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那日有至少五波人出现,路上拦截你马车的两帮黑衣人,我们怀疑是那几家前阵子受伤的女人的家人出钱找的杀手,我们现在只查到一点眉目,还在跟进。

    至于最后绑你的那帮人,是那些和尚一帮人一起的,但,深入调查,发现这帮人后面,肯定还有人,只是,对方隐藏太深,那些人在审问期间只道出,每次跟他们碰头的,只是一名中年人,而且对方脸上做了乔装,所以,并不知道他真正的身份,所以,那人的名字,肯定也是临时的,不是其真名。”

    夏子妍蹙眉,小白小金在有心人特意引领下遇到那些女人,那些女人就让身边的人杀了它们,之后我方有人帮忙报复了那些女人。

    所以,那些女人身边的男人买杀手反扑时,正巧被人钻了空子,趁机绑自己。“那···中间出现绑我的两帮人呢?”

    “应该不是本国势力,在我们调查的时候,反应极其迅速,撤退极快,他们的招式不像本国的,比较陌生,但又有那么一些熟悉,好似哪儿见过。”欧阳临轩微微蹙眉,一时又想不到哪儿见过。

    夏子妍想了下,道:“前面两波绑我的人,我能感觉出来,他们只想绑我离开,没想要我命,也没想伤害我,哪怕我挣扎,最多就点了我的穴。”

    他蹙眉,所以,那两帮人冲着妍儿来,想绑她离开本国!

    他绝不允许,妍儿被带离自己身边!

    夏子妍想了下,道:“那次马车上我跟第一波黑衣人中一人交手过,嗯···”夏子妍不知道怎么形容,干脆从坐位起身,“他当时这样几招的,你看着是不是感觉熟悉?”边说她边比划着之前那男人的招式。

    而后,坐回原位,道“第二波人,我没跟他们打,但是有个人威胁了我两句,说我再大喊大叫就把我哑穴点了,他的声音稍有些粗犷,嗯···。”

    她苦思冥想一会儿,突然一喜,激动道:“对了,他的口音我听着像以前几国使节过来时,南月国那边人的口音。”

    欧阳临轩眼底一闪,之前他也有些怀疑,妍儿上次接触过几国使节,听过他们说话,记得他们口音也就不奇怪了。

    那两拨人,武功高强,身手了得,绝对大势力才能培养出来,训练有素,进退反应毫不拖泥带水,这样的团队,自然··

    再来,想绑妍儿,八成是接触过妍儿,知道妍儿各方面条件,这才起了什么心思。

    那么,这范围,就缩小了!

    夏子妍端起茶,喝了几口后,道:“我现在先把轻功学好,下次绝对能逃跑。”

    他蹙眉,拉起她的手,认真道:“没有下次,他们不会再有机会。”

    夏子妍蹙眉,点头,“嗯。”她紧咬下唇看着他,却没说话。

    欧阳临轩柔声道:“妍儿,怎么了?”突然这样,可是想到上次的事情,害怕了?

    他把她带到自己腿上坐下,柔情看着她。

    夏子妍看着他,嘟着嘴,眼中就涌起一点点泪光。

    他吓了一跳,连忙哄着,“妍儿,怎么了,不哭。”

    夏子妍带着哭腔,“轩,你干嘛要自己伤自己,我刚刚看到你换衣服。”他左手臂伤痕累累,一看就是又自虐了。

    每次她出事,之后他就会对自己自虐,这次伤口更严重,鞭伤,割伤。

    他身体一僵,很快恢复,只是看着她因为自己的伤掉泪,心中暖流划过,抱着她,认真而深情,愧疚无比,“妍儿,我没事,我只是想让自己记住这次教训,我没做好,让妍儿出事,我该自罚。”

    夏子妍嘟着嘴,眼泪掉了下来,瘪着嘴,“以后不准这样自伤,不然我就离家出走了,我不想看到你受伤,我心疼。”

    他伸手帮她擦拭掉眼泪,可她的眼泪却掉得更凶,他心中感动,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可她的泪一来,怎么都止不住,他只能道:“好,以后不会了,妍儿不哭。”擦完她的泪,眼见她眼眶的泪要再次掉下,他心疼,吻住她,好一会儿才放,“妍儿,别哭,这辈子轩最不想你难过。”

    她用衣袖擦干眼眶的泪,嘟着嘴道:“可你就是让我难过。”

    他抱着她,一遍遍吻着她,直到她一脸娇羞,眉眼间带着情意,才不舍离开她的唇。

    妍儿,这样的你,叫我如何不爱?

    好一会儿,夏子妍才回神,娇嗔他一眼,埋首他怀里,换了话题,“轩,那帮和尚他们,什么时候判刑?”

    “他们那帮人这几天就会判刑,应该到时候还会游街示众。”

    夏子妍从他怀里出来,抬眸看着他,“轩,我也出去看看。”

    他微微蹙眉,有些不放心,毕竟他现在还要防备那几波人。

    夏子妍撒娇,“轩,我到时候就去某个酒楼上看,不去大街上,只要知道游街地点,经过什么地方,不然就是午门斩首附近有什么酒楼,我远远看着就好,他们杀了那么多无辜孩童和婴儿,引起了民怨,我只是想看着那些家属,我也想看贼人他们最后的下场。”

    他抱着她,点头,“好,到时候我安排。”

    她一喜,在他脸颊印上一吻,“你担心的话,我就男装去。”

    他嘴角微勾,“好。”

