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临轩松了一口气,抱着她,深情看着她,“妍儿,这辈子轩都不会背叛妍儿,哪怕我死。”

    夏子妍捂住他的嘴,看着他,嘟着嘴,“不许说死。”

    他眉眼带笑,趁机在她手掌吻了一记,夏子妍娇嗔他一眼,把自己的手从他嘴巴拿开。

    他双手把她紧紧抱在身上,唇在她红唇间徘徊,声音沙哑,“妍儿,我很爱很爱你,你是我的一切。”

    夏子妍趴在他身上,任由他抱着自己,很是温暖很是依恋,“轩也是我的最爱。”

    欧阳临轩嘴角微勾,心中柔成水般,正要吻上她,突然,她却从他身上一翻,坐在一边,一副惊喜样。

    欧阳临轩疑惑,见她身上被子落下,那裸露的上半身,完美得叫人一见就起某种心思,他呼吸有些急促,话说,妍儿婚后这几个月···身材越发完美了,某些地方越发‘傲然’。

    “哎呀,我居然忘记一件事情,上次想着下载点东西再给你,然后下载了东西,忙了别的事情,就忘记了了。”夏子妍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他把刚起头的某种念想收回,也坐起身,把枕头立起,把她拉到自己怀中躺着,盖上被子,无奈道:“妍儿,现在天气凉了,别着凉了。”

    夏子妍这才想到自己身上光着,脸一红,靠在他身上,手中一闪,出现一个手表,“轩,上次教你了一点,还记得怎么用吗?”

    “还记得一些。”他点头,他想现在就带在身上,这东西在身上,妍儿遇到再绑架事件,他能最快追踪找到她,也能与她通讯。

    这是好东西,他再也不想错过机会,有了这手表,能最快找到妍儿,不让她被人带走,不让她遭受再次的危险。

    “那我再教你一下。”夏子妍把手表给他,然后自己手中再次多一个女装手表,一个个最基本的功能先教他。

    比如发信息,定位,投影,找地图地标,指南针,晚上发光照明,打电话,隐形功能···

    她这手表都是二十二世纪末高科技产品,几乎跟手机效果差不多。

    功能太多,她自然不可能一下子教完,尤其他还要早起上班,便是把最基本的先让他清楚。

    她开了自己的和他手中手表的随身卫星定位,以后在什么地方,至少彼此大概知道哪个范围区域。

    (天知道这卫星信号哪儿来的,只知道她空间也算是一个信号中转站,能收到信号,让她空间出现的电器可以在这世.界通.用。)

    手表接电话或信息,她都调成静音,以免别人听到什么声音,很是奇怪。

    毕竟这世界,大家都没见过手机等电器,当成妖物或神物,引起什么后果对她来说都是麻烦。

    所以,她和他带,都把手表弄成隐身,哪怕收到信息和电话,也是不会让别人听到声音,轻微的震动声,别人都难听到,只有带在手上的人能感觉到。

    不过,因为条件有限,她空间电脑不能联网看别的未下载以外的信息,电脑上都是一些下载好的可以看的东西才能看,所以手表上也一样,倒是他有下载给他一点野外和特殊场合或许用得上的小知识。

    夏子妍也是很惊讶,自家男人记忆力超群,一遍就学会了,虽然打字软件,因为古人不懂拼音,五笔或英文等,暂时告诉他,要发信息,就直接语音算了。

    现在就是要教他什么拼音和英文的,也需要一段时间过度,这个只能有空再教。

    晚些,夫妻两把东西带上,再次躺下。

    “妍儿,我们再来一次。”欧阳临轩心情不错,一个翻身再次扑上她。

    “轩,唔唔···”欲拒还迎间,她再次投降。

    这几天她也发现,自从三日情事件后,在这恩爱上,双方体验上越发强烈一般,欢愉和敏感上,感官上至少让她感觉比以往更刺激。

    不过,还好这方面反应只针对自己喜欢的人。

    至于三日情后身体的一些变化,副作用倒没看到,但也真说不出来,具体变化在哪。

    隔天上午,夏子妍特意让管家找来一批俊美和气质还算不错的年轻人到主院,她面上做了一些简单乔装。

    她,主要找人做个小实验。

    让那些男人一个个排队先后.进一个屋内,她就在屋内,让别人摸她的手,揽她的腰,凑近自己,但,别的都不行。

    她这般,并非花心并非好色,只是想感觉一下,是不是她身体反应对别的男人也同样敏感。

    这一番十几个男人试验后,中途楚云谦闯进来,正巧见到一个男人在摸她的手,揽着她的腰身,顿时,他的面色一变,沉了下来,朝那男人冷道:“滚开。”

    下人有些不满,这可是他靠近少夫人的机会,或许能成为少夫人‘贴身侍从’的机会。

    夏子妍没想到谦过来,便是让人离开,下人有些不甘,还想说什么,但,她再次一句离开,只能不甘心离开。

    楚云谦走到门口,朝外面等待的下人喝道:“都离开。”而后,关上门,反扣上,踏步往夏子妍这边来。

    他伸手拉住她,满脸醋意,满是担心,满是痛苦,“妍儿,你为何···你想要纳面首,想要侍从?”

