惊讶不已“这也能行。”便是,兴冲冲跟自己夫君道:“我来试试,我也来试试。”

    楚云谦好笑,拿着藤条又在水中拍打几下,又两三条鱼躺尸水面,只见他拿藤条顶端朝躺尸的鱼一划一拍朝岸边来,就这般连接几下几条鱼就拍到岸边了。

    夏子妍相当崇拜看着自家夫君,这样几下就搞定了?都不用下水?

    牛叉啊,这世界有内力就是好啊,鱼儿直接被带有内力的竹藤弄晕或者弄死。

    被自家妻子崇拜的眼神看来,楚云谦嘴角微勾,相当享用。

    难得妍儿露出这般神色呢。

    “我要玩我要玩。”夏子妍兴奋走到他身边。

    楚云谦宠溺的把竹滕递给她,“我让人来杀鱼,很快回来。”

    夏子妍点头,就见自家夫君暂时离开,她回头看回水中,拿着藤条学着自家夫君的样子,直接朝水中鱼儿拍打。

    倒是荡起不少水花,可鱼儿却是没打到,反而把鱼儿吓跑了。

    那边那个女人哈哈大笑讥讽,“以为自己多了不起。”

    夏子妍淡看那女人一眼,又收回眸光,继续尝试,只不过尝试几次也没打到一条鱼。

    此时,身旁出现一个身影,夏子妍看去,咦,这不是中年女人身边那个之前抱琴的男子吗?

    她也只是看他一眼,便移开眸光继续玩着。

    此时,耳边传来一句淡然平静的话语,“得需要内力一起,瞄准角度。”

    夏子妍看向男人,见他看着自己,便知道他在教自己,不由道谢一声:“噢,谢谢啊。”

    男子淡淡一句,“不客气。”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