    下午,夏子妍在家中练习了一两个小时的轻功和迷踪步,这才回到书房,开始打坐,增长灵力和内在心法。

    楚云谦和十三皇子上午来了后,下午也都没出现,应该是脸上带伤的问题,怕她又取笑。

    这天下午,倒是安静,修炼后,她便是从空间拿出古琴和箫出来,开始练习音功,音功,自然也有增长,每日也练习一番,只是时间上,没有轻功和迷踪步功法练得长。

    过了阵子,把东西放回空间,她开始熟悉凝火和凝水。

    今日练习,越发熟悉了,只是凝结出来的火和水面积都是拇指大小而已,但也坚持得久了不少。

    一番熟悉后,这才放松自己,拿出电脑,开始学习电脑上下载的一些资料,比如商业上一些典故,虽然她之前也是商科方面有学习过,但这边下载的一些典故不少她没看过的。

    再来,她也看了医学方面的知识,前世接触过医学类,但并非专业去学,只因为常年跟学医的家人一起,听得多见得多有些常识而已。

    也就以前跟爷爷帮忙抓药,看过他跟别人诊治,知道一些小病怎么医治,其它的就不行了。

    现在有学习医术,但看看前世医术经验,也会学到一点东西。

    眨眼几天过去,终于,犯人游街的日子到来,这天下午,几条街两边挤满了人,百姓都清楚,那批原本的强盗,把真和尚杀了,乔装为和尚害了不少人,还把被杀的人用蜡和一些特殊手法,把那些人的血和内脏弄出,与土一起塞入神像内。

    这不但侮辱了神灵,还乱杀无辜,让全国都惊动了!

    京城百姓几乎都来了,在外面就等着囚车出现,扔臭鸡蛋,臭了的菜和一些牛粪,狗粪,这样才能发泄心中的愤怒。

    欧阳临轩要处理事情,无法陪夏子妍,他订了一个酒楼包间让她看,有楚云谦和拓拔硕跟着,这才放心。

    待到街道嘈杂叫骂声出现,夏子妍几人就走到阳台望下去,远处,囚车出现了,囚车一路慢慢走来,两边百姓便咒骂着,把篮子上的东西砸过去。

    有情绪异常激动的百姓,哭着骂着,一边把臭鸡蛋,狗屎牛粪砸去,夏子妍想,那些应该是受害者家属,所以他们的情绪更激动。

    有些冲动愤怒的百姓,甚至拿着木棍上前,倒是被两边的护卫给阻拦下来,大声劝导,威逼以及劝告一起下,才把那些极端的家属给拦下。

    第一次亲眼见到古时候的民愤,古时候才有的游街示众,夏子妍还是有些感叹。

    “女人,你不会是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吧?”见她一副惊讶样,拓拔硕调侃。

    夏子妍摇头,“没见过。”

    当下,拓拔硕不可思议,一副嫌弃她的模样,“你这女人哪儿蹦出来的,一个游街压囚犯,你居然没见过。”

    不管那个城镇,哪怕是小城镇,也绝对出现过游街示众的事情,虽然不是经常能见到,但从小到大,不可能一次也没见过,她居然说没见过!

    这怎么可能,再穷乡僻壤出来,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吧。

    而且,她的才情,绝对不可能是穷乡僻壤的人家能培养出来的。

    之前她的意思是,家里的人都没怎么出山,算是比较隐世之人。

    再怎么隐世,总有过去附近集市逛的经验吧!

    夏子妍顶了一句,“很奇怪吗?我以前不爱看,不爱凑热闹行了吧。”

    楚云谦眼底划过笑意,妍儿没看过半点不奇怪,她本不是这里人。

    不过顶拓拔硕的话,这斗气的模样,很可爱。

    拓拔硕嘴角一抽再抽,嘀咕,“也不知道从哪儿跑出来的女人,绝对石头里蹦出来的,难怪没见过什么市面。”

    夏子妍翻个白眼,“你就见过什么市面了?我见过的你还没见过呢。”

    拓拔硕鄙夷,“就你?”

    夏子妍冷哼,“就凭我的见识,足以秒了你,只不过我低调,不跟你一般见识而已。”

    楚云谦眼底划过笑意,宠溺看着她。

    拓拔硕越发鄙视“好大口气,你爱怎么编都行。”

    夏子妍也鄙视他“总是自以为是的人。”

    以为他是皇子身份,就见识得多了。

    楚云谦嘴角勾起,倒没插话。

    “切,不跟你这女人一般见识。”好男不跟女斗!

    夏子妍冷哼,“我也懒得跟你一般见识。”

    两个互看不顺眼,冷哼一声,皆扭头看回外面。

    楚云谦实在好笑,嘴角微勾,妍儿这阵子在家里闷坏了,这一路上过来就兴致高昂,兴冲冲的。

    此时,下面街上,远处的囚车慢慢靠近。

    夏子妍惊讶,那边一些酒楼或者什么茶楼什么的,楼上有人直接拿酒瓶或者什么食物残渣朝囚车那边扔了下去。

    二楼三楼把小酒壶扔下去,若是砸到人,也会死的。

    虽然那些人本来就是要弄死奔赴刑场的,但半路上就死了···

    “上面的人扔下酒壶乱砸,不怕砸死人啊?不小心砸到下面无辜百姓怎么办?”她实在是担心。

    “放心,有律法申明,不能砸死人,不然会治罪。”拓拔硕懒洋洋道。

    楚云谦柔声对她道:“妍儿,你看,那些楼上敢拿水壶和酒壶砸下去的,他们每次都把东西扔到囚车一边破开,也许碎片弹到犯人身上,却不会让他们真的受到大伤害,也不会砸到街上无辜之人。”

    夏子妍仔细看才发现,是哦,这可都是算着结果来‘投篮’的。

    倒是那些饭菜残渣,都是很精准的弄到那些囚犯身上去。

    她不由朝那边楼上看去,应该都是武功修为都不错的,尤其偏向飞镖高手类型吧。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