    夏子妍好笑,可见他这副模样,又不忍他难过,反拉着他的手解释,“不是,我就想做实验,我若是要偷腥也不会这么光明正大吧,还让外面那么多男人等,我就算要什么侍从也会跟你们打招呼,更别提我都没那打算。”

    楚云谦心中稍稍松一口气,刚刚妍儿只是让那男人靠近,但她神色清明,没有什么暧昧,似乎眉头还微皱,这不像是···

    可是,想到这画面,他还是耿耿于怀,“那妍儿你为什么要喊外面那些男人,一个个进来,还让他们碰你,还说什么试验。”

    夏子妍咯咯一笑,戏谑,“谦,你是不是吃醋了。”

    楚云谦拉着她坐在凳子上,抱着她不放,认真道:“我是吃醋了,我不喜欢那些人乱碰你,妍儿还没制止他们靠近。”

    夏子妍在他额间印下一吻,咯咯一笑,“真的是实验,谦,可还记得前些天我说的,中了三日情后,我感觉体内有一点变化,可却说不出哪儿变化。”

    楚云谦微微蹙眉,“可···妍儿这跟今天什么实验有什么关系?”

    夏子妍有些尴尬,微微羞涩看着他,“我那个,我这几天发现···就是感觉你跟轩跟我亲密的时候,好像比以往敏感很多,那个···我不确定是不是错觉,就试试陌生男人摸摸我的手和腰有什么感觉,谦,我可没让他们碰我别的地方。”

    楚云谦一愣,他跟妍儿亲密,最多就是亲吻,还有探索过她某个傲然部位,每次都在他痛苦忍耐下,克制继续。

    妍儿这羞涩的话语,却让他心中火热,也很是愉悦,这表示妍儿对自己也是如他一般,每每亲密如此愉悦和激动。

    他吻上她,手在她身上探索,声音沙哑,“妍儿,以后不准再试验这种事··”

    “我知道了,我发现十几个人轮番下来,很排斥他们的碰触。”夏子妍双手抱着他的脖子,总结一句。

    楚云谦嘴角微勾,心中愉悦,声音沙哑,“妍儿,那··是不是喜欢我的碰触?”

    夏子妍脸一红,娇嗔,“别闹···”

    他吻上她的红唇,大手火热在她身上探索。

    夏子妍娇羞躲闪,“别,谦···别闹···”

    在这般欲拒还迎下,屋内火热,暧昧升级。

    最后,夏子妍软倒他怀里,楚云谦呼吸急促,死死克制那种要爆体的冲动。

    虽然,妍儿这般动情模样让他欣喜,这表示真如她所说,对他感觉不同,对外面那些男人没反应。

    可,也真好似要了他老命,他紧紧抱着她,声音紧绷,“妍儿,我不想忍,我难受···”

    “谦,不到三个月了,你就再忍忍···”夏子妍也感觉有些难受,可是,她总该要考虑他的名节。

    “妍儿,我不在乎名节的,我真的好想拥有你。”他声音沙哑,想到那个宫默离捷足先登,他就妒嫉不甘。

    她看着他,想起他每次这般,此时自己也难受,冲动下,娇羞一句,“好···我们结合。”

    便是吻上他,继续下去,就在这里。

    楚云谦呼吸一紧,眼底一亮,心跳狂乱。

    就在彼此疯狂相拥相吻之际,外面传来下人的声音,“参见十三皇子。”

    “嗯,你们少夫人呢?”拓拔硕的声音传来。

    屋内两人身体一僵,楚云谦面上一沉,很是不悦,同时的,立马帮她把凌乱的衣服穿戴好。

    门外,已经传来拓拔硕不客气的敲门声。

    夏子妍从楚云谦身上起身,坐在旁边茶坐,垂眸调整自己的呼吸,紧咬下唇让身体的燥热压下。

    楚云谦身上的燥热更甚,弄好自己身上的凌乱,心情很不爽,走到门边,把门打开,看着拓拔硕满脸阴沉。

    任谁在好事当前被打断,都想暴走!

    拓拔硕可不在乎面前的男人一副吃人的模样,只知道下人说他们两在屋里,刚刚敲门又发现门反锁的,这大白天的关在屋内,肯定没好事!

    便是往他身后看去,就见她坐在里面垂着头并未看过来。

    拓拔硕越发觉得这两人心中有鬼,肯定刚刚在做什么,虽然知道他一个外人,不方便管人家未婚夫妻的私事,可他就是心情很不爽,他不爽得想揍人,他愤怒,他妒嫉!

    正巧,楚云谦也很不爽,非常的不爽!

    喜欢吾家有妻娇养成请大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吾家有妻娇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爱做梦的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做梦的鱼儿并收藏吾家有妻娇养成最新